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18章 村级拍卖(下)

什么叫体制的魅力?这就是了,这一刻,陈太忠只觉得全身上下是说不出的舒爽,他恃强凌弱的时候多了,但是只靠着组织的力量,就让一个小有办法的家伙,连抵抗之心都生不出来,这种感觉真的让人迷恋——大权在握一言以决生死的感觉。

“先看一看,他们带了多少钱,”下一刻,他随手一摆,“要是真带了一千二百万,咱不能按诈骗来算,我这人是讲理的,来,把你的钱拿出来,给大家看一看。”

“我们不投标了,现在就走,行不行?”来的这帮人,还真是打算吃霸王餐的,他们倒是带了八百多万过来,想着如果中标,剩下的钱缓一缓再交——反正有范晓军的面子在那儿呢不是?

五十万的入场费,他们是交得起的——但是,这钱交出去,一旦中标拿不出钱,五十万就有打水漂的可能了,这个险,一般人就不敢冒了,要不说西李村临时搞的这个入场费,真的很有道理,人民群众的智慧,真的不能低估。

“看把你美得,”陈太忠哼一声,原本他就见不得这种仗势欺人的主儿,而且他还有心杀鸡儆猴,说不得努一努嘴,“拿不出钱啊?让范晓军来领人吧,你给他打电话,就说是我陈太忠说的,他不来领人,你就在凤凰看守所呆着吧。”

“可是我啥也没干呀,”这位觉得自己冤枉到不行,于是一摊手,他跟范省长的关系也扯淡得很,要不然这消息早就众所周知了,他都根本用不着来投标,“无非就是过来转一转,投标不投标,这还两说呢。”

“你没钱进来转个什么呢?”李村长听得哼一声,满脸的不屑,这不是他们小气,实在是村民们吃这种亏真的太多了,说得好好的事情,到最后就不算数了,到现在,大家就只认眼前的东西了。

所以大家是分外讨厌这种行径,眼下既然有省委领导做主,那李村长不怕走得更远一点,“先把这帮玩意儿带到坑道里去,掌子面上缺人的话,让他们顶上。”

“老李……”煤管局石局长哼一声,意思是说差不多就算了,让这些大老板去工作面,这算是打谁的脸呢?

“你再给我哼一声试一试?”陈太忠就见不得这种主儿,尤其是,当着他的面还要拿腔捏调,你这是给谁脸色看呢?“阴阳怪气的,信不信我把你全家都送到掌子面上?”

“你这是个处级干部该说的话吗?”石局长再也按捺不住了,拍案而起怒视着对方,“我提合理化建议……不行吗?”

“啪”地一声脆响,陈太忠想也不想就给他一个耳光,极其脆响,“我就这么说了,我还打你了,怎么……你不服气?”

“我要去告你,”石局长一转身就向门外走去。

“你要告我,就不是打你这么简单的事儿了,”陈太忠信口回答一句,根本看也不看他一眼,径自坐下来,“你能怎么处理别人,我就能怎么处理你,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儿。”

这话他说得轻巧,但是听到旁人耳中,真的是恶毒无比,搁在任何的民营或者私营企业里,老板敢对高管,或者高管敢对工人这么说的话,起码要有三成左右的主儿愤而走人——老子不是回事儿,走人总可以吧?

但是偏偏地,在体制里这种负气行为很少发生——谁也有冲动的时候,但是没有买单的能力,最好不要去彰显个性。

争取个公家的岗位不容易,更别说在里面担任一官半职了,珍惜是必须的。

这基层办事,果然是热闹非凡,正戏还没开场,陈主任就撵走一帮人,还把煤管局长打走了,但是在场的也没谁觉得不合适,陈主任说话,你一个小局长一而再再而三地阻挠,也真是欠揍。

事实上,陈太忠这么搞还有一个原因,我人还在现场呢,一个煤管局长就要没命地卖弄,自己在煤矿管理上有权发言,那等刘望男拍下来煤矿生产的时候,你岂不是更要无事生非地找茬儿了?

说白了,陈某人来,就是不讲理来了,而且只看这现场闹哄哄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有,讲理的还真不好镇住场子——要不说村干部就是打出来的,这话一点不假。

果不其然,他这么一折腾,接下来的投标就顺利得多了,李村长宣布投标开始,底价一千二百万,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五十万。

来的人都是财大气粗的,加五十万的只出现过两次,其他都是一百万地加,不多时候,这数额就攀升到了一千七百万。

这就到了考虑综合利润预期的节骨眼了,继续拍下去,不是赚不到钱,问题是这年头赚钱的买卖多了去啦,有一千七百万的现金,干什么赚不了钱?投在这么个小矿上,万一将来煤炭行情没有想象的那么俏,未免就有点划不来。

所以好半天,才有人站出来报价,“一千八百万。”

这家是素波来的,一千四百万的时候喊了一次,眼下喊一千八百万,看起来是有点咬牙了,喊完之后,他看一眼那两家陆海人,方始缓缓地坐下。

两家陆海来的一直没有叫价,但是在场的人谁都不敢小看他们——陆海人有钱不说,人家都放出风了,有必得之心。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英俊的小伙站起来报价,直接提了两百万上来,“两千万。”

这是谁呀,在场的人纷纷侧头,发现此人挺面生不说,身边还坐了两个流里流气的家伙,他身后更是还带了一个漂亮的小蜜来——反正一看也不是善碴。

这就是刺刀见红了,旁人见这帮人一直不开口,现在直接加两百万,就有人已经开始琢磨打退堂鼓了,更有人拿眼去看陆海人——这是你们陆海人跟我们凤凰人拼的时候了。

陆海人也觉得,这就可以出手了,于是略略等一等,眼见没啥人再加价,站起身就要张嘴,冷不丁听到门口有人喊,“老林,你给我坐下。”

西李村招标就是不严肃,屋里坐着的是可以发言的,门口和窗户处还有人扒着看——这是群众的监督嘛。

大家闻言转头看去,却发现说话的女子约莫三十出头,身材瘦小了一点,但是相貌却还称得上是清丽,这女人名气不小,连宋区长一见,都站起身招呼,“嘿,盛老板过来了?”

这就是高强的情人盛小薇,碳素厂的老板,这碳素厂前后投资八千多万,销售对的又是临铝,效益好得吓人,在区里的名声是响当当的。

这两家陆海人不但在阴平公关了一段日子,也是得了高强的背书,才敢在这里冒头——对他们来说,陈主任出现在现场并不是坏事。

刚才站起来报价的英俊年轻人是四小义的老大董毅,刘望男就老老实实地坐在他身后,看起来是个秘书的样子,盛小薇倒是不认识董毅,但是他一站身,她一眼就认出了后面幻梦城的大堂经理,心说这才是正主儿啊。

碳素厂离这里有点远,盛总来得晚了点儿,要不然她也能进屋陪陆海人坐一坐,本来她还是站在门口看戏呢,发现刘大堂之后,眼见老乡要站起身竞价,忙不迭出声阻拦。

她不拦着不行,陆海人有钱是出了名的,尤其是对外的时候,大家都非常抱团也非常讲面子,这姓林的老板不叫价也就罢了,一旦叫价,不战上几个回合是不可能的——哪怕知道了对方是陈太忠的人,他也不能就这么退缩。

至于说可能得罪陈太忠?那就是后话了,大不了投标完毕之后,请罪赔钱之类的,没准还就不打不相识了——反正当初大家是比钱来的,你钱比我少,那么,现在也不排斥多一个有钱的朋友吧?

盛小薇太知道陆海人是怎么做事的了,心说你要让陈太忠的人多出了钱,人家放得过你才怪,陈某人那可是出了名的不讲理,再说了,你跟陈太忠比钱?省一省吧。

正如她想的那样,老林还没报价呢,猛地发现盛总让自己坐下,犹豫一下之后,就点点头坐下了,结果陆海另一个老板也把眼睛转向了门口的盛总。

盛小薇低下了头,以及其细小的幅度微微地摇一摇头,不过现在看着她的人实在太多了,大家哪里会看不出,这是盛总不让陆海人叫价了?

陈太忠看她一眼,也没说话,他是跟她的姘头高强论交的,小小的一个盛小薇,他还真不放在眼里,心说算你识相。

接下来,大家又把目光转向了董毅,纷纷纳闷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居然搞得陆海人;连价都不敢报?

当然,这个时候就有人明白过来了,陈主任亲自过来,八成就是支持这帮人来的,可是凭良心说,两千万也喊破大家的心理底线了,谁还能再出价?

“还有人竞价没有?”主持招标的李村长发话了,等半天之后,他终于拿块镇纸在桌上狠狠一拍,“那就是两千万了……把钱拿出来!”

随着这一嗓子,等在屋外的小董几个人,就拎着蛇皮袋子走了进来,向桌上一倒,蓝盈盈的钞票直映得人眼花……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