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772章 四下出击(上)

“你这不是扯淡吗?”黄汉祥在电话听说,陈太忠想主动送上门去,气得嚷嚷了起来,“你这是公然挑衅!”

这是我猜测的反应之一!陈太忠在打电话之前,想到了这个可能,不过他对上层的结构并不是特别熟悉,虽然可能是万变不离其宗,但是地方和中央……多少还会有点不一样吧?

反正他是有自己的说辞的,“可是我这叫态度端正啊,他们已经找到天南文明办了,电话打到了北京,我总要做点什么才行,不能装不知道吧?”

“态度不是你这么端正的,真不知道你脑子里装的是什么玩意儿,你没听说过‘装聋作哑’这个词,总知道静观其变吧?”黄汉祥真是有点恨铁不成钢,“别告诉我说,你连扯皮都不会……在北京,他们未必敢找你。”

“我觉得等他们发动,也有点太给他们面子了,”陈太忠微微地吐露一点心思,“既然他们这么不知道自爱,咱们为什么要坐视他们放肆呢?”

这话一出口,黄汉祥登时哑火了,黄老二骨子里也是个张扬之辈,虽然既定策略是让杜毅顶在前面,但是听小陈这么说,他也难免勾起点悻悻之情。

不过,官场斗争终不是街头斗殴,还是要讲究个策略和方式,下一刻他就调整好了心态,“嗯,还是要以大局为重……不对,你小子不是想到什么歪招了吧?”

“我干的就是精神文明建设工作,怎么可能用歪招呢?我从来不干那种事,”陈太忠大义凛然地回答,“您既然这么说,那我就打落牙齿和血吞了。”

你这空口白牙胡说八道的能力,也到了一定的境界啊,黄汉祥听得很有点啼笑皆非,“你还真好意思这么说,告诉你,再委屈也是你的事儿……”

他才待训斥两句,猛地反应过来了,“我给你下个死命令,这两天只许别人找你,你不许主动生事儿……算了,你这折腾劲儿,还是来我家门口住两天吧。”

“我连院子都不出,行不行?”陈太忠才不想住到老黄家门口去,黄二伯住的地方赶不上黄老那里,但是周围也都是一些高墙大院,那压抑感是扑面而来的,“你那儿太不自在。”

你越这么说,就越说明有问题,黄汉祥可不是个脑子差的,他沉吟一阵,方才哼一声,“你要是想找耿树的麻烦,我不拦着你,不过其他事不许做……别被人抓了小辫子。”

这个因果不是很难推测,原本都说好让杜毅挡在前面了,现在小陈不但要主动去找中纪委说明情况,还表示不能坐视对方的放肆——当初我说那些的时候,也没听到你反对啊。

而现在这家伙出尔反尔了,黄总前后一联系,就想到了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变化,小陈本来是要按剧本演出的,但是耿树撺掇吴卫东追求小紫菱,而自己对耿树还有点回护之意。

那么这家伙眼下这么蹦跶,又是要态度端正,又是撺掇自己不能容忍别人冒犯,想来想去,估计还是一口气儿不顺的过。

而找耿树的麻烦,既不影响大局,又能起到一定效果,蓝家跟杜毅的交涉,那是明面上的事情,有脉络可循,是个人就看得懂的。

可是收拾耿树就不同了,不懂的人真的是不懂,懂的人才知道,这是黄家在抽蓝家的后腿,目的性极强却是相对隐蔽,也是一种极为有效的斗争手段。

蓝家你最终能进了天南,也要拿耿树做幌子——否则姓耿的折腾劲儿也不会这么大,那么,我不跟你对抗,直接拿耿树开刀,倒是要看你如何应对!

这世道不止是你蓝家才会玩阴招,想到自己前两天还要求小陈放耿树一码,黄汉祥觉得自己当时表态得太早了,所以才有眼下的补充。

至于他没想到拿耿树开刀的意义,小陈却想到了,黄总认为这跟智商和情商无关,小陈是当局者,又有荆紫菱的私怨在里面,能算得比别人清楚点,这并不稀奇——反正我现在醒悟得也不算晚,对吧?

“呀?”陈太忠听得却是一声惊呼,他真没想到,自己这点小算盘都被黄二伯算到了,如此一来他除了表示佩服,剩下的就是抵赖了,“黄二伯您真是慧眼如炬,连我心里的不甘心都算到了,不过我这人……一向讲大局的,为了大我可以牺牲小我,嗯,我很忍辱负重。”

“嗯,那么,他如果发生什么不测,应该不是你干的,对吧?”论起这种挤兑人下套子的能力,黄汉祥还真不比陈太忠差。

“嘿,我就知道黄二伯您最懂我,我的觉悟真的……最近又有所提高了,”得,某人这嘴皮子,也不是白给的。

“就是耿树一个人啊,”黄汉祥不跟他斗嘴皮子,太失身份了,而且事实证明,这混小子嘴皮子功夫不差。

“那就是说,我可以对他家的人下手?”陈太忠故意曲解,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迟疑,“黄二伯,我怎么觉得……您在鼓励我犯错误呢?”

“嗯,我在鼓励你犯错误,错误犯得越多越好,”黄汉祥不再说话,啪地压了电话,小子你不要太嚣张……我在鼓励你向他的家人下手?

不过还是那句话,大部分人分得清玩笑和实话,陈太忠也不例外,挂了电话之后,他琢磨一下,老黄怀疑上我了,那么某些非正常手段,恐怕就不合适用了。

这个事实让他有点不舒服,但是同时他也承认,自己真的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犹豫一下又给孙姐打个电话,“吴卫东杀过人没有?”

“这我怎么知道?”孙姐听到这个问题,真的就吓一跳,虽然她所处的圈子,手上有命案的绝对不止一两个人,但是身处在天朝这种“杀人偿命”的环境中,等级再高的主儿,也不敢顶这种屎盆子——起码不敢公然承认。

“哦,那就算了,”陈太忠挂了电话,心说既然大家都还比较遵守游戏规则——起码是表面上遵守,那么指望买通吴卫东办事那是不可能了,也就不用再说了,徒增烦恼而已。

这个电话打得没头没脑的,他自己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事实上,没落实清楚这帮人办事忌惮什么不忌惮什么之前,他不可能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但是孙姐那儿听着就不对劲儿了,心说小陈还真的跟卫东叫上板了?

她的家庭说跟吴卫东远,还真的挺远,可是要说私人交情,那还真的不错,小吴做人虽然霸道,但是对朋友不错,她当年可是还有过下嫁的念头,但是吴卫东家道就算再是中落,也不可能娶这么难看的一个女人回来,所以他就强调两人不是一个辈分。

真要说的话,两人的辈分也没差了一辈,无非是孙姐的外公见了吴近之,喊一声小吴,这是大将和中将的距离,事实上年龄差距并没有那么大——五五年授勋时,大将的年纪基本上都是在五十岁上下,而最年轻的中将也三十八岁了。

所以说这吴卫东虽然是吴近之的儿子,名义上要大孙姐一辈,但其实大不了那么多,不过这个辈分差距,还真有一点……不管怎么说,都是部队子弟,吴公子做事四海,也是很有些人认账的,这孙姐就是其中之一。

陈太忠不知道孙姐在纠结这个,他只是知道,按照留下的神识分析,这耿树应该是已经跑到天津了——吴卫东终究是不能干掉他。

“老黄才开了口,我现在就下手的话,痕迹太明显,”他琢磨一下,决定再等一等,反正不管于公于私,这个耿树他是不能放过的——哥们儿的墙角不是那么好撬的。

紧接着,他就接到了一个很古怪的电话,新扎的凤凰市市长殷放居然邀请他坐一坐,而出头邀请的人,却是黄汉祥的女婿何保华,更夸张的是——范如霜作陪。

要不说这是人情社会,真的一点都不假,殷放的妹妹是何保华的师妹,两人还是同一个系的,在学校里就有点交情,当时的何师兄,那叫个意气风发,如若不然也不能勾得黄家小姐青睐……咳咳,就是说小殷对师兄,当年也很景仰的。

至于说范如霜能掺乎进来,那就是另一段公案了,何保华所在的研究院,本来就是主攻自动化控制的,以前不认识也就算了,而现在殷放的妹妹还就在有色公司……扯来扯去,这不都是一家了吗?

这也就是说,当初范如霜不走南宫毛毛和阴京华的路子的话,通过交好殷放也能搭上何保华,不过这个渠道有点远,波折也多,路线不太经济,也不是众所周知的。

总之,这是一个很奇妙的邀请,尤其是邀请还在黄老寿诞之后,陈太忠接到邀请之后,第一时间的认识就是:殷市长这个人……做事不是很靠谱。

殷放到凤凰任职差不多有二十天了,既然是履新,该走的要害部门,该见的相关人,都是要做一做功课的——就算后台再硬,对地方上的势力,你也得把场面圆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