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792章 有情无情(上)

“陈太忠怎么会选在这个时候回来?”夜里八点,天上开始飘起纷纷的雪花,两个男人呆呆地望着窗外的天空,若是秦连成在的话,就认得出正是那两个中纪委的干部。

下午的时候,两人正在凤凰,了解承包了电机厂装配车间老陈,是怎么得到疾风助力车厂的供销合同的,就接到了陈太忠回来的通知。

一得到这个消息,这二位话都不说,直接回转素波,当然,他们不是回去找陈主任协助调查,而是必须尽快离开凤凰。

要知道,他们来了解老陈的情况,这本来就是非常犯忌的事情,连陈太忠都只是协助中纪委调查事情,他们居然就查到人家老爹头上了,这性质简直比预设立场还恶劣。

但是话说回来,他们这么做也确实有自己的道理,陈太忠是凤凰科委的领导,而他老爹却是在向科委的下属企业供货——不但量大而且还是垄断的,搁给任何一个人听到这消息,脑子怕是也要冒出“以权谋私”四个字来。

既然有这个嫌疑,他们查一查倒也不能说就是无中生有,说得正面一点叫未雨绸缪。

不过,他俩终究是不好公开出面,也就只能私下打听,而老陈在电机厂口碑不错,又有人碍于其子的淫威不敢乱说话,问了两天居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就在这个时候,陈太忠回了天南,他俩哪里还敢再呆下去?那可是在北京都敢直接跟中纪委动手的主儿,这点小动作要是被其发现,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回来就回来吧,”略瘦的男人叹口气,他是两人里主事的,“再看几天省警察厅的动静,没结果的话,咱们也可以回了。”

“又是白忙一场,”略胖的这位轻声嘟囔一句,心里真是要多委屈有多委屈,咱中纪委下地方,啥时候这么窝囊过?尤其是陈太忠现在已经回来了,两人确实连找此人的胆子都没有——起码头儿就不想谈此事。

“咱们关注了,就不是白忙,”略瘦中年人沉着脸发话,不过话是这么说的,他的脸阴得几乎能掉下雨点来,“纪检监察工作,不能只图一蹴而就。”

“也不知道陈太忠现在在干什么,要是能抓他个现行就好了,”略胖还是有点咽不下这口气……

陈太忠现在,正跟林莹聊天呢,林总已经摆出架势要任君采撷了,他自然不会客气,直接到韩忠的港湾大酒店开了个房间。

不过在大快朵颐之前,有些东西他还是要了解一下的,说不得打个电话给总经理助理,要她帮着弄一套茶具过来,顺便把韩总的上好铁观音也弄一点过来。

这总经理助理是个二十八九的女人,容貌差不多能打八十分左右,可身材却是能打九十分,穿上高跟鞋比陈太忠还要高那么一点,苗条纤细却又凹凸有致,一套紧身服装越发地衬托出了她的身材。

老韩也就这点品味了,陈太忠有点不屑,这女人风尘味儿太浓了,往日还不怎么觉得,但是跟林莹一比,这着装品味的差距就出来了。

小林总上身一件宽松的羊毛衫加紧身小夹克,下身是下垂感极强的筒裤,虽然看不见腿型什么的,但她脸上那份略带傲气的自信,让人相信她藏在裤子里的腿绝对不会差了,再加上厚跟半高小皮靴,整个人显得大气而不失娇艳。

接着就是两人下楼找个包间随便吃点,吃完回来的时候,陈太忠又要了两提啤酒,给林莹点了一瓶红酒,这就是营造气氛了。

看着小林总在那里斟茶倒水,陈主任伸手将红酒的木塞起出来,给她斟上半杯,这才惬意地伸展一下腰肢,抬手打开一瓶啤酒。

“一会儿别说你喝多了,不行吧?”林莹见他酒桌上喝,现在还喝,一边洗茶,一边哼一声,看起来似乎有点不屑的意思,不过她心里到底怎么想的,那就难说了。

“也不知道饿了多久,现在就忍不住了?”陈太忠奇怪地看她一眼,信口反击她一句,抬手灌一口啤酒,方始缓缓发话,“海潮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况了?”

这是他比较关注的,了解清楚海潮的动向之后,才好做出决定,没错,刚才他已经答应林海潮要扛下此事,但是怎么扛什么时候出手,这都是要有说法的,没说清楚之前,他不会动这个女人。

林莹心里也不靠谱着呢,她跟着他出来,自然也想摸清楚陈主任的底牌,不过她倒不介意先上床还是先谈事——在这一点上,陈某人的口碑还是非常好的,他不是个提起裤子就不认账的主儿,只要答应了的事情,就绝对会办到。

她甚至隐隐希望,先让他尝到一点甜头,然后再说帮忙的事情,有了肌肤之亲,她岂不是可以争取到更多?

可是听他先说正事,那她也就只好收拾心情,将海潮集团最近的情况解说一遍,项一然调离之后,多经公司新来经理对海潮集团倒没什么冒犯,不过林海潮想跟以往那样,自由地调度车皮,是根本不可能了。

这一点,林莹也有很深的体会,以往多少煤贩子时不时就要来她的阳光大酒店坐一坐,大手大脚地消费不说,对项经理的爱人林总,也是巴结得很,而项一然现在直接被调回局里,打入了冷宫,一夜之间,那份寒意就在阳光大酒店蔓延了开来。

林海潮问过这事儿,素波铁路局苦恼地表示,林总,小项这人其实不错,不过调整他是上面的意思,这个多经公司他干了五年,也太扎眼了……咱们这关系,有三分奈何的话,我也不能那么做,可是我不调整他,别人就会来调整我!

话说到这里,因果就太明确了,项一然是成也海潮败也海潮,他若是不娶林莹,这个经理就干不了这么久——五年时间,他赚了七位数。

可是现在有人收拾林海潮,直接就把他捎带了,更有传言说,某领导曾经嘀咕一句:你不是仗着林海潮这个岳父,眼里没我这个领导吗?只要有我在一天,你就不要想再翻身。

“嗯,打住了,”陈太忠才懒得听她嚼谷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现在海潮的经济基本面怎么样?要收购海潮的,是什么人?”

海潮的经济基本面还可以,虽然张州有消息说有人惦记上了海潮集团,但是眼下煤焦的行情已经开始走强,有这个大势,足以抵消那些传言的影响——也就是说,只要海潮不胡乱铺摊子上项目,想引爆它的危机,那就真的是……只能从政策层面来下手了。

林总闯荡江湖多年,这忍气吞声的功夫已经是炉火纯青了,对他来说,忍一时之气真的不算什么,然而问题的关键在于,林海潮可能坐失这样的良机吗?

现下流行的、对公司高速发展的观点,从来都不是什么厚积薄发、稳扎稳打,在这个效率唯上的年代中,讲求的就是抓住机遇,强调的是跨越式发展,再重复一遍,那就是资本的天性是逐利的——不管是陆海的资本,还是天南的资本。

林海潮不可能放弃这么一个难得的机遇,若是没有这点冒险精神,他根本就不会成为天南的首富,这个时候,正是他撸胳膊挽袖子大上项目、跑马圈地的大好良机,他必须博一把。

这就是问题的所在了,海潮集团已经被人盯上了,缩成一团自保的话,大概也没有太大的危险,然而林总不愿意做出这种屈辱的选择——没有一颗强者的心,怎么可能成为强者?

“好了好了,你真能说,”陈太忠说不得抬一抬手,哭笑不得地再次打断她,我这三瓶啤酒都下肚了,“我刚才还问了一句,这个收购消息是通过谁,让你父亲知道的?”

人情社会里,有些东西没办法叫真,但是他决意在某些方面叫一下真,起码有利于顺藤摸瓜,找到相关的人,冤有头债有主——哥们儿是以德服人的。

上次面对凤凰市新任市长殷放类似请求的时候,他就表示出了有追究的兴趣,不成想被殷市长的一声“呵呵”化解了,他当时不便发怒,心说这次林莹你不跟我掏心窝子,我还真就不管了——帮你没问题,可我总得知道在跟谁打对台吧?

“呵呵,”林莹也苦笑一声……

这可是你自找的,某人脸色微微一沉,心说药医不死病佛度有缘人,哥们儿都说了要帮着你们扛,但是你们不珍惜啊。

他才待翻转面皮,却不防林莹长叹一声,她刚才可是真正的苦笑,“是建行的田行长帮着转述的,呵呵,这可都是我老爸的朋友呢……”

不怪她如此愤懑,传递消息的,居然都是海潮以前的盟友,田行长姑且不去说,只说那素波铁路局局长,当初能上来,可也是得了林海潮的臂助的,现在就说什么我不调整人,就要被人调整这样的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