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770章 寿诞(上)

江莹的口风变了?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才待继续发问,“嘟嘟”两声响起,那边已经将电话挂了。

看起来还真有人要大做文章,他默默地撇一撇嘴,能不能彻底地摘出自己来,江莹的口风真的能起到一定的作用。

不过,她又能改成什么样呢?陈太忠心里还真有点好奇,以前你对媒体说的那些话,总不能不认账吧?想到这里,他抬手给阴京华打个电话,“京华老哥,问你个事儿,知道不知道江莹……就是那个女孩儿,她的口风变了?”

“能变多少?不过就是以前她强调,她男友相信你,现在她不说了嘛,然后有些媒体曲解一下,无非就是这些,”阴京华还真知道这个,他不屑地哼一声,“也就是这些三流手段了,老首长明天大寿,有些缺德法子,他们现在不敢用。”

那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点吧,陈太忠无所谓地笑一笑,压了电话之后琢磨一下,需要不需要去了解一下江莹的情况呢?

算了,真的没必要,紧接着他就想明白了,她说了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别人想让她说什么,那么索性真刀真枪地上吧,看到底是谁怕谁!

这心态一放松,他就不管那么多了,干脆联系了田立平,很高调地带着大批的礼物上黄汉祥家去了,好死不死的是,黄家今天的客人还格外地多,不少人看到他大包小包地从车里拿东西。

黄汉祥不在家,不过他还是很快地得到了消息,当他听说有人还想效仿小陈的时候,禁不住骂一句,“这个小混蛋……他就算了,别人的东西一律不许留。”

这个安排,真的有点过于亲疏分明了,连知道陈太忠底细的田立平都看得眼热,别人的东西不让留,小陈带的土特产什么的,刷刷地往屋里搬,想到黄老明天做寿,就提个建议,“明天咱们俩在黄老家门外呆着吧?”

然而事实证明,他这个愿望都有点奢侈,这可是黄老的百岁寿诞,光看来贺寿的单位,就能知道份量了: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中央宣教部、中央统战部……

这些还都只是打着单位旗号来的主儿,自发来的那就更多了,这些人自己带的警卫人员也多,一时间是人山人海。

这些人里能进了院子的并不多,黄老今天只设六桌席,其中一席还是为工作人员开设的——当然,能上桌的也都是跟随他多年的老人,至于广电总局派过来搞摄影服务的,还真没资格上桌。

然后剩下的五桌里,一桌是老战友、老部下,一桌是已故老战友、老部下的子女,又有两桌是黄家的亲戚——黄家人丁不算旺,不过黄老好歹也算四世同堂的主儿了,而黄家除了自家人,还有亲家什么的,两桌真是不多。

只有一桌,是用来招呼上门贺寿的人的,可见他这个百岁诞辰,过得有多么低调了。

不过,屋里虽然只是席开六桌,院子外面等着的人可就海了去啦,细算起来别说开六十桌,开一百六十桌都不止。

而田立平直接被隔绝在了一公里之外,陈太忠运气好一点,他跟阴京华做为黄汉祥的随行人员,在离院子不远的地方等着,其实这根本就是白等,不过……万一哪个领导想起什么事儿,找不到人的话,那就是态度问题了。

这就是黄老的低调——所谓富贵逼人,那真不是白说的。

而且这都不算全部,有消息说,下午晚些时候,一号首长会前来亲自为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贺寿,或者还会共进晚餐……不过像这种场面,连陈太忠也没有守在门口的资格。

事实上,直到第二天,还有三三两两的人前来贺寿,虽然是已经过了时间,但是黄家这一段时间根本应付不过来该有的宾客,而有的宾客又是刻意低调。

像中午时候,陈太忠陪着小紫菱坐在什刹海某酒吧的二楼上,看北国的“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北京的冬天外冷内热,窗户上水汽极重,两人为了赏雪,专门推开了一扇窗户,正看着,猛地发现外面扎堆走过七八个人,圈子里两人明显是保镖拱卫的。

“黄三叔,”荆紫菱眼尖,愕然地轻叫一声,才下意识地赶紧捂嘴,不成想黄和祥身边的保镖居然发现了异动,有人冷冷地一眼扫来。

天才美少女可不怕黄和祥,说不得笑着摆一摆手,那保镖倒也敬业,马上就汇报给圈子里的二人。

这两位觉得有点奇怪,说不得抬头看一看,黄和祥的眼力也不错,一眼就认出了这一对年轻男女——事实上他对陈太忠的相貌记得不清,不过小紫菱这女娃娃太漂亮,他又在老爷子那儿见过两次,印象极深,这么一关联想像,就想起旁边那小伙儿就是凤凰的小陈。

“这俩小家伙……倒是会选地方,”他笑一笑,侧头看一眼身边的人,“文彬兄,这俩小不点儿也是家里的熟人,一起上去坐一坐?”

“那一起吧,”文彬兄笑着点点头,他这才一点头,周围又走过几个闲散的游客来——合着警卫这俩的,并不仅仅是圈子外面的五六个人。

“咦,这不是谢思仁吗?”陈太忠又在里面发现个熟人,与此同时,谢处长一抬头,也认出了他,眼睛登时就是一张,却是没有说话。

“这是谁呀?”荆紫菱有点奇怪,陈太忠笑一笑,“海角省委书记郑文彬的秘书谢思仁,那个人估计就是郑文彬……呀,他们要进来?”

这二位进酒吧,是要有点铺垫行为的,等他俩走进来的时候,包间里的两个年轻人已经迎到了酒吧门口,长幼尊卑这些,是必须讲的,撇开这是两个省委书记不说,只说这二位的辈分和年纪,就在那里放着的。

“进我们包间了,”陈太忠吩咐迎宾一声,又冲黄和祥和郑文彬笑一笑,“我们的包间不小,关键是视野不错,两位叔叔也是来看风景的吧?”

黄和祥微微一笑,点点头也不多说,几个人稀里哗啦就走上了二楼,一点都不带拖泥带水的,走进包间之后,气氛方始微微缓和一下,他冲郑文彬点点头,“文彬兄……坐,这俩孩子都不是外人,我跟你介绍一下……”

“这个就不用介绍了,小陈,”郑文彬笑眯眯地一指陈太忠,很显然,谢秘书在进楼之前还是做出了提示,所以他知道此人来历,“脾气大得很,还好他不在海角抓精神文明建设。”

“嘿,你还认识?”黄和祥这一下可是有点吃惊,你这堂堂的省委书记,居然能认识一个小正处?

“他去绕云玩过,当时就通过黄二哥,要替我抓精神文明建设,”郑书记笑了起来,很爽朗的样子,“哈,我让秘书小谢帮着处理了一下,不给他这个机会。”

“哦,”黄和祥点点头,这种信息传递方式,他运用得也非常顺手,自然是听得出陈太忠在海角也祸害过一番,而郑书记则是帮着平息了事态,“那这个女孩儿……你认识不?”

“这个真不知道,”郑文彬笑着摇头,他原本以为陈太忠才是主角,这小女孩不过是可以无视的添头,现在才反应过来,合着这女娃娃也了不得,“我肯定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孩儿,见过肯定有印象。”

漂亮女孩儿,郑书记见得多了,但是能让黄和祥重点介绍的女孩儿,还能长这么漂亮的,他要见过的话,那肯定会记住。

“荆以远荆大师的孙女,荆紫菱,小陈的女朋友,”黄和祥笑眯眯地介绍,“老爷子特别喜欢欺负她。”

“其实何雨朦的个子,真的低了点,”荆紫菱受不了啦,笑嘻嘻出声反驳,“黄爷爷那是老眼光了,现在的女孩儿,就流行高个儿。”

“嘿~”郑文彬听得就笑了起来,直笑得前仰后合的,他是黄家嫡系,自然知道何雨朦是谁——那是黄老宝贝到极点的重外孙女,好半天他才止住了笑声,缓缓点头,“真的是童言无忌,我现在算知道老爷子为什么会喜欢她了。”

“你再这么说,我就打个电话,把小雨朦叫过来,”黄和祥假巴意思地绷起了脸,“让你郑伯伯评价一下,到底谁更出色,输了的人……脸上画个小狗,三天不许擦。”

是个人就有童心,多与少罢了,黄老三一本正经多少年了,今天正说是忙里偷闲,来什刹海转一转赏赏雪,不成想就遇到了小紫菱,调笑一下也正常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