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786章 变化(上)

输人不输阵,是所有太子党的通病,黄汉祥这老牌太子党也不例外。

事实上眼下发生的一切,也远远超出了普通意义上的争强好胜,已经涉及了阵营、涉及了具体的利益,想退都退不得。

陈太忠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他沉吟一下,终于是点点头,“那行,就让荆总拿这里待客好了……我还想拿这一套房子,从你那儿再获得点蓝家的线索呢。”

“这就是我找你的第二件事了,老爷子发话了,你得回去了,”今天黄汉祥嘴里令人郁闷的消息,真的是一件接一件,“他要我控制一下节奏。”

“嘿,”陈太忠听得嘿然不语,好半天才轻声嘀咕一句,“前一阵蓝家折腾得狠的时候,也不知道黄老这么要求过他们没有。”

这话就委实大不敬了,以阴京华的城府,都禁不住脸色一变,果不其然,黄汉祥的脸跟着就是一拉,他不能容忍别人对自己老爹的冒犯,“你这说的是什么话?”

“什么话?怪话!”陈太忠才不会怕他,“别人步步紧逼为所欲为,那就可以,咱这儿稍微反击一下,就要控制节奏?不是我说,蓝家的毛病,都是别人惯出来的。”

这话算是说到黄汉祥心里去了,他也不甘心就这么控制节奏,但是……他总不能跟着别人置疑自家老头子吧?说不得哼一声,“等你走到那个位置,自然会了解里面的无奈……好了,我也不跟你扯那么多,这件事还没完呢,蓝家的小屁孩儿想爬到我头上,还嫩一点。”

“蓝家……小屁孩儿?”陈太忠听得微微一愣,“您的意思是说,蓝家的事儿,都是蓝老二搞出来的?”

蓝家的掌门人现在都是古稀的人了,黄汉祥哪里有资格叫人家小屁孩儿?倒是一直跑前跑后的蓝志龙,有这个嫌疑。

“都是的话,那不敢说,绝大部分是吧,”黄汉祥笑着回答,“蓝家的摊子那么大,这煤焦才多大点的买卖?”

敢情蓝家这两子一女,也是事务繁忙,每人各管一面,大哥和大姐的领域相互补充,蓝志龙相对独立一点——当然,这同跟黄和祥跟黄汉祥的关系一样,平日里不怎么来往,但是有了事,还是要相互支持。

以黄汉祥的说法,这件事若是蓝老二一个人来办的话,整不出这么大的动静,想必也是借助了一些其他人的影响——以蓝志龙的财势,三五个亿花在场面上不在话下,但是想同时调动中纪委、媒体和相关势力,那还真是不可能。

“就是你黄二伯,想使唤动这些人,有些招呼也不合适由我出面来打。”

总之就是这么一个意思,这次的事儿说起来不算大,但是细数起来,双方动用到的资源可不少,陈太忠琢磨一下,“那行吧,我就先回了……天南那边,还有俩中纪委的人等我呢。”

“嗯,这个消息我一定转告到,”黄汉祥哈哈大笑了起来,见他还有所疑虑,说不得抬手拍一拍他的肩膀,“就算我扛不住,他们进了天南,以你的能力,把人撵出来总不是问题吧?”

“那当然了,”陈太忠傲然地点点头,然后大家又随便聊两句,黄汉祥留个买机票的电话,站起身扬长而去,荆俊伟虽然是在二楼上,却是挺关心下面的动静,见黄二伯要走,也下来相送。

两人再次上楼,某个家伙沉默了半晌,才猛地反应了过,于是哀叹一声,“我说……这不是忽悠人吗?”

“嗯?”荆俊伟奇怪地看他一眼,不成想这厮反倒站起来了,“要走了,你们玩吧,房子钥匙回头我给你。”

荆总愣了愣,才反应过来,以后这房子就丢给自己保管了,说不得笑着摇摇头,“那以后你来北京怎么办?”

“我现在就再去找朋友借一套,”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他说的借自然是再买一套了,老黄虽然催他走,但是他总得把新家落实了,要不然下一次来又得住宾馆。

我倒有朋友,手上有现房,荆俊伟想起来自己有个朋友已经移民,手上的房子想卖两套,不过他才要开口,眼光不小心扫到了张馨,于是笑一笑没再说话。

陈太忠走出去之后不久,张馨也站起身不吭不哈地走掉了,直到这时,荆总的朋友们才真正地放松了起来,魏老师率先站了起来,“嘿,我欣赏一下荆总的房间。”

“他有些东西没搬呢,现在不方便,”荆俊伟淡淡地回答,却是不容反驳的语气,陈太忠的房间里,少儿不宜的东西肯定不会少了。

“能住在这样的房间里就好了,”美女作家无限感慨,当然,这感慨中还有一丝暗示。

“以后能常在这里喝茶,那就又能多点人了,”魏老师也是挑通眉眼的,见荆总似有不悦之色,就又慢慢地坐下,“以前都不知道,荆总还有这么个好地方……陈主任把房子还给你,还能借到条件这么好的房子吗?”

“那是他张一张嘴的事儿,”苏素馨在旁边懒洋洋地回答,中午她也喝了不少,现在还有点迷糊,“这样的房子,他买十套都不会眨眼。”

那个混蛋一定会让张馨帮着看装修吧?荆俊伟淡淡地笑着,却是不发话,这是他不想居中介绍的原因……

这他还真是想错了,陈太忠打个电话给马小雅,了解一下北京现在哪里的房子好,接着在两个小时之内就敲定了一套别墅,这房子有九百平米,加上院子和车库,售价九百万。

从天津顺来的钱,又得有一半砸进来了,而是毛墙毛地还得装修,装个差不多的话,起码得两百万——不过位置不错,房间设计都还算合理。

陈太忠交了二十万定金,拿了一张白条就走人了,没办法,房主该是谁他还没琢磨好呢,虽然这是在北京,但是既然已经被蓝家盯上了,有些事情还是低调一点的好——没错,这么一套房子整不倒他,但是何必给别人提供攻击自己的把柄呢?

所以,他是跟张馨一起回去的,不过想到自己这次被人逼得不得不搬家,他心里还是怨恨难耐,说不得又在北京呆了一晚上,直到第二天快中午的时候,才驾车离开。

车到素波,是周三中午,陈太忠回到湖滨小区也没歇着,将自家的地盘细细地过了一遍,北京别墅周围那些乱七八糟的那些东西,应该是蓝家趁他不在的时候,偷偷派人装上的,不过,湖滨小区这边虽然一直有人,可她们的警惕性……那也不用指望。

总算还好,没有发现异常。

唉,都是一些不得不忙的小事,陈太忠忙完之后,发现就到了上班的时候,说不得开车去了省委,秦连成已经在办公室等他了。

在陈主任离开的这段日子里,省文明办这边的工作也一直进展顺利,尤其是劳动厅那里,不知道是不是凑巧,蔺厅长偏偏选在黄老生日的当天,再次邀请了全省各大企业来厅里开会。

这次开的就是大会了,厅里能放五百多人的大会议室,上座率有八成,虽然里面有一小半是厅里的干部,但是与会的企业家代表,占了绝对有一多半。

这次厅里就是摆明车马地下命令了,要各企业限期完善用工制度,若是有企业想蒙混过关,发现一个查处一个,这个是没得商量的。

省委文明办对这个会议高度支持,并且第二天又在《天南日报》第二版登了文章,占了差不多有三分之一个版面,除了报道这次会议,还有各方的论点。

“这么大的事情,我居然没机会参与,真遗憾,”陈太忠笑着一摊手,“我来文明办半年了,还没在第二版占过这么大的位置……老主任就是老主任,这面子真大。”

马屁不怕赤裸,关键要时机得当——这也是这次北京之行他的收获。

“少扯吧,你办更有面子的事儿去了,”秦连成笑着瞪他一眼,心说让我在去给黄老祝寿和占天南日报三分之一个版面这两者中选择其一的话,我肯定会选前者。

只不过立场和阵营都定了,他实在没这个机会,那也只能徒呼奈何,“现在各企业配合得都不错,蔺厅长表示,正在考虑建立分级机制。”

这个分级机制是必须搞的,从理论上讲,省劳动厅对的企业,是省工商局注册的那些公司,虽然他们也有权调查那些在各地市工商局注册的公司,但是调查那些公司,主力还是各地市的劳动局。

“咱文明办的分级机制还没搞出来,劳动厅反倒要先行一步了,”陈太忠感慨颇深地叹口气,“老主任,咱们要加把劲儿了。”

“那点东西,是具体的可以量化的,跟咱们这能一样吗?”秦连成无奈地苦笑摇头,“那是微观咱是宏观,微观错了可以改,宏观……就不允许出错。”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