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13章 又见炒作(上)

秦连成坐在陈太忠的车里,猛地发现小陈有点愣神,禁不住讶异地看他一眼,“嗯?”

“哦,没什么,”陈太忠摇摇头,一边细细地捕捉气息的痕迹,一边心不在焉地回答,“我是想,树葬这个事儿,嗯……好像有点难度。”

说着话,他就将车靠在了路边,皱着眉头沉思了差不多十秒钟,才展颜一笑,“好了,想通了,让老主任久等了。”

“哦,你想到了什么?”秦连成倒是有点好奇,什么样的事情,能让这无法无天的家伙如此地头疼。

“是我想岔了,应该没那种可能,”陈太忠赧然一笑,他总不能跟老主任说自己出去放神识了,于是就胡扯两句来抵挡。

“这个建议,挺符合当前精神文明建设的需要,”秦连成深以为然地点点头,他今天能关注到此事,还是要拜托了《天南日报》上那篇关于树葬的建议。

树葬这个说法,其实早就有人提起了,秦主任也有所耳闻,不过这东西对他来说,跟海葬差不多,根本就是遥不可及的——天南可是内陆省份。

可是这文章里,还提出了树葬符合精神文明建设,秦连成看到这里,马上就认真了,再细细看一看文章作者,敢情是雷蕾——这个女人似乎跟小陈关系不错。

再想一想上周末《天南商报》那篇稿子,秦主任反应过来了,这是小陈安排的事情,说不得一个电话打给小家伙——这个树葬的事情,你跟林业厅的碰过头没有?

当然碰过啦,陈太忠的答复,令他异常地满意,尤其是当他听说,今天上午,李无锋已经派人把厅里关于树葬的设想方案都拿过来了,禁不住连连点头。

有这样的手下,真的是想不出成绩都难啊,秦连成搁了电话之后不住地感慨,凭良心说,有些时候他也觉得小陈太能折腾了,经常搞得单位挺被动,他支持得也挺焦头烂额的。

但是眼下的事实告诉他: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能想到树葬这个点子,并不是很稀奇,能把文章刊载到日报上,也不需要多么挠头,毕竟大家都是宣教部的人。

但是想到这个点子,就积极地去落实,根本不需要领导吩咐,就主动去联系相关厅局了,而且那边厅局还买账,自动把方案拿过来,甚至不需要他这个文明办大主任出头。

真的是坐享其成啊,秦连成心里居然生出了点惭愧之心,他可是知道,那李无锋也不是什么善碴,背靠陈洁的天南本土干部,就算他亲自去协调,人家也未必一定买账——分管林业的副省长沙鹏程,都被李无锋闹得灰头土脸的。

原本,秦主任当时就想去陈太忠那里,看一看林业厅拿过来的资料,却被潘剑屏一个电话叫了过去。

而潘部长找秦连成,也有一部分是因为看到了报纸上关于树葬的讨论,刘晓莉报导的那个事件委实奇葩了一点,不止是新华北报注意到了,全国真的不少媒体转载,更别说何宗良对这个报道的看法,也传了过来——舆论宣传的阵地,我们一定要守住。

等他知道,陈太忠已经在操作此事了,禁不住点点头,“小陈的工作积极性,是值得充分肯定的,这个事情在全国都属于新鲜事物,我看可以大力搞一下……尤其是荒山、半沙漠化地区,搞好了是双赢甚至三赢,很有推广价值,你好好抓一下。”

要不说这副省级干部,见的事情真的太多了,树葬跟绿化搞到一起很常见,但是随便一想就能跟改善生态环境联系起来,那就得对相关环节很熟悉才可能。

所以秦连成才会跟陈太忠一起出来吃午饭,饭桌上等上菜的时候,他就将林业厅的资料拿过来看一看,然后眉头微皱,“我觉得这个……跟树木认养差不多,好像在哪个省已经开始搞这个了。”

“树木认养是图新鲜好玩,这是祭祀先人,还是不一样,”陈太忠摇摇头,“而且那个树木认养,不需要民政厅认可,这个树葬,可一定要经得民政厅的同意。”

“那就搞起来吧,”秦连成点点头,将手头的资料往桌边一放,“既然林业厅你跑下来了,民政厅这边,就交给老主任了。”

“李厅长表示说,这个树葬,要由林业厅牵头,”陈太忠倒是不反对秦连成帮忙,但是他一定要把话说明白,“主体……可以是林业厅的三产。”

“这个主体就不该是民政厅,现在民营殡葬公司还那么多呢,”秦主任满不在乎地点点头,对上李无锋他有压力,但是对凌洛,他还真没什么可怕的——省纪检委那儿,凌洛的黑材料海了去啦,上次若不是凌厅长肯配合干部家属调查表,小陈就把凌洛拿下了。

身为陈太忠的老主任,秦连成乐于见到部下能干,自己坐享其成,但若所有的事情都是部下干的,这也未免有点太没面子了,领导也是有尊严的。

而收拾凌洛,正是在他的能力范围之内,所以他就要站出来,展示一下一把手的担当,“福利院的事情,涉及到了地方政府,我不好多说,要是殡葬审批上他再搞什么花样,那就是逼着我对他不客气了。”

这倒也是意外之喜了,陈太忠早就习惯一个人冲杀了,眼下领导愿意帮忙,他自然是欢迎的,不过他必须提醒老主任一声,这纯粹是工作,里面没有任何商机,“这树葬的费用,要比买墓地的费用低很多,否则不利于推广。”

你小子这么说话,真的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秦连成哪里会听不出这话里的意思?说不得瞪他一眼,“你觉得,你的老主任是赚死人钱的人吗?”

“您不是这种人,但是万一警惕不够的话,容易被人钻了空子,我就是提个醒,”陈太忠微微一笑,也没被人戳穿的恼怒,“您和我都是想做事儿的人。”

中午这谈话还算愉快,吃完饭之后,陈太忠才待去琢磨一下,那脸上带了刀疤的男人究竟是何许人,却是被许纯良一个电话,叫到科委驻素波办事处了。

科委在素波的两块地,所盖的楼房已经有封顶的了,不过办事处还是在外面租住的,真要入住自己的地方,怎么也要到来年春天以后了。

许纯良叫他,不仅仅是为自己的事儿……否则大家大可以中午凑在一起,关键是袁珏也回来了,现在又要走了,临走之前,袁主任想见自家老主任一面——马上圣诞节了,他不回欧洲不行了。

现在的驻欧办,搞得还是不错的,只是接待费用和曲阳黄产生的利润,就足以支付驻欧办的开销,驻欧办费用的大头,就是四个女孩儿二十万,再加上房租二十万,一年的开销,六十万美元打住了。

至于焦炭口上赚的,那就是纯利润了,不过凤凰市不是这么跟驻欧办结算的——驻欧办要多少拨款,只要合理就批了,你们为市里赚了多少钱,那就是另一说了,要是业绩好,再多发你一点福利。

袁珏不是创业的主儿,但是守成还是没问题的,现在驻欧办还零零星星地接一点别的活儿,依他的说法,驻欧办每年能为凤凰市净赚一百五十万美元,创汇什么的意义就更大了。

但是自打殷放来了,驻欧办这块儿,钱就不是批得很利索了,每月一打的经费,田立平走的时候,稍微拖了一下,就没到位,第二个月他又申请拨款,殷市长直接问了一句,“这一个月,市里没打钱,你们怎么撑过去的?”

这个问话听起来有点道理,驻欧办本来是吃财政的,创收多少是市里的事儿,市里不给钱,那就得没命地要——你声音小了,市里领导听不见啊。

“我是想着他刚接手,不想给他添乱,”袁珏说起来这事儿,就是一肚子气,“报告我也打了,只不过是没有没命地要钱,他现在问我,你怎么撑过去的……陈主任你说一说,这都是什么玩意儿?”

殷放这话的意思,就是有查驻欧办小金库的意思了,驻欧办有小金库没有?有!小金库这个东西该不该存在?不该存在!

但是话说回来,人在……国外啊,办个啥事都要按手续请示市里,等待拨款,这事情还要不要办了?

当然,殷放真要查驻欧办的小金库,怕是也有心无力,不过这并不妨碍他表态,只是他的表态,真的让袁珏有点无法接受。

“咱办公室那点现金,都是陈主任您留下来的,只是图着办事的时候不要影响了效率,他居然问我……怎么能撑过一个月,麻痹的,他也知道不给钱,驻欧办撑不过一个月,那他凭啥就不给钱呢?”

“殷市长这个人……是机关出身,”陈太忠叹口气,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要是他还主持驻欧办的工作,殷放敢这么说话,他就敢一拳砸到对方脸上,可是现在,袁珏是主任了,他自然也就不好贸然出头了。

可是对于自己留下的那点财富,要说不计较也是不可能的——那都是出自他私人腰包的,反正在座的只有许纯良这么一个外人,“咱那点底子,就当被狗吃了。”

“殷市长这个人,太不好说话,”袁珏苦着脸摇摇头,“头儿,实在不行我就回来了,到时候……您收留我一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