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780章 多点开花(上)

黄家这么做,真有点卑鄙无耻!这是蓝家的看法,大家本来是在官场的层面斗,你们非要搞这种鸡鸣狗盗的事儿,真是令人齿冷——我们就算阴人,也是从正常途径体现的。

他们只顾如此抱怨了,却忘了考虑这种手段蓝家也常用,在大多数人眼里,蓝家才是爱做这种鸡鸣狗盗的事情,黄家在这方面,反倒是口碑不错。

这就又涉及一个根底问题,黄家根子扎实,地盘也足够大,等闲不向外面伸手,可一旦伸手,就是雷霆之势,这些小手段就意思不大了。

而蓝家根基浅,蹿起得又快,想要抢夺他人的地盘,在行事上自然就不会那么讲究,那么就容易被人诟病。

不过蓝家知道自家的情况,对上黄家就不敢这么做,首先人家黄家就不缺这种小手段,平日里只是不用,他们若是打算关公面前耍大刀,那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其次就是说,这种小手段真的上不得台面,自下而上的动静,闹得再大,了不得壮士断腕牺牲一两个人,就能全身而退。

这一点上蓝家跟黄家更没法比,底蕴差得实在太远,一家牺牲得起,一家牺牲不起,牺牲不起的自然不会选择这种方式对抗。

这抱怨还没完呢,又有新的状况出现了,河北某市警察局副局长、交警支队队长被省反贪局的人带走了,按说这不过是个副处长,不值得大惊小怪,但是蓝家这边的神经再度紧张了起来,原因无他,这个副局长……牵连甚广。

陆地上焦炭的运输,无非分铁路和汽运两种,铁路的姑且不论,汽运的可都是要经受交警抽查的,这汽车运输,想要多赚钱就必须超载。

原本这是个能多赚点钱的法子,但是很多人学会这个法子之后,为了竞争就又降低了运费——同不超载的车相比,就算赚取的利润没多出多少,但是我一次帮客户运得多一点,那结款就容易一点。

这就是典型的劣币驱逐良币现象,事态发展到最后,车主们想不超载就赚不到钱了,甚至还可能赔钱,于是大家都超载。

而这交警就是管超载的,该市又是一个公路枢纽,交警们就时不时地拦车罚款。

这种行径对蓝家来说,真的是无所谓的,对那些进出口公司影响都不大,正经玩得好的,都是直接产地就上了车皮,不管是甲方协调也好乙方协调也罢,走了铁路货运。

走汽运的,大都是零散供货商,不过这一块也是非常要紧的补充,万一交货时数额不够,那就是致命的因素了,所幸的是,零散供货商的数量很大,平日里大家也不需要太过重视。

交警为难的是供货商,上面自然不会有啥损失,就算有也是那么一点点,而且这公路运输经过的又不止这么一段公路,真是想计较都计较不过来。

不过好死不死的是,有一阵铁路运输紧张,有些大客户也走一段公路运输,该市的交警没眼光,直接把超载的车拦了,货卸了收罚款。

这就算惹了人了,等那边凑齐罚款的时候,车是能领走了,但是想要货是不可能——按说这也是正常规矩。

不成想那边脸色一变,就要拿这交警队开刀,一状告到了蓝家那里,那边一琢磨,这个要害路段有几个自己人,也有些意义。

这焦炭买卖蓝家占大头,却不是全部,路过这里的也有别人家的买卖,蓝家对竞争对手,一向不会手软的——交警能罚没货物还能罚款,嗯,用好了也是不错的。

所以蓝家难得地出一下头,几句话就吓得那警察局长屁滚尿流,乖乖地把货物交出去不说,还充当了蓝家打压异己的急先锋。

别小看这么个副处,在这里折腾得也是怨声载道,不过大家都知道他靠上蓝家了,也就没人计较,这次直接被人带走,是什么味道真是不言自明。

这才应该是黄家的风格吧?蓝家这边就迷糊了,心说两面开刀,你们这也太狠了一点吧?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黄家人也在迷糊。

天津那边的事儿,黄汉祥是次日下午才听说的,毕竟是事不关己,“咦?咱搞的不是河北吗?天津那边……他们这是惹了多少人啊?”

正好,阴京华在跟着他,闻言就笑一声,却是没说话,不成想黄老板眉头一皱,他就只能乖乖地发话了,“听说小陈一晚上都在接天南的电话,暂时没有回去的意思。”

“啧……我怎么就忘了他了?”黄汉祥恍然大悟地点点头,这种事听起来虽然离奇,但若是搁在陈太忠身上,却也不算奇怪,沉吟一下,他缓缓发话,“你说他一个工人的孩子,凭什么能做出来这些事儿呢?”

“您问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我死活试探不出来啊,”阴京华苦笑着回答,“不过撇开国外的那些事儿不说,国内的……实在找不出证据,他能跟什么部门牵连得紧,反正小陈真的是很能打。”

“再能打,也不可能一个人搞得两千人失踪吧?”黄汉祥叹口气,此事是他一手压下的,但是他心里的疑惑,却是久久挥之不去,认为小陈身上必然有蹊跷。

但是同时,他又是一个不相信鬼神的主儿,什么超自然的东西他才不会相信——正是因为有这样刚愎的认识,他绝对生不出将陈太忠切片研究的念头,虽然他真的是想不通,这些事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所以想到陈太忠的怪异,黄家老二总是会生出一种莫名的无力感来,想得太头疼,他索性不去想了,“京华,这两天加把劲儿,再踅摸点东西。”

“嗯,一直在打听呢,”阴京华点点头,他本身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用处,就是帮黄家打探一些隐私,来京城的人这么多,他所处的圈子,是信息量比较大的。

若没有这个作用,南宫毛毛所在的圈子就少了一半存在的意义,他们能做的不止是穿针引线下情上达,也要帮上面收集下面的信息。

黄汉祥的信息渠道相当强大,但这并不等于阴京华提供的信息就不重要,事实上他还很倚仗这一块,说白了,阴总现在位置的性质,也跟凤凰的小董差不多,甚至黄汉祥也是这个角色,干脏活的,不过是所处的层面不同罢了。

黄蓝两家不对眼多年了,都掌握了不少对对方不利的信息,按说眼下没必要再临时打探新的信息,但实则不然,两家相互捏着的把柄经过碰撞,抵消了不少,再提起来不但是相互翻旧账,也有点丢人不够大气。

而还有一些信息,是不合适随便抛出来的,因为在这种程度的较量上用不到那些,一些资料一旦捅出来是要天崩地裂的,很可能导致两败俱伤,必须谨慎。

当然,真到了该扔出这些天崩地裂资料的时候,这资料多半也就起不到那么大的作用了——那时候时势必然会不同,这一点双方也都很清楚,但饶是如此,重量级的资料也一般很少有人捅。

眼下的黄家,就需要更多够劲爆的资料,黄总吩咐了自己的体己人儿,阴总点头表示懂了,同时他灵机一动,“有些因果关系,我合适不合适跟小陈说一下?”

“跟他说……”黄汉祥听得心里就是一动,小陈的搞事能力,一直是他摸不透的,似乎什么事儿都掀得起风浪,不过想了一下之后,他最终是摇摇头,“算了,由他发挥去吧,咱们就当不知道了,反正是要多点开花的……也省得心烦,你跟小王说看住他,不要让他乱窜。”

“需要多点开花,”同一时刻,陈太忠放下了手中的电话,对自己说道——这个电话是许纯良打过来的,许书记得了杜老板的授意,又怎么可能不跟自己的儿子说一声?

对陈某人来说,这是一个意外之喜,一直以来他都认为,黄家指望杜毅先顶着上,这个愿望是好的,但是估计不太现实。

他并不清楚黄家跟杜毅的恩怨,他只是很单纯地认为,人家老杜好歹也是一个省委书记,坐山观虎斗这一招,连县委书记都运用得出神入化,省委书记会心甘情愿地冲在前面吗?

他是这么想的,但是阴京华和黄汉祥都是自信满满的样子,那么他就只能主动地保留自己的想法了——要说使个坏阴个人的话他在行,官场大势的分析上,他真的不行,就算再不服气,种种现象无情地告诉他:揣摩人心这一方面,你还差一点。

当然,陈某人也不认为自己就一无是处,起码在运气方面,他是相当无敌的,连章尧东都夸过的,不过运气跟个人能力没太大的关系,这让他感觉有点没有面子——哥们儿最骄傲的,是自身的强大实力啊。

可是这运气真的不是吹的,这次杜毅肯强硬表态,又是跟他有关,只是当事人心里不清楚罢了,若是没有他暴打中纪委的人,杜老板还真的未必愿意为这点小事出头。

这就是一啄一饮莫非前定,黄汉祥或者有逼着杜毅不得不出头的手段,但是眼下,杜书记的出面很显然是受到了陈太忠的刺激。

既然杜毅出面了,那么既定目标就开始发挥作用了,陈太忠就开始盘算自己的小九九了,殊途同归的是,他琢磨的也是多点开花。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