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06章 另辟蹊径(上)

送走秦连成之后,陈太忠就提前走了,马小雅和凯瑟琳今天来素波——还是为蒙岭旅游区的事儿,一直以来这一块都是马主播在跑,但是凯瑟琳不但控股,还借给小马不少钱,她逮个机会来看一趟,也就正常了。

涂阳那边,倒是一直挺配合的,撇开陈太忠这个文明办主任的因素不提,还有大笔的投资,尤其是这投资公司的控股一方,居然还是外国人!

市里配合没问题,但还是有一些其他的小问题,比如说省旅游局、林业厅之类的,开发蒙岭绕不过这两个单位,倒是省建委那里的手续,市里能帮着跑一跑。

事实上,别看省建委在这三个单位中最大最肥美,可只要不跟他们要钱,手续还不是很难办——其实基本上就是涂阳市建委和国土资源局的事儿,省建委那边盖章同意就完事。

旅游局涉及到宣传问题,这个是次重要的,尤其是最近中纪委来人,就盯着副局长杨斌呢,陈太忠也没联系旅游局——反正高胜利分管的口儿,真的也好说。

可这个林业厅,就不太好绕了,开发风景旅游区,造林啦绿化啦肯定都是要有的,但是相关的旅游设备设施一上,砍树也是必然的,尤其蒙岭还有不少原始生态林,这树该怎么砍,市林业局说了不算。

所以陈太忠三天之前,就打电话跟李无锋预约,说蒙岭旅游区的投资商是我朋友,周五晚上我请客,大家一起坐一坐——希望无锋厅长能给个面子,拨冗一见。

“那儿的树还真的不能乱砍,”李无锋也是老派人,居然会先强调这么一句,不过当他听说那公司一定会服从厅里指导的时候,他就笑了,“哈,那没问题,准时开张……我是怕你跟我太熟,到时候乱砍一气,那我该不该说你?”

李厅长这个人,还是懂一些变通的,而且他也是对现在的年轻干部太没信心,才先点一下,陈太忠表示理解。

这么一来,饭肯定是要在林业宾馆吃了,普雅蒙岭开发投资有限公司来了三个人,林业厅这边,居然也来了三个人。

这三人里,除了李无锋和办公室主任,居然还有一个三十出头的中年人,李厅长大大咧咧地介绍,“这是我涂阳的一个堂侄儿,有个施工队,搞点工程建设啥的没问题,给他点儿活。”

这省厅的就是厉害,面对两个外国女人,都敢这么说话,不过凯瑟琳确实是有求于林业厅,而且,李厅长也觉得陈太忠是自己人,不怕直说——他也是要到点儿的人了,还怕个啥?

“光干活儿可不行,”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他得负责承上启下,有些事情,他还得帮着协调。”

“就知道你算盘打得精,”李厅长笑着摇摇头,接下来就是上酒菜了,不过他一直有点奇怪,这三个投资商怎么都是女人,而且还都很漂亮。

“米切尔小姐,我总觉得你有点面熟?”憋了一阵,他终于开口发问,天南的外国女人本来就不多,漂亮成这样的,可真的太少见了。

“我常来天南啊,给你们引进人才,蒋省长跟我也很熟,”凯瑟琳笑吟吟地回答,“专门负责贩卖德国工程师。”

“啧,我说呢,”李无锋恍然大悟地点点头,蒋世方引进德国工程师的手笔绝对不小,上了两次天南新闻,凯瑟琳虽然只出场一次,可是由于她太漂亮了,又是介绍人,省台给了她足有两分多钟的镜头,有太多人记住了这个美艳的外国女人。

正说着呢,陈太忠的手机响了,来电话的却是1888,一时间他就有点头大,说不得告个罪站起身,走出去接电话。

虽然他很清楚,食髓知味的女人最缠人,可是这么贸然打电话,他觉得此事不能鼓励——你好歹也是海潮集团的小公主,不知道什么时候打电话合适吗?我的女人里,可很少有不懂事的,所以他的语气略略地有点生硬,“我说,我正陪领导吃饭呢。”

“是你自己心虚,没有中午的事儿,你还不是随便接我电话?”林莹不屑地哼一声,“快点吃啊……我还没退房呢,下午买了套茶具,还有极品大红袍。”

“中午你不是说……要破了吗?”陈太忠干咳一声,“那个啥,北京来朋友了,早几天就订好了的。”

“那你昨天跟我说,今天晚上六点到八点什么的,”林莹的声音顿时低落了下来,听起来煞是委屈,“中午得手了,晚上就不珍惜了?”

“本来计划着赶场呢,这不是……给你留个喘息的时机吗?”陈太忠干笑一声,一个高高在上的小公主,瞬间变成了缠人的小女人,这虽然让他有点成就感,但是……你不能太缠人啊。

“那你……那你晚点过来,总可以吧?”林莹退而求其次,不过她的声音听起来,是越发地委屈了。

“今天晚上,我的屋子里会有……很多人,”陈太忠说不得又哄她两句,这才挂了电话,不过再走进包间的时候,他脸上就难免有点悻悻——这藤缠得有点紧啊。

马小雅最先注意到了他的异样,但是她不能说不是?倒是李无锋随后也注意到了,要说李厅长还真是实在人,他就笑着发问了,“遇到麻烦了?要帮忙不?”

“也不是,只是今天《天南商报》登了一篇文章,那记者我认识……”说不得,陈太忠就把公墓的事儿扯出来,胡乱抵挡一下。

说完之后,他又侧头看一眼马小雅,“马总在北京熟人多,回头找到民政部给帮着问一问,看这公墓二十年之后,又会是什么说法。”

“这个我可不敢保证能打听到,”马小雅笑着摇摇头,她自然知道,这是自家情人在李厅长面前帮自己绷场面呢,部里对政策的解释,哪里是那么容易能打听到的?尤其是这个规定还有点古怪,“不过听起来……是想限制殡仪馆借此敛财?”

“恐怕不会那么简单,”李无锋摇摇头,他的地位跟凌洛类似,头上是国家林业局,“你没问问凌洛是怎么回事?”

陈太忠苦笑一声,又将跟凌厅长的交谈复述一遍,李厅长听得频频点头,最后深有感触地叹口气,“其实部里有时候做出的决定,真的是狗屁不通。”

不是吧?陈太忠可是没想到,能引出这么个评价来,虽然对上一般人他很少有敬畏之心,但是对这个森严的体制,他真的时常会生出无力感。

所以他就觉得,部委这种档次的机关,一些污秽或者龌龊的东西是有的,但是能形成统一认识,并以文件形式下发的通知——怎么可能会狗屁不通?

不成想,这次是马小雅率先点点头,她毕竟在中视干过一段主播,在地方上也干过主播,对有些文件和规定的荒唐,还真的是很清楚。

“李厅长说得一点都没错,尤其系统内部的文件,经常前后矛盾,像你说的这个通知,里面有个‘原则上’二十年,那就是没完全说死,万一有人有意见,也是进可攻退可守。”

嗯?也是啊,陈太忠听得点点头,不过想到进可攻退可守,他就越发地愤懑了,“但是上面有这个通知,有心人就难保做文章。”

“你好像很痛恨的样子,”李无锋看着他就笑,说句实话,李厅长也觉得这个二十年期限有点过分——人家不续费,莫非你还把骨灰盒挖出来,再卖那块地?但还是那句话,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这年头不公平的事儿多了,真要计较,谁计较得过来。

眼看陈太忠如此为难,他除了感慨后生可畏之外,也要禁不住提个建议出来,“其实啊太忠,你跟民政部叫真,实在没这个必要,是以己之短攻人所长,换个思路想一想,比如说……你在天南认识的,可不止是民政厅的人。”

可纪检委也不管这一块儿啊,陈太忠最近跟纪检委打交道太多了,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个部门,然后他猛地眉头一皱,似乎捕捉住了什么思路。

再看一看李无锋若有所思的笑容,他的记忆猛地复苏,禁不住恍然大悟地点点头,“您说的是这个……树葬?”

“是啊,”李厅长笑眯眯地点头,“树葬这个建议,是早就有了,前几年在《群众日报》上我就见过,这个东西是作为一种思路提出来的……”

树葬的建议是有了,但是有树的地方多归林业局管,殡葬这一块,又是归民政局管,两家协商不出什么来,那也就只能是一种思路了。

陈太忠能想到这个,还要多亏了前一阵高云风和田强去辽原买林场,据高公子说,那里有人买了山地之后,直接把坟就迁到了那里。

“手续上,会不会有什么问题?”他皱一皱眉头,又若有所思地看李无锋一眼,“到时候,还得请李厅长大力支持了。”

“还是你多费心吧,我只管配合,”李无锋笑着摇摇头,并且毫不客气地点出其中关窍,“说实话,不是看你愁成这样,我都懒得提这个建议,你当我林业厅把这点事儿看在眼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