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788章 海潮求援(上)

罗克敌和李大龙汇报的工作,都是稽查办近期的进展,也都是正面的,只是汇报有先后,所以陈太忠只能先答应前面这位的请求了。

这个现实让陈主任有点微微的不爽,等李大龙离开之后,他又等一阵,发现傻大姐一直没过来,说不得打个电话给郭建阳,“李云彤今天不在?”

李云彤还真不在,她带着行动科的人,出去配合劳动厅的宣传去了,郭建阳说起来此事,也是有点啼笑皆非,“她还真是热心,人家说一句‘行动科是文明办唯一具备执行能力的科室’,她就带着人去配合了。”

这个……陈太忠听得有些无语,心说这傻大姐还真是傻大姐,人家随便奉承你一句,你还就当真了,不过也罢,总比那些收到请求却无动于衷的不作为的行为,要强出很多,也算是……勇于任事吧。

他正哭笑不得呢,李云彤就推门进来了,李主任出去的时候,并没有把行动科的人全部带走,收到“陈主任回来了”的线报之后,她自然就往回赶。

“劳动厅那边的执行效果,怎么样?”陈太忠也懒得再说她,直接问起了成绩,她就是这么个人,想计较也计较不过来。

“挺不错,”一说起这个,李云彤就眉飞色舞的,她配合劳动厅好几天了,这日子过得还真是舒坦,收获了足够的尊重和……诚意十足的敬畏——一个副处待遇的小官,身边围绕着献殷勤的,是形形色色的正处副处,偶尔还会有副厅长在一边招呼。

没错,李云彤是省委的干部,平时也没少遇到过同级干部的逢迎,但是敷衍差事一般的逢迎和发自内心的奉承,那是完全不同的感觉。

当然,她也知道,别人敬畏的是她身后的陈主任,不过那又怎么样呢?关键是这敬畏不是敷衍了事应付差事,这就足够了——我是凭借自己的能力,获得领导欣赏的,出卖肉体获得的权力,我不稀罕。

尤其是这两天在调查到一个台资公司的时候,那公司老总原本是牛皮哄哄,根本不买劳动厅的账,说我跟余仁是发小儿,要不是他开口邀请我来天南,我直接就投资别的地方去了,优惠政策早就说好的,别跟我玩这个那个的。

遇上这种主儿,劳动厅的也头疼,这可是台资企业,不但享受外资待遇,还要考虑统战的需要,不能硬上——事实上,做为主管劳动部门的机关,大家都很清楚,这外资企业里,就数台资和韩资不是玩意儿,港资和日资都要好一点。

关门,放文明办——劳动厅也不是没有杀手锏,心说欧美企业都要纷纷在陈主任手下折戟,你一个台资企业得瑟什么呢?

李云彤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被推了出来,一听说是台资企业劳动合同不完善,她也是一阵接一阵的头大,国内的企业还好说,哪怕港资都无所谓,这个台资……啧啧。

不过,她已经被扔到火上去烤了,退缩当然是可以,但她丢的就不仅仅是她的脸了,要知道,她可是代表文明办出来的。

这个时候,李主任也就计较不了很多了,她只知道这个面子自己必须撑住,哪怕惹出天大的事情来,只要是出于公心,陈主任一定会理解我的——他要是实在不理解,那就哪天瞅个空子,我主动把他推倒,他总要对我负一点小责吧?

好吧,这是开玩笑,事实上李云彤虽然直爽,脑子却不笨,她基本上把握了陈太忠做事的脉络——是对单位有利的事情,尽管去争抢,哪怕最后因为比较低级的错误失利了,只要是无心的、出于公心的,陈主任绝对会帮忙善后。

于是她就很坦然地站了出来,对方见她是个美貌的女领导,还说这是又一个璩美凤呢,于是就表示——男人话事,女人你就不要出来搞风搞雨了。

李云彤迫不得已之下,扯出了陈太忠的大旗,“劳动法做为国家的法律,推行是势在必行,这件事我们文明办高度关注,我全权代表陈太忠主任表示……台资企业不能例外,哪怕是余仁。”

这余仁可是了不得的人物,天南商场现在三大巨头,一个是甯瑞远,一个林海潮,再有一个就是余仁,甯瑞远和林海潮是什么就不用说了,这个余仁也是港澳台华商里数得上字号的,在天南的投资仅次于甯家,他没有甯家那么浓厚的背景,但是身上的政治符号的味道极浓。

傻大姐直接就把枪口对准了余仁,别人一听也只能偃旗息鼓了,这家台商不服气啊,到最后扬言说——你们文明办要找余总,嗯嗯……我一定转告到。

不成想,第二天一大早,这家公司就敲锣打鼓地给劳动厅送来一面锦旗,上面写着四个大字“为民做主”,老板一马当先地走在前面,煞是夸张。

蔺富贵哪里知道,这是台湾人对黑道大佬表示敬意的一种方式?这是那个岛一种比较奇特的政治生态,XX表示对OO臣服了,固然是通过一些默契就能表达,但是OO万一还是黑道人物,那么出于保险起见,XX最好能通过一些公开的方式表现出来。

如此一来,OO也就不好再揪着XX的旧事不放,否则要被大家笑话的——当然,这矛盾是否真的化解了,只有当事双方心里有数,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个场面一旦摆出来,弱势一方就能获得一些道义上的支持。

这个仪式,在大陆不怎么流行,不过劳动厅一看,也知道是对方服软了,蔺富贵当仁不让地抢了这个大好局面的镜头,表示说台湾同胞太客气了,我们也不过是严格地按照国家法律办事,海峡两岸是一家,何必这么见外呢?

“结果人家一定要见文明办的李主任,蔺厅也有点挂不住,”说到这里,李云彤禁不住咯咯地笑了起来,别说,她虽然年近四十了,可是一向直爽,没那么多歪心眼,这笑容看起来非常开心,非常率真。

“到最后,我也只好见他们一面,他什么话都不说,鞠了三个躬,嘴里一个劲地‘对不住,给您添麻烦了’,头儿,我觉得还是您的影响力的缘故。”

“哼,余仁啊,”陈太忠看着她笑靥如花,也忍不住要赏心悦目一下,那么分说点因果也是必然了,“我有多少次能找他麻烦都没找,他的情人……哼,我打了也就打了,那家伙知道我几斤几两,识趣一点是正经。”

“合着还真的是因为您啊?”李云彤的一双眼睛张得大大的,看着这么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再看看她的小嘴,陈太忠禁不住要邪恶地想一下,若是能把这个女人骑在身下,不信你舒爽的时候,还能张这么大的眼睛——估计嘴巴能大一点,好尽力地呻吟。

不过,这也仅仅是想一下,陈主任还是希望能同美女下属保持一个适当的距离——这无关乎道德,纯粹是做人的底线,他不吃窝边草的。

“这种人不值得咱们专门说,”他摇一摇头,似乎要将脑子邪恶的念头排除出去,“除了劳动厅这一块,你最近还有什么别的进展没有?”

“有啊,怎么没有?”傻大姐最不愿意见到的,就是被领导轻视了,她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办事太爽快,不太符合省委的生态状况。

但是她自认,自己用心的话,还是有很多东西能拿出来的,她并不缺乏细心和眼光,“素波市图书音像制品市场,非法出版物又有死灰复燃的趋势,我是在考虑,是不是该跟祖宝玉打个招呼。”

“音像市场……情况严重吗?”陈太忠沉吟一下发问,素波文化局高乐天的事情才发生过不久,应该不是很严重——不严重的事情,交给下一级机构就行了,也省得别人觉得文明办整天无所事事,只捞虾米不抓大鱼。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不过……淫秽音像制品很多,”难得地,傻大姐的脸也红一下,女下属跟男领导谈这个问题,真的是难免有点瓜田李下,不过她说这个话,确实是出于公心,“那里有不少学生出入。”

“那你找几个学生家长,做一期节目吧,”陈太忠觉得,这事儿真的不算什么大事,只要舆论造上去了,别人想忽视,也得问一问大家答应不答应。

“哪里有那么多家长愿意配合的?”李云彤也不是没想到这个点子,但是很显然,这个法子不是很实用,望子成龙的家长,不会轻易抛头露面——孩子虽然走了弯路,走回来就好了,我何必出面坐实孩子的名声,让他今后的生活都背负上沉重的压力呢?

而对孩子无所谓的家长,那就更不在乎了,买了本书买了盘碟而已,至于那么认真计较吗?你们不卖,孩子自然就不买了。

真正对这种现象义愤填膺的,是路人甲乙丙——哪怕他们不是路人,也要将自己扮作路人,以图不留后患。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