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795章 各种凌乱(下)

这话就有点杀气腾腾了,林震和李大龙听到耳中,未免有点不自在,不过这也是实情,他们想要反驳,都找不到理由,虽然他们觉得很委屈——有些消息党外保密容易,但是党内……真的太难说了。

就在这个关键时候,李云彤又进来了——她在稽查办被人拥戴,那不是没有原因的,起码她敢在陈主任的气头上说话,这就很了不得,“陈主任,我落实了一下,素波现在的几个文化市场里,蒙妮那里不规范的行为最多……”

这个蒙妮文化市场,位于高校林立的西城区,建起来差不多也就是两年的光景,生意是着实火爆,相对市里几个市场,大有后来者居上的味道。

“那就……过去看看吧,”陈太忠沉吟一下,做出了决定,“不过你等等,我先联系一下祖市长,看他怎么说。”

一边说,他一边摆一摆手,让李大龙和林震离开,不过下一刻他又意识到一个问题:接了刘勇的电话之后,我还跟大家强调电子版的保密来的?

爱怎么着怎么着吧,他终于笑着摇摇头,别人都无中生有那么多了,多一点确实存在的嫌疑,也就无所谓了——反正老黄知道,我早就查明刘勇的身份了。

撇开这个心结之后,陈太忠联系一下祖宝玉,祖市长听说是文化市场的事儿,就表示这个好说,咱们也好久没见了,晚上一起坐一坐吧?

“那就这么说定了,”陈太忠笑着压了电话,祖市长这人做事真的没得说,前一阵他为赵明博的小马子打了一个电话,现在那个叫小宛啥的女人,已经进了学校,虽然只是临时聘用,但是下一步转正也是理所应当的事儿,人家做事讲究,他自然要领情。

这也是老祖不知道我现在的处境吧?他实在无法不这么想,目前他被中纪委的人死死地盯着,一般的干部要约他坐一坐,还真得有那个胆子。

不过,老阴昨天打那个电话,说明黄二伯已经有想法,打算曝光那几盘磁带了,也不知道老黄打算怎么个曝法?

黄汉祥也是苦思冥想了好一阵,却发现自己能选择的手段很普通,没啥创意……不过,能恶心人总是好的——也不知道小陈那家伙哪儿来的那么多鬼点子。

中午时分,蓝志龙陪着朋友一起吃饭,正聊在兴头上,有个服务员敲门走了进来,蓝家二少的身份大家都不陌生,有人藏头藏脑地递个小木盒过来,他也不敢不转交,“外面有人说,这个是送给蓝总的。”

木盒子不大,看起来也很古朴,不过不等蓝志龙反应,两个跟班就挡了上去,其中一个接过盒子,另一个却是沉声发问,“里面是什么?”

“好像……是三盘磁带,”服务员低声回答,蓝二少身份尊崇,他可不敢把莫名其妙的东西捎过来,反正盒子也是没封口的,“但是这个带子……我没敢听。”

“送东西的人呢?”这位继续发问,一边问一边就向门口走去——身份尊崇的人就是这样,收到东西先考虑安全性,其次就是来路,至于那东西到底是什么,就是很靠后的事儿了。

“没看见人,”这位很汗颜地回答,又摸出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转交叠翠园蓝老二”,“就这么一张纸条……我打开看一下,发现没啥危险,就不敢耽搁。”

这饭店是蓝老二常来的地方,保镖倒也认识这个服务员,于是其中一个带着人去现场了,另一个却是在门外打开盒子细细验看。

“确实只是三盘磁带,”五分钟之后有人来汇报,紧接着,跟着去现场的那位也回来了,“饭店门口出现的,找不到人……”

这几盘磁带有蹊跷!蓝志龙是何许人?自然就判断出来了,于是这顿饭没吃多久就结束了,当然,跟他一起喝酒的主儿,也不会八卦到去了解带子的内容。

“欺人太甚!”半个小时后,又是一声脆响,蓝老二真的是火冒三丈——三盘磁带分开听,又可以快进,实在用不了多长时间,“查,马上给我查,这间房子里到底有多少个窃听器!”

对方敢把带子送过来,就是不怕窃听的手段曝光,那蓝志龙也不用使眼色、打手势之类的暗示了,摆明车马查吧。

然而,接下来的事就很古怪了,他找了三拨专家过来,都没有找到哪怕一个窃听器——甚至连安放过窃听器的痕迹都找不到。

这个事实,让蓝二少禁不住抓狂了,“把那个服务员给我抓起来,细细地问……麻痹的,这到底是谁干的?”

服务员确实是无辜的,不过这个事实还要经过时间的考验——这是多问几天才能确定的事儿,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此事是什么人干的?

蓝志龙琢磨来琢磨去,还是把嫌疑锁在了黄家人身上,蓝家的仇家并不少,但是敢这么肆无忌惮卖弄的,还真没几家。

尤其是前两天,他派人去监视一个姓陈的小子,黄家不但把那几个都弄晕了,而且安放的各种设备也没了反应,这就是都被人破坏了——当然,他做梦也想不到,出手破坏的人,可并不是黄家找来的专家。

有了这一层因果,蓝二少很快就找到了目标,他甚至猜得到,这事应该是出名为老不尊的黄家老二干的。

但是,就算猜到了又怎么样呢?人家这是赤裸裸地回敬——因为你监视我的人,所以我就监视你,怎么……不服气吗?

这意气之争听起来可笑,但是真正陷入局中的人,才知道其中的可怕和身不由己——既然斗上气了,丧失理智也很正常了,蓝志龙往常也是目无余子的主儿,可是想一想黄家居然暴走到了这个地步,他气愤之余,也很有几分忐忑。

人家直接就把窃听器装到家里了,事后又施施然拆走,尤为可怕的是,整个过程居然就没人发现,若不是这几盘磁带,他这个主人也是蒙在鼓里——更难得的是,人家的报复来得凶猛撤得果断……这可都是这几天发生的事儿啊。

“这件事绝对不能这么算了,”蓝志龙心里这个气,也就不用说了,有些人天生就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不是不知道找,而是不愿意。

像这件事就很有代表性,原本就是他想拿车祸做文章,然后又派人监视和窃听陈太忠,但是眼下自己被窃听,他就认为是天大的耻辱,反正他不讲理习惯了。

不过这个不讲理,他还不能把气撒在黄汉祥身上,蓝志龙就算再狂妄,也不会认为自己有资格跟黄老二不讲理——大家是半斤八两,而且只说这安插窃听器的手段,对方明显就远远高于自己,他的人只敢在房间外面安放,人家直接都安到家里了。

他脸色阴晴不定地琢磨了好一阵,终于在下午五点左右做出了决定,“天南的事儿缓一缓,不过这个陈太忠……怎么也得让他吃个大亏……”

与此同时,林海潮也在跟林莹谈论陈太忠,昨天女儿出去之后不久就回来了,做老爸的不好多问,却也能猜到,两人大约没有什么实质性进展。

然后,做女儿的就将自己跟陈主任的对话学说一遍,于是林总知道,陈主任确实是要出手帮着扛了,但是对方打算怎么扛,他也想不到。

根据林莹说的那些,林海潮大致判断出,找出田行长背后的人很有必要,正好张州那边还有点事情要处理,所以他打算回去一趟。

临走之前,林总交待女儿几句,要她注意跟陈太忠保持联系,不管怎么说,跟这个人搞好关系很有必要——就算能躲过这次危机,臧华已经摆明车马把海潮往外推了,多结交一点奥援,总不是坏事。

“这个人做事,非常地天马行空,”林莹将父亲送到车上,苦笑地叹一口气,如果不是不得已,她还真不想再见到这个男人了。

想一想在昨天那种情况下,那个人还能站起身毅然决然地走掉,她心里简直是有点出离愤怒了,一直以来,她最为自豪的就是两点:一个是自己的家世,一个就是自己的容貌,但是这两份自豪,在那个家伙面前同时被击得粉碎!

他说了,想搞一个海潮集团一般大的企业,就是几天的事儿,这一点的真伪她不想去判断——此人敢这么说,想必是有点理由的。

最让她无法容忍的,是两人越谈越近,甚至连红酒都斟上的时候,这家伙居然就走了——有红酒,又有白雪,她的美貌就这么被无视了。

是什么样的美女,让你牵肠挂肚地走了,陪她去赏雪?林莹也有女人特有的直觉,当然猜得出他离开的原因,然而正是因为猜到了,她才觉得特别受打击。

看着父亲的奔驰车在雪中慢慢走远,她长长地吸一口气,慢慢地摸出手机,又沉默片刻,才拨一个号码,她的声音,听起来依旧甜美和沉稳,“陈主任,你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