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783章 欺人太甚(下)

“这就是监视我的代价,”陈太忠将房间窗户打开之后,又将天文望远镜移到开着的窗户口——看起来像是屋里两位有意将位置移到这里,以确保视线不受室内水汽的侵扰,这才施施然地回到了自己的别墅。

然后,他就万里闲庭地出去,过性福生活去了,事实上,他心里还是有点悻悻……这个别墅,终于是保不住,必须要卖出去了。

在素波市的紫竹苑,他同样放弃了一栋别墅,那别墅是韩忠的,不在他的名下,不过这一栋虽然也是在荆俊伟的名下,但是他放弃的心情却是不一样。

两者相较,他放弃这栋别墅时,真有点不情不愿,撇开一些细节不谈,那一栋是他为了避免麻烦,主动放弃的,而这一栋,他却是麻烦已经上头,不得不放弃,这让他心里充满了不甘,因此,他对蓝家的怨恨就又多了一分……

第二天一大早,黄汉祥按惯例起得及早,在院子里转悠了两圈之后,正拿着一个篮球在投篮,阴京华匆匆走进来,手里拎着两串子食盒。

“弄一屉菠菜篓吧,”他扫对方一眼,很随意地吩咐,“今天想吃点素淡的,别让小胡做啊,我受不了他那个皮儿。”

“小胡现在技术有点长进了,”阴京华笑一笑,“其实这天气,来碗油茶或者馄饨才好,这八宝莲子粥,感觉没劲儿,吃了不够扛冻。”

“吃馄饨还吃你四季春的?”黄汉祥摇头一笑,“你也知道,我好好吃饭,也就是早晨这一顿,不吃稀罕,咱就图个舒坦。”

这是他多年的惯例了,事实上很多人都如此,中午晚上都是酒跟着酒,再好的饭菜吃到嘴里也没味儿,轻轻松松地享受饮食的乐趣,并且肠胃舒服,还就是在早饭。

“这顿饭,我还就怕您吃不舒坦了,华苑小区那边,出了点儿事,”阴京华一边张罗着往里面端饭,一边笑着回答,“就在小陈那房子旁边。”

华苑小区就是五棵松那边的,黄汉祥一听就明白指的是什么,登时就是一愣,“咱不是有人看着吗,怎么可能出事儿呢?”

“那边儿也派人看着去了,”阴京华听到这个问题,就笑了起来,是不可抑制的开心,“哈,钻在一辆桑塔纳里。”

“然后呢?你接着说,”黄汉祥点点头坐下,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起来——这也是多年的习惯,他早晨一起来就要喝到热茶,还得是毛峰这种口齿留香的绿茶。

“然后好像……那边三个都冻僵了,哈哈,”阴京华哈哈大笑了起来,“二十分钟……嗯,十八分钟以前,120把他们接走了,听说是冻了一晚上,抬出来都是硬邦邦的。”

“小陈这家伙,也太损了,”黄汉祥听得乐翻了天,好悬没一口茶水喷出来,没人说这件事是陈太忠干的,但是,除了他又能有谁呢?“现场有什么痕迹?”

“没痕迹,好像就是他们忘了关车窗,车又没发动,就是冻成这样了,”阴京华笑着回答。

“那肯定就是他干的,”黄汉祥毫不犹豫地点点头,有明显痕迹的,那不好说,神不知鬼不觉这种的,必然是小陈所为。

“问题是……没人发现他是怎么干的,”阴京华苦笑着一摊双手,“一点响动都没听到,所以……所以咱这边心理压力也挺大。”

“大什么大?都是小陈见过的,”黄汉祥不介意地摆一下手,合着陈太忠认识那三人中的两人,还真不是巧合,黄总安排的时候就想到这些可能了,“他又没动咱这边的人,你总不会以为他没有发现吧?”

这个倒是,阴京华心里其实明白,不过他也能理解那些人的心态,毕竟大家监视的是同一个地方,见到另一拨人全身冻得硬邦邦地被抬出来,谁也会后脖颈发凉,求证一下也是应有的心态。

接下来是早饭时间,也不用再说,大约是在九点钟左右,黄汉祥正陪着老爷子聊天,猛地电话响起,他接起来没说两句,眉头就是猛地一扬,“哦?”

“哈,太缺德了,”他挂了电话之后,笑着摇摇头,“小陈这家伙,居然把监视他的人剥光了打晕,哈哈……”

“哦?”黄老本来没在意儿子的表情,听到这话才奇怪地扬一下长长的眉毛,“什么小陈打晕……不是又在设计我吧?”

“老爸,我早就不干这事儿了,”黄汉祥听得有点汗颜,以前他接了什么不好办的事儿,为了方便跟老爷子张嘴,就要别人趁自己看老爹的时候打过电话来,他好借机说出来。

这么干了两三次之后,被老爷子发现了,勒令他以后看自己的时候关掉手机,过了很久,这个禁令才慢慢地变得那么不重要,“最近是跟蓝家那几个小子折腾呢。”

“嗯,”黄老点点头,意思是要他解释这个电话,做儿子的当然看得懂。

合着蓝家人最早发现的,不是车里的三个人,而是楼上得那俩,陈太忠把这些人的手机电池都卸了,打手机就是不在服务区,但是楼上得房间,还装着固定电话不是?

五点多的时候,有人给这些人打电话,死活联系不上也就算了,不过连固话都没人接,于是就有人过来查看是什么情况——小区那儿不好做大动作,先来这栋楼看吧。

待发现楼上那俩赤条条摞在一起,冻得冰冷僵硬,蓝家就知道坏事了,也顾不得忌讳了,就叫了120急救去小区,想不到车里那三个冻得更惨,汽车这玩意儿不发动的话,绝对是冬冷夏暖。

楼里的那俩还好,车里的这仨,到现在都分析不出有没有脱离截肢的危险,可蓝家还不能因为这件事去找陈太忠的麻烦。

他们这个监视本来就是非法的,吃了亏就只能自己认了,要是陈太忠索性是杀了人,这也算,警察可以出面侦破杀人案,但是现在怎么看怎么像个意外,人又没死,没办法发作。

阴京华知道小区出事,是黄家的人看到了,但是发生在楼里的事儿离得实在太远了,谁能知道?刚才是蓝家的老二吃了亏之后,苦于没好办法报复,盛怒之下骂了一句娘,这才被别人听到。

“这些人……这样对付不过分,”黄老点点头,就为此事定了性,“特务是有存在的必要,但是特务政治不值得鼓励……尤其在党争的时候。”

“对啊,你有本事监视,就不要被人发现嘛,”黄汉祥笑着点点头,陈太忠处理事情的手段,甚合他的心意,既没杀人又狠狠地羞辱了一番,太解气了。

发现老爷子看自己的眼光有点不满意,他赶忙讪讪地笑一笑,“小陈前天在天津,还干了一件事儿……”

“啧,”黄老听他说完之后,不满意地摇摇头,“差不多就算了,看你们这整天都惦记着点什么,小家伙也真是的,老老实实地抓精神文明建设不好?跟他把有用的东西拿过来,让他收收心,回去好好工作吧。”

“但是蓝家欺人太甚啊,”黄汉祥终于正面反对老爹的意见,“拿跟鸡毛当令箭,一场车祸也要做文章……”

“嗯?”黄老淡淡地扫一眼自己的儿子,黄总登时就闭嘴了,他可是知道老爸什么时候是认真的,面对老爷子的微怒,大名鼎鼎的黄老二只得站起身走人。

不成想,他走出去差不多五分钟之后,又转了回来,双颊不住地抽动着,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模样,犹豫一下他发话,“老爸,才得到一个消息,陈太忠把天津又洗劫了一遍,不过……是昨天干的,不关我的事儿啊。”

要说天津那家公司,也真够倒霉的,他们前一天提款,就是为了次日支付一笔货款,货款不多,也才四百多万,不成想被人连锅端了。

钱被偷了,但是要钱的供货商已经到了,人家不管这些——付清上一笔货款,这批货我才会给你提货单,否则没得商量,我给你的价钱都是现结的价了。

这一家也没啥可说的,他就算再强势,欠债还钱总是天经地义,说不得又四下筹措了六百万现金,装在奔驰600的后备箱里带了回来。

谁想到老板下车离开之后,守着车的那位被人打昏,等到报警声响起,大家赶到的时候,奔驰车后备箱被人拿大锤砸开,装钱的皮箱却不见了,这一切都是发生在短短的二十秒之内。

“杀了一个回马枪?”黄老听得都笑了起来,好半天才摇摇头叹口气,“好家伙,这搁在战争年代,也能算是典型战例了。”

哥们儿其实只是碰巧了,陈太忠这时刚回了别墅,盘点一下昨天的收入,心满意足地点点头,没办法,谁让我没有天津地图,死活找不到纪检委呢?

“欺人太甚了,”海淀区某个小二楼里,有人冷哼一声,狠狠地将手中的杯子摔在地上,接着又是噼里啪啦一阵乱响……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