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784章 一夜变化(上)

对蓝家老二蓝志龙来说,这两天的事儿,实在是太气人了,天南那边,杜毅顶得死死的,原本姓杜的根本不表态,现在却不知道抽了什么风儿,连被捅出来的那个姓楼的都要回护——电子账都在那里摆着,你跟我说查无实据?

至于黄家这边,自从那个文明办的主任打了中纪委的人之后,就表现出了异常的强势,先是黄汉祥出面将人接走,紧跟着从天津和河北就传来了凌厉的反击。

如果仅仅是这样,也就罢了,算人者人恒算之,蓝老二做好了接受还击的准备,甚至监视陈太忠的人被莫名其妙地弄晕,他也只是吃惊——黄家拥有类似能力的人,比蓝家只多不少,不过剥光衣服……麻痹的,有点下作了。

但是天津那边终于壮起胆子,打报告说昨天又丢了六百万的时候,他终于按捺不住地暴走了,我操你大爷,人不能这么无耻啊。

六百万对他来说,真不算什么,就算加上前面丢的那些,两千一百万也不算什么,但是这一记回马枪带给他太大的耻辱,简直是赤裸裸的一记耳光——你的公司,我想偷就偷想抢就抢,一次不够就两次,爷就是吃定你了。

事实上,他担心的并不只是颜面的丢失,同一个公司连着偷两回,这更有可能是代表了黄家的一种态度,他的参谋指出——对方很可能在暗示:如果愿意的话,我可以盯死你任何一个公司,甚至毁掉你的产业。

蓝志龙听到这个分析,真的是再也按捺不住心头的怒火,暴走了起来,当然,他内心深处也隐藏着一丝恐惧,黄家……不会真的有这个意思吧?

“龙哥,我的人的脚,不能就这么没了,”一边有个黑脸膛男子发话了,此人年约三十许,额头正中到右眼角有一道斜斜的刀疤,看起来狰狞恐怖。

尤其是这刀疤不但深而且粗,应该是钝器造成的,蓝志龙虽然身宽体胖,但是这个比蓝公子瘦小了差不多一半的男子,却给人一种更危险的感觉。

车里的那三位,冻得实在太厉害了,其中有两个人的脚趾头,十有八九是保不住了,说话的这位,正是那三位的师傅,他瓮声瓮气地发话,“您给句话吧。”

“你确定能干掉陈太忠?”蓝志龙不屑地看他一眼,搁在往日,蓝公子对身边的高手,多少说话还是要客气一点,毕竟这些高手是他自己招揽的,而不是组织给他配备的。

像这刀疤男子,出身于地方部队,但却是凭借自身实力走上来的,想当年总设计师去中越边境视察,他就是地方部队选派出来的保护人选——这世界从来不缺少传奇人物。

不过,盛怒之下的蓝公子就顾不得那么多了,今天的事情让他情绪异常地糟糕,“你认为可以赢了一个快得过子弹的家伙?”

“我愿意试一试,”刀疤男人冷冷地回答,能从基层一步一步走上来的,无不是对自己信心十足的主儿,“希望您允许。”

“如果你能确定,杀不死他就自杀的话,我无所谓,”蓝志龙知道,很多军人都是很热血的,但是这种热血搁在他眼里,根本就是不负责任的同义词,“小马他们最多截掉几个脚趾头,对方已经留手了……你希望他们被切成好多块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刀疤男并不是一个擅长言辞的主儿,他结结巴巴地回答,“我只是觉得……觉得那家伙有点无耻。”

“我比你更想干掉他,”蓝公子叹口气,到了他这个境界,无耻不无耻的那都是无关紧要了,关键的是输赢,“吴近之的儿子,也算能打的了,拿着枪都赢不了他。”

就在他们讨论这些事的时候,陈太忠推开房门走出来,他要去安万特中国公司走一趟,法国的罗纳·普朗克公司和德国的赫斯特公司合并了,这是新公司的名字。

罗纳·普朗克在去年,已经答应在凤凰设立分公司建立分厂,不过厂子建到一半,就遇到了公司合并这样的惊天大事,所以后面的进度,就差得多了,分管副市长吴言和段卫华都来北京催过,不过效果并不明显。

陈太忠今天这一趟,效果也不是很明显,不过总算是对方知道,这个陈主任跟罗纳·普朗克的投资顾问克劳迪娅关系不错,跟美国肯尼迪家族关系也好,所以信誓旦旦地表示,在元旦之后,会加大工作力度,争取在明年四月之前投产。

“我怎么会这么忙呢?”从安万特公司出来,陈太忠很是有点搞不懂,想起有些人闲得蛋疼,大好的时间都用来盯梢,说不得停下脚步,冲远处一辆车招一招手,“过来!”

这辆车正是黄汉祥派出来盯梢的车,陈某人早知道有这么一帮人,这帮人也知道人家早就知道,只是,该做的功课那还是要做的。

但是看到他招手,这些人还真有点傻眼,尤其是早晨蓝家那帮人的下场,他们是最早知道的,不过对方都这样招呼了,他们想驱车而逃,也没那个胆子,真敢跑的话,眼前亏要吃,眼后亏也要吃——没的选择的。

“您有什么吩咐?”这辆丰田沙漠王乖乖地靠了过来,副驾驶上的男人主动开门下车,态度异常和蔼。

“跟黄二伯说一声,华苑的房子我不住了,”陈太忠其实也没啥好吩咐的,想起早晨的决定,索性就通过这些人打个招呼,“总有人在那里晃来晃去的,没什么意思。”

您跟他说不好吗?听话的这位只觉得对方的吩咐很有点莫测高深,不过这个要求是他没资格拒绝的,说不得笑着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接下来,哥们儿就得在北京再买一套房子了,”陈太忠想到这个,禁不住就是一阵头大,他已经习惯了独门独院的骄奢淫逸,现在让他再去宾馆,那绝对是受罪,而且也不保险。

他在北京还有一套别墅,比这套还大,但那是小萱萱和他的“我们的宫殿”,不合适放外人进去,由此可知,某人对自家众多的后宫,心里虽然存着一碗水端平的念头,但是他真的端不平,小萱萱和小紫菱,就是他的死穴。

想着自己要舍弃这套房子了,临走的时候,他肯定要狠命造一下的,看一看时间,眼下也十一点,就给荆俊伟打个电话,要他带着人来自己这里吃喝。

他是混了荆总两顿火锅的,而这房子也在荆总名下,他请荆俊伟真的一点压力都没有?,事实上他还有一个猜测,老黄也未必愿意再要这房子,那还真不如送给荆俊伟了——回头顶了小紫菱从碧涛那里的借款,亲兄妹明算账嘛。

荆俊伟还真不跟他客气,半个小时之后,两车人就过来了,一辆沙漠王一辆皇冠,车上却是下来足足十二个人,里面不但有魏老师和美女作家,居然还有……苏素馨。

“你们怎么也认识?”陈太忠看着苏素馨,颇为讶异地问一句。

“本来就都认识嘛,”苏素馨白他一眼,毫不见外地换了鞋,连蹦带跳地蹿了上去,四下看一看,“没道理啊,你的房子怎么比我的大那么多?”

“小苏,纠正一下你的错误认识,”荆俊伟咳嗽一声,“这房子不是他的,是我的。”

“呀,这么大的房子,总得三百万吧?”美女作家眼中的矜持也不见了踪迹,两眼冒着的全是小星星,“中空布局,落地窗……哇,住在这里,真的太幸福了。”

“我的房子也是这种布局,”苏素馨哼一声,低声嘀咕着,颇不以为然的样子,看得出她对雅思不是很感冒,“现在就流行这样的。”

“大气而不失典雅,很不错,”魏老师点头点评,他知道这房子大约跟荆总没啥关系,他跟荆俊伟不是一两天的交情了,荆总的家他也常去,从来不知道还有这么一处所在。

而且他的点评,确实比较靠谱,不管陈太忠还是黄汉祥,住在这里的时候,只是将这里当个临时居所,屋里摆设档次都不低,但是东西实在不多,既然空旷,必然会显得大气,“俊伟居然藏着这么个好地方,不让大家知道,该罚!”

“我借给太忠用了嘛,”荆俊伟微笑着回答,“现在他良心发现,在我家里请我吃饭,唉,等到这一顿还真不容易。”

大家闹哄哄地就坐下了,正好屋里还摆着附近几家高级酒店的菜单,陈太忠拿着递给众人,“大家看着点,我请荆总,人情最后都要落在他头上呢。”

“路易十三……来一瓶行吗?”魏老师笑着发问了,就在这个时候,张馨推开门走了进来,今天陈太忠请客,来的人很多,倒也不怕多来她一个。

“那玩意儿你喝,我不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我对洋酒一向没感觉,喝那个还不如喝北京二锅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