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794章 各种凌乱(上)

就在陈太忠纠结于幸福和不幸的时候,北京的黄汉祥也在皱着眉头纠结,“这个……他从哪儿搞的啊?”

他的面前,是一个转动着的小录音机,磁带走过最后一段空白,“啪嗒”一声跳了起来,声音虽然很轻,但是偌大的屋子里寂静无声,竟然显得清脆响亮。

“这个……我也不知道,”终于,又一个声音响起,却是阴京华苦笑着解释,“下午撞见了马小雅,她说小陈走的时候,留下这几盘带子。”

这就是陈太忠晚走一天,弄出的动静了,老黄赶他走路,但是他心里不甘心,说不得细细了解好一阵,最后还是摸到了蓝志龙吃饭的地方,耐心地守候。

吃完饭之后,蓝家老二又出去休闲一阵,然后回到他居住的别墅,他倒是没有喝夜酒的习惯,于是就跟别人随便说点这这那那的事情。

陈太忠也没做别的,就是把蓝志龙在家里跟别人说话的内容录了三盘带子,要不说这家伙就是睚眦必报的性格——你派人来窃听我?那我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这三个小时的录音中,蓝老二也没说了多少重要内容,不过有一段是对黄家人的谩骂,又有对某些公司的一些安排,最重要的就是指示某个公司上市前,该打点一些什么人。

三盘带子的价值,实在不算很高,到最后,甚至连蓝志龙跟女人欢好的声音也录了下来,然后就结束了……

将这些带子转手交给马小雅之后,他就走人了,不过马主播最近有点小忙,阴总也是忙得不见人影,直到今天下午她在南宫毛毛的宾馆里见到阴京华,才将带子转交——这是陈太忠吩咐的,必须亲手转交。

“这家伙的报复心,真的太强了,”黄汉祥叹口气,以他的老辣,怎么会猜不到小陈的心思?“居然去听蓝老二的墙根,真是……”

他“真是”了半天,却是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胆大妄为的家伙,到最后才哼一声,“算他有心,居然会想着给我送过来。”

“小马说,原本他是想把这些东西传到网上的,他认为那样更出气,”阴京华很无奈地叹口气,“思来想去半天,才决定把带子给您拿过来……”

“胡闹,”黄汉祥听得吓了一跳,这三个小时虽然没太多的内容,但是其中几句话也有相当的份量——在黄老二眼中,这份量不是很足,但是一旦公示在网上,那真是要命的玩意儿。

像其中男女欢好的声音,倒还问题不大,骂黄家的话就有点难听了——估计会催生出一些八卦来,至于那些公司上市的交谈内容,可就是惊天的爆料了。

“他也不止胡闹一次了,”阴京华苦笑着回答,然后又提示一下老板,“二叔您没发现,他这带子有剪接的痕迹吗?”

“嗯?”黄汉祥奇怪地看他一眼,“你这话什么意思,怀疑小陈抹去了一些不合适的话?”

“他愿意抹就抹呗,咱们随便听,多听一句少听一句,也不是啥大事儿,”阴京华笑一笑,“反正他又不可能有意误导咱们,我是说……这不是在一个地方录的。”

“咝~”黄汉祥听到就是倒吸一口凉气,心说一时间我还真没注意到,不过想一想也知道,蓝老二跟人谈事,不是在书房就是在客厅,上床睡觉……那肯定是要在卧室。

小阴说的带子剪接过,这其实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不是在一个地方录的,是的,小家伙在蓝志龙家里,偷装了不止一个窃听器,“这小子下手也真够狠的,等蓝老二发现家里那么多货,还不得气得吐血?”

“小马说,这带子没有续集了,”阴京华笑着回答,“也就是说,这家伙把手尾处理干净了,别人想发现也发现不了。”

“啧,这可是有点可惜了,”黄汉祥刚才还表示震惊呢,听到这个消息,却是禁不住又要表示一下遗憾,黄老二最欣赏别人一肚子气,却是发作不得的场景了,“那就是……那家伙永远都不知道自己被偷偷录音了?”

“这就看您是怎么想的了,”阴京华听得就笑,他知道,黄汉祥做事很有点恶趣味,这种不重要的谈话泄露出去,正好能恶心一下某些人。

“嗯……”黄汉祥沉吟一阵,做出了决定,“你打个电话问一问小陈,我需要的话,这家伙能不能再偷偷地安装一下窃听器……嗯,如果这次消息泄露的话。”

“您二位还真是……脾气都差不多,”阴京华哭笑不得地摇摇头,不过黄总其实一直都是这性格,这也是他知道的,所以他低头去翻手机的号码本,“我猜那家伙肯定有办法……喂,太忠,忙呢?”

简单问了两句之后,他挂了电话点点头,“嗯,他说没问题,‘黄二伯的是事儿就是我的事儿’,信心足得很呢。”

“嗯,让我琢磨一下,”黄汉祥的眼睛微微一亮,嘴角也翘了起来,探手去拿桌上的啤酒……

第二天的天南,就是银装素裹了,陈太忠一觉醒来,看着窗外雪白的世界,悠悠地叹口气,“真的不想去上班啊。”

“那就不要去了,”身后伸过一只白皙的膀子,轻轻地抚摸着他赤裸的胸膛,一片微凉绵软,却又弹性十足的肌肤贴上他的腰肢,“这个官……当得很有意思吗?”

这话也只可能是唐亦萱说,她习惯每天早起锻炼了,所以床一动她就醒了过来。

“现在的社会风气败坏成这样,我总不能坐视啊,”陈太忠拿起她的纤纤玉手,轻轻吻一吻,接着一翻身将她压在身下,膝盖熟练地一动,就分开了她的双腿,“再来一次吧。”

“你也好意思说社会风气?”唐亦萱侧头看一眼身边兀自熟睡的蒙晓艳,轻叹一声,探手下去引导小太忠,“母女俩都被你……哦,轻点~”

“你昨天可是叫得很大声呢,”某人邪恶地笑一笑,身子一沉,“咝,哦~这是一个堕落的年代,我们都不能免俗……”

小小的晨练,自然影响不到他的行程,八点半的时候,陈太忠出现在了文明办,他是昨天中午回来的,现在自然是要去拜见老大潘剑屏。

潘部长那里依旧是人来人往,跟他随口说两句之后,居然问了一句,“旅游局有个姓杨的副局长,听说也是没有如实填表?”

“嗯,有人举报,我要跟他谈话的时候,他主动找过来了,”陈太忠点点头,“他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我就同意他补交个说明。”

“是在你接某个电话之前吧?”潘剑屏很随意地摆一下手,“回去做好记录,也省得有些人乱做文章。”

我操,这种事也能做文章,真是……陈太忠道谢之后,怀着一腔愤愤的心情走了。

杨斌是托了高云风来关说,才得以躲过文明办的调查,然而陈太忠还知道一个关窍,那就是刘勇的清单里,杨局长也榜上有名——因为这个缘故,他当初甚至以为那张清单不过是有人在搞恶作剧。

那家酒店用品公司举报杨斌,所用的数据极有可能也是来自于刘勇,此事概率虽然低一点,可也不是不能理解的,但是有人居然试图将此事跟刘勇的死联系在一起,这实在是有点……太扯了吧?

这些人还真是什么机会都不放过啊,陈太忠心里感触颇深,他当然知道别人调查此事的用意,但是他既然都向中纪委表示,没记住名单上的人了,那就不能再做出什么过激反应。

老潘这番提醒,也是善意的,他非常清楚这一点,而且这是连秦主任都不知情的消息,他不怕人查这一块——毕竟那公司是实名举报的,但是他还得领情。

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陈太忠愤愤地走回自己的办公室,心里这口气儿怎么都咽不下去,说不得一个电话将林震和李大龙叫过来,“杨斌交补充说明的事儿,有谁过来了解过?”

“没谁了解啊,”林震先做出了反应,调查表的档案就是归他管的,所以他一定要强调自己的无辜,“我这边是没人问过。”

“我这边也没人问,”李大龙沉声发话,他可不怕人问,“这个内容我一直在关注,不会泄露出去。”

相较林震的撇清,他更是心底无私,道理在那里摆着的,这题材都是我找出来的,陈主任你信不过别人,我这儿总出不了差子吧?

事实上,做为一个纪检干部,他还有缜密的思维,所以他提出一个设想,也是为同事排除嫌疑,“我觉得……从杨斌口中泄露消息的可能也很大,毕竟,当时您和我已经打算过去了。”

唉,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真的很多啊,李主任的回答,让陈太忠再次生出了一股无力感。

不过,这个解释确实也很在理,按说杨斌没有自曝其短的可能,但若是有不少人问杨局长,文明办找你到底是什么事儿,这个时候,他该怎么回答——要知道,文明办是很多人关注的交点,泛泛的回答,只能激起大家的反感和疑心。

“好吧,我重申一下保密原则,”陈太忠对这个答案挑不出毛病来,也只能如此接受了,“稽查办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内,会是文明办的工作重心,保密意识跟不上的人,就是害群之马,我希望大家能从这个高度来认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