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782章 欺人太甚(上)

陈太忠一觉睡到下午五点半才醒过来,都快到晚饭的点钟了,荆俊伟跟几个人围着桌子,正在泡茶,雪后的北京阴冷无比,屋里暖气烧得不是很好,正是喝功夫茶的好时机。

美女作家已经走了,据说雅思女士觉得这里文艺气息很浓,并不想离开,连着推了好几个电话,不过最后一个电话推无可推,北京电视台有意邀请她做一期节目,这关系到她的作品的销售和新作的宣传,那是不得不去。

陈太忠定一定神,就跟荆总打个招呼,说最近情绪不太好,影响了自己的酒量,“搁在往常,这点酒还真不算什么。”

荆俊伟笑着表示,你也不用走了,这晚饭的点儿都要到了,吃了晚饭再走好了——你要觉得过意不去,你可以请客嘛。

陈太忠哪里有那么厚的脸皮?而且晚上他有应酬,凯瑟琳在自家的别墅里搞个沙龙,论述互联网泡沫破裂的时代,全球经济新的增长点可能出现在哪些领域。

这个话题真的太大了,所幸的是她搞的是沙龙,随便说随便听的这种,反正那些知道米歇尔小姐原本该叫肯尼迪小姐的主儿,也有兴趣参与一下。

本来陈太忠是没兴趣过去的,不过今天西门子中国公司的副总裁舒泽先生要去,还有阿尔卡特等公司的人,那么只说为了催促一下西门子公司,他也有必要过去一趟。

在凯瑟琳的别墅里,他还看到了上次见过的曼雷兄弟公司的独立董事,心里不禁微微一动:好像这个财团,也是跟蓝家有牵扯的?

沙龙的气氛,热闹且激烈,大家纷纷各抒己见,不过陈太忠基本上没有发言的机会,参加这个沙龙的国家干部,最低级别的也是副厅,还是比别的正厅都毫不逊色的——发改委政策法规司副司长,够不够牛?

所以对他来说,此来的重点,就是跟舒泽表示出来自己的不满,不过就是一些略略精密的仪器,找一些替代品真的很容易,我们看重的,不过是它同西门子其他设备配套的能力,能减少我们的研发和生产周期罢了。

你们要真是觉得,离开德国的这些东西,我们就玩不转了,那么这些设备我们就不买了,你们支付相应的违约金,交货时间也按规定顺延——这样可以吧?

这样讨价还价的手段,在十年后是常见的,但是在那个时候,巴统组织还没解散了几年,瓦森纳协议正当时,敢在精密仪器上这么跟外商讨价还价的,国家部委里或者还有那么一两个主儿,地方政府里绝对不会有。

嗯嗯,我们已经知道了,正在同政府争取,要知道,关心这个项目的可不仅仅是你,不仅仅是天南,我们的压力一点都不小,舒泽一脸的苦相,看起来还算态度端正。

然而不久之后,他的马脚就显露了出来,打了一个电话之后,他侧头过来轻声发话,“公司很震怒,领导表示严重关注,这会严重影响德中友谊……不过,领导嫌我的汇报不够翔实,最好你能提供两个待选的厂家和设备型号,我们就好向政府施加压力了。”

我说,你这官腔打得比我还溜啊……而且非常具有中国特色,陈太忠真是有点无语了,可见入乡随俗这句话还真的不错,他干笑一声,“详细情况,我也不是很知情,我只是想确定一下,你们打算践约,还是打算违约?”

“请相信我,陈,我认为这是不可抗力,”舒泽干咳一声,“我们正在尽最大能力地活动,我是说如果……你要是能表现出自己有采购其他设备的能力,一切都会变得轻松。”

“问题的关键在于,我不能让你给我潜在的货源施加压力,所以我不能多说哪怕一个字母,”陈太忠笑着耸一耸肩膀。

同时他不忘记点一把野火,他冲曼雷公司那位努一努嘴,“也有人希望高价卖给我们一些廉价货,比如说这位先生……所以,我们的选择真的很多,不过我只想要对我有帮助的。”

“哦,原来是这样,”舒泽先生点点头,表示自己理解了一些,同时不无抱怨地嘟囔一句,“我应该想到的,破坏规则的,总是这些外行的家伙。”

对陈太忠来说,这个沙龙并不是那么尽善尽美,他在完成自己的既定任务时,稍微等了一等,就站起身悄然退场,甚至连招呼都没打,因为没必要——大家晚上约好了,去马小雅那里嗨皮。

不管夜里要穿墙去哪里,他总还是要回自己的别墅的,老黄说了,不许他外出——这个要求有点难为人,不过不许闲杂人等过来,这却是硬杠杠,黄汉祥的这个据点不算很保密,不少人都知道的。

陈太忠也知道,眼下正是关键时刻,自然不会玩什么个性,他甚至都不开马小雅的车了——宝马和本田都不开,进进出出只是打车。

事实证明,黄汉祥的吩咐还真是有道理,就在步入别墅的时候,他感觉到了,在离自己房间差不多一百五十米远处,一左一右,有两拨人默默地观察着这栋房子。

你们这也……太小看我了吧?巴黎的冉阿让先生都栽到我手里了,还莫非还指望我在小河沟里翻船?

陈太忠走进房间洗个澡,接着就熄了灯,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从外面看去,偌大的房子里,只有一小块窗户,有若隐若现微弱至不可辨识的光线——客厅的帘子还拉着呢。

当然,陈某人也不是一个逆来顺受的好脾气,他假巴意思地看一会儿电视,实在按捺不住心中的不平之气,做个分身就溜了出去……我倒要看看,是哪里来的鸟蛋,居然敢偷窥哥们儿的私生活,昨天才一拨人,今天就两拨了?

第一个鸟蛋……啧,他没办法计较,是黄汉祥的人,车里一共三个人,他看着两个面熟的,想生气都没理由。

第二个鸟蛋,那纯粹就是陌生人了,而且一看就是那种不干好事的陌生人,三个人挤在一辆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桑塔纳两千里不说,车窗上居然还贴着太阳膜。

好吧,贴着太阳膜也不是什么问题,关键是这太阳膜居然能揭开一个一个的小口子,这就怎么看怎么不地道了。

陈太忠赶到的时候,正好就是后座的家伙将后窗的太阳从中掀起一个圆形的孔洞,手里拿着一个望远镜看着——这辆车是车屁股对着他的别墅的,这么做能降低别人的警惕性。

“这货今天又是一个人回来的,”拿望远镜的家伙低声感慨,伸手摸一摸旁边的什么物件,“麻痹的他改行吃素……喜欢上自摸啦?”

车没打火,里面也没灯光,不过路边的积雪多少能反射出一点光线来,陈太忠眼睛又好,一眼就看出,这厮身边还放着一个摄影机。

“不服气的话,你进屋跟他对摸一条龙嘛,”司机低低地哼一声,非常非常低的声音,“不过,听说那丫家伙很大,也经造,去纽约的时候,七八个洋妞直接摆在床上放排枪。”

劳资就没去过纽约……好不好啊?陈太忠气得好悬要显出身形来计较一番,不过,别人既然夸的是他的强大,他倒也不好再计较。

再听得两句,他就明白了,这帮人来这里,就是要抓拍他的私生活混乱,那么这些人的来路,也就不问可知了。

对待敌人,陈某人一向是秋风扫落叶一般地无情,虽然不至于直接弄死对方,但是对方已经打算间接搞死自己了,他自然是不会留情,一个昏憩术丢过去,又将哥几个的手机电池一一卸下,最后把车窗户摇下来,这就是齐活了。

在冬季雪后的北京城,你们就这么呆一晚上吧,下雪不冷化雪冷,零下十来度总是有的,真要挺到明天天明还没挂的话,那也是你们的造化。

搞完这个破坏,他心里就平衡多了,监视别墅的一共有两拨人,一拨是黄汉祥的人,他不方便下手,这一拨那就要下狠手了。

才待转身回别墅,猛然间他又觉得哪里气场有点不对,细细品味了小二十分钟,他才捕捉住了源头——离这里差不多五百米远处的一栋高楼上,有人在观察着这里。

这是宁可杀错不可放过,陈太忠轻轻巧巧地一个缩地成寸,直接点对点就踏过去了,过去之后,发现两个男人在屋里,窗口处有个三脚架,上面架一个很粗的单筒望远镜——看起来有点像天文的。

屋里还有一些别的设备,他就不是很清楚用途了,说不得他又让屋里的分身折腾一点响动出来,屋里这俩人的反应,马上就告诉他——某些房间防窃听的效果很差。

这就太过分了,陈太忠觉得自己的隐私权被侵犯,心里的火苗子不问可知,他四下看一看,发现这栋大楼的供暖很是不错,短期内冻不死这俩,索性心一横,丢个昏憩术过后,将这俩赤条条地剥光,丢在房间的床上,摞在一起——需要重点指出的是,这二位都是男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