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775章 闻所未闻(下)

近几十年欧洲的焦炭生产和需求,一直处于一个相对平衡的状态,在市场无形的手的调解作用下,颇有点计划经济的味道,而且泛欧洲经济圈是如此之大,着急涌入欧盟的经济体是如此之多,欠发达地区,只能拿着能源之类的硬通货,硬往里面冲了。

所以凤凰市出口焦炭的风险并不小,他们要面对其他供应商的冲击,而英国人一旦从金融风波中脱身出来,欧洲经济复苏在望,又在考虑自己扩建焦厂了——真正的多面夹击。

总算还好,这危机也不是说来就来,尼克也表示了,焦厂这东西污染太大,无论对土壤对空气还是对水,是全方位的污染,想要通过这个议案再加以执行,没有三五年是产不出来焦的,一时半会不用担心,只需要知道有这么个趋势就行了。

这也就是站得高看得远,陈太忠到了这个地位了,就有信息主动送上门,还是一般人苦求都未必能得到的信息,不对等的信息量,当然会导致不同的眼光,事实上也是“贫者愈贫富者愈富”的翻版。

不过现在的陈主任,已经不会为这点小事得意了,挂了电话之后,他只觉得嘴里有些发苦:英国的形势也没有想像的那么好,这耿树居然还在……没命地扯后腿?

别说,这次这帮人的折腾劲儿,还真的挺大,第二天一大早,陈太忠又接到了电话,却是天南大厦的一个副主任打来的,要他来一趟省驻京办,有中纪委的同志,想向他了解点事情。

那他就只能过去了,不过这次中纪委来的两个人虽然也是不苟言笑之辈,看起来却没有有意刁难的意思,就是在驻京办里找个房间,要他回想一下,接那两个电话时的对话。

这个过程,陈太忠当然不怕讲,不过具体对话,他也不可能记得很清楚,而且他强调自己当时没有受理举报的原因有二,第一,他不认为省文明办有这个职能,这是纪检委的事情。

第二,他指出这个刘勇打电话给自己,图谋的是有偿举报,一条消息要一万块,“……他说举报走私车,还一条消息两百呢,我们文明办既没有这个职能,也没有这个费用。”

有偿举报?那二位估计是头一次听说,死者向陈太忠爆料,居然是想收费的,说不得彼此交换一个眼光——这货真的是找死。

这个情况江莹是不可能讲的,否则媒体在为她摇旗呐喊的时候,底气就不会很足,在公众面前失分也是必然的,尤其是,她并不害怕被人戳穿——事情是刘勇办的,就算陈太忠指出这一点来,她也完全可以推说自己不知情。

不过,这两位也是久经阵仗的,什么离谱的事儿没听说过?微微愕然之后,就又将注意力转了回来,“据说死者给过你一张纸,上面有目录?”

“既然你们知道他给过我一张纸,那就应该知道,我当场就烧了,”陈太忠的口气开始变得冲了起来——他没办法不冲,你们这是欲加之罪!

“请你配合一点,”对方立刻感受到了他的愤怒,说不得不轻不重地敲打他一句,“我们是在调查了解,多方取证是必然的,早调查清楚,对你也是一件好事!”

“本来就不关我什么事儿,”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回答,你这说的是什么狗屁话——什么叫对我也是一件好事?

“说一下,纸上写的是什么,”要不说这些人做事,真的是有点不讲理,他俩根本不考虑陈太忠还记得不记得纸上的内容,直接就要结果。

“无非是一些领导干部的事情,我哪儿会记得那么清楚?”陈太忠却是明白地指出,你的技巧对我没用,“藏头藏脑的两个电话,就要让我相信?那极有可能是对领导干部的污蔑……搁给你们俩,会在意这一张纸吗?”

“那你为什么要烧了它?”这个问题就有点尖锐了,可能是指责某人不作为,也有将事态引向另一个猜测。

“烧了,就是让他断了对文明办的期待,我们不受理类似举报,虽然我们的工作,是得到了首长们的高度肯定,但是我非常清楚我们的职能,”陈太忠也知道这问题的尖锐,说不得就将X办的大旗扯了出来。

“你可以转交到纪检委的,”另一个负责记录的主儿插一句话。

“这个同志,你说话过一过脑子行吗?”陈太忠鄙夷地哼一声,“像这种明显有诈骗嫌疑的三无资料,你让我交给组织……你平时就是这么干工作的?”

“好了,”问话的这位有点受不了啦,不过这个问题,实在是自己的人问得太弱智,他没办法计较,总算是插话的目的达到了——成功地将X办这个焦点转移了。

“那么你就是确定,自己没有记住名单上任何一个人?”这句问话更狠——你一旦记住了,就可能通风报信,从而导致死者惨遭不幸。

“我非常确定,因为我没有那么无聊,”陈太忠点点头,这个问题他不可能实话实说。

“但是据我们了解,你的记忆力非常好,会二十九种外语,”这位不甘心,一定要把他往嫌疑人上靠。

“我现在郑重地置疑你问话的动机……请把这句话记上,否则我拒绝在调查记录上签字,”陈太忠的脸刷地就拉了下来。

记录的这位登时就傻眼了,说不得抬头看一眼问话的人。

这位也有点恼火了,在中纪委办事人员面前嚣张的主儿,他见过不是一个两个,但是敢直接置疑调查者动机的,还真是不多,更别说以拒绝签字为要挟。

事实上是否拒绝签字并不重要,只是完善程序而已——旁边还有录音机呢,可对方这个气焰,真的是太嚣张了,他不能忍受,“请你配合一下,在接受调查的是你!”

“我只是在协助你们调查,而不是接受调查,”陈太忠冷笑一声,“我懂二十九门外语,那是因为工作中会用到,我记住这个名单干什么……拿来污蔑领导和同事们?”

“我就是在调查你,你有通风报信的重大嫌疑,从而成为刘勇横死的间接凶手!”这位一怒之下,拍案而起。

“啊?”负责记录的那位手一抖,笔在纸上划出长长的一道,他却是顾不得管了,抬头讶然地望向自己的同事,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

“嘿,我就知道是这样,”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伸手拿过了一边转动的录音机,“这个带子,回头我要翻录一份。”

“嗯?”站起来的这位晃一晃脑袋,又眨巴一下眼睛,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说了些什么,一时间脸就涨得通红,“咳咳,这是……我个人的观点,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是我们的工作原则……不用记录了。”

“你想得倒美,”陈太忠微微一笑,“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你对我有这么深的成见,但是很显然,你的立场已经丧失了公正性,我会向你的上级部门反应的,现在我认为,有必要结束这次谈话。”

一边说,他一边笑眯眯地拿起那个录音机,转身就要走,问话的这位着急了,伸手就去抢,陈太忠想也不想,抬手一拳就砸到了对方眼睛上,“小样儿……跟我动手?”

这一拳只打得他眼冒金星,他又晃一晃脑袋,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禁不住又气又怒地大叫一声,“你敢动手打人?”

这却是他想都没想到的,嚣张的人有,但是敢在调查的时候就动手打人的,他还真没听说过,不过今天这也不是唯一的意外,他自己刚才说的那些话,也不该是一个调查员该说的话——起码陈某人现在只是处于协助调查期间,他这么说,犯的错误真的太严重了。

当然,陈太忠若是一个没什么背景的人,那这错误犯也就犯了,被中纪委吓得尿裤子的干部海了去啦,可是目前显然不是那种情况。

事实上,这位非常纳闷,自己刚才怎么就一冲动,说出了这么严重的话——这个念头他有,确实有,所以他没觉得自己是被未知的因素干扰了。

但是,他选择了一个非常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说出了这样错误的话,后果真的是太严重了,吃这一拳也不算冤枉。

“我打人?”陈太忠扭头看他一眼,不屑地冷哼一声,“你都憋着劲儿,要用莫须有的罪名搞死我了,难道我还说句谢谢?”

这确实是个错误的地方,下一刻,陈主任就打开房门,伸手招呼外面的工作人员,“你过来,咱们驻京办,哪儿能翻录磁带?”

“这是绝密的原始资料,泄露的话,后果自负!”这位捂着眼睛就奔了过来,陈太忠想也不想转身又是一拳,“真的欠揍!”

一边的工作人员看得登时就傻眼了,他可是知道里面这几位的身份:我没看错吧,接受调查的陈主任,居然敢对中纪委的人动手?真是闻所未闻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