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773章 四下出击(下)

陈太忠倒是没觉得,殷市长该来拜自己的码头,虽然按凤凰人的说法,陈主任是黑白红三道横扫的主儿,可是——人家是正厅呢,咱才是一正处,现在在省里挂职,不用去拜见了,指望人家来拜码头……还是省省吧。

但是黄老寿诞已过,殷放还滞留在京城,这就让他有点看不起了——你来是应该的,凤凰市市长嘛,但是昨天是老人寿诞,你今天都还没走,有点……有点不务正业了哈。

陈太忠一向不怎么看得起一心往京城跑,只琢磨着跑官要官的主儿,他觉得这会影响本职工作——一市之长啊,你的工作该有多忙,自己不知道吗?合着以为跟我在文明办一样的清闲?

事实上,陈某人在文明办也不清闲,抽空还得管一管西门子设备引进和北京申奥的事情,更别说帮涂阳引资,关注劳动法实施这样的小事了。

陈太忠心里明白,自己也是常往北京跑,但是每次他来,都是脚后跟打屁股,事赶事——我要真的时间很闲的话,早把小紫菱拽进屋里,从头到脚细细品尝好多遍了,还轮得到吴卫东这种夯货惦记?

所以他心里,是真的有点不耻,不过既然是何保华招呼的,他不给面子也不行,尤其殷放的妹子在有色公司,也混到技术骨干这个级别了,说一句话未必管用,作梗的话,这后果也不太好想像。

这晚饭是在凤凰驻京办吃的,别人能来也就算了,范如霜居然也很给面子地来了,真要细说起来,在京城她真的不需要卖凤凰人太多面子的——而且,临铝本身有驻京办,何必去外人的地盘呢?

尤其让陈太忠感到惊讶的是,现在的驻京办,依旧是张主任管事,细算起来,这厮已经伺候了三任的市长,他禁不住要感慨一声,“老张,你这是老当益壮,京城的路子越走越熟啊。”

“我干的就是服务领导的工作,这跟熟不熟的没啥关系,态度端正了什么都好说,”张主任笑嘻嘻地回答,“承上启下的工作,态度很重要。”

很显然,这是殷放初到凤凰,很多方面都来不及整合,这个驻京办更是顾不到了,而且他能把招待宴放在这里,很显然是短期内没有改变这里的意图。

陈太忠以前在电视上见过殷放,不过也就是个面熟,现在见到了,才能彻底地对上号,原来这个身高体胖的家伙就是啊。

殷市长个头不低,差不多有一米七八、七九的模样,身材非常地壮实,看起来肚子虽然不是很大,但他是上下都宽比较均匀,不太显眼,真说体重最少也得一百八十多斤。

陈太忠进来的时候,殷放正在房间里跟何保华、范如霜聊天呢,见他进来了,很自然地点点头站起身,他的声音低沉而浑厚,“小陈来了,咱们开饭吧?”

“殷市长好,”陈太忠笑着走上前,伸出双手去,心说这殷放不愧是省政府出来的,待人接物的尺度,把握得还真好,及时地起身不但是要开饭,也是不着痕迹地给自己一个面子——毕竟他陈某人的宰相肚量,也算有点名气了。

这酒桌坐起来,也是折腾了一阵,到最后还是那两位厅级干部说殷放是主人,推着他坐了上首,然后何保华和范如霜分两边坐下。

陈太忠本来觉得,自己跟范如霜更近一点,可是想一想那个妇女之友啥啥的说法,还是挨着何院长坐算了,殷放的妹妹坐到了范如霜那边。

这一桌人天南地北的,坐到一块也不容易,不过何范陈三人已经有了坚固的合作基础,而殷放这边打的是妹妹和校友的牌,所以大家聊得也很放松。

聊着聊着,陈太忠就听明白了,殷放能联系上范如霜,是因为他支持临铝拿下氧化铝项目——其实,蒋世方都表态要帮着争取了,殷市长这个人情倒也不算特别扎实,当然,阴平那边的配合是很有必要的。

所以范如霜能来并不算意外,而且还有更深层次的一点,范总是得了黄家的支持,才拿下的电解铝以及惦记现在的氧化铝,而殷市长算蒋系人马,蒋世方又是亲黄系的,说来关系都不远。

陈太忠听得就有点纳闷了,你说这么个场合,老殷你把我叫过来做什么?不过殷放的交际水平不低,虽然很少跟他说话,但是随便说两句,也是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起码是不惹人反感。

桌上都是厅级干部,随随便便吃上四五十分钟,这顿饭就算完了,张主任招呼人撤下大部分菜肴,上了点汤又添几个精致小菜,大家就围着酒桌闲聊。

临到要结束的时候,殷市长又招呼陈太忠一声,“小陈,欧洲那边的焦炭,能不能再扩大一点需求?”

嗯?陈太忠听得一愣,然后笑着点点头,“我帮着问一下吧,最近那边我也少联系了,省里一大堆事情……咱凤凰的产能跟得上吗?”

“跟得上,今年又有三个焦厂动工了,都是二十万吨以上的,田市长留了一个好底子,”殷放微笑着回答。

“哦,”陈太忠点点头,没再说什么,这一张桌子上,他原本也不是主角,不过他心里却是有点不以为然,老殷你未必会这么感激田立平吧?毕竟……你要是能去通德,等李继白到点了,你也可以惦记一下那个市委书记。

当然,若是殷放真到了通德,李继白下了之后,虽然他有这么一个名正言顺的递补理由,但是天南的一把手杜毅基本上没可能放他上去,这也是实情——等着李继白下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呢,轮也轮不到他这干了不到一年的市长。

这个情况大家都清楚,但是当事人若想不通,顽固地认为“其实我也有点机会”的话,那殷市长心里对田市长能满意才怪。

见陈太忠不以为意的样子,殷放心里暗叹,情知不说点什么,这厮估计就将自己的话当作耳旁风了,于是清一清嗓子,“这次来给黄老祝寿,听说有人觉得咱凤凰的产能太小,外销能力上不去,最好能服从统一规划。”

嗯?陈太忠正端着杯子的手,登时就悬在了空中,脸也刷地拉了下来,停了有一秒钟,才将手中的杯子放下,沉声发问,“这话是谁说的?”

这小子就是嚣张!殷放觉得自己都有点挂不住,他也是个比较讲究尊卑等级的主儿,有像你这么跟市长说话的处长吗?

不过他早就做出决定要容忍此人,所以这不满也就是一瞬间的感觉,接着他就苦笑一声,没有对这个问题做出正面回答,“呵呵~”

那些人敢这么惦记,都是你这种人惯出的毛病,陈太忠对殷市长的避而不答相当不满意,不过他也无法这么指责对方,于是沉吟好一阵,才点点头,“哦,一会儿我就联系英国,不过不管外销增加不增加,轮不到别人来指派……咱卖的价钱还高于其他商家。”

“我也是这么想的,”殷放微笑着点点头,他今天找陈太忠来,主要目的是结识一下此人,除此之外就是要在这件事情上敲定同盟。

事实上,殷市长去了凤凰没几天,感受到章尧东的强势,又感触到陈太忠无所不在的影响力,他早就想找小陈坐一坐了,不过好歹是一市之长,巴巴地主动跑到凤凰见人也太失身份,倒是黄老寿诞,给了他这么个机会。

至于说驻欧办那边能不能联系着把销量提上去,这也是个次要的问题,关键是他才到凤凰,就有人这么压他,殷放心里也相当地不满——这不是欺负人吗?

这压力他要是就这么受了,别说没法跟章尧东和蒋省长交待,只说陈太忠恐怕也放不过他,这可是小陈引导着走出去的项目。

殷放一个人顶这压力有点大,蒋省长能分担一部分,能拉上陈太忠当然就更好了,而且这立场一旦表现出来,也是一个交好陈太忠的机会。

而现在小陈的表现,还真的没让他失望,当然,若是英国那边能将销量提上去,这就更完美了。

何保华和范如霜也知道,这二位这番交谈,大概就是压轴的话题,所以大家又聊几句之后,站起身走人,这时候殷市长也就不再挽留了。

这蓝家真的是无孔不入啊,陈太忠慢悠悠地开着车,小心地在雪后泥泞的道路上走着,也不知道他们的胃口怎么会这么大,不但盯着张州,还盯着凤凰的焦炭出口渠道——由此可见,苏文馨的妹妹苏素馨前两天说的话,还真是有出处的。

是打个幌子以进为退呢,还是真的盯上了英国这条线?他不得不琢磨一下。

现在他对焦炭的行情,也比较清楚了,国内目前出口的焦炭,大多都是固定的渠道,稳定性比较高,但是业务拓展也不容易,他在英国签的这个项目是自己找的,真的是一个新渠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