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24章 做个正职(下)

周一的时候,陈太忠精神饱满地回到了素波——精或者还有些微的不足,神真的很饱满,在凤凰这几天,他大部分的时间用在了慰藉自家的女人身上。

来到办公室之后,看到郭建阳在打扫卫生,他才猛地想起上周五民政厅和林业厅的座谈,于是顺口问一句,“那个树葬的事儿,谈得怎么样了?”

“民政厅不想让,”郭科长没资格参加那个会,不过还是打听到了一点东西,“他们想跟林业厅一起搞……”

民政厅这个反应很正常,不过林业厅的李无锋当即就表态,合伙搞那你想都别想,大不了我单干,就走树木认养的手续了。

这也是气话,按说,林业厅不搞火化这一套,只负责提供埋骨灰盒场所的话,那确实不需要经过民政厅,但事实上这不可能。

树木认养是挂牌,树葬的话要挖坑还要立碑,这一点上,民政厅就能做一做文章,定他们个“非法”,非法存在的墓地,肯定会影响一些人的选择。

而且没有民政厅的认可,搞那些祭拜场所,也是名不正言不顺,更别说有些人喜欢把仪式搞得大一点,这就涉及到了收费——林业厅该用什么名义收费?

当然,李无锋想孤注一掷的话,也不是不能强行推广,但是为了公家的事情,何必让两个厅局搞得关系这么紧张呢?

所以他就说,你们给我批了手续就行,我们这也是要搞绿化,下面的劳动服务公司冗员很多,正好能消化一部分。

我们民政子弟还很多人没事干呢,凌洛这么表示,你要真的不肯跟我合搞,那就得接收我省厅和下面市局的子弟。

这个要求倒也不算太过分,反正劳动服务公司就是企业性质,不占事业编制,李无锋决定给对方一点面子,但也不能给多——我能适当地要几个人,退伍军人优先,当然,具体人数就要下面人商量了。

这不行啊,凌洛不能满意这个回答,然而官做到他这个地步,有些细节也确实不合适详谈——说多了有跌份儿的感觉,领导嘛,只是负责拍板的。

那你们每个树葬的地方,都要有一个民政系统的人做副总,协助你们工作,毕竟搞殡葬这一套,你们还是没啥经验。

按说这就是民政厅的让步了,不合搞了,我认你是老大,我这儿就是协助工作,尤其是他们确实有经验——事实上,凌洛也就是想有个副总的话,起码这接收人员的时候,能用上一点劲儿。

但是李无锋还是不干,明明是我林业厅的摊子,答应了你一点人员就业的安置,就算很给你面子了,凭啥还让你的人来做副总呢?

一个副总其实是可有可无的,但是为了避免将来可能出现的掣肘,李厅长不肯吐这个口,而且,在厅局之间协商的初始阶段,有些东西是必须坚持的。

凌洛这就有点恼火了,殡葬……这可是殡葬啊,民政系统殡葬口上为什么那么红火?就是卖墓地太赚钱,别看外面现在有民营墓地,其实那些人跟系统里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别说厅里的处长了,就是普通的副厅长的家属,想搞个民营墓地的手续都很难——素波民政局一把手倒是还方便点,而且就算搞了,该有的相关费用也少不了。

说实话,也就是最近的媒体,吵得民政厅太被动,要不然凌厅长才不会这么好说话——天南日报、天南商报、素波晚报之类的,上面是口水滔天。

可作出这么多让步,李无锋还不肯买账,他气得都想拍桌子了,你这是在自己赚钱的时候,还断人钱财,明白不?

这个时候,秦连成开始和稀泥,“你们可以学一学我们文明办嘛,民政派过去的副总只是派驻,工作关系可以留在原单位。”

文明办的派驻人员,还真不是一般的多,很多人都是身兼数职的,更别说新成立的稽查办,里面还有组织部和纪检委派驻来的副职。

凌洛犹豫一下,终于答应了,李无锋还待再坚持,想一想也不太合适,于是就说,要不这样吧,我厅里面成立个树葬管理办公室,民政派驻个人过来,嗯……不过省文明办也得派个人过来。

“然后呢?”陈太忠听到这里,感觉郭建阳说话吞吞吐吐的,就奇怪地看他一眼。

“然后……李厅长建议,您来做这个办公室的主任,当然,就是挂个衔儿,”郭科长的笑容有点古怪,“大部分的日常工作,是办公室的常务副来完成的,这个常务副,就是林业厅的人了。”

“啧,”陈太忠听得咂巴一下嘴巴,树葬管理办公室主任……这都是什么事儿嘛,还有没有更砢碜人的官儿了?“秦主任是啥意思?”

“他答应了,”郭建阳笑着点点头,“主任当时就表态,您这儿要是没时间的话,他可以去兼任这个主任。”

“副厅级的办公室?”陈太忠琢磨好半天,才问这么一句。

“正处吧?要是副厅,李无锋恐怕拍不了这么个板,”郭建阳叹口气,“咱秦主任要兼任这个主任,可就是……高配得太多了。”

“我知道,”陈太忠点点头,秦连成当年在凤凰就是高配的计委主任,还兼着副处的招商办的主任,心说老秦你倒是不在乎掉面子,“啧,老主任这是挤兑我呢。”

“其实吧……我觉得您做这个主任不错,”郭建阳犹豫一下,最后还是实话实说,“树葬涉及到传统观念的改变,咱文明办有理由去牵头搞,而且做为新鲜事物,一旦成功的话,它也有推广价值,绝对是成绩。”

陈主任这人有个毛病,他就听不得“成绩”二字,这还是现在好多了,搁在刚入官场的时候,他肯定不管不问抓过来再说,“关键是有点恶心人。”

“您不需要管太多,但那是正职,”郭建阳小心地提醒领导,“有了影响之后,您是首当其冲的。”

“正职,”陈太忠听得一呲牙,这两个字有若蘸水皮鞭一般,火辣辣地刺痛着他的神经,哥们儿当官这么些年,专门担当各种副主任啊,好不容易短暂地干过一个正职,还是“驻欧办”这种古怪部门,“唉……正职啊,就是这个办公室名字,实在有点砢碜。”

可是不管怎么说,这个树葬管理办公室,听起来也要比凤凰市政府驻欧洲办事处更靠谱一点——起码一听就是有管理职能的,“好了,我去找秦头儿。”

秦主任听小陈说愿意担当这个主任,自然就要大开绿灯,说不得一个电话打给李无锋,要他准备相关的人员和办公室,放了电话之后,吩咐陈太忠一声,“李厅长说了,下午一上班,你过去碰个头。”

秦连成打电话给李无锋,那是该有的手续流程,事实上李厅长更愿意跟陈副主任打交道,下午陈太忠一到林业厅,李厅长就亲自陪着他,把相关人员安顿了一下。

林业厅这边提供的常务副人选,就是厅里物流公司的老总谢大庆,谢总以前是省厅的办公室副主任,搞一些服务什么的,一点问题都没有,现在也是个正处待遇。

不过他都奔五十岁的主儿了,还仅仅是企业的正处待遇,面对陈太忠这二十出头货真价实的正处,还真是有点压力。

李厅长甚至连办公室都选好了,林业大厦才建了十年,地方富裕得很,谢总和陈主任从厅长办公室出来,就引着他前往办公地点。

两人走到刚刚被指定的办公室,看着里面正有人打扫收拾,谢主任冲陈主任笑一笑,“牌子这两天就好了,厅长的意思,是说我们这个物流公司,以后就负责树葬的协调了。”

“那……再叫物流公司,似乎也不合适了吧?”陈太忠刚才听说了,这个物流公司纯粹是管一管物业啦、后勤服务啥的,权力真的不大,就是安置闲人的一个服务公司。

“这个我正要跟您汇报一下,”谢大庆点点头,他说的是汇报,其实这都是厅里认可的一些东西,无非是走个形式,“我们打算把各地方林业局都发动起来,搞一个连锁的树葬品牌……毕竟咱们是正规单位的。”

陈太忠听得点点头,这点小事他没兴趣操心,来林业厅本来就是挂个名,他又是出名的能放权,别人办的事儿越多、他操的心越少,那就越好,“不正规的树葬企业,我是反对的,要想个好一点的名字,环保、绿化这些主题,最好都能体现出来。”

“您指示得很对,”谢主任点点头,“李厅长的意思是说,叫‘春天里’。”

“春天里……”陈太忠沉吟一声,心里却有一点怪怪的感觉,这个……这个品牌我咋觉得怪怪的呢?——请把我埋在春天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