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791章 我扛了(下)

这倒是真的,臧华将林海潮推到陈太忠这里,固然是他力有不逮,不想过分吸引蓝家的火力的同时,给海潮集团介绍个出路,但是如此一来,也算把林海潮从他的集团里推了出来,眼下他同陈太忠的配合只是暂时的,后续的影响却是深远的。

不管林海潮倒向了黄家的陈太忠,还是不得不屈从于蓝家的淫威,总而言之,臧书记想将海潮集团再拉回来,那是要费点周折的。

不过话说回来,从某个角度上讲,臧华能将海潮推给陈太忠,多少也是有点惺惺相惜的意思,他相信陈太忠摆得平蓝家。

而且海潮集团归入黄家阵营,能在稳定张州局面的同时,不至于离他臧书记太远——要是蓝家吃下海潮,张州必然会风波不断,这不是新任张州市委书记愿意见到的场面。

臧华这次,可是给我出了一篇好文章,陈太忠想到这里,只有苦笑的份儿了,可是想到臧华居然会考虑借用陆海人的力量,心里也颇不是滋味,这世道,果然是落后就要挨打啊——陆海人的钱,是那么好借的吗?

不过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他说再多也晚了,说不得他冷冷地哼一声,“好吧,你的处境我知道了,我能保你平安,但是还是那句话,我能得到什么?”

“你出一个亿,获得海潮百分之十的股份,”林海潮竖起一个指头,很认真地盯着他的眼睛,“我的净资产加上外面的应收款,超过十五个亿,对你来说,这笔买卖有得赚,这是我最大的诚意了,你可以找人审计,陈主任……我是希望以后能得到你的关照。”

这话也不假,海潮集团百分之十的股份,才是一个亿,真的不算多,只要挺过眼前的难关,那就有得赚了,要是再加上以后不久的煤焦行情,利润翻两三个跟头不在话下。

林海潮不仅求资金的支持,还要将陈主任绑上自己的战车,以求过了这一关之后,继续得到庇护,如若不然,他只求着融资就行了,哪里会这么贱卖自己的股份?

“你倒是打得好算盘,”陈太忠冷笑一声,你饥荒的时候,五千万我也能买你百分之十的股份,真当我没见过个钱?求人救命的时候,你付出多少代价都正常了。

他是这么想的,但是林海潮居然就猜出了他的心思,于是淡淡一笑,“蓝家也不敢把我逼得破产,他们会在最低价时买入海潮,我真的一旦破产,损失的不止是我,他们损失的……可就多了去啦。”

这也是实话,一个公司一旦宣布破产,产生的多米诺骨牌效应,绝对是灾难性的,多少应付款可以不给了,能拖的也就拖了,固定资产被银行低价抵押走了——账面上盈利超过十五个亿的海潮,破产之后,蒸发的财富可能远远不止十五个亿。

不过这个实话,多少有点破釜沉舟的意思,林海潮肯定不愿意自己一手养大的儿子就这么飞了,他只是想向陈太忠证明:这一个亿你不会花得冤了。

“要是你需要两个亿,才救得过来呢?”陈太忠又笑眯眯地发问了。

“那就是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林海潮斩钉截铁地回答,接着又苦恼地揉一揉脑袋,“这是最多了,你估计也想得到,这个海潮……我不是百分之百的产权。”

“但是我没那么多钱,身为国家干部,我是很廉洁奉公的,”陈太忠笑眯眯地站起身子,慢慢地走到一个停用的饮水机跟前,手向后面一摸,掏出一个硬币大小的东西,重重地向水桶上一拍,“老林……麻烦你告诉我一声,这是什么玩意儿?”

“这个……”林海潮登时就石化了,这一刻,他真是浑身是嘴都说不清楚了。

“我在北京,身边全是这些玩意儿,比你这个还精致,”陈太忠笑了起来,笑得非常地灿烂,“当年我在巴黎,法国特工都不敢打我的主意,我把他们来搞事儿的人,塞进烟囱里了……你觉得自己比他们都强,是吧?”

“这个……这个东西没通电,”林海潮语无伦次地解释,他今天真的没想害陈太忠——窃听偷拍这些行径,是对付跟自己差不多的人的,陈太忠你的名声已经烂成那样了,背景又强大,我吃撑着了去讹诈你?“我这是自保的手段,真的不是对您的。”

我知道没通电,要不然就不跟你说这么多废话了,陈太忠哼一声,不过,这个发现也是偶然的,他也不知道类似这种没通电的东西,这屋子里还有多少——他的感觉虽然敏锐,但是想找到那些没通电的异常玩意儿,只能靠着天眼一点一点地搜索。

“我是抱着为你们排忧解难的心情来的,”于是,他怅然地叹一口气,“老林,你知道不知道……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

“你知道,有多少人打我爸爸的主意吗?”就在这个时候,林莹站了起来,怒视着他,“我们只想自保,只是自保……没有想着害人!”

“所以说,我就不愿意进别人的办公室和会客室,伤感情啊,”陈太忠就当没听到她的话一般,灿烂地一笑,“老林,我现在都忍不住要生出害你一把的心思了……真的,我保证,在你破产之前,没人敢买你的海潮,不管是蓝家还是陆海人,不知道你信不信?”

“那……咱们换个地方谈,好吧?”林海潮犹豫半天,终于艰涩地咽一口唾沫,今天的事儿,确实是他失策了,原本他想着是在自己的地盘,彰显主权的同时,哄得这小爷开心了就行了,却没想到,这会客室里还有这种炸弹,“地方由您定,其他的也都好商量。”

“没必要,你的苦衷我都知道了,”陈太忠笑眯眯地摇摇头,他心里很清楚,可以为难林海潮,但是这种事情上,他也不能由着自己性子来。

此事涉及黄蓝两家之争,他不可能退缩的,“这档子事儿,我帮你扛了,钱不钱的我无所谓,但是难听话说在前面,我跟你没完!”

说完这话之后,他走到沙发前拿自己的手包,才待直起身子要走,只觉得自己左臂被人死死地抱住,虽然紧,却是弹性十足,扭头一看,却是林莹正泪眼汪汪地看着他,“陈主任,我爸真不是……真不是有意的。”

嗯?陈太忠禁不住胳膊动一下,感受一下那两团丰满,接着才笑一笑,“男人的事儿,女人少插嘴,你老爸把我叫到这儿来,还不收拾房间……你要我相信他的诚意?”

“我……我跟你走,这总是诚意了吧?”林莹低声回一句,微黑的脸上泛起红霞,陈某人刚才肩膀抖动一下,只是往日里调戏女伴的下意识的动作——湖滨小区的别墅里,每天都不知道要上演多少幕更过分的场景。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个时候他能做出这个动作,多少对她也是有点心动,虽然这心动——仅仅是那么一点点。

“这个……不好吧?”陈太忠一边说,一边拿眼去看林海潮,“我这人很少喝乌龙茶的,关键是……泡起来麻烦,啧,你有你的家庭,半夜三更的不方便,算了。”

林海潮脸上的肌肉急剧地抽动两下,方始微微一笑,“莹儿冲乌龙茶,是跟茶艺师专门学过的,让她帮你冲吧,不过……项一然不能让她开心,你要是也欺负她,我不会答应的。”

最后一句话,林总说得非常地缓慢,初听起来似乎是一句可有可无的威胁,但是细细品味,才能感受到他的决绝——虽然这很可能只是形式上的表示,但是一个父亲对女儿该有的态度,他做到了。

陈太忠也不回答,径自向外走去,经历了张梅被老公纵容的有意勾引,又经历了田立平的送女上门,他对这种心态已经不陌生了——无非是男男女女的那点事儿,普通老百姓都前仆后继地去突破道德下限了,对社会精英来说,这也算是桎梏吗?

林莹略略迟疑一下,扭头看一眼自己的父亲,却发现父亲一脸灰暗地坐在那里,眼皮都不带抬一下,她终于决然地扭头走了出去。

“我喜欢持久的男人,”这是林莹坐上奥迪车之后的第一句话,她在后座上,微笑着看着车上方的后视镜,而不是他的背影,这个动作让她显得有点傲气,“如果你能坚持半个小时的话,以后我都不会离开你,但是……你能保证二十分钟吗?”

“时间……也是问题吗?”陈太忠根本就懒得抬头去看她的反应,不过,他的心里,多少有一点点诧异:结了婚了女人,都是这么直接吗?

“我本来以为,你会在意粗度长度什么的,不过……只要你在乎这些,那么,以后你就不会离开我了,我保证。”

“这个好说,只要你能撑过三十分钟,”林莹不屑地撇一撇嘴,今天海潮集团的威严,已经被扫得差不多了,她不会刻意去掩饰自己的不满,那只能让别人更加地瞧不起。

“只在意持久……连戳穿的感觉都没体会过?你这日子,过得真的很荒芜啊,”比嘴皮子,陈太忠怕得谁来?而且眼下的话题,他并不是在吹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