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781章 多点开花(下)

陈某人能产生这样的想法,还是要因蓝家的行事所赐,以前他总觉得做事专一一点好,耳听得有人乱拳而上,直接就能打死老师傅,就觉得这么搞有点太不讲究了。

当然,人家不讲究有不讲究的道理,效果也还不错,而偏偏地,他是一个喜欢以血还血以牙还牙的主儿,就琢磨着我也给他胡乱上吧。

像凌晨那一家的天津公司,这就是个典型,陈太忠并不知道这公司刚刚提了一笔钱回来,他只是听马小雅说,这个公司是蓝家二儿子搞的,就漏夜过去一趟,不成想收到了不少账本之外,还弄到手那么多现金。

这就是意外之喜了,陈某人的须弥戒里也没多少现金了,荆紫菱的易网公司是个吃钱的大户,丁小宁的京华也远远没到了收获的季节,手头拮据吖~

这些账本,要不要转交黄二伯呢?陈太忠在纠结这个问题,他知道这些东西在什么人的手里更能发挥作用,同时他还想借这个东西换取蓝家一点情报——他对这边的情况两眼一抹黑,能打听出那个进出口公司背后是蓝老二,他已经是很运气了。

还是等老黄问起来再拿吧,最后他还是舍弃了这个念头,人家就不主张我乱来的,就算给出几个目标,那活动的时候,没准也就落到了别人眼皮子底下。

可如此一来,他又不知道该冲哪方面下手了,郝亮明跑了,这个人他已经教训过了,而且是吓破胆的,这就不值得再出手;耿树躲到通州了,他已经动过手脚了,那么想要多点开花,接下来该找谁的麻烦呢?

在北京办事,就是这点不好,信得过的人不方便问——人家会阻拦你,而大多数人是不能完全相信的,谁还没几个别人不知道的知交?

就这么无所事事中,他就挺到了中午,看着窗外残存的积雪,他猛地想起来荆俊伟那里的火锅了,说不得走出房门打个车,直奔那里。

他来得还真是时候,荆总正让人张罗午饭呢,也不差多他一双筷子,不过一桌子七八个人里,他只见过其中一个,就是前次大家叫做魏老师的男人。

魏老师对他也印象深刻,毕竟是上次见到了陈主任出手打人,见他来了,就坐到他身边热情地招呼着,又介绍一个二十七八的女人给他,“这就是《流不尽的红颜祸水》的作者,大名鼎鼎的美女作家雅思。”

这也叫美女作家?陈太忠看这女人,怎么也就是中人之姿,当然,他的眼光或者高了那么一点,但是他非常确定,这个不算太美的女人,看起来有一点点傲气。

不过女作家对荆俊伟倒是很友好,时不时地跟荆总说两句,言辞间有些若有若无的巴结,而对他这个年轻的天南省的主任,兴趣就不大了。

这是想缠上荆俊伟吧?陈太忠看得明白,要说荆总也是一表人才,腰缠万贯家里却还没有女主人,被人惦记倒也正常。

不多时,铜火锅里的木炭就烧得开始发红,火锅的水也翻滚了起来,一桌子七八个人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忙乎了差不多十分钟,肚子里都有点存货了,大家才开始细嚼慢咽,推杯换盏。

也只有陈太忠和荆俊伟两个人,一开始就是有一筷子没一筷子地慢慢吃,要不说这搞文化的人,肚子里才华多不多暂且不说,但多半油水都不太多。

荆总的左手边是陈太忠,右手就是那美女作家,大家说着说着,就说起了雅思女士的大作,有个四十岁左右,皮肤微黑的男人发问,“你这个《祸水》,现在卖了多少了?”

“这个我也不清楚,三十万册……或者四十万?”雅思淡淡地摇一摇头,很不以为然的样子,“加印了好几回了,我也搞不清楚。”

“这可是跟你的收入挂钩呢,”魏老师听到这里,就插一句嘴,他是搞书法和绘画的,不过既然混了这个圈子,对出版之类的东西也有了解,只是不算太多,“你是卖版税的吧?”

“哦,是版税,不过续集要买断了,”美女作家不动声色地回答,“一个字大概就算三五块钱吧,不过靠写作怎么能挣了钱……还是得像荆总这样,做实业啊。”

“一个字三五块,这也不少了,”旁边有个二十出头的女孩插话,“二十万字的一本书,起码就能赚六十万。”

“这版税是怎么回事?”陈太忠听得好奇,就低声问魏老师,他虽然是在宣教部挂职,但平日里关注的音像出版物,不是非法的就是反动的,最多还有淫秽的……

魏老师对此略略知情,就告诉他说,版税其实就是卖一本书的抽成,“一本书售价二十,版税是百分之十的话,就是作者能得两块,卖得越多赚得越多。”

哦,确实不算多,陈太忠点点头,那本《流不尽的红颜祸水》,一本赚两块的话,三四十万册也不过才六七十万,“她写的这本书很有名?”

“嘿,”魏老师嘴角抽动一下,似乎想说点什么,最终还是叹口气,“反正就跟九丹的《乌鸦》差不多吧,嗯……能轰动一时。”

可是,这九丹的《乌鸦》是什么呢?陈太忠皱着眉头想了半天,终于想起,自己似乎看到过类似的报道,“哦,原来是那种凌乱的女性情感小说。”

“呵呵,”魏老师听得笑了起来,心说别看这陈主任年纪轻轻,说话倒是挺注意,而表达能力也贴切,“应该归于颓废流吧,也是一种时尚。”

这个可是不符合精神文明建设,陈太忠看几个人前仆后继地奉承着美女作家,有人的眼中甚至赤裸裸地散放出欲望的光芒,一时间有点想笑。

颓废的才女……倒也是能让人生出点征服的欲望,完事后提了裤子就走也无所谓,反倒是能给美女作家增加一点素材,或者令她多生出几丝萦绕在心头的郁结。

又听了一阵之后,他才知道合着这《祸水》一书是十八万字左右,定价十九块八,他细算一算,就觉得那买断的价码也就那么回事,不过这就是小插曲了。

到后来,荆俊伟被缠得有点受不了,又见他不怎么说话,就主动问起他来,“太忠打算再呆多久?”

“不知道,”陈太忠无聊地撇一撇嘴,有气没力的样子。

美女作家看到他这副模样,想起此人一直不怎么搭理自己,心里有点不忿,就借势问一问他是什么部门的,不成想某人实在傲慢得紧,只是微微笑一笑,不做回答。

倒是荆俊伟见状,怕冷了场面,就介绍说,这是我们天南省最年轻的处长,目前主抓精神文明建设,前途不可限量——没办法,荆总是不愿意得罪文化圈子里的人,就算这些不得志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能介绍一单买卖过来,他在圈子里是以仗义出名的。

“哦,那很厉害,”雅思又问两句,待她知道,这文明办还能插手新闻出版一块的时候,话就多了一点,不过非常遗憾,陈主任明显对她不怎么感兴趣。

这时候她才反应过来,自己对这个男人有点怠慢了,不过她的目标本来就是荆总,总不能去打荆总准妹夫的主意——虽然这消息还是她才听说的。

于是美女作家眼睛珠子一转,“我在中纪委还认识两个朋友,跟陈主任一样,也是年轻有为……改天一起坐一坐,大家认识一下?”

陈太忠被她这话逗得哭笑不得,心说你这体制外的,说话就是不讲究啊,你叫中纪委的人来坐一坐,知道的是你想介绍朋友,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威胁我呢。

“有机会吧,”他淡淡地回一句,也不肯多说,心说中纪委的人跟你啥关系我不知道,但是那边真的年轻有为的话,也不会跟着你去见什么人。

不过一边的魏老师听得有点奇怪,说不得插嘴问一句,“中纪委的人,跟出版没啥关系的吧?”

“那是我的书迷,他们喜欢我的书,”美女作家不无骄傲地回答,“中纪委是管接受举报,抓人的。”

你的书迷……果然是红颜祸水四处流,陈太忠听得暗暗撇嘴,不过下一刻他猛地想到一个点子——哥们儿是不是可以夜入中纪委,找一找关于蓝家的举报资料?

有些点子不能想,一旦想到了,他忍不住要做一下,说不得推说自己不胜酒力,在荆俊伟这儿找个床铺躺下呼呼大睡——眼下是白天,去中纪委有点不合适,但是……可以去天津纪检委不是?

说白了,他心里多少还是有点抵触去中纪委放肆,虽然中纪委的人刚找过他的麻烦,但那终究是国家最高级别的纪律检查委员会,万一真的翻出了一些看不过的事儿——那是该管还是不该管?

做为国家干部,哥们儿要带头相信组织,这不是对权势的敬畏,而是他认为,人活着总是要存点希望才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