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20章 借名声(下)

陈主任不会在意这点小手段,他只是分析了一下,哦,合着陆海人也是分着地域的,通海和湖城的不是一回事儿。

不过他转念一想,这也该是很正常的事情——陆海人就算乡土观念再浓,出来打拼的时候,多少也是要分个势力范围的,有了范围才能避免纷争,同时呢,本范围内的事情自家协调,跨了范围的,不但要相互协商,必要时候还得相互支援。

跟他们随便谈一谈,就到了下午三点钟,陈太忠看时间不早,就想抽身走人了,搞定了陆海人,明天东李那儿就出不了太大的状况,那他留下张爱国就足够了,不信凤凰市还有人敢跟疾风厂副厂长、陈主任的前跟班叫真的。

然而,这年头的事情,就是这么寸,陈主任刚说要起身告辞,杨华打来了电话,说是东李村的村长李二蛋,想要见一见您。

这个杨华,前文也多有提及,简而言之,原本是纺织厂的武装部长,因为带头闹事被人秋后算账,别人没事他有事,后来做了小章村的村长,现在在建福公司做副总。

想见那就见一见吧,别看陈太忠眼下有空四处乱跑,董毅和刘望男这些人,可还在区委宾馆拴着,陪西李村的人呢——县官再大大不过现管,矿买下来了,地方上的人必须摆平。

很显然,东李村这位,也是个类似的角色,陈某人再牛,也不能对类似的要求无动于衷——不过老杨啊,我的时间真的很紧。

大概是在下午三点半的时候,陈太忠见到了这个李二蛋,李村长也是个痛快人,当下就表示,我来找您,主要就是希望明天拍卖……嗯,是招标的时候,您能去东李。

我说老李,这个……不太可能啊,陈主任的打算,是今天晚上回凤凰,休息一晚上之后,赶到素波参加林业厅和民政厅的座谈会,至于说东李的投标——不是有张爱国在吗?

不成想,他刚流露出自己明天可能不克分身的时候,李二蛋马上就亢奋了许多,“陈主任,你这么做我是有意见的……去西李不去东李,你这是歧视!”

事实上,东李的村长也不是很稀罕陈主任的视察,这是实话——哪怕你去省委挂职了,这关我鸟事,我在意的是村子里这点事儿。

然而,就在中午的时候,他得了一个消息,西李村开标了,不但轻轻松松达到两千万的标的,而且这投标的主儿是陈主任的朋友!

陈主任的朋友也不能免单——那两千万都实打实地交上去了,要不说陈主任这人毛病很多,但是大家还都认,没的说,人家确实是讲究人啊。

那么换句话来说,就是谁要想打这两千万的主意……嘿,这可是陈主任朋友交上来的钱啊!

这就是很要命的一点了,村里煤矿对外承包,上面是要收取费用的——这个无需解释,但是这个费用该怎么收取,那里面的说法就大了。

西李村的大傻李就是这么说的,村里的煤矿,虽然没有包给陆海人,但是包给陈主任的朋友了,两千万的现金,村里怎么也落个一千五百万——谁要敢再巧立名目多收,或者索性就是胡乱化缘,信不信我跟陈主任告你一状?

李二蛋就是看上这个实在了,投标、拍卖什么的,那都是形式主义,关键是看村民们能落多少实惠吧——其实是村委会能落多少实惠。

陈主任一出手,让咱们少了很多道的被盘剥啊!他是这么认为的,至于说投标的金额,那还真的不是太大的事儿了——西李村让陆海人拿下来,就算是两千五百万,落到村子里的钱,没准也不会超过一千五百万。

人家陆海人在阴平活动,不需要花钱吗?每个人心里都有笔账,谁都不傻——人家有些钱通过村子交到上面去,不行吗?

还就是陈太忠口碑好,陈主任走的是亲民路线,陆海人走的是上层路线,所以不管怎么说,李二蛋要将他请到现场,“只要您到了,不管是谁拍下矿了,这钱起码大部分能落在村子里……能改善村民的生活质量。”

陈太忠听他说得明白,这拒绝的话就有点说不出口,他跟下面人打交道,就经常吃这样的亏,人家实打实地说出苦衷了,他就不能视而不见——想当初,他跟白洁的绯闻,可不也是这么传出来的?

“那这个钱,你拿上打算干点什么?”

“改善村民的生活条件嘛,”李二蛋扳起手指头来数一数,“把欠债还一还,搞个加工山货的小厂子,路也得修一修了……村委会也该翻修一下,还得买几辆车。”

“买车?”陈太忠听到修村委会倒还能接受,听到买车就有点受不了啦,“老李,你有个车开就行了,还要再买几辆?”

“矿上开工了,不得有车拉煤?”李二蛋怪怪地看他一眼,要不说千万不要小看农民的智慧,“咱村里能挣的钱,凭啥给外人挣呢?这买的是生产工具,大家得利的——拍下的钱,大家还得分点,要不然就有坏怂告黑状。”

“就没点跟精神文明建设有关的开支?”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

“村儿里能讲个什么精神文明?”李二蛋苦笑一声,紧接着他眼珠转一转,“这倒也是,有文明建设,陈主任你就好说话了……给娃儿们买个校车,省得他们爬山路了,也算村里的公交。”

“随便你吧……农民们,也真的不容易啊,”陈太忠苦笑一声,心说这东李的矿差一点,可是人却比西李还多一百多户,细算起来,拍这个矿得到的钱,也未必能富裕多少。

这一点他还真的想错了,第二天在东李村,虽然陆海人没再去了,但是董毅还是遭到了对手的顽强狙击,九百万的开采权,硬生生地喊到一千九百万才得手。

这就是别人拿不下西李,总要图一头,不过东李西李这俩矿离得确实不远,花大价钱拿下的话,管理起来确实也方便,可是想把东李的采矿能力提高到西李那个水平,起码还得追加百十万的投资。

清点完现金之后,李二蛋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省文明办的陈主任,很重视咱村的精神文明建设,所以这个钱,要在精神文明建设上投资……一大块!”

“就是嘛,早该换几张台球案子了,咱们那案子啥玩意儿啊?”门外有小年轻插嘴,又有人大喊,“网吧,要弄网吧,买电脑!”

好吧,这也算精神文明建设……陈太忠听得很是无语,站起身二话不说走人了,身后隐约传来李二蛋的怒斥,“都滚一边去,咱先要买个校车,设个阅览室……”

陈太忠回到凤凰的时候,差不多是下午三点多,盘算一下现在赶回素波也没啥意思,他索性来科委大厦转一转,科委的领导们在开会,他也不进会场,就是四下走一走。

走了没多久,他身边围上了几个人,随着许主任越来越强势,陈主任在科委的存在感已经有点差了,虽然大家都知道,陈许二人的关系好,但是在科委院里,明目张胆地跟陈主任套近乎,没准许主任心里也会有个疙瘩。

所以敢围上来的,就是杨帆等受陈主任特殊关照过的主儿,在湖城被人挑断手筋脚筋的石毅也恢复好了,他笑嘻嘻地指着不远处的一片空地,“那儿要建宿舍楼了,办公就方便多了。”

科委房地产在红山是拿下了一块地的,房子现在卖得也不错,本来在那里给大家分了些房子,不过上班的路有点远,骑自行车得用二十多分钟,许纯良来了之后,又在附近买一块地盖家属院,这也是许主任为大家办的实事儿。

“嗯,”陈太忠点点头,他知道这件事,不过他实在不知道挂职一年后,自己还能不能回来,也就懒得琢磨这房子,反正他在横山区也是有宿舍的,所以他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小石能不能分上一套?”

“我能分一套一间半的老房子,”石毅笑着回答,又指一指杨帆,“杨组长厉害,分了处长楼……有特殊贡献。”

跟杨帆比……你倒没个比的了,陈太忠心里暗笑,杨帆那是什么人?咱科委电子口儿上动手能力最强的,手机项目人家都是攻关组的负责人,“你也是有特殊贡献的,毕业一年多就能分上房子的,大概你是独一份儿了。”

“这是领导们照顾我,手脚不太方便,”石毅笑一笑,其实他并不知道,自己的神经能恢复得完好无损,还要多谢眼前的陈主任,反正当时自然恢复之后,手脚的无力感很明显,也就是现在彻底好了。

聊了一阵之后,陈太忠就打算走人了,他还想去招商办看一看……也不知道这殷市长对招商办做了什么调整没有?

就在这时候,许纯良打来了电话,却是在会议中途,他听说陈太忠来了,“太忠来了?等着啊,我现在就散会,大家一起坐一坐。”

“别,你们忙你们的,”陈太忠笑着回答,“我还要去别的地方走一走。”

“那可不行,你这家伙太不仗义,去办事儿居然不叫上我,”许纯良哼一声,话里似乎有所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