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02章 藤缠树(上)

“希望真的是好消息吧,”陈太忠开着那辆奥迪车缓缓地驶入港湾,万豪酒店顶层装修,地方就改在了这里,不过林莹执意要请客。

陈太忠到的时候,她已经定了一个四人小包间,空间不是很大,但是装修还是很精致的,林总今天高高地盘了一个发髻,整个人显得端庄贵气。

“点菜了吗?”陈主任很随意地将身上的皮夹克脱下来,向旁边的椅子上一扔,然后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下来,一边有服务员拿起他的衣服挂起。

服务员在的时候,两人不好说什么,不过林莹脸上满是笑意,等服务员拿了菜单一走人,她就禁不住宣布,“中纪委的人订了机票,要走了。”

“什么?”陈太忠听得吓了一大跳,好半天他才反应过来,于是眉头皱一皱,“你们监视中纪委的人?”

他相信,海潮集团的消息绝对不会来自北京,就算天南首富可能在中纪委有个把耳目,但是针对天南的行动,他能知道才怪——以陈某人在天南的能量,想打听刘勇案的来龙去脉,都是很吃力的。

“也不是监视,而是他们的行动就不瞒着人,”林莹大大方方地回答。

中纪委办案,并不全是全面封闭神秘兮兮的那种,像这次来查刘勇案子的人,便是大明大方来的——一起还没定案的车祸,不可能有太高的关注,哪怕有媒体煽风点火也是如此。

这些人就住在离警察厅不远的一家四星级酒店里,林海潮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就指使人买通了几个服务员,要他们关注这些人的动向。

海潮集团跟中纪委真的没啥关系,可是这些人的调查目的并不单纯,这是一张大网中的一个环节,林总这么做也实属正常。

中纪委的人昨天就通过宾馆,订了今天下午的机票,不过这个消息传到林海潮耳中的时候,就是今天早上了,他又吩咐人细细了解一下,才知道今天上午的时候,中纪委的人还出去一趟,回来的时候,脸色不是很好。

于是他果断地通知自己的女儿,要她把这个消息传给陈太忠:北京那边出变数了——起码是态度有变化了。

“上午还出去了一趟?”陈太忠听得就是眉头一皱,心说合着中纪委的人更早地了解到了赖老陆的底细?

事实上,这个情况并不在他的意料之外,人家来就是查这个案子的,能第一时间知道消息是正常的,不知道才是不正常的——谁吃撑着了,敢在组织的信息渠道上设置障碍?

不过,这些人昨天就买了票,看来是北京那边,也有压力了啊,陈太忠判断出了这一点,然而还有一处让他觉得有一丝奇怪:这些人就不能再呆一两天,等案情落实清楚了再走吗?

他所不知道的是,中纪委来人一听案情,就推断出这是一桩普通的车祸了,道理非常浅显:那个姓赖的司机被抓的过程,实在太富有戏剧性了。

这司机若真的是被收买之后,才有意撞人的话,必然会考虑躲一躲风头,而且只要愿意稍微关注一下,就知道中纪委的人尚在天南。

这种情况下,有心情去蹦迪就算很有胆子了,还敢在警察面前大呼小叫,从而因此被抓——这得是怎样的一种弱智?

陈太忠没想到的因素,被中纪委来人想到了,这并不是因为陈某人智商欠缺,而是他心里对这件事的看法已经定性:这帮人来天南,就是无事生非来的,有嫌疑的要查,没有嫌疑创造嫌疑也要查。

当然,查来查去,大家比拼的还是身后的关系,这一点无须赘述,也正是因为充分认识到了这个因素,中纪委的人不会再呆下去等交通肇事案的结果了——虽然这么做,看起来似乎有点不负责任。

反正京城那边已经暗示出了拔脚走人的意思,这个时候还在车祸的事情上混淆视听,那对自己的政治生命未免就有点不负责任了——后面的大佬都撤了,咱这些小喽啰还冲个什么劲儿,那不是冒傻气吗?

陈太忠坐在那里盘算半天,总算是把相应的因果想了一个七七八八,于是才冷哼一声,“算他们走运,要不然的话……哼。”

“要不然的话,你把他们也打一顿,像你在北京做的那样?”林莹轻笑一声,饶有兴致地看着他,看起来情绪是真的不错。

陈太忠还真想不到,林家不过是一介商人,对官场的事情也敏感若斯,不过转念一想,他又释然了,天南首富有这么点小手段实属正常,人家若不是了解得这么多,恐怕也没兴趣多跟自己这小小的正处干部虚与委蛇。

这个疑念释去,又一个疑问涌上心头,不过这个时候,服务员已经开始上菜了,他只能强压着这份好奇,等两个凉菜三个热菜上来,只等剩下的汤和煲的时候,他才开始发问,“中纪委走不走的,跟你林家关系不是很大吧?”

“怎么会不大?一个是树,一个是藤,”林莹的形容很有点那啥,不过她自己却是不觉得,“官场上弄不出乱子,商场上他能掀起什么风浪?”

“你这话说得有点绝对了,”陈太忠不以为然地摇摇头,这话有点道理,但也不完全正确,想那陆海人在天南官场有什么背景?人家也敢惦记着在天南买煤矿。

“在天南,陆海人买煤矿可以,蓝家人买就不行,”偏偏地,林莹还就是这么回答的,也不知道她是碰上的,还是真这么有心机。

她端起红酒轻啜一口,又伸筷子夹一口菜,不过她动作机械,看起来很是有点心不在焉,“他们敢强买海潮,就要考虑被别人夺走,在天南……你有资格比他们更不讲理,到时候他们难免鸡飞蛋打。”

这倒也是,陈太忠暗暗点头,煤炭这种资源性的生意,得不到地方上的配合,真的是很难做下去,到时候蓝家虽然可以将产业甩卖给别人解套,但是赶不上这一拨行情,那就算白忙了,还不够别人笑话的。

然而他更清楚的是,有些人是可以既代表黄家又代表蓝家,比如说疯狗赵晨,又比如说吴卫东,“你想得太简单了,像吴近之的儿子,黄蓝两家个门都能进。”

“那他不是也被你收拾了吗?拿着枪都打不过你,”林莹笑着白他一眼,眼波流转之中,媚意十足。

陈太忠被这一眼看得有点不克自持,林莹的身材相貌,那都是一等一的,只是肌肤有一点微黑,可是相较其他人,却又多出了一丝雍容和华贵,给人一种不可侵犯的感觉。

哥们儿也有枪——还是錾金虎头枪,他好悬就说出这调笑的话了,不过心想这饭菜还没动几口,不能显得太急色了,要不然有点跌份儿。

不过不管怎么说,两人既然已经约定晚上开战了,言谈之中就少了几分试探,喝到酒酣处,不知不觉中,林莹小半个身子就靠在了他的身上,面色绯红,整个人也软绵绵的。

陈太忠也毫不客气,探手搂住她的腰肢,就伸手拽出了她的内衣下摆,轻捏几下小柳腰,发现她的肌肤略略地有一点松弛,不过手感还是非常细腻的。

正当他打算移兵向上之际,包间门一声轻响,却是服务员送主食来了,林莹吓得赶紧一把推开他,低头吃饭,顺便伪作不经意地抬手掠一下额头几根散乱的发丝,又侧一侧身子,以求不让外人看见凌乱的衣角。

这服务员也是见多识广的,屋里是单身的男女,相貌看起来也还登对,两杯小酒下肚之后,有点手眼温存也是常态了,所以她目不斜视地将盘子放到桌上,“两位,菜齐了。”

“那就买单,”陈太忠大手一挥,今天他一门心思地找董飞燕打一场友谊赛,是因为心情不太好,不过林莹给他带来了不错的消息,他需要养精蓄锐一下,晚上好赶场。

服务员点点头转身走了,临出去还带上了房门,林莹斜眼瞟他一眼,“你这可以啊,手上过瘾就走人了?”

“啊,那还怎么样?”陈太忠斜睥她一眼,“莫非你想……藤缠一下树?”

“你这嘴上和手上的功夫,都还不错,”林莹笑眯眯地点点头,听起来是夸奖,但她的意思很明显,别的地方的功夫都还不错,那里……咳咳,估计就有点不堪了。

“行,我跟你去海潮大厦,”陈太忠一声轻笑,心说谁怕谁啊,你那儿就算有监视、窃听的玩意儿,哥们儿放个屏蔽出去,那你也是白下功夫——事实上,他不认为林家父女有再玩一次的胆子,只不过他不想跟林家走得太近而已。

可是眼下热血上头,下面也局部充血,一时间他就懒得考虑那么多了。

“这儿……这儿我定了房间,”林莹低声回答一句,一时间脸上居然有些微微的酡红,“那儿是我家的产业,被人看见了不好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