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00章 找到了(上)

秦连成招呼陈太忠,也不会再说刚才福利院的事儿——过去的就过去了,再没完没了也是徒乱人意。

他要说的是另几件事情,一个是关于文明县区的申报和评选,现在已经开始做前期准备工作了,这个工作你得抓起来,不给你干小活,那是给你留着大活呢。

还有一个,就是省委的精神文明建设网,目前也在火热建设中,小陈你对信息产业这一方面熟悉,又是文明办的,还有女朋友开着好大一个搜索引擎公司,这些能利用的资源……都利用一下,潘部长很重视这个事情。

相较那些小事,眼下这些事儿确实是大事,不过陈太忠听得有点茫然,“这些文章太大块了,我有点不太会搞啊。”

“你不就是要个支持吗?放手去干就好了,”秦连成对这家伙的心态了如指掌,心说你干的多少事儿都是前所未闻的,也没见你就不敢干,眼下倒是知道跟我要承诺了。

再想一想这家伙刚才静坐不语,秦主任越发地觉得小陈现在心思多了,以往那种冲劲儿也不多见了,他有点不喜欢这种暮气沉沉的感觉。

也许,这就是成长的代价吧,秦连成心中微微喟叹一下,愣头青早晚要被磨练成老狐狸的,“要是有些部门不好协调的话,你来找我。”

其实,我还是喜欢做一点务实的事情……陈太忠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总不能这么说,老秦交待给他的都不算小事——虽然他认为,这些事情不够务实。

那就细化一下吧,回到办公室,他开始在纸上写写画画,又打个电话把郭建阳叫过来完善思路,忙了没一阵,一个电话打了进来,陈太忠把事情交给郭建阳,自己站起身就走人了。

电话是赵明博打来的,他告诉陈太忠一个惊人的好消息,撞死刘勇的肇事司机已经被找到了,并且今天凌晨在上谷市被抓获。

由于是省厅督办,所以专案组主要是市局抽调精兵强将组成,一般车祸的调查肯定享受不到这种规格,不过涉及到政治正确性的话,更夸张的人员配备也是有可能的。

赵明博原本是没资格知道这些的,但是他在市局也有自己的朋友,其中一个还真就进了专案组,他就央求对方——有啥新消息的话,你悄悄地跟我说一声。

按说他这个要求太过分了,严重地破坏了保密制度,更别说素波警察系统里,不少人知道他已经投靠了陈太忠,而这件案子,陈主任还或多或少地有点嫌疑。

不过这年头,从来不缺冒死一搏的主儿,被求的这位又确实跟赵所长关系不错,于是就答应他视情况而定——事实上此人也是这么做的。

嫌疑人是凌晨一点被抓回来的,赵所长的朋友却硬是拖到早晨七点才打过来电话,人家解释了,自己身边都是领导和同事,打电话不方便——而且,半夜三更的,我打过去你也得接呢。

这话没错,但也有点扯淡,赵明博很清楚,他自己本来就是个“吃完被告吃原告”的主儿,听朋友这么说,自是知道警察们经过突击审讯,大约也能够确定,嫌疑人跟陈主任没关系——否则这个电话还得再等一等。

不过这种事情,心里清楚就行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人家也是为自己的饭碗负责不是?能这个时候打过来电话,已经算是很够意思了。

赵明博是相信陈主任的,陈主任想玩坏那个刘勇,哪里用得着这么费劲儿?所以他转告这个消息,是一点压力都没有。

抓住了就好,陈太忠对这个司机恨得咬牙切齿的,别说这一起车祸带给他太多的被动,只说这交通肇事逃逸,也是违法的——更是违背精神文明建设的。

事实上,他心里有点好奇,这个交通肇事后面,会不会有一些别的因素,但是眼下他跟此事有牵连,警方的抓捕行动也高度保密,他也不好多去关注,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吧。

然而,他是这么想的,赵明博却不这么认为,赵所长草莽出身,看问题就比较大而化之,“陈主任你既然要关注了,就过问一下,咱心里没鬼怕什么……正经是,你得防着别人误导嫌疑人,这年头人心隔肚皮啊。”

这前半截话,很投陈主任的脾气,而后半截更是提醒了他:是啊,要是有人误导这司机,那又难免生出点是非来——有些人做事,真的是不讲究得很,而眼下杜毅跟黄家,不过是短暂地联合一下,从根本上来讲还是属于不同的阵营。

心里没鬼,那就去看看吧,陈太忠做出了决定,于是驱车前往王庄派出所,车到派出所门口,赵所长早就在路边等着了,从一辆小面包车上蹭地蹿下来,一闪身就钻进了奥迪车里,这时候,奥迪车甚至还没完全停下来,由此可见,大多数警察的身手还真是不错。

“是个什么状况?”陈太忠见他上来了,也不停车,就慢慢悠悠在路边溜车,“司机是单纯的肇事还是有人指使?”

“有人指使的可能性不大,”赵明博摇摇头,他的神情看起来有点怪异,像是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这家伙就是个二愣子,昨天晚上十点,上谷市搞了一次扫黄打非……”

昨天上谷市扫黄打非,针对的是各KTV、迪厅和洗浴中心,连宾馆都没查,属于有限度的行动,这个叫做赖老陆的司机,正在迪吧里面嗨呢。

要说这体制的力量,还真是可怕,由于是省纪检委高度关注、省厅督办,车祸案子的调查力度不是一般地大,其中就查到了一辆来自地北沙州市的货运大卡车有嫌疑。

有嫌疑的车多了去啦,所谓高度重视就是意味着海量的排查工作,渐渐地,这辆车就排到了前面,事发当天,这辆车在素波,而且装载了足量的电缆——如果当天不离开素波的话,电缆的看护就是一大问题,那可不是光缆,里面有铜的。

然后高管局那里也有了线索,当天凌晨,这辆车从凤凰境内上了高速,直奔地北省——你说你要没做啥亏心事,为什么从凤凰上高速,而不是直接从素波上呢?

这两个现象能引起足够的置疑,但是这置疑多少有点唯心,不过,还有一个铁一般的事实摆在那里,这辆车前面受过撞击,回去之后重新钣金喷漆了,连车灯都换了一个。

经过明察暗访,素波警方确定,这个车在回来的途中,确实出过事儿,不过驾车的司机是聘用的,跑完这一趟拿了钱就辞职不干了。

关于司机的来路,警方也调查了,开这种货车的司机,通常都是要有保人的,毕竟车上可能拉几十万的货——虽然有跟车的人,但是司机根脚也要清白。

赖老陆,祖籍天南吉庆,现在素波一带打工,于是天南警方又要求吉庆提供相关线索,这才知道那家伙已经两年没回家了。

所以说这个人嫌疑很大,但是警方抓不住人,也搞不清楚此人的去向,只能在本本上把这个人的名字多划几遍,看起来有点抽象美术字的意思。

要说这个赖老陆,年纪还真不大,也就是二十三四,在迪吧蹦个迪发泄一下,还要被警察拦住不让走,他就觉得太欺负人了,“我又没叫小姐,又没嗑药,凭啥不让我走?”

现场一片闹哄哄的,像他这种刺儿头也不少,不过警察们也不是吃干饭的,于是就表示说,我们知道大部分人都是来玩的,大家登记一下,就可以走了。

这个要求真的是一点都不过分,无非是登记一下,跟宾馆里抽查身份证是一样的道理——只要查证核实,又不会落你案底……蹦迪也能算案底?

但是赖老陆一听,神情就有点不自然,而好死不死的是,由于他嚷嚷的声音比较大,被别人注意到了,于是脸上这一抹异样,就被发现了。

前文说过,遇到大案要案的时候,警察们搞突击行动大排查之类的,总要顺手破获不少小案子,这种行动抓不住大鱼的时候,捞住几只小虾米也不无小补——起码我们是认认真真地在查了,还破获了点积案,这态度起码是正确的吧?

所以,早就有那有心人在关注在场的人的言行了,一见到赖老陆的反应,说不得努努嘴——这家伙有问题,弄起来再说。

这就是典型的悲剧了,查扫黄打非居然查出了肇事逃逸,当一个警官拿着一摞照片,笑眯眯地发问,“你确认自己姓陆,而不是姓赖吗?”的时候,赖老陆只觉得眼前刷地就黑了下来。

所以,他在扫黄打非行动中被抓到的时间是当晚十点,但是市局抓到他的时候,是凌晨一点……你小子终于冒头了啊。

接下来的情况,那也就不用赘述了,专案组早就被省厅督办四个字逼得上蹿下跳、满嘴燎泡了,一个新鲜热辣的嫌疑人……你确定要跟专政的铁拳对抗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