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776章 活该(上)

陈太忠把中纪委的人打了!

这个消息委实太过奇葩了,居然在短短的五分钟内,就传遍了整个天南大厦,甚至都传到了黄汉祥的耳朵里。

“我操……都让他低调了,”黄二伯苦笑着骂一句脏话,接着吩咐跟班,“帮我接阴京华……这小子的折腾劲儿,比我年轻的时候还大。”

连这老牌的太子党都知道,现在不方便打电话给陈太忠,只能通过阴京华来了解事态,由此可见这件事的性质,可能有多么严重了。

不过陈太忠这时候也确实没空,由于他连给那位两拳,这两位终于想起,传说中的陈主任,战斗力异常彪悍,所以也中止了挑衅行为,马上给单位的领导打电话汇报情况。

陈主任却是趁这个机会,大摇大摆地去驻京办的影音室,一口气将带子翻录了三份,这个时候,大家都已经知道,大致是发生了什么,所以没人去听那个录音——很多事情,真的是不知道比知道了要好。

甚至齐主任都怵了,他一个电话下去,要驻京办的人全体出动,到后院去清理积雪——这是一项非常有意义的活动,大家在维护首都环境的同时,既陶冶了情操,也锻炼了身体。

反正中纪委那俩没找我求援,我多的什么事儿?

所以,非常匪夷所思的一幕发生了,中纪委来人在没命地打电话,驻京办的工作人员也跑得一个都不剩了,反倒是打人的凶手优哉游哉地四处乱晃,太没有天理了!

这个时候,阴京华的电话打到了陈太忠的手机上,话还没说就先是一声苦笑,“嗐,太忠……你这也有点过于生猛了吧?现在说话方便不?”

“没啥不方便的,呵呵,”陈太忠听得就笑了起来,“驻京办的人都跑得不见影儿了,那俩货在打电话,我空闲得很。”

“我以为自己已经很高估你的胆量了,没想到自己的想象力还是太匮乏了,”阴京华深有感触地轻喟一声,“说吧,怎么个状况?”

陈太忠笑吟吟地把事情阐述一遍,末了还不忘反问一句,“老阴你说是我胆大,还是他胆大?明目张胆地公器私用,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啊,这也太不给黄二伯面子了。”

“还真是欠揍,”阴京华一听,立刻就表态了,他的四季春伺候过多少首长干部,对中纪委的工作程序了如指掌,自然知道那家伙的话出格到了什么样的地步,“居然敢公然表示预设立场,你没狠狠地抽他俩大耳光?”

“呀,忘了,”陈太忠一听就笑了,“这好说,你等着,我现在就去抽他……声音起码能让你在那边听见。”

“得得,现在这样也不错,我就是那么一说,”阴京华马上出声制止,他那么说话,也是站在陈太忠的角度上,真要换了他在场,且别说有没有那么大的胆子和身手,只说年纪,他就已经过了冲动的岁月了。

反正阴总不想担当这个撺掇的罪名,他只是按惯例考虑,认为这件事应该不大,但事实是否如此,他也不敢确定,“太忠你已经很给咱们长脸了……对了,那录音带现在还在你手上?”

“我复制了三份呢,”陈太忠得意洋洋地回答,当然,如果需要的话,他弄三十份三百份出来也不过是伸伸手的事儿,这么做无非是掩人耳目而已,“丢一份两份的也不要紧……喂喂,老阴……老阴?”

阴京华现在哪里有兴趣跟他扯淡?说不得将手机搁在一边,又摸个手机出来,“黄总,事情我了解了一下,是这样的……”

黄汉祥听完之后,久久没有做声,就在阴总也忍不住要学某人“喂喂”的时候,电话那边才传来一声冷哼,“现在的人,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这种话居然也能说出来,京华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我建议您该出面了,他们这么说话,很难让人相信是水平问题,”阴京华着急给黄总打电话,这是根本原因,在黄老二面前,他虽然不是诸葛亮的角色,但是客串参谋也是家常便饭了,做为黄总的贴心人,他有必要帮老板思前想后,分忧解难。

“不是水平问题,那就是屁股问题了,有人要下狠手了啊,”黄汉祥也考虑到这一层了,听小阴这么说,他就叹一口气——都知道小陈是黄家的人了,中纪委的人还敢这么搞肆无忌惮,这是觉得老爷子的生日过去了?“你先过去落实一下录音带,我离天南大厦有点远……”

黄总在这边发狠,中纪委那边也有人发狠,这次出动的人,是监察部第四室的,四室的赵副主任一听,被调查者居然抢了录音带,并且当众打人,气得直接就狠狠一拍桌子,“嘿,还真是无法无天了啊!”

当然,去的人也说了,双方情绪有点激动,自己这一方有点过激言论——这个话是一定要点的,否则那就是有意欺瞒和利用领导,性质就太恶劣了。

不过赵主任直接就无视了这句话,中纪委调查人,从来不存在己方言论过激的说法——说得再难听,都是为了挽救对方,这是个立场问题。

而且他是得了人授意的,也不需要考虑忌讳那么多,冤有头债有主,我只是一个具体办事的,那些针对性什么的,跟我无关。

所以他都懒得细问,直接驱车赶赴现场,一路上还接了好几个电话,打电话的人纷纷表示出了口头上的愤怒,并且充分地表示出了对纪检监察工作的支持——哪怕中纪委的人工作方式可能简单粗暴了点,但就是陈佩斯那句话了,“你个叛徒神气什么”?

这两天小雪不断,不但路况不好车祸也频频,赵主任的车开得不算太快,到了天南大厦的门口,差不多一个小时就过去了,然后……车就停在了大厦外面的隔离栏外,好半天不动。

“啧,怎么回事?”他不耐烦地放下车窗,车窗上湿气有点重,视线不好,他又是坐在首长位,看不清前面的路况,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前面的司机发话了,“有辆车挡在了大门口。”

确实是有辆车挡路,这个时候,赵主任也看清楚了,天南大厦的院门其实并不小,足以容得下三辆车并排出入,而且是那种自动伸展的推拉门。

现在的院门,也开了有三分之二的模样,但是非常不幸的是,一辆奥迪A8横着停在开口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前后都容得了人出入,甚至三轮车都勉强能出入,可是想进汽车,那就是天方夜谭了。

赵主任知道,这年头不讲理的主儿太多,也没在意,不过等了半天,看到前面的车还一动不动,说不得吩咐司机一声,“叫这车让一让,必要时表明身份。”

司机一摔车门下去了,以示自己气势汹汹,不过不多时,他又气势汹汹地回来了……好吧,用词不当,应该是气急败坏,“车主人说,挡的就是中纪委的车。”

“什么玩意儿,”赵主任听得怒哼一声,伸手就待推车门,然而下一刻,他的手就停在了半空中,“这是谁家的车?”

“我问了,人家不说,”司机的脸皱得跟什么似的,这种低级错误他可能犯吗?而且他还嗅出了里面的味道,“里面后座上,坐着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看起来很不含糊。”

“五六十岁……很不含糊?”赵主任微微一咀嚼,眉头就皱了起来,不用问,这是黄家来人了,意识到这一点,他就要把压力施加在司机身上——王不见王嘛,“连个话都问不利索……你就这点办事能力?”

去你妈的吧,司机充耳不闻纹丝不动,别跟老子呲牙咧嘴,他这车不是专门为赵主任服务的,整个四室都能用,还能被别的单位借用,赵主任的专车上午出去了。

中纪委的人不算多,但是比赵主任强的人,海了去啦,没专车的人多着呢,这司机背后也有人,就见不得他这虚张声势——够资格呵斥老子的主儿,都在八宝山躺着呢。

“行,我倒要看一看,这位是谁,”赵主任怀着一腔愤懑下了车,心说你小子敢让我现在掉一下链子,我让你这辈子都掉链子。

不过走到A8车前,他就有点傻眼了,这不是……那谁吗?说不得他笑着打个招呼,“来了啊?”

事实上,他并没有想起来黄汉祥是谁,毕竟北京市的权贵子弟太多太多了,但是他非常肯定,这个人绝对面熟,而且……背景绝对不含糊。

“不来的话,我小老乡就要被弄走了,”黄汉祥更不知道这位是谁了,他只是从对方的车牌上分析出,这是中纪委的车,于是绷着脸淡淡地回答,“有人预设立场,怀疑他买凶杀人。”

就在这个时候,那俩中纪委工作人员看到自家的车来了,匆匆地走了过来,一脸失散党员找到组织的表情,“主任您可来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