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08章 拒虎迎狼(上)

陈太忠发誓,林莹绝对是他遇到的女人中,最缠人的一个,或者,小林总对别人不是这样——毕竟是天南首富的女儿,但是对他,绝对是表现出了相当程度的痴缠。

每个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但是幸福的家庭,也未必就是类似的,他们也有种种不足为外人道的苦衷——只是旁人并不知晓罢了。

总之,他心里对林莹有些体恤,就不肯这么挂了电话,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应承着,一边就走上了座驾。

凯瑟琳她们不好跟他同车,普雅公司有一辆从北京开过来的京牌沙漠王,勉强也算得上是好车,那几位就上了那一辆。

开车的司机,却是马小凤带到素波的那个男人,大家自然不好直接说去湖滨小区,于是在驶过两个街区之后,两辆车停车,凯瑟琳三人就转上了奥迪车,这个时候陈太忠刚挂了电话。

开沙漠王的男人只想证明自己啥都不知道,于是逃命似地绝尘而去,马小雅坐在副驾驶上,见陈太忠东张西望地,死活不肯开动,就疑惑地问一句,“怎么回事?”

“别说话,都给我安静,”陈太忠沉着脸一摆手,非常果断,车里并没有开灯,但是远处的街灯照过来,可以看得出,男人的脸上满是肃穆,还带有一丝丝的……警觉。

要说陈某人在自己女人中的威信,那真的独一无二,滥情滥到一塌糊涂,可偏偏地,他的女人都还认他,不管是肯尼迪家的坏女孩儿,还是中视前女主播,抑或法国大学生。

三个女人齐齐地沉默,陈太忠感受半天,不解地撇一撇嘴,“奇怪,难道是……好了,现在我带你们游车河。”

这寒冬腊月的,又是大半夜,他居然要载着三个美女游车河,这份浪漫真的是……下不为例了,不过三女都知道他不是普通人,眼下又时近圣诞节,大街上有各种商家忙着装点门面,倒也不至于极端无趣。

陈太忠做出这个决定,也非是无因,刚才林缠人在电话里说了,你不陪我……我倒要了解一下,你更在乎什么样的女人!

这就是上错床的代价吖~陈某人心里不无满足地感叹,惹了一个不该惹的女人——哪怕是器出名门的女人,管不住下半身的干部,果然不是好干部。

其实他这感叹,基本也属于无病呻吟,林莹已婚他还未娶,根本风马牛不相及,造不成什么影响,不过……陈某人最近,不是喜欢上小资情调了吗?

反正这个威胁的话,他还是要重视一下,林家好歹是天南首富,不但神通广大还不在体制内,于是他在煲电话的同时,就放大一下感知,细细感受附近有什么比较强大的气场,以免被人监视了还一无所知。

他细细地品味了好一阵,也没觉得异样,不成想就在即将换车的时候,猛地感受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气袭来,登时就是一滞,可回首望去,想要捕捉来源之时,这杀气又在一瞬间不见了踪迹。

嘿……这倒有意思。

陈太忠不能肯定,这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毕竟他在这个社会呆得太久了,虽然麻烦多多,但是能令他生出惊悚感觉的杀机还是不多,所以感觉就难免迟钝一点——唉,温柔乡果然是英雄冢啊。

他又细细地品味半天,甚至假巴意思地下车检查了一下后备箱,但是始终找不到那一丝杀气的来源,于是上车驶向郊外,“咱们去游一游郊外的车河……”

事实证明,有些人还真不能接受他这番幽默,马小雅就微微一皱眉,警惕地发问了,“太忠,怎么回事,有情况?”

中国的特务政治说多不多,说少也绝对不少,就连马主播见状,都能生出一些联想来,可见陈主任遭遇的绝对不是个例。

凯瑟琳和伊丽莎白一听,也登时紧张了起来,索性还好,这两位虽然都是女人,可一个是做人保镖的,一个是总统世家出身,所以也没因此而惊慌失措。

伊丽莎白紧张地拿出一个小喷雾剂瓶子,还有一只强光手电——这都是在北京才有卖的,国外的带不进来,凯瑟琳则是不动声色地发问,“太忠,你确定吗?”

“哈,我只是吓唬你们的,”陈太忠微微一笑,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同时却是发动仙力,模拟出一副奥迪车越跑越远的景象——这个幻像在白天未必会那么好用,但是在晚上……真的足够了。

等了好一阵,发现后面并没有什么车跟来,他又做个屏蔽,才驱车缓缓驶向小区,心里却是在纳闷:不会吧,这样的高手,林莹也能招纳过来?

“好厉害的家伙,”就在陈太忠刚才换车的地方,很远处一辆很普通的桑塔纳内,一个脸上带有刀疤的男子闭着眼睛微喟一声,“我就情绪波动一下,就能让他感觉到我在窥视……这个人,一定杀过人。”

所谓杀气,是一种玄而又玄的感觉,有点类似于女人的第六感,但是在很多传说中,是确实存在的——俗谚中的“千夫所指无疾而终”,大约也有点这样的意思。

刀疤男子对这种气机深有体会,想当年他在战场上被敌方狙击手瞄准了不止三五次,都靠着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死里逃生,别人不一定信,但是他绝对信。

所以当被跟踪的男人有所反应的时候,他果断地闭上了双眼,在高手面前,他不能完美地控制自己的情绪,但起码能控制得了自己的眼皮——我不看你,就不怕暴露。

从某种层面的较量上说,他闭上眼睛,已经是输了第一阵,但是毋庸置疑的是,如果他不闭上眼睛,那么输的就不是一阵,而是底裤了。

陈太忠到末了,也没发现到底是不是有人监视自己,不过,心里存了这么一个疙瘩,总是无趣得紧,一路撑着屏蔽网回了小区,他甚至有点暴走的冲动——我现在要不是国家干部的话,真就这么大明大方地带着这些女人进来了,你奈我何?

所以当天晚上,陈某人是相当地粗暴,直整得别墅里娇喘声不断,四点钟停歇了一会儿,不到五点又开始了,没办法,里面十二个人呢,除了他,剩下的十一个可全是他的女人。

总算第二天是周六,大家都能歇一歇,陈太忠很难得地睡到八点多才起,结果才发现,除了张馨、雷蕾,连蒙晓艳和任娇都起来了,钟韵秋更是已经离开房间,跟领导汇合去了。

“小钟说了,吴市长很重视精神文明建设,希望你今天跟去跟她汇报一下工作,”雷蕾不无醋意地发话。

陈太忠跟吴言的私情,知道的人真的不多,除了一直在北京的马小雅和张馨,陪他一起跟小白厮混过的,也不过是钟韵秋和田甜两人——如果不算打过吴言的伊丽莎白的话。

但是这种事儿搁在女人堆里,有几个人知道,就等于大家都知道了,所以雷记者说这话的时候,挤眉弄眼的很是暧昧——你不想让我们知道,但是我们都知道了,你现在也该知道我们都知道了。

“那今天晚上,我跟她在床上好好讨论一下吧,”陈太忠没皮没脸地回一句,又打个哈欠,顺手抓起一个烤面包片,一边吧嗒吧嗒地嚼着,一边拿起一张报纸来,“这一吃就是任娇烤的,酥脆酥脆的……咦,谁买了《新华北报》回来?”

“我买的,”雷记者信口回答,接着又叹口气,“这上面转载了晓莉的那篇文章,还加了评论,嘿……倒是反应迅速。”

是吗?陈太忠拿过报纸来翻一翻,在第三版上发现了这篇文章,一如既往地,新华北报对天南商报的报道做了删减,并且配发了评论,评论员正是一级记者李逸风。

刘晓莉写文的本意,是探讨殡葬制度的合理性和完整性,但是到了新华北上面,那就是上升到了纯粹的制度问题。

李逸风做这种事儿,真的太拿手了,他无视了报纸上报道的弃尸湖中的恶劣性,也不提及报道中警察所说的,起码可以挖个坑埋了,他就是痛心疾首地感慨:现在的社会,真是活不起也死不起吖~

从某些角度上来说,他这个观点也不能说不对,但令人可气的是他就是冲着天南来的,虽然文章里提及素波的时候也不多,可暗示性极强,写得又极有煽动性,让人一看就感觉,别省的人民活得好不好,那不太好说,但是天南人民必然是生活在水深火热里。

尤其是刘晓莉在文中探讨的重点:这个墓地使用期限到底是不是二十年,还有引用的相关政策法规,李逸风居然一个字不提,这立场偏颇到一塌糊涂。

奇怪吗?真是一点不奇怪,新华北报做事,从来就是这种风格,只捡自己想批评的批评,而对某些关联的现象视而不见——反正论发行量和影响力,《天南商报》拍马也赶不上它,主流媒体就是有这个底气。

新华北报让人恨的地方,也就是在这里了,肆意剪裁地方小报的报道,歪曲人物访谈内容,可是偏偏地,这报纸的煽动性还挺强,抓的一些焦点未必全面,但还真是一些焦点。

像这男子无力买墓地葬母,于是将尸体沉入湖中,此事本来也应该成为关注的社会焦点——这是毫无疑问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