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26章 整顿不易(下)

“哈,”陈太忠听得也笑了起来,东施效颦说的就是这种现象了,不过他能理解劳动厅卖弄的心思,“回头钱诚再来电话,告诉他我在北京见了劳动部的常务副朱立升,朱部长很肯定咱省劳动厅的成绩,与其邀请兄弟单位,不如邀请领导下来视察。”

“哦,”郭建阳讶异地张大嘴巴,下一刻就抓起笔来,在本子上记了起来,心说领导就是牛逼啊,部长副部长之类的,名字随便就从嘴里冒出来了,而且还都是见过的。

陈太忠也很享受自己的通讯员的这份惊讶,交待完这件事之后,他又想起了一件事,“对了,那个《贪腐官员访谈录》,样书出来没有?”

“好像快了,”郭建阳点点头,犹豫一下之后,他低声发话,“本来是要杜书记题词的,不过后来……还是部长题的词。”

“啧,”陈太忠遗憾地嘬一下牙花子,老潘当时亲自表示,要请杜毅题词的,眼下看来,杜老板对文明办的成见也是根深蒂固了。

这绝对算不上一个好消息,而且连建阳这种小科长都感觉得到里面不对劲儿,那些在宣教部呆得太久的老人们,还品不出来?

算了,也不是多大一点事儿,下一刻,他就按下了这份遗憾,反正这样的书,杜毅题词是正常的,潘剑屏题词也是正常的——机关里面这种小磕碰,也太常见了。

他才待开口再说话,李云彤敲门进来了,她今天跟着文化局的人去查文化市场了,一回来就找领导汇报工作,“那个蒙妮文化市场,真是乱得可以,盗版书多,消防安全什么的,也都跟不上去,里面臭烘烘的……”

“你还检查消防去了?”陈太忠嘴巴微张,愕然地看着她,这个东西,咱文明办……管得到管不到啊?

“啊,是啊,这是祖市长安排的,”李主任很自然地点点头,“这次抽检,去的不仅是文化局,还有消防支队、素波晚报这些……”

要不说这专业的就是专业的,虽然只是一次抽检,没有叫更多的部门,但是事实证明,消防支队去得很管用,文化市场里面纸制品太多,消防本来就是重中之重。

而这蒙妮文化市场,确实是热闹非凡,人头攒动货物进出量很大,众多商家在忙于经营的时候,物品摆放得不整齐不说,还有小推车阻挡了消防通道的现象——一旦发生火灾,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这个现象,跟消防设施不完善无关,主要是说有消防隐患,消防支队可以管,但是仅靠消防部门来管也不合适——这就是联合执法的必要性了。

“最后,还是给他们下了停业整顿通知书,”李云彤指手画脚地讲了半天,最终给出了答案,“没有期限的停业整顿。”

“没有期限?”郭建阳听得纳闷了,他原本就是永泰县文化局的,一听说是这个结果,禁不住咋舌,“这么厉害?”

“关键是他们提前得到了通知,有经营商户偷偷地向我们反应了这一点,现场也没发现宣扬暴力和淫秽的文化制品,”李云彤正色回答。

不过傻大姐这么庄重的时候很少,看在别人眼里,反倒是有点说不出的味道,“我向检查组指出了这一点……有人泄密!”

“这个性质,确实就有点严重了,”陈太忠点点头,他也有点疑惑,正说是不是有人故意要整蒙妮呢,搞半天原来是有人泄密。

这泄密肯定就是检查组里的人干的,既然不便去查是谁泄露的消息,那么狠狠地处置一下商家,也算是以儆效尤——你们不是觉得检查组好应付吗?对不起,你们想错了。

这就又是暗战了,不过祖宝玉答应了陈太忠要高度关注,而且他身边的朋友里,还有一个异常痛恨盗版的赵胡杨赵老师,文化局下重手也就情有可原了。

没有期限停业,那就是要蒙妮的老板去公关了,搁给外人看,这么大的文化市场只是因为消防隐患,说停业就停业,十有八九是得罪人了,但是谁又猜得到,这不过是检查组里内部纠纷所导致的?

“这些人也真是,”郭建阳摇摇头,很不以为然的样子,“都得到消息了,就不知道把消防隐患处理一下。”

“他们不敢明目张胆地处理,要不然那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难得地,傻大姐居然能反应过来这个因果,“我们最开始是暗访进去的,人家就假装不知道。”

“停就停吧,”陈太忠不以为然地摇摇头,要是有人来说情,他倒是可以考虑放对方一马,不过文明办的威信,还是必须要维护的,“希望他们没有不开眼到再悄悄地开业。”

就在这你一言我一语的过程中,时间飞逝而过,当天晚上,省移动的老总聂启明请客,将陈太忠和凤凰科委驻素波办事处的主任宋敏都请了去——地点就在省移动公司不远的千禧大酒店。

这个请客有说法,有个副省级城市交通局的局长来了,聂总是帮着科委引见一下,卫星定位系统、高速公路紧急呼叫什么的,这些都是可以跟对方推销的。

要说这聂启明也挺有意思的,不讲理起来是分外地不讲理,可是想巴结讨好人,那也是一套接着一套,陈太忠看不起这样的人,但是只让宋敏去的话,人家也得认账不是?

总之,为了科委的发展,再不待见的人,也得捏着鼻子认了,陈主任还是愿意为了大局适当牺牲自己的,倒是宋敏兴致挺高——他一个挂职的副主任,整天在科委办事处里,实在闲得慌,正想找点事儿干呢,而且这个业务,跟办事处的性质也对口。

一通酒喝完,就是八点了,陈太忠接着赶场,是去韩忠的锦江大酒店,这就年根儿了,建福公司又该跟水利厅的股东们商量分红的事情了,所幸的是吕鹏和杨华跟水利厅这帮人已经很熟了,陈某人来得晚一点并不打紧。

建福公司今年的效益就越发地好了,算上固定资产投资都是净利润,要是以固定资产折旧来算,今年的利润就达到了一千七百万,水利厅集资的那五百万,回报率达到了三百万。

这是实打实的利润,水电投资本来就是这样,初期投入高,但是运营成本并不高,当初五千一股集资的主儿,今年每股能拿到三千的分红。

现在看来,水利厅的投资已经无关轻重了,分红却是扎扎实实不打磕绊,对建福公司来说,其实是个不小的负担——他们还帮着代缴个人所得税,不过吃行业的主儿,就应该这么做事。

总之,这边也是其乐融融的,陈太忠赶完这两个场子,这一天就算又过去了。

第二天是周二,秦连成上午开了个会,布置一些近期的工作重点,陈太忠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李云彤拿着《素波晚报》来献宝了,“报纸上登了,勒令蒙妮文化广场停业整顿。”

陈太忠拿着看了两眼,发现报道还是比较客观的,尤其是文章中指出,随着元旦、春节双节的临近,文化市场的人流量会极大增加,这个时候抓消防隐患,是非常重要的。

当然,报纸上并没有写“无限期停业”,因为这会给读者带来一定的困扰,还是那句话,有些事情是做得说不得的。

不过,紧接着一个消息又传了过来,蒙妮那里现在还在营业,文化局去过问了,那边的答复是——学生们都临近期末考试了,有购买参考书和习题的刚性需求,商户们虽然都在整顿货物打扫卫生,但是总不能把学生往外面撵吧?

“我已经通知了文化办公室的执法大队,”李云彤又来到领导办公室,汇报最新的情况,“实在不行就封门。”

这是绑架学生的意愿嘛,陈太忠沉吟好一阵,才无奈地摇摇头,“都学会绑架了……我觉得咱们这行动科,是不是也搞个执法大队什么的?”

这是他很久以来的想法,稽查办算文明办里一等一强势的处室了,但是真的没什么执行能力,这个行动科原本就是他的伏笔,随时可以扩张为执法大队。

但是想到杜毅对文明办的不待见,他不知道现在提出这个构想,是否合适,反正别人的执行机构,用起来总不如自家的顺手。

“那学生们想买书,该怎么办?”李云彤其实有点不确定封门这个建议,所以才来找领导要个定心丸,“蒙妮文化市场,辐射的范围不小。”

“咱们针对的是蒙妮混乱的秩序,针对的又不是商户,”陈太忠不耐烦地一摆手,“这个时候去买书的学生,大多是去老师们指定的商户那里,别看那些商户们叫苦,其实哪些学校的学生要买什么书,他们心里一清二楚。”

“既然有买卖需求,他们不会到学校门口摆地摊去?大不了给城管交点费,”他不屑地哼一声,“临时停业整顿,也是为他们这些商户负责,真是拎不清!”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