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15章 公和私(上)

秦连成不太清楚刘晓莉跟雷蕾的关系,不过他能确定,这两个女人跟陈太忠关系都不错,眼下居然在报纸上吵起来了,而且这商报在跟树葬唱反调,自然要过问一下。

他才吩咐了华安一句,没想到小陈就上门了,等听说这俩是在唱双簧的时候,禁不住笑了起来,“哈,这俩倒是有意思……她俩长得好看不?”

啊?陈太忠愕然地张大了嘴巴,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领导的意思,于是苦笑一声,“雷蕾您是见过的吧?这个刘晓莉……真的很普通,有点雀斑皮肤也不行,只能说还算端正。”

“没有明显的缺陷就行,美女记者大PK,”秦主任咂巴一下嘴巴,沉吟好一阵,最终还是哂笑着摇头,“算了,这么搞的话,炒作的味道太浓,娱乐性太强……不够严肃。”

“看起来您还挺支持这事儿,”陈太忠听得翻一翻眼皮,“不过我觉得,这个炒作,可能会影响民政厅那边的工作。”

“道理不辩不明嘛,这个无所谓,”出乎陈某人意料的是,秦连成居然也有如此活跃的一面,他很随意地摆一下手,“正经是搞得大家都注意到以后,咱们就有理由高调介入,民政厅那边的压力,自然就大了,凌洛是明白人,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秦主任这话就很明白了——凌洛不能做什么?他最不能做的,就是对那二十年期限作出解释,不管是正面的解释还是辟谣,他都不能做。

一句话,部里的通知,下面的厅局乖乖地执行就行了,就算有强烈的异议或者不理解,可以通过组织渠道来反应——这是唯一正确的表达渠道。

民政厅既然不敢跟部里打对台,那在公开场合,也不好太过反对树葬这个建议,否则人家一攻讦,难免又要扯到那二十年期限上。

手里攥了把柄,那就可以炒作!秦连成这么看待此事,其实他并不比陈太忠更懂得变通,他只是非常明白一个道理:手段从来都是为目的服务的——能帮助到达目的的手段,就是值得鼓励的。

“哦,”陈太忠点点头,他听懂了,不但听懂了,他还生出一些别的念头来,“那这个论战,岂不是参加的人越多越好?”

“这个嘛……还是仅限于她俩好了,”事实证明,秦连成也是一时兴起做出的决定,没有充足的心理准备,“人一多容易混淆主题,也不容易控制。”

事实上,就现在的事态也不是那么好控制的,陈太忠回了办公室没多久,就接到了随老师的电话——没错,随遇而安,在素波晚报开有专栏的那位时评家。

随老师认识雷蕾和刘晓莉,跟陈主任也早就化敌为友了,他每天就是在报纸上找灵感和饭辙呢,今天猛地发现,刘晓莉和雷蕾掐起来了,登时就是眼睛一亮,这里面有文章……嗯,绝对有文章!

所以他就打个电话给雷蕾,雷记者虽然是正式在编的党报记者,可是对上这老前辈,也得有充分的尊重,于是她吞吞吐吐地表示说,我和晓莉这一场争论,也是希望能得到更多人对这个社会问题的关注——没错,我们的友谊不会因此受到影响。

这是炒作!随遇而安每天琢磨的,就是种种龌龊和内幕,而且他打电话之初就有这么个猜测,眼下这猜测就被证实了十之八九,于是他旁敲侧击地问一句:我把你们俩的观点糅合一下,这个没问题吧?

随老师你就是哪儿热闹往哪儿钻啊,雷蕾很清楚这个人的脾性,要说大毛病,随遇而安还真没有,了不得就是喜欢跟文学女青年谈一谈写作啦、哲学啦之类的。

但是跟她俩不同的是,随老师对名声的需求是刚性的——这跟他的润笔费相挂钩的,是的,他更喜欢参与各种炒作!

雷蕾不想让他参与,这容易让这场炒作变得不可控制,但是随老师名声在外,她一个小字辈不好随便拒绝,就说我们这场辩论,省文明办的陈主任在高度关注中……

这还是文明办引导的炒作,随遇而安搁了电话之后,心说这一场浪头我不能错过,又想着前一阵也帮陈主任摇旗呐喊过几次,索性一个电话打了过来,表示说关于这个树葬……我也有些话想说,在说之前,想请陈主任你指示一下,有些什么地方,是需要我重点关注的。

啧,这个嘛,陈太忠一时间竟然就有点无语了,凭良心说,他刚刚调整好心情,能接受那俩假巴意思地在报纸上打口水仗,眼下居然又冒出这么一位来,而且这随老师的文章——还真有不少人爱看的。

他琢磨半天,终于清一清嗓子,“随老师啊,晓莉和小雷,是两个女人家在争,咱们大老爷们儿的,就不要掺乎了。”

“我没想掺乎,我就是有话要说,要让我说啊,树葬是值得鼓励和大力推广的,”随遇而安早就抓住争论的脉搏了——而且这个选择,确实是占据了道德的制高点。

“这个……随老师,老随,这不该是你的风格,”陈太忠出言打断了他的话,“要我是你,就要痛骂林业厅,骂他们不作为,骂他们麻木不仁暮气沉沉,嗯……你明白啦?”

“嘿,这个电话打得真是值得,陈主任您这话一针见血啊,”随遇而安一听就高兴了,他不但不用夹杂在两个女娃娃里面和稀泥,还能通过犀利的言辞,再次展示他的铮铮风骨。

奉旨骂人,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儿,至于说林业厅的反应——他需要在乎吗?那帮人偷笑还来不及呢,“那好,我不掺乎她俩的事儿,独立发表意见,其实她俩我都认识,也不好偏向任何一个……您还有什么指示吗?”

“有空就再骂一骂新华北报吧,只会歪曲事实夹杂私货,提不出真正对社会有用的建议,这样的报纸,真的不配称作中国的良心民众的喉舌,”陈太忠本不想再说什么了,可是老随上杆子想做任务,他倒也不介意帮对方刷一点经验值。

“这个没问题,”随遇而安听得就笑了起来,他最不怕的就是骂人了,而且这几年新华北报的堕落,圈内人谁不知道?“不过……小雷和小刘本来是好友,这么互相对吵,没准别人能看出一二来。”

“看出来又怎么样,炒作……还怕别人知道?”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然后就放了电话,心说新华北报明目张胆地歪曲事实,人家的报纸一样大卖。

这一下可热闹了,周三的天南日报上,雷蕾和胡主任联名迎战,《多一点爱心,少一点苛责》,这终究是省党报,胡主任这级别的干部,能在上面找个板块迎战,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据说,这还是窦革命窦社长亲自开的绿灯,他指示说这个百家争鸣嘛,共产党人应该有容纳批评的胸襟,但是我们有道理的话,也不怕讲一讲。

胡主任和雷记者在文中回应,某些人目光短浅,我们现在还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存在社会问题是正常的,但是很多问题不是非此即彼,是跟社会的复杂性有关,摸着石头过河很有必要,但是前提,必须是在当前的政策法规允许之下。

那么作为媒体人,要做的就是充分建言,帮助政府探索一条新路出来,而不是嘴巴上下吧嗒一碰,告诉国家说这一点你错了,得改——媒体有舆论监督的权力,但这不是负责的态度。

这个回应,火药味也是相当浓的,虽然天南日报作为省党报,不屑去点《天南商报》和刘晓莉的名——省党报确实有俯视杂鱼的底气,但是见诸于报端,这样的语气就很了不得了。

雷蕾甚至为此给陈太忠打来了电话,她有一点志得意满,“明天轮到晓莉骂我了,哎呀,很希望她能给我一点惊喜。”

“你看看今天的素波晚报再说吧,”陈太忠苦笑着回答,此时,他手里正拿着一份素波晚报在看。

随遇而安今天的狂病又发作了,他不止是骂了林业厅,还骂了民政厅,林业系统是不思进取民政系统是吸血蠹虫,尤其要命的是,他还骂了……省委文明办。

“这明显是属于精神文明建设范畴的事情,可是至今为止,不见市里和省里的诸位文明办领导的片言只语……这些高高在上的官老爷们,视这种基础民生而不顾,也不知道他们每天关注的都是什么,是各种各样的文山会海吗?”

真的是铮铮铁骨,随遇而安老师,确实是很有风骨……的一个演员啊。

炒作归炒作,你不能绑架我文明办呀,陈太忠手捏报纸,真是哭笑不得,当然,老随的态度是端正的,丫是呼唤文明办高调介入,但是你这有点……太糟蹋人了吧?

所谓炒作,有时候自己也不能要脸,某人终于得出这么一个结论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