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777章 活该(下)

就这么一阵的时间,被打的那位已经两眼肿胀了,不出意外的话,他要顶着黑眼圈上几天班了——这也是陈某人的促狭之处,他上次见到吴卫东很在意眼部的保养,就有意将拳头打在其双眼上,虽然不如抽耳光解气,可是恶心人是足够了。

“怎么能把人打成这样?”赵主任登时就怒了,他已经想到了,面前这辆车里,必然是陈太忠请来的后台,所以故意大声嚷嚷,“凶手呢?”

“要我说就是两个字:活该!”黄汉祥放下车窗,不屑地冷哼一声,接着又升起车窗,根本理都不理这些人的反应。

赵主任知道这是个大块头,说不得看自己两个下属一眼,使个眼色:去折腾啊,你苦主出面了,我这当领导的才好偏帮。

挨打的这位也不傻,知道这辆车来历不凡,而且他做的事情还真经不起嚼谷,但是……主任已经来了,他也别无选择了,“这位同志,你年纪不小了,说话留点口德。”

这话听起来也是反驳,不过他说得不但声音低,而且是软绵绵的,一点力道都没有——没办法,底虚啊。

赵主任听得眉头微微一皱,我说你是早晨没吃饭吗?你不没命地折腾,我怎么出面帮你?

就在这个时候,阴京华和陈太忠也走了过来,双眼肿胀的这位一指陈太忠,“赵主任,就是他打人的。”

赵主任双眼一眯,冷冷发话,“你就是陈太忠?”

陈太忠不屑地看他一眼,A8车的司机已经开门下车,跑去另一边开了后门,陈某人低头就钻进了车里,连一个字儿都懒得说。

“你的人挨打,真是活该,”阴京华走上前冷冷发话,他的眼力价可是一等一的,不但看出来的车是中纪委的公车,更是从车号上推断出,这是一辆来头不大的公车。

这是短短的时间内,赵主任第二次听到人说“活该”二字了,他眉头一皱,才待继续发话,只见对面阴沉着脸的中年人走过来,禁不住全身一紧,“嗯?”

瞧你这点胆子吧,阴京华心里不屑地哼一声,要打你的话,也得是陈太忠出手!他冷着脸将手里的录音机递了过去,“自己听听他说了点什么,哦,要是听不清楚,我这儿还有几盘翻录的带子。”

赵主任下意识伸手,接过了录音机,他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人说了点过激的话——不过,真的过激到“活该”吗?

他这一愣神的工夫,阴京华已经转身走掉,去开陈太忠的本田车去了,与此同时,黑色的奥迪A8缓缓启动离开,只剩下三个人目瞪口呆地站在这里。

那个老头,是专门来接陈太忠的!看到这里,要是还不清楚里面的味道,赵主任这个主任也就白当了,他甚至隐约猜到,这个人大概就是出名蛮横的黄家二儿子了!

北京最不缺的就是太子党,但是时至今日还能被人时时提起的,不管怎么排,黄汉祥都稳稳地名列前茅。

意识到这一点,赵主任开始头疼,我怎么把这个家伙招来了?他很清楚这次的调查背后有什么味道,也知道两边都有大佬级别的首长的身影。

但眼下只是初期的、小小的协助调查,就惊动了黄汉祥亲自前来保人,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黄家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廉价了?

估计问题还是出在自己人身上了,赵主任回过神来,想到刚才没吃早饭一般的驳斥,他冷冷地看一眼被打的这位,也不想丢人现眼地站在外面了解情况,“上车说话吧。”

路边说话,草窠里有人听着,三人上了车,天南大厦里有人隔着玻璃张头张脑,发现那辆车也不进门,在门口停了差不多五分钟,然后掉头离开。

这是个什么状况呢?观察的这位也看不懂了,说不得溜下楼去找齐主任,来到后院之后,发现主任正在指挥大家清理边边角角。

事实上做为一省的驻京办,是比较在意卫生形象的,后院的雪在下雪当天,就有保洁工清扫了,不过主要是清理通道和空地,无关紧要的地方还残存着一点。

今天主任兴致高,要大家全部清理了,就连堆在树坑中的雪,也要铲进污水井,由于这雪下了好几天,冻了化化了冻的,一铁锹下去,有时候只是一个白印子,工作量可不算小。

观察的这位走到主任身边,低声汇报两句,齐主任登时就是一愣,接着苦笑着摇摇头,“一声不吭就这么走了……嘿,看来事情也就这样了。”

“啊?”汇报的这位没想到,主任这么快就做出了判断,少不得又请教一句,“难道他们不可能憋着劲儿使坏?”

这个“他们”指的肯定就是中纪委,不管什么派系,大家都是天南人,谁也不可能公然表示说,我要吃里扒外。

“要是没完的话,肯定要通知咱们一声,让咱们做见证,”齐主任将此事看得通通透透,观察者又是他的心腹,于是耐心解答,“纪检干部在工作时被打,这是天大的理了,这个理都抓不住,他凭什么还敢惦记背后使坏?”

“倒是这个陈太忠,”他说到这里,眼睛隔着大厦遥望着院门,似乎能看到离去的车影一般,长长地叹口气,“唉,真的是……后生可畏……”

陈太忠坐在黄汉祥的车上,也是有点奇怪,“黄二伯您也太给他们面子了,阴总能来就足够了,着了急我还可以给周秘书打电话。”

“你就这点智商?”黄汉祥哼一声,不屑地白他一眼,“你搞一搞清楚,他们敢当着你的面儿说出这话来,这是在敲山震虎……我能没有反应吗?”

“呃,”陈太忠登时就语塞了,他非常清楚,那位能犯糊涂,还是他一手推动的,却是忘了考虑这件事搁在黄家人眼里,味道绝对不一样。

接着,他就假巴意思地叹口气,“唉,看这事儿闹的,其实等杜书记那边出头是最好的,我这还……真是无辜。”

“不管有辜无辜,最近你给我收敛点,房子里面不许住别人……张馨也不行,听到没有?”黄汉祥一脸的郑重,“要是小紫菱……那倒可以。”

这个吩咐,就有一点决战前夕的压抑感了,陈太忠沉吟一阵,方始叹口气,“都是我不好,太年轻气盛,压不住火气。”

“我没说你做错了吧?咱天南人就该有这霸气,勇于反抗不公正的对待,”黄汉祥豪气十足地回答,“不是我小看他们,这件事中纪委相关的人就不敢追究下去!”

“可中纪委……也许会觉得我有损他们的尊严,是在挑衅整个体制,”陈太忠正好借这个机会,理解一些上层的知识。

“那恶心话说出来,就没什么尊严可讲了,”黄汉祥对这些因果和心态,是了如指掌,“现在我来接你,他要是还敢追究……就等着自取其辱吧。”

陈太忠听得点点头,在这种事情上,他只有提问的能力,“反正今天是劳烦黄二伯了,心里真是过意不去。”

“过意不去,就规矩一点,”黄汉祥看他一眼,心说今天这事儿你不这么做,还就真让我失望了呢,不过这小子都嚣张成这样了,鼓励的话也不能说,那么他就要重申一下何为规矩一点,“记住啊,房间里不许出现女人……别给别人歪嘴的机会。”

“这个好说,”陈太忠点点头,心说让她们都去凯瑟琳或者马小雅的别墅就行了……切,多大点儿事?

“把带子放上,听一听,”直到这个时候,黄汉祥才吩咐司机一声……

“比跟我在一起的时候,说得多了不少嘛,”带子放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完,这时候车已经到阴京华的四季春了,黄总先吹毛求疵地挑剔一下,然后做出了判断,“没错,明显的无事生非。”

接下来,他悻悻地撇一撇嘴,“不过,要是有偿举报的话,这姓刘的小子的死,就又能做出点文章了……啧,你也不知道早跟我说一声。”

这么屁大一点事儿,你要我跟你说?陈太忠听得颇为无奈,只得干笑一声,“我觉得您不会有兴趣听这种乱七八糟的小事儿。”

“我没有埋怨你的意思,”黄汉祥看他一眼,没错,黄老二的时间可是宝贵得很呢,“我是想啊,这个有偿举报传出去了,杜毅又要多一点头疼……那家伙的死又多了点古怪。”

“这次顶在前面的,就未必是杜毅了,”陈太忠沉吟一下,决定把自己知道的更新的消息说出来,“昨天在凤凰驻京办见到殷放了……新任的凤凰市长,他说……”

黄汉祥听他说完之后,不屑地冷哼一声,“四面开花,抓到什么算什么,那一家子就是这么做事的,乱拳打死老师傅……不少人还就吃这一套,会没多有少地让一点出来。”

这手段也有趣,陈太忠听得默默点头,蓝家本就势大,像这煤炭又是传统地盘,诉求多一点的话,一般人不愿意将人得罪死,小小地让点利润也正常。

官场之道首重平衡,这个是没错的,不过你们把手伸进天南,那就是自取其辱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