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787章 变化(下)

这是大实话,劳动厅执行劳动法,哪怕有点小错误,纠正了就行了,可文明办操办的这些事,一旦煮成夹生饭,搞成了形式主义,想再挽回可就难了。

“蔺富贵这个开会的时间……很有意思啊,”陈太忠终于从报纸日期上发现了点名堂,实在是有够后知后觉的。

“有啥意思,就是个滑头,”秦连成不屑地哼一声,他看问题的眼光,比小陈可是强多了,“你别以为他光想着暗示什么,这一天开会,最让他头疼的全跑北京去了。”

“嘿,确实有一套,”陈太忠听得就笑,老蔺算得确实不错,有文明办撑腰,省里的企业劳动厅大部分都不必放在眼里,但是跟黄家有深厚关系的,还真是让人头疼,选择这个时机出手,恰到好处。

这小子,去了北京一套,越发地活跃了!秦连成心里暗暗地嘀咕,他并不知道,陈太忠现在的反应,多少是受到了一点黄汉祥的影响——陈黄二人本来就是脾性差不多的,陈某人被人一勾,有点故态重萌也是正常。

“文明办升格的报告,我已经打上去了,”秦主任开始谈论第二个话题,“省委、编办这里,都没什么问题,不过要中组部通过的话,估计怎么也到年后了。”

“年后能成?那可太厉害了,”陈太忠点点头,中组部那是什么地方?几个月就能把文件批下来,那简直是绿色通道了——不,是VIP通道,“我印象里,省政府办公厅升副省,申请了有六年吧?”

“反正风儿我是放出去了,现在大家也都知道了,”秦连成的身子往椅子背一靠,眼皮耷拉着,“三个月不行……那就六个月嘛。”

这也是不折不挠的意思,中组部要通过类似的机关升格要求,并不是实时办理,一般而言一升格就是一批,那么在确定之前,有人提前宣布目标,也不算是莽撞,反倒是下面高涨的呼声,对申请的通过多少还有点帮助。

不过,秦连成自家知道自家事,他选个陈太忠不在的时候宣布此事,多少也有点彰显存在的意思——小陈是他的人,这个不错,风也是小陈放出去的,这个也不错,但是文明办里,终究他才是老大,最关键的人情得他来卖。

可是这点小心思,他还不想让小陈察觉,所以就排到第二位来说,反正他的想法并没有错,大家也都是想把文明办的工作搞上去,难道不是吗?

陈太忠果然没有介意,这次去了北京之后,他的眼界越发地开阔了,类似的小事情,已经激不起他多大的反应了,于是他话题一转,“对了,您跟中纪委来的人说一声吧,我已经回来了,欢迎他们来调查。”

“好久不见他们了,一会儿我帮你联系一下吧,”秦连成笑一笑,心说你在北京都敢打中纪委的人,那二位怕是未必有胆子跟你见面——凭良心说,陈太忠打人的事情传得并不广,中纪委和天南省委这边都有意封锁这个尴尬的消息,不过秦主任能知道实属正常。

“那我先走了,”陈太忠看主任这架势,也是话说得差不多了,于是站起身告辞。

才回到办公室,郭建阳就给他递了几张纸过来,上面密密麻麻地记录了不少消息,主要是在他去北京的日子里,有多少人来找过。

这些消息都不甚重要,真正关系近和有急事的,都会直接电话联系他的,但饶是如此,有些信息也不能忽略——有的人一天来两次,虽然关系远但这是态度端正。

陈太忠拿起纸粗粗地过一遍,发现确实没什么太重要的,才待随口问两句,不成想罗克敌敲门进来了。

陈主任一旦出一段时间门,必然会遇到类似的情况,攒下的工作堆积如山,罗主任就是前来汇报的,比如说有几个干部发现自己的子女在国外申领了绿卡。

“既然他们是不知情的,就比照杨滨的情况来处理吧,”陈太忠挺满意罗克敌的态度,其实杨滨给调查表交补充说明的时候,他就已经吩咐林震,说以后再有类似情况,就如此处理好了。

但是自己出去这么些天,有几个人找上门来,林震居然会把情况反应到罗克敌那里,而罗主任也能忍得住不做决定,一定要等自己回来,这就是大家都搞明白了自己的位置。

所以陈主任就强调一遍,却是没有半点不耐烦,“我跟林震说过,这种情况……只要对方态度端正,交个补充说明就行了,以后你和小林商量着来就可以了,没必要事事请示我,嗯,相关记录要做好。”

目前调查表涉及的干部,最少也是正处,想一想自己手下这帮人,居然敢硬卡着这些干部的要求,一定等自己回来,陈太忠心里也不禁暗暗感慨:我的人胆子确实不小——嗯,这算不算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呢?

记录要做好……罗克敌连连点头,他听得懂这话的意思,陈主任表示,允许自己适当地徇一下私,但是基础面不许动摇——事实上,他已经很满意这个答复了,这里面可供运作的空间不大,可是架不住随便卖个人情,对的都是起码正处的干部。

“组织部干部监督处表示,希望咱们现有的资料,必要时能跟他们共享一下,”这又是一个新的动态,监督处派驻干部林震分管的就是报备科,但目前来说,这个表是归宣教部管的,所以那边的意思就是要把程序走顺。

“这会儿就用得上了?”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这个干部调查表目前在文明办炙手可热,但是同时也是压力重重麻烦多多,他有点奇怪,组织部在这个节骨眼上,敢接手这样的烫手山药?

事实上大家都知道,这个报备科早晚都要还给组织部——最少也是组织部和文明办双重管理,但是眼下正在风口浪尖上,文明办还没露出拿调查表卡干部上进的口风呢,组织部反倒是冒头了?

哪怕文明办对干部任用和提拔,发言权本来也就几近于无,可是这个时机……

“只是有需要的时候共享,”罗克敌微微一笑,“我觉得他们有这个意思:起码这个调查表,在排除一些人选上……可能会给他们提供一定的帮助。”

嗯,陈太忠点点头,这个猜测应该是实情,干部家属调查表不会成为硬杠杠——起码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会,但是候选人多少会因此失分,这总算是个口实。

由此可见省委组织部那里,在干部任用上要面对多大的压力了,连这不成熟的调查表的力都要借到——管着官帽子是好事,但是钻营的人太多了。

这样的猜测,使这个事实变得容易让人接受,毕竟相对文明办的强势,组织部的手段是润物细无声的这种,不太容易遭致抵触,陈太忠沉吟一下,“你跟秦主任说了吗?”

“这个就是秦主任通知我的,组织部那边是闫部长的意思,”罗克敌沉声回答,“秦主任的意思是,要我跟您请示。”

“那就……办吧,”陈太忠点点头,这个头他点得有点沉重,闫昱坤这个建议,真的是进可攻退可守,需要拿来卡人的时候,就卡一下人,不需要的话,这个调查表的存在就是轻如鸿毛。

但是享受便利的是组织部,遭人记恨的是文明办——要不是你们搞出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表来,组织部想卡也得找别的理由吧?

当然,候选干部家属是否经商是否有绿卡,都是客观存在的,不会被抹杀,可文明办这个表一出,就算是以书面材料方式、权威渠道认定了事实,跟人云亦云大不相同。

陈太忠能理解闫昱坤等人的心态,但是他对即将遭遇到的麻烦,也有明确的认识,然而,他有别的选择吗?

不管怎么说,这个干部家属调查表的影响,开始逐渐冒头了,他只能如此安慰自己,而且这个影响,正是他推行这个表时所追求的——既然事情在向好的一方面发展,再大的麻烦,哥们儿也扛了,干工作不能畏手畏脚!

罗克敌之后,就是李大龙来汇报工作——他手里的举报信再次增长,而且他已经又锁定了几个目标,“……不过,我没有跟他们交流,这个板还是要您来拍。”

陈太忠讶异地看他一眼,心说我还真没想到你这么思路广的主儿,也有主动出击的胆子,“大龙你胆子不小啊。”

“在您领导下工作,胆子大点不要紧,”李主任笑眯眯地拍个马屁,“事实上,我只是调查他们填的表与事实不符,也没别的意思,毕竟欺骗组织……这个性质是比较恶劣,是不能容忍的。”

那就约谈吧,陈太忠心一横,就想说出这话,我已经要替组织部挨板子了,不怕再多一点压力。

但是他才要张嘴,猛地又想起“仙灵九转大阵”被强行轰开时惊天的响动,那是他难以忘记的梦魇,于是犹豫一下缓缓点头,“你做得不错,不过这件事……需要个合适的切入时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