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11章 暗处有蛇(上)

林莹的惊讶非是无因,林海潮之所以能快速起家,并且甩开同其他煤老板的差距,就是因为这个缘故,“我们海潮集团在95年之前,矿上就没死过人。”

“林总这么关注煤矿的安全生产?”陈太忠讶异地张大了眼睛,在他印象中,林海潮好像八十年代中期就开始搞煤矿了。

“合着你连这个都不知道?”林莹听得就笑,“倒不是我老爸有多重视,而是他运气很好,这在张州都是有名的……”

合着林海潮在起家的时候,也注意到了安全生产的问题,但是小煤窑你再重视也没用,增加设备设施的话,采矿成本就高了——他是民营企业,成本一旦高了,那就是自寻死路。

可是,不注重也不行,一旦发生矿难,就算被捂住了,也足以让一个小老板失去大半个身家——上面没人过问,但是想打点好下面这帮人,那也得狠狠地放血。

所以林海潮决定,一个矿最多采三年,然后就毫不犹豫地卖掉,更有些矿,他觉得不合适,采两年也卖——里面再有多少煤,我感觉不好,那就直接放弃。

所以他开矿十来年,愣是连一个人都没死过,而且卖出去的煤矿,往往是他才一出手就出事,他这份运气,在张州都形成口碑了。

事实上,除了运气的成分,林海潮拿得起放得下的心态也很关键,干得正热火朝天的煤矿,没有任何隐患的预兆,就要果断地舍去,这得是怎样的一种魄力?

现在海潮集团也有矿,但是主要心思已经转到了焦炭上,而且由于身家渐厚,矿上的也是大型设备,早超出了小煤窑的概念,先进程度可以跟国企相媲美了。

不过95年之后,海潮集团的企业也开始死人了,总算还好,这些伤亡大多跟矿难不沾边,都是失足踏空、高空堕物啥的,只有九七年的时候,某个煤矿出现了透水现象,死了几个人,但是由于海潮救出了几个人,又适逢香港回归,最后花了点钱也就摆平了。

所以陈太忠问林莹这个问题,基本上属于问道于盲,不过小林总对煤矿生产的危险性,还是有相当认识的,“……开矿超过五年还没死过人的民营煤企,整个天南也只有我家了。”

这形势还真不是一般的严峻啊,陈太忠咂巴咂巴嘴巴,一时有点想打退堂鼓了,可是转念一想,矿难这个东西不可能完全避免,只能加大预防力度——哥们儿包了那个矿,起码还能在安全问题上尽量重视,换了别人来包,怕是重视程度还不如我。

真是令人纠结啊,他皱皱眉头,又看林莹一眼,猛地冒出个思路来,“最近凤凰有几个煤矿要招标,你家有没有兴趣来参与一下?”

“阴平东李和西李那两个矿吧?”林莹微微一笑,摇一摇头,“阴平的矿本来就不好,含硫普遍高,炼不出好焦,这两个矿的燃烧值还算不错,不过开采难度大,危险性高。”

你家还真不愧是搞煤焦的,消息竟然灵通到这个地步,陈太忠听得也是佩服无比,这话要是林海潮来说,他还不是很惊讶,但是出自林莹之口就很难得了,她可只是一个酒店老板。

不过他也不能被一个女娃娃镇住,那就太没面子了,于是他干咳一声,“不止是阴平,金乌也有个矿。”

“金乌人可不欢迎我家,”林莹笑着摇摇头,她年纪不大,竟然是熟知煤焦系统这一套,不过想一想也知道,张州的煤焦远胜于凤凰,在张州都是老大的海潮集团一旦入主凤凰,会带给大家太多的压力了——要是阴平之类的地方也就算了,金乌实在太敏感了。

所以她判断,海潮就不可能进得了凤凰,“我老爸想从你那儿走点焦炭,田立平根本见都不见他,就别说买本地的煤矿了……我说,你怎么忽然想起来这个了?”

“这几个矿,被陆海人盯上了,”陈太忠苦笑着一摊手,“凤凰人的财力,比他们还是要差上一点……既然存在安全生产的问题,我也不太好撺掇朋友出面。”

“你朋友不合适出面……”林莹听得心里有点恼怒,我海潮集团就合适出面?可是想一想,人家只是看中了自己的专业性,她也只能叹口气,“我们也不合适出面,不过,以你的能力,就算包不下矿,坏了这事儿不是很难吧,那里可是凤凰!”

这话在理,陈太忠也承认,但是想到高强那张面孔,他禁不住皱眉叹口气,“可那几个陆海人,算是我朋友的朋友……唉,这关系真乱。”

林莹先是听得眉毛一扬,愣了一愣之后苦笑点头,“这社会就是这样,算一算大家都能扯得上关系……咦,对了,昨天我老爸说,放进一批陆海人来也不打紧。”

“什么?”陈太忠听得就是一皱眉,一直以来,林海潮就是张州抵御陆海人的急先锋,眼下居然说出这种话来,真是让人难以置信,“你老爸回来了?”

“没回来,他在张州给我打的电话,”林莹笑吟吟地看他一眼,下一刻,她脸上泛起一丝红晕,眼睛张得老大,“要是我老爸在,就是他跟你谈了,我也……不至于被你欺负!”

“你好像也挺享受的,”陈太忠轻声嘀咕一句。

“你说什么?”林莹还真没听清楚,不成想那厮一摆手,就摸出了手机,“好了,你别说话,我打个电话了解一下情况。”

陈太忠确实觉得自己脑瓜有点不够用了,想也不想地拨通了黄汉祥的手机,涉及民生的资源,他抵触一些来意不明的投资——老黄应该跟我有同样的感觉的。

所以他要了解的,就是在湖滨小区时就生出的疑问——包几个矿没问题,但是万一人品有点那啥……导致个把悲剧的话,要紧不?

“哎呀,煤矿啊,”黄汉祥一听,就拉长了声音,感觉也是有点犹豫的意思,“这个东西你最好找人来搞,赚钱的生意那么多,你何必死盯着这个?”

这是老黄也有点忌惮,陈太忠听出来了,不过确实也是,矿难这种事故,真的经不起有心人的调查,死者和死者家属都在那儿摆着呢,没人计较的话,怎么都好说,可是有人要做文章,想拦也不好拦——黄家不会怕,但总是要有点挂不住。

“可是蓝家走了,陆海人又来势汹汹,”陈太忠一边解释,一边端起手边的茶盅一饮而尽,顺势一探手,就将身边的美人藤揽入怀中,大手自衣摆下熟练地钻入她的衣内,直奔101的两个高地而去。

遗憾的是,在自己的家中,林莹居然也戴着胸罩,他不得不去费力地挑开,嘴上还在说话,“而且不但杜毅认可,张州那边地方上,也觉得陆海人进来不是坏事。”

“什么?”黄汉祥的声音顿时就是一滞,接着就做出了决定,“嗯,这个情况我了解一下,你等我电话。”

“讨厌,”陈太忠刚放下电话,林莹就将在自己胸前作怪的大手拿了下来,还紧张地看一眼屋外,低声抱怨着,“老实一点,这是我的家……刚才你是给谁打电话?”

“我给谁打电话,你猜不出来?”陈太忠哼一声,刚才打电话的时候,林莹就贴在他身上,怎么可能猜不出自己打给谁?没准连手机通讯录上的名字都被看了去呢,装这个迷糊,有意思吗?

正经是她的反抗,让他生出点用强的心思,不过想一想房间里还有保洁工,他也不好做得太过,而且她也不是第一次表示,不希望在家门口弄出绯闻,陈某人自然是要配合的,“早知道在你家这么受约束,就不过来了。”

“这礼拜六,你随便就给黄汉祥打电话啊?”果不其然,她知道电话那边是谁。

“他的电话,也就是上午能打,”陈太忠耸一耸肩膀,“下午的话,别说礼拜六,就是礼拜三,蒋世方打电话给他,他也不会接。”

这话说得随便,但是搁给一般人,哪里能清楚这些?只冲这一个消息,林莹就觉得传言非虚,陈太忠不愧是在上流社会游走,连这种家长里短都弄得明白。

也算是……找对人了吧,她略带一点无奈地想着,这年头的事情本来就是这样,货卖谁家无所谓,价钱卖对就行了,起码……这个男人身体也很健康。

就在她自怨自艾的时候,黄汉祥的电话又打了回来,吩咐得却是有点没头没脑,“要是咱自家的东西,谁抢都不让,要是跟你关系不大的话,也不用太叫真。”

“那就这么让他们进来?”陈太忠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老黄……想当年你不是这样的啊,这是……陆海人给了你多少好处啊?

“能争的你就争嘛,我又没说让你放弃抵抗,”黄汉祥不以为意地回答一句,停一停之后,又补充一句,“你也别人为地设置障碍……顺其自然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