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799章 沉默

由于欠得作业太多,陈太忠几乎是一晚上没睡,这还亏得是雷蕾的儿子感冒,她晚上没过来,饶是如此,一大早起来之后,他数一数身边白花花的身子,也禁不住微微地咋舌:咋就八个人了呢?

刘望男、李凯琳、丁小宁、田甜、张馨、蒙晓艳、任娇、钟韵秋……吴言来省里开会,考虑到影响没过来凑热闹,可是蒙校长和任老师,却是专门坐车过来凑热闹的。

可惜董飞燕还没经过组织的考验,陈太忠遗憾地咂巴一下嘴巴,站起身穿戴整齐,给众女买了早餐回来,自己则是冒着飘飘洒洒的雪花,去上班了。

去单位没呆了多久,就接到了秦连成的通知:大家来开个会。

秦主任的这个会,针对性是很强的,主要是两点,一个是关于干部家属调查表的修正问题,一个是民政系统下属的福利院的问题,主任表示,这两个问题已经到了不抓不行的地步。

这个干部家属调查表,最近引起的纷争,真的是太大了,一开始,大家填就是填了,无非一个调查表嘛,这辈子不知道填多少了,该写的咱写上去,不该写的咱就不写。

但是接下来,王志君和江川两个实职厅级干部的落马,就引起了太多的惊悚,不过这个时候,大家还不是很看得清楚前景,所以,大多数人是持观望态度。

这个现象,也是官场中一大特色,别看大多是厅级干部了,不是所有人都那么耳聪目明的,而耳聪目明者还要品味其中味道,其中又有人不乏侥幸之心,所以在政策执行的前一天晚上,才是大家反应最积极的时候——就是老话说的,不到黄河心不死。

经历了江川和王志君的事儿之后,慢慢地又有人捅出,说田立平的儿子把绿卡交回去了,民政厅凌洛专门去文明办做了说明,劳动厅钱诚为此不得不大力抓劳动法合同。

尤其要命的是,旅游局杨斌的儿子的绿卡问题,居然引来了中纪委的关注——这尼玛都是什么事儿啊。

人在官场,只要不是很狷介的主儿,总有那么一些亲朋故旧,于是大家就知道,此前自己填写调查表不太认真,可能出了某些错误,积极改正是来得及的——杨斌的例子在那里放着呢,田立平的儿子交出了绿卡,他却是由凤凰市调到了通德市。

凤凰市长调任通德市长,一般人是看不懂里面味道的,但是真正贴近核心的人都明白,这是老田又要往上走了——而且类似的风声,田立平自己就主动放了一些出去:到时候老杜你不给我个交待,那就别怪我撕破脸了。

按照逻辑来说,提前泄露目的,是田市长弱势的表现,能临时插队的主儿,那才叫真正的牛逼,但是他还真的牛逼不起来——天南的一把手,毕竟是杜毅。

可他有胆子逼宫,这就说明他手里有牌,一般而言,有能力逼宫的主儿,就算很牛逼了。

填错表的倒霉了,积极改正的主儿,不会受到影响!眼下天南官场,就是这么一种普遍认识,这种情况下,想要拾遗补缺的主儿,真的太多了——一开始我们没重视这个表嘛,现在重视了,就愿意做出一些修正。

秦连成召集大家开会,就是说关于这个调查表,部里有意向在报纸上刊载个稿子,让干部们都做个补充说明——毕竟是不知者不罪,以前我们没有强调其中的重要性,那你们重新审视一下吧,反正搞这个调查表,也是个治病救人、惩前毖后的意思。

秦主任希望大家做的,就是把这个口风,充分地泄露出去,以免有人心存侥幸——说明白一点,其实这是个吹风会,为了避免理解上的错误。

老秦你搞这么个会,也不知道跟我说一声,陈太忠听得却是有点郁闷,不过转念想一下,秦主任在文明办已经很低调了,这种一把手决策的事情,人家实在没他商量的必要。

不过……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这个决策,不通过潘剑屏是不可能的,说来说去,还是老秦打算强势一把。

事实上撇开这些恩怨不谈,秦主任的建议,还是很倾向陈主任当初的决断的——主动来改正错误的,那就改了。

只是,有了华安的记录,这些就做为会议纪要存档了,也就是说完善了程序,不仅仅是口头指示。

第二个问题,是关于福利院的,也不知道刘爱兰做了什么工作,打动了秦连成,秦主任认为,福利院的问题值得重视,而眼下普遍存在的拨款不到位的情况,文明办有必要高度重视——咱们需要选个同志出来监管。

要说体制里“监管”二字,基本上就是“摆设”的代名词,用得着这两个字的地方,监管都是有必要的,但是同时,该监管的事情,一般也都是大家不能有效管理的——你眼光再好,也架不住领导犯迷糊不是?

所以很多时候,监管就流于了形势,重点工程之类的还好一点,一些不重要的事情上,监管无非就是个关卡,有时候遇到下面人胆子大路子野,形同虚设也很正常。

监管福利院的资金和物资,就属于这种情况,没多少东西还得时时惦记,关键是还可能惹人,那么,文明办里该谁出面监管,这就不消说了。

大家正襟危坐,齐齐拿眼角的余光去扫身材高大的年轻人,陈太忠却是很郁闷,干部家属调查表你不跟我打招呼就算了,抓我壮丁也不提前言语一声?

于是他面带微笑坐在那里一声不吭——要不说这会前通气真的很重要,一把手是拍板做主的,但是有些招呼也是必须打到。

看到他不说话,别人就更不说话了,不正常的现象往往意味着某些不确定事件——你们这对老搭子,不是又打算整什么幺蛾子吧?

秦连成看到大家这个反应,心说坏了,我忘了考虑小陈的情绪了,要说他这个疏忽真的很容易理解——因为他就没打算安排小陈去做这件事,他心目中的人选是洪涛。

要说这洪涛,最近心情不太好,大家都看得到眼里的,马勉走了主任的位置却是归了别人,跟康楼电争那个挂职锻炼的副市长也不果,很有几天,他是吊儿郎当地上班,以表示自己的不满——他也不怕秦连成那个外来户敢拿自己开刀。

闹情绪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也要讲个度,尤其是洪主任现在在潘部长面前行情也不太好,于是他就意识到,自己再放任下去,不但会遭致秦连成的不满,也会让潘部长更疏离自己。

那接下来他就要改变态度了,尤其是康楼电走了,副厅的副主任只剩下他这么一个了,秦连成想对付他真不算太难——陈太忠当时提出调走一个的建议,还确实管用。

尤其是秦连成最近放出风来,要办理文明办的升格事宜,大家务必配合一下,所以洪主任现在不但又常去潘部长那里汇报一下思想,也时不时地来主任办公室坐一坐,交流一些对工作的看法和意见。

秦连成见他服软,自然也就不为已甚,他很清楚文明办只是自己官途中的一站,并不是终点,潘剑屏的人,能不招惹就不招惹了。

于是他就表示说,小刘现在挺忙,康主任分管的内容,回头你也接一点,帮她分一点担子,大家齐心协力把工作搞上去。

对于陈太忠的感觉,他还真没在意,心说就算小陈你主动跳出来,我当着大家的面儿,把活儿给了洪涛也行——这么点小事儿,你不可能怨我的吧?

不成想由于事先没通气,小陈居然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当然,这也可能是陈太忠摸不清他的脉搏,不肯贸然表态。

可是陈太忠不说话,搞得别人都不敢说话了,秦主任心里真是后悔,不过这个时候他也不能退缩,于是沉声发话,“大家不要小看了这个工作,毕竟是造成了很坏的影响。”

你们再不说话,我可点将了啊。

关键时刻,商翠兰细声细气地发话了,要不说单位里刺头多也有好处,总有人敢出声,而且做为一个女人,她还是不缺同情心的,“要是你们都忙,那我来吧……老人孩子都很可怜。”

洪涛想起了秦主任的话,就想出声表示接过这个活儿,但是看一眼一言不发的陈太忠,心里又有点打鼓——陈某人可是当着常务副郑泽民的面,置疑过为什么要洪主任主持文明办的日常工作。

“商大姐您是女同志,经常下地市也不方便,要是忙不过来,我也愿意代您走两趟。”

“那洪主任你直接抓起来好了,”秦连成抓住时机拍板,心说这么屁大一点的事儿,你们都搞得扭扭捏捏的,以后开会可得安排好了,手里有小陈这么一个冲锋陷阵的利器,怎么就能忘了用呢?

“要是没别的事儿,那就散会了……小陈你跟我来一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