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17章 村级拍卖(上)

靳湖生离开宾馆没多久,这消息就在县里传开了,关注明天西李村煤矿拍卖的,还有省委文明办副主任陈太忠。

要说五毒书记的名头,在凤凰可止小儿夜啼,不过阴平这里离市区远了点,大家能知道的,就是下马乡的乡民们,被陈主任带着武警狠狠地收拾过一次。

所以说陈太忠在阴平算有名的,却也没有名气大到能让旁人生出无力之心的地步,正经是这次惦记这几个煤矿的主儿,背后也都有这样那样的靠山,所以大家也就是知道,又有一个来头挺大的领导,关注这次拍卖。

第二天一大早,天上又飘飘洒洒地下起了小雪,所幸的是大家起得都还算早,在路上慢吞吞地折腾了将近一个小时,终于开到了西李村。

西李和东李相聚不远,中间只隔了一座山——只不过这山有点大罢了,这山路的质量原本也不是很好,大家开得提心吊胆的,进了村之后,才发现已经来了不少车,看起来有些人在晚上就直接过来了。

别看这西李村坐落在山脚,村子可不算穷,起码村委会的院子很大,里面几间瓦房也是有模有样,外墙居然还贴着白色的马赛克瓷砖,不过由于靠近煤矿,砖缝里全是黑污,亏得是今天下雪,要不然这空气怕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次拍卖……这次招标,招的是煤矿的十年开采权,西李村的煤矿比东李的强一点,坑口还有一些前承包者遗留下来的大型设备,所以底价是一千二百万。

由于殷市长也关注这个拍卖,所以区里来了一个分管工业的副区长,还有煤管局局长,乡里的乡长书记全部到齐,算是高度重视了。

前来参加竞标的有七八家,每一家最少都是十几条壮小伙子,大家带着现金来的,自然要以防不测,其中几拨人满脸横肉,更是一看就不是好人,不过在村委会里,还是比较安全的,村里也派出了百十号小伙子,手持棍棒来回巡逻。

按说随便搞个招标,实在不该这么大动静的,说定个数目,回头去县里交割一下资金就行了,但是西李的村民们不干,一定要现金交易——阴平县吃这个亏的村子,也不是一家两家了,当时说得好好的,回头交钱的时候,各种各样的理由就来了。

村委会也愿意见到现场交割,现金落地,村子里这么多人看着呢,那些区里和乡里的干部想动脑筋,也得问问大家伙儿答应不。

快到九点钟时候,各个投标者就走进了屋内,有人看到主席台正中间坐着的年轻人,登时就是一愣,“这是谁呀,怎么宋区长都得坐在他旁边?”

不过,阴平县认识陈太忠的人也不少,不多时,这个消息就传遍了,说是凤凰的陈太忠不但关注这次投标,还亲自跑到现场来了,看起来有必得之心——这吃相有点难看吧?

就在众人嘀嘀咕咕之际,西李村的人开始收进场费了,这进场费是一家五十万的现金,基本等同于保证金,胡乱叫价的主儿,只要现场拿不出来投标所报的钱数,那直接踢出局,没收进场费。

这个规矩,是西李村临时起意搞的,大家根本就不知道,于是在会场里,有一家就不干了,“你们通知的时候,没说让准备进场费啊。”

“这个需要说吗?”收钱的人不干了,皱着眉头反驳这拨人,“大家最少都带了一千多万,拿五十万出来算什么?只要你们守规矩,投标完了,这钱会退给你们的。”

“你要是不退呢?”这家的口音是素波的,一听就是有点办法的那种主儿,“你们事先没告知我们要交这个钱。”

“嘿,”收钱的人不耐烦了,村民们的思维很质朴,有一千多万的主儿,不会在乎这五十万,也不会怕人坑了这五十万——就算我们敢坑你一个五十万,也不敢坑在场的这么多五十万不是?“你就说交不交吧,给句痛快话。”

“你们这地方上的人,还真是不讲理,”素波人一听就恼了,“这鸡毛子的费用,说出来就出来了,我们没计划这份开支。”

“没钱就说没钱,哪儿那么多废话?”收钱的人冷哼一声,旁边就有几个小伙子拎着棍子过来了,“我讲不讲理,我清楚,你有钱没钱,你清楚!”

这可是大实话,不是西李村的人不讲理,而是大家都清楚,他们根本就没有把在场的人的入场费都扣下不还的能力,是的,这只是一个应对可能违约的现象的手段。

“你们搞一搞清楚,是范晓军介绍我们过来的,”这边一见要叫真,也急了,“咱做事要讲个程序,你们这个收费,是什么样的程序?”

“麻痹的,老子最恨的就是没钱装逼的混蛋,”收钱的人还没说话呢,主持会议的西李村的李村长先发话了,他狠狠地一拍桌子,农民嘛,村俗一点是可以理解的,“打出去……没钱你投个鸡巴毛的标,以为老子这儿白条少吗?”

这边还待说什么,几个村民已经拎着棒子走过来作势动手了,素波人忙不迭站起身走人,嘴里兀自不肯干休,“行,这档子事儿我们记下了……范省长的面子不顶用。”

“谁的面子都不好用!”陈太忠本来不想多事,可是见到这帮空手套白狼的主儿居然这么牛气,禁不住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你们今天是来投标的吗?”

“我们不来投标,是来赏雪的?”这边眼见又冒出来一位,这心里的委屈就大了去啦,“你这么说,是个啥意思?”

“啥意思?把你的一千两百万拿出来,亮一亮,”陈太忠冷哼一声,“都说了拿现金来,你两个肩膀扛个脑袋过来,就要投标……脑袋那么值钱,你以为你是兵马俑啊?”

“你怎么知道我没带钱呢?”素波人不干了,“我带钱了,谁说我没带。”

“你带尼玛的鸡巴毛了!”李村长一拍桌子,脏话出口,农民们的眼光或者闭塞一点,但是智商还是没问题的,“你就带了领导的指示来了,你现在拿出一千二百万来,这个矿,老子给你了……陈主任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我说就不是这个理儿,”陈太忠冷笑一声,狠狠地一拍桌子,“他今天要是没带钱来,你们也不打算再追究了是吧?老李……我怎么没看出来,你就是这么一个尿性?”

“陈主任你这么说,是啥意思?”李村长这脸上也挂不住了,登时就是一沉,“你当我吃他的好处了?”

村干部就是这样,粗俗得紧,啥话都说在明处,陈主任跟村长们打交道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根本不吃这一套,“你吃没吃好处我不说,趁他们没走,拦住了,查不到一千二百万的现金,你可以告他诈骗……我说你脑子里装的是什么,麻绳吗?”

“给我拦住人,”李村长狠狠一拍桌子,他也反应过来了,只要抓了这些人的现行,不管捅到天上去,这些人没带钱来,这是实情,这就是天大的理,至于说这些人可能是带了钱来——这可能吗?“这是帮骗子。”

“老李……人家可能是没了解清楚情况,”一边的煤管局局长发话了,事情,大家都明明白白地看在眼里,这确实是一帮空手套白狼的主儿,但是这些人敢来,也是有仗恃的,这不,眼下就有人在一边帮腔了?“撵走就完了嘛。”

“老石,石局长,”陈太忠这下不干了,他侧头看一眼煤管局长,笑眯眯地发问了,“打扰一下,您知道我姓啥不?”

“陈主任,您这不是开玩笑吗?”县区的煤管局局长,顶天就是个正科,撇开五毒书记的名头不谈,他也不敢跟一个正处呲牙不是?于是他陪着笑脸,“我就是想帮着把这个投标会搞下去,办完美了。”

“合着你知道我姓陈啊?我还以为,你觉得我姓孙呢,”陈太忠笑眯眯地一拍桌子,“处级干部说话,你个小屁科级干部插毛的嘴……阴平的处级干部死完了?轮到你蹦出来了?”

“你……”石局长直涨得面色通红,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口,他久在基层,不讲理的事情不知道遇到过多少,但是一个处级干部这么公然拍桌子骂娘的场面,他还是第一次碰到。

可是再生气,那也是白搭,就是陈太忠那句话,在场的干部里,陈某人最大,一旁的宋区长都只是个副处——官大一级,压死人啊。

“我什么我?”陈太忠冷冷地看着他,好半天才微微一笑,“姓石的,有胆子,你再说一个字儿出来,我掉头就走……你告诉我,敢不敢?”

石局长没中了莫言术,说话自然是没问题的,但是,他真的不敢说,这个后果可不是他一个小小的科级干部能承受的,于是只能低下头,默默地看着脚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