《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27章 说情不易(上)

“想做点事情,真的很不容易啊,”听到领导做出了如此轻描淡写的指示,李云彤终于是长出一口气,说句良心话,她跟文化局的人指示的时候,毫不含糊,但是心里还真是七上八下——会影响到学生们的学习呢。

“你这才遇到多大点儿事?”陈太忠无所谓地笑一笑,本来他不想解释的,可是想一想每个厚道的领导,都会自觉地点拨下属——张新华是这样的,蒙艺也是这样的。

哥们儿似乎很少指点别人,意识到这一点,他就不吝惜鼓励一下李云彤,这傻大姐起码是想做事的,“你侵犯了某些人的利益,遭到抵触是必然的,那么多干部不作为,怕的就是惹火上身,咱文明办的人,起码应该不怕事。”

“可是学生们未必知道,”李云彤悻悻地撇一撇嘴,“他们可能会被传言欺骗,这传出去,可能会影响咱文明办的形象。”

“最强有力的舆论工具就在咱们手里呢,你怕什么传言?”陈太忠没好气地瞪她一眼,女人家就是胆子小,“你告诉蒙妮的人,他们要是再敢不配合工作,明天接着报道,至于说开业?哼……开春以后再说吧。”

“其实他们跟张强都打过招呼了,市文化局那帮人,把责任全推到咱文明办了,”李云彤苦恼地叹口气,她老公张强是省图书馆的,平常跟这些人也有接触,毕竟都是文化圈子里的——要不说这社会真的不算大,“他们说眼下马上就是旺季了,要他给我做工作呢。”

嘿,原来还有这么一说,陈太忠居然有点庆幸这夫妻俩关系不好了,他无奈地苦笑,“这种隐患,人越多越容易出事,他们连这个都不知道?”

“我也是这么回答的,结果今天他们就这么搞,”李云彤的情绪,看起来有点低落,大概就是那种被出卖的感觉了,“本来我还想着,他们肯积极整改的话,我跟您说一说情呢。”

“那你跟他们说,你跟我说情了,我表示……他们态度不够端正,”陈太忠还是很愿意罩着自己人的,“开春以后……嗯,不对,开春以后学生们的寒假就结束了,跟他们说,只要态度端正,五一黄金周的旺季,他们有望赶上。”

“明年的五一黄金周?”李云彤呆呆地看着他,讶然地张大了嘴巴,这就是四个多月啊,蒙妮真要停业四个多月的话,商户肯定跑光了,想缓过劲儿来,没有一年时间根本不可能。

“你这不是废话嘛,今年的早过了,”陈主任白她一眼,笑着发话,“敢拿学生当挡箭牌,还敢欺负我们李主任,哼……咱们收拾他。”

“您……开玩笑的吧?”李云彤觉出来了,领导这语气里,隐隐有点调笑的意思。

陈主任当然是开玩笑的,别人再怎么把蒙妮说得不堪,他也是道听途说,没有真凭实据的时候,略施薄惩也就完了,不过,拿学生来挤兑绑架政府的性质,也是未免有点恶劣了,“不开玩笑,他们怎么也得跟你行贿个十来八万的,我才肯放过他们……”

李云彤才待说什么,门口“嗵”地一声大响,转头一看,只见华安软绵绵地躺在门口,他急切地喘两口气,才有气无力地解释,“陈……陈主任,我刚要敲门来的。”

陈太忠的眼睛快速眨巴两下,终于是无奈地摇摇头,华安啊华安,我都不说你的办事能力了,只说你这运气,这辈子恐怕也就是个正处了,你看看,这都是赶的什么点儿……

“嗯,有什么事儿?”他不为己甚地点点头。

“主任,主任……主任他说,”华安神智恍惚了好一阵,才反应过来,“主任他说干部家属调查表的事情,请您过去说一说。”

秦连成召唤,陈太忠肯定要过去的,不过,需要华主任来露面的事情,想必也急不到什么地方去,“嗯,最近还有什么消息呢?”

“咱们那个干部家属调查表完善手续,反响热烈,”华安还真的知道一些情况,如若不然,他这个办公室主任就太失职了,“干部们纷纷反应,有些东西是涉及到个人隐私的,该调查的调查,不该调查的……那就适可而止吧?”

“狗屁,”陈太忠轻声嘀咕一句。

干部调查的过程中,涉及个人隐私的事情,根本就不会少了,当然,这是本着自觉自愿的原则,不愿意接受调查?可以,但是——耽误了进步,那可是你自己的事情。

这个干部家属调查表,已经成了文明办的拳头产品,对普通老百姓来说,省委文明办可能意味着严打“汽车碾压人”“挟尸要价”等种种不文明现象,也可能意味着完善劳动法合同之类,但是干部们眼里看到的,却是那一张小小的调查表。

这个表格弄掉了多少人姑且不说,现在都已经影响到组织部对干部的任免和考评了,谁敢掉以轻心?更别说最近文明办又在吹风,要落实这个调查表的真实性,希望以前对这个表填写不认真的干部们,重新考虑一下。

这个风吹得……听起来有点儿戏,不是每个机关都有勇气直接承认,自己的要求不被大家重视——这么说真的太没面子,太容易被人耻笑了。

但是文明办这么说,可是没人耻笑,听到这风声的,都是凉气直冲脑门子——太凶残了,这是要下狠手了?

所以说这个吹风,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抵制,秦连成最近也很是为此事挠头,所以他把陈太忠叫过去问一问,“你觉得关于这个调查表,组织部那边能不能发出点声音?”

不怪他这么想,这件事一直是文明办顶着压力冲锋在前,组织部那边不吭不哈的,有需要了就把资料共享一下,却是不肯公然表态——秦主任心里好受得了才怪。

“啧,”陈太忠嘬一下牙花子,当初获得省委组织部的支持,是他亲自找到邓健东要来的,所以他踌躇一下才表态,“我觉得吧,这种事儿还就得咱们去做,组工无小事,邓部长那边谨慎一点,也是正常的。”

你小子还是舍不得这份政绩啊,秦连成无奈地看这家伙一眼,小陈说的话有道理没有?有!但是组织部现在想脱身,也是不可能了,那还说什么组工无小事?

正经是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文明办来操作的话,将来就算被组织部摘了桃子,大家也会明白,是哪个单位促成的这项制度——更别说,组织部想将报备科的职能收回干部监督处,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当然,从稳定人心的角度上来说,小陈的回答也是有道理的,山雨欲来之际,邓健东贸然表态的话,很难说会不会造成什么后果,秦主任沉吟一下,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最低要求,“那么,轮到邓部长表态的关键时候,他得表态才行。”

“嗯,这个工作我去做,”陈太忠点点头,他确实挺在乎这份业绩,但是老秦这边的压力也挺大,他不能不为老主任分忧,而且组织部那边要资料的时候,手伸得也太自然了,要说他心里没点不服气——那怎么可能?

“尽快落实,”秦连成点点头,犹豫一下,他将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我最近打算在青年报上,就这个事儿做几篇大块头的文章。”

这个青年报自然是天南青年报,基本上等同于团报,秦主任出身于团省委,里面有点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了,陈太忠都有自己的喉舌《天南商报》,堂堂的秦主任找一家代言报纸也很简单。

事实上,这事儿说起来有点憋屈,省委宣教部用《天南日报》多方便?不过上次登了一篇干部家属调查表的稿子,字里行间有点吹风的意思,搞得下面怨声载道。

所以,就算以秦连成的身份,也不便在省党报上再做大文章了,只能选择曲线救国,这就是人在官场的无奈了。

不过好在有一点,这团省委是党政后备干部的摇篮,强调对干部素质和能力的培养,那重视一下干部家属调查表并无不妥,年轻干部的思想道德建设,不怕年年说月月说日日说。

老秦这也是要动真格的了啊,陈太忠能感受到老主任的决心,说实话他心里真的有点感动,陈某人在官场打拼这么几年了,做事从来都是一力担当,并没有享受到过领导大力支持的待遇。

当然,要说没有领导支持过他,那是胡说,段卫华、马勉、潘剑屏、邓健东、蒙艺之类的不用说,就连章尧东、乔小树、王伟新之流的,也支持过他的工作。

但是支持和支持不一样,秦连成这个支持,力度就大得多了,人家甚至表现出不惜牺牲的意思了,要不然也不会说出,关键时刻需要邓健东的表态——秦主任身后可是还站着许绍辉呢。

不过陈太忠没法表示感激,虽然这事儿是他整出来的,但这是文明办的事情,堂堂的大主任就该顶在前面,他要是感谢的话——两人谁才是老大?

所以他能做的,就是把邓健东的工作落实了,从秦连成的办公室出来,他连办公室都没回,就去组织部走了一趟。

他这张脸现在在省委,多少也不算是生面孔了,组织部的人也没拦着他,不过遗憾的是,邓部长不在,负责接待的那位要他留下名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