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771章 寿诞(下)

“要比,就叫上男朋友一起比,”荆紫菱眼睛一转,她的男朋友毛病多多,可好歹也是二十三岁的正处,前途一片光明,更别说她非常确定,太忠哥这样的奇人,怕是数遍中国也没有几个,甚至可能一个都没有——她手腕上那个碧绿的翠心手镯可以做为佐证。

反正,小雨朦连男朋友都没有呢,她自然不介意炫耀一下,事实上,撇开对家世的要求,她也不认为小雨朦能找到比太忠哥还强的男朋友。

“你就别再给小陈增加自信心了,”黄和祥笑一笑,他的嘴皮子功夫其实也不差,只不过一般不用而已,“他现在胆子已经很大了……好了,你俩也坐吧。”

郑文彬微笑着坐在那里,默默地看着这三人说笑,心里却是不由得生出了一丝庆幸:这个小陈还真不是一般的厉害,黄家老二老三都跟他这么惯熟,幸亏上次……我让谢思仁去现场了,小心无大错啊。

至于说谢思仁,他只有站在旁边看的份儿,想起那会儿在巨峰派出所,陈太忠毫不客气地坐到了上首座,当时自己还略略有点不服气,现在想来……人家的屁股敢坐那个地方,就真的有那个底气。

这几个人开的玩笑,也不过就那么寥寥数句,接下来就又恢复了正常的官场气氛中,陈太忠见有点冷场,就出声发问,“郑书记您也去了吧?”

他没说去哪儿,但是也没必要说,不过他没想到的是,郑文彬微笑着摇头,“下雪,航班延误,来得晚了,今天才去,惭愧啊。”

这个解释粗听起来也算合理,但是陈太忠就有点不能理解,老郑你可是脑门刻字的黄家嫡系,黄老百岁寿诞,你居然不能提前一点来,这态度有问题啊,于是他点点头,“哦,这两天确实雪挺大,幸亏我来的时候还没下,要不就堵在高速上了。”

“嗯,雪是挺大,”郑文彬不动声色地点点头,他真的是好涵养,对这种皮里阳秋的话听而不闻,但是黄和祥跟着他一起出来,就有自己的诉求,不能坐视这小家伙放肆,又想着大家都不是外人,索性直接点明了,“郑书记昨天不合适去。”

“小陈是直性子,我能理解,”郑书记笑着摇摇头,接着又叹口气,“和祥,他这个岁数的时候,咱俩都在干什么呢?”

这样的对话,真的就有点沉闷了,远不如黄和祥跟荆紫菱开玩笑时的轻松,所以说在官场里,某些调剂是必须存在的,没有这些调剂的话,气氛就太死板了——要知道,黄书记和郑书记出来走走,是散心来的,大家的工作压力都很重。

临到离开的时候,谢思仁不露痕迹地向陈太忠点一下头,既然赌对了,他不介意再示一次好,将来能不能得到什么奥援倒是在其次,官场里没人会嫌自己的人脉广。

陈太忠却是领略到了另一层的意思,寻常百姓家跟这高层看问题,果然是不一样,搁在凤凰市,别说百岁了,就是九十大寿,能来的人当天不来,那都是对主家的不敬。

而这郑文彬做为黄家嫡系,明明该早来也能早来的,却偏偏要迟到,这也有点……有点矫枉过正,嗯,由此可见,透过现象看本质还有很有必要的。

中午的这份偶遇,也不过就是耽误了大家个把小时,接下来又是荆紫菱雷打不动的午休,陈太忠倒是想跟她找个清净的房间,再加深一下彼此的了解,包括心灵也包括肉体……下雪了嘛,反正小紫菱已经熟了,多么浪漫的天气吖。

遗憾的是,就在下午一上班的时候,又有人联系,不过这一次,人家联系的不是陈太忠而是荆紫菱,是北京邮电科研所临时搞一个调查,需要听取一些意见。

大约三点钟出头,无所事事的某人接到了来自天南的电话,打电话的是文明办主任秦连成,他声音沉稳,“陈太忠,你还有多久能从北京回来?”

嗯,这就是来了啊,陈太忠跟自家老大太熟了,细微的语调都听得出来,更别说现在这刻意撇清的声音和称呼了,“大概还得几天,高新区进口的西门子设备,在德国卡住了,我得帮着协调,秦主任您有事?”

秦连成也不回答他,电话那边一直是静默,应该是老秦正在跟别人解释,文明办为什么要帮着协调高新区的进口设备——这事儿听起来有点邪行。

大约过了十来秒,电话那边才又传来声音,“这样,中纪委的同志想找你了解点情况,你把手边的事放一放,先回来。”

“我在这边还要配合北京奥申委的工作呢,”陈太忠听得就火大了,高新区的事情不算重要?那行,北京申奥的事儿,有种你再说一声不大,“他们有事的话,可以在北京找我,中纪委可不就在北京呢?”

这小子……还真是蛮横,秦连成看看对面两个气质阴冷的中年人,无奈地撇一撇嘴,“他还在配合北京奥申委的工作,此人在来文明办挂职之前,曾经是凤凰市驻欧洲办事处主任,办事处设在巴黎。”

那两位交换个眼神,他俩也知道这陈太忠桀骜不驯,却没想到这家伙能嚣张到这一步,听说中纪委上门,都敢如此大大咧咧。

越狂的人,死得越快,这是官场中千古不变的真理——没错,陈太忠你找的这些理由都很强大,但是你要搞清楚,现在是中纪委找你了解情况。

这两位官都不大,然而不管怎么说,介绍信上可是盖着中纪委的大印,姓陈的你狂,可以看不起我们两个,可你这个态度,是在公然地挑衅整个制度。

“那他要我们等多少天?”一个身材略瘦的中年人嘴角抽动一下,勉强算是个笑意,却是充满了阴森和不屑的味道。

秦连成双眼直盯着桌面,沉默了三秒钟才叹口气,“我个人有个建议,你们可以要北京的同事帮着找一下他,小陈这个同志,还是有些大局感的,一定会配合调查。”

见过狂的,还真没见过这么狂的,这二位真是有点受不了,他们来之前,也了解过秦连成和陈太忠的关系,但这秦主任居然敢公然庇护,却是他们没想到的。

这话说得倒是好听,其实就是不屑地反问一句:人家就在北京呢,而且忙的都是些大事,你非要把人家叫到天南,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那我们知道了,陈主任看起来真的很忙,”略瘦中年人沉着脸站了起来,“那我们先走了,情况我们会反应上去的。”

他俩走出去的时候,秦连成甚至都没有压电话,只是按了闭音键,这就说明双方沟通得很不愉快,这俩不闻不问地走了——你想跟陈太忠说什么,继续说。

秦主任也是铁青着脸坐在那里,根本没有站起身送人的意思,你们是中纪委的,但那又怎么样呢?你们查的是陈太忠,给我脸色看干什么?

秦连成在凤凰蹉跎了不少年,但是想当年,他能跟许绍辉住在一个大院儿里,也有自己的人脉,中纪委在他眼里不算特别恐怖——说穿了,大家比的还是背后的腰板。

你们这些具体办事的,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只是为了调查一个匿名电话,就要让我的副主任放下手里各种大事,从北京赶回来,这也太有点看不起地方上的干部了——哪怕你多搜集点他的黑材料,也算嘛。

他沉着脸恨恨地腹诽着,却是忘了手里的电话还没压,就在这时,华安轻轻地敲一声门,“主任,我……”

“你先出去,把门带上,”秦连成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电话没压,等华主任退出去之后带上门,他又拿起电话,“喂?”

“呵呵,”陈太忠在电话那边轻笑一声,“要不这样吧,秦主任你问问他们,我主动去找中纪委行不行?”

“来的人走了,”秦连成回答一句,接着叹口气,“我说太忠,其实你在天南办事更方便,在北京那边搞,火药味太浓。”

这是大实话,现在的天南,谁还能奈何了陈太忠?同他有关的领导和利益团体真的太多了,就连秦主任本人,都不惜因为他,给中纪委来人脸色看。

我回去虽然是本土作战,但也容易在天南引起战火,正经是我在北京杜毅在天南,也让对方尝一尝两边开花的感觉!陈太忠还真不想回去,以他睚眦必报的胸襟,本来就喜欢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更别说黄汉祥还让他呆几天,所以他无所谓地笑一笑,“火药味浓……倒是正好,我倒要看看谁敢在首都指鹿为马,不就是接了一个电话吗?”

秦连成苦笑一声放下电话,他也隐隐猜得到,操作此人的人目标何指——人家扳了半天江川的根子,结果被天南省摘了桃子走,以蓝家的心胸,那自然是一计不成再来一计。

所以小陈的想法,倒也不能说不对,恶心人的小手段,在京城能激起多大的风波?不过这么一来,碰撞的力道难免就不好掌握了,天子脚下,明眼人真的太多了,还指不定有多少人惦记着扇阴风点鬼火呢。

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细细琢磨一下,觉得主动去找中纪委也不错,这起码是态度端正不是?不过,好像这么一来,就又冲到杜毅前面了,这个分寸,倒是要细细琢磨一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