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16章 公和私(下)

就在媒体战火四燃的时候,有些事情却是在顽固而延续地发展着,并不会受到种种因素的干扰,就像……历史的车轮,转动得缓慢而坚定。

周三下午,郭建阳找到了自家的领导,“陈主任,我们楼书记最近想跟您坐一坐,您也知道,我这家还在永泰,也不好回绝他。”

这楼书记自然是指永泰县委书记楼宏卿,在蓝家折腾的这一番事儿里,楼宏卿的名字是上镜率最高的,他的儿子楼朝晖更是被无数媒体点名——没办法,江莹公开爆出资料的,就只有这么一个,其他五个,虽然不少人也知道了,但是最需要向公众交代的,非楼家父子莫属。

前一阵中纪委的人来,杜毅毫不含糊地拦住了别人调查楼宏卿,这是他的政治选择,别人不能指摘什么,现在事态逐渐平息,有些东西也就该划拉出来,仔细地算一算了——当时不查你不代表事后不算账。

“嗯,”陈太忠点点头,他非常清楚这个逻辑,你教子无方让天南人丢人了,当时大家必须扛着,时过境迁之后,就算杜老板不找你麻烦,黄家人心里也有个疙瘩。

“他是个什么意思?”陈主任很随意地发问了,建阳当初在永泰,也只有被人排挤的份儿,眼下被人撺掇着来,估计也就是情面上却不过。

“还能有什么意思,看看能不能护住县委书记的位子呗,”郭建阳闻言冷笑一声,他对楼书记和焦县长都没好印象,他现在必须要保护的领导,只有陈主任,“想保他儿子,那真的不可能了。”

“那你不用管他,他要活动,也不该来我这儿,”陈太忠冷冷地回答,“就说是我说的……他应该找纪检委或者组织部,跟咱文明办有什么关系?”

“我就是这么说的,他非要坚持……您这么说,那我再强调一遍,”郭建阳微笑着点头,他其实也是个有点性格的小干部,“可是下一步的人选,可能会关系到蒙永旅游圈的发展,我觉得……该争一下。”

“啧,”陈太忠听得咂巴一下嘴巴,要说这当了官,公和私真的很难分得那么明白,他倒是不想操心下一任永泰的书记是谁,但是这个……真的不可能。

要是换上来一个没背景想做事的人倒也罢了,真换上一个有想法的主儿,想拿蒙永旅游圈开刀——哪怕仅仅是人为地制造一点障碍,也是很不爽的。

这一点殷鉴不远,只看凤凰市新任的殷市长就可以知道,按说殷放出身于蒋世方一系,也算黄系人马,却是非要抓住驻欧办的小辫子不放。

殷放对陈太忠有意见没有?按说是不该有,两人根本不在一起工作,在北京的时候还有过接触,大家约好了,联手抵制蓝家的侵袭,而且就算只说凤凰市的各项工作,市委书记章尧东势大,新任市长应该有合纵连横的基础愿望。

可是就是这种前提下,殷放就敢琢磨着给驻欧办好看,搞得袁珏都生出撂挑子的心思了,殷放傻吗?绝对不傻,人家这么做,必然有人家的思路和需求。

我终究不是组织部的人啊,陈太忠只能苦笑了,他知道郭建阳这个建议提得不错,但是他确实没有伸手干涉的理由,“我再想一想吧。”

对楼宏卿,他的感情也有点复杂,凭良心说,他对此人的第一印象绝对不好,只说黑砖窑、宾馆服务员被跳楼之类的事儿,他这印象想好也好不起来。

但是,换个人就好得起来吗?虽然比烂是不对的……

下午晚些时候,终于有好一点的消息传来,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下,在文明办秦主任的撮合下,民政厅愿意跟林业厅商谈一下关于树葬的构思,而且大家愿意解放思想畅所欲言——时间就定在周五上午,地点在文明办顶楼。

文明办的顶楼就是稽查办所在的一层,其实就是阁楼和搭盖了几间房子,条件很简陋,不过这俩厅局分不出上下,民政大厦还在盖,而凌洛又不想去林业厅,大家就定在这里了。

“凌厅长和李厅长,都希望你能与会,”秦连成语重心长地对某人交待。

“可是我要回趟凤凰,”陈太忠叹口气,明天上午阴平西李的村办煤矿招标,后天是东李的煤矿开标,他要陪着刘望男回去,四千万的现金,只说路上的安全他也必须陪一趟。

“你这家伙,一办正经事就跑得不见人影儿了,”秦连成无奈地摇摇头,小陈确实不是第一次这么搞了,中央文明办的副主任下来,这家伙都敢跑出去。

要是换个人,总是这么再三再四地搞的话,秦主任绝对不肯答应,不过要是陈太忠,他还真没什么话说,上班时间乱跑肯定是不值得提倡的,但是大家都能像小陈一样,跑出一个又一个的成绩来,秦某人绝对同样双手支持。

事实上,他心里还隐隐有点希望这家伙回去,否则开这个座谈会的时候,没准有人要抢镜,秦主任也难免背个因人成事的名头——他不怕背这个名头,这是领导有方的具体表现,不过若是能不背,那还是不用背了。

当天下午,陈太忠就跟刘望男、李凯琳等人一道出发了,阴平的拍卖是在明天上午,今天不但要赶到凤凰,还得赶到阴平,要不然没准明天就紧张。

走之前,他特意感受一下马晓强的动静,发现那家伙的生活确实挺有规律,现在又跑到省委门口等自己了,于是暗哼一声——等我回来再跟你计较。

陈某人如此宽宏大量,自然不是改行吃素了,而是他意识到一个问题,搞掉这个人不是问题,但是为杀而杀未免太浪费了,既然有蓝家的背景——保不齐什么地方还用得上。

车到凤凰的时候,小董、董毅等人已经知道了消息,大家汇合到一起,浩浩荡荡直奔阴平而去,连张爱国都撇下了疾风厂的事情,开着那辆桑塔纳两千,跟着自家的领导走了。

到了阴平,车队就分作了两拨,一拨是陈太忠和张爱国,两人住进了阴平的县委宾馆,刘望男等人则是住进了临铝阴平分公司招待所。

陈主任这次来的消息,算是半公开的,所以他到了不久,阴平招商办安道忠等老朋友就过来看他,过了没多久,区委书记靳湖生知道了消息,也赶了过来。

阴平宾馆是才建起不久的,这两年阴平经济大发展,开始建新的县委办公大院了,大院还没完全建好,但是宾馆已经先期营业了。

新建的阴平宾馆是一栋八层楼,还有裙楼是首长楼什么的,有一百二三十个房间,今天房间的入住率超过百分之五十,有好几拨去西李投标的家伙,就住在这里。

靳书记到的时候是晚上七点半,陈太忠正和张爱国、安道忠在包间里喝酒聊天,跟安主任一道过来的,还有区委宣教部的王部长。

阴平的煤矿说多绝对不多,村办煤矿就那么十几个,但是小煤窑就太多了——不过,这次西李村的煤矿,可是有手续的,值得大家去投资。

见到靳书记进来,大家纷纷起立,靳湖生笑着点点头,走到陈太忠身边,这时候早有人有眼色地拽过一把椅子来,请书记大人坐下,“陈主任,你这一去省里就不见动静了。”

虽然陈主任在省委挂职,但是靳湖生也是副厅高配的区委书记,对上他并没有太多的压力,言谈之中很是自然。

“嗯,事情太多,好不容易有点时间了,就下来走一走,”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他的行程不少人知道,但是知道他来所为何事的人,可就不多了。

靳湖生也不知道这人为什么来,想来总不会是那么简单地转一转,他这会儿过来,主要也是想了解一下此人的来意,“明天打算去哪儿,我让人给你安排一下?”

“听说西李那边有煤矿招标,我过来看看,”陈太忠不怕说出目的,这里是凤凰,而且阴平虽然是叫做区,骨子里还是偏僻的县,这种山高皇帝远的地方,他怕得谁来?“投标公平公正,也关系到精神文明建设。”

你倒真是敢说啊,靳湖生听得有点哭笑不得,精神文明是个筐,啥都能往里面装——我说,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说话很犯忌讳的?

省文明办的人关注煤矿招标,真的是有点不务正业,更是难免瓜田李下的嫌疑,不过就像某人想的那样,靳书记就算有点意见,也只能保留了,“我倒是忘了,这煤焦出口,就是陈主任你一手搞起来的。”

“下一步的出口力度,要加大,”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关于这一点,市里的主要领导也对我做出过指示。”

你倒是真懂得顺杆子爬,靳湖生心里颇有点不以为然,他笑着点点头,“这是应该的,不过阴平的煤含硫量普遍高,炼不出优质焦,陈主任你也要帮我们多找一找出路。”

这是暗示阴平的煤矿不欢迎我吗?陈太忠眨巴一下眼睛,笑着举起酒杯,“嗯,我以后会多留心的……靳书记,来干一杯。”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