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769章 认女(下)

“扔了,”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一句,探手去抓茶几上的啤酒,毫无疑问,硬盘里的资料,最能洗清他的嫌疑,里面绝对没他的资料,否则刘勇也不会找上他爆料,但是……哥们儿我不爽了,还就不给了!

“扔哪儿了?”黄汉祥眼睛一眯,冷冷地看着他。

陈太忠却是不回答他,抬手就咕咚咕咚灌啤酒,直到把一瓶啤酒喝光,长长地打个酒嗝,才往茶几上重重地一顿瓶子,又轻描淡写吐出两个字,“忘了。”

“呀,小子你脾气见长啊,”黄汉祥气得一拍桌子,吹胡子瞪眼地看着他,然而没过几秒钟,他又笑了起来,“你这偷偷摸摸的,净做点见不得人的事儿,别人怀疑你不正常吗?”

“我只是觉得自己一开始不管,是胆小了,因为有点内疚,就补救一下,”陈太忠也没办法跟老黄叫真,黄老都改变不了自家二小子的脾气,他也不认为自己有这种魅力,“我现在都不能确定,这车祸是不是正常的,所以也不想浪费太多时间。”

就在这时,起身离开的张馨又走了回来,将几张打印纸放在桌上,“这是刘勇的两个手机号码的通话清单,是他死了以后,太忠才要求我帮着查的……上面有日期。”

她虽然贵为素波移动的副总,但是在这个别墅里,也只有端茶倒水收拾家的份儿,平日里根本不在类似的场合插嘴,尤其她的性子本来就偏软弱,这个时候能勇敢地站出来插话,真不知道是鼓足了多大的勇气。

陈太忠看见她面颊的肌肤下微微透出的红色,心中一时大畅,行,这个时候你敢插嘴帮我,也不枉我对你的一片用心。

黄汉祥也没防住,平日里不吭不哈软绵绵的张馨,居然能有这样插话的时候,他愣愣地盯了她好半天,才眨巴眨巴眼睛,长叹一声,“唉……太忠好福气啊。”

“他平常很多事,都不乱说的,”张馨吃了黄总的夸奖,脸就越发地红了,尤其她本来就是那种肤色对内分泌极为敏感的主儿,平日里欢好的时候,全身的皮肤都能变得粉红,有若一只锅子里蒸熟了的大虾。

眼下她的脸色,就红得不能再红了,连手背都微微有点红了,可见她是承受了多大的心理压力,但饶是如此,她还要结结巴巴地解释,“他拿了硬盘的事情……我都不知道,他能跟您说……那就是……想为您提供帮助。”

“笃笃”,黄汉祥伸出小萝卜一般粗的食指,重重地敲两下桌子,“不用你说,我都明白……哎呀小陈,你将来可不能亏了小张……不过她这说话的能力,啧,也太不利索了。”

“在您面前,有几个能说话利索了?小张还是一小丫头呢,她真能说利索了,那反倒是心机重了,”阴京华微笑着拍马屁,一点都不觉得不好意思,可陈太忠不但不能耻笑他,还得领情呢——可见马屁不怕赤裸,关键是要选好时机和场合。

“小陈听到了吧?京华说你心机重呢,都敢跟我使性子,”黄汉祥嘿嘿一笑,借此就坡下驴,“好了,小张没说错,那个硬盘确实有用,中纪委那边,消息封锁得很严。”

“但是这硬盘里,也可能有我的黑材料啊,他是加密的,我都一直没解开呢,”陈太忠斜着眼睛看黄总,他说的是实情,但是挤兑的味道也很明显,“万一上面有我的黑材料,这个车祸……我就又说不清楚了。”

“说你胖,你还就喘上了,”黄汉祥翻一翻眼皮,“你黄二伯嫉恶如仇,你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少跟我扯那么多,硬盘呢?”

陈太忠假巴意思地进一下房间,然后就拿出了装在塑料袋里的硬盘,“为了保密起见,我没找人解密文件,不过我相信没我的资料,万一有的话……嗯,那啥……”

“万一有的话,我大义灭亲,”黄汉祥知道这厮想的是什么,不过今天他被这小家伙拍桌子瞪眼拿捏半天,心里很不爽,于是就还击一下,却没想到一不留神,用错了成语。

“您二位……好像还不是亲戚呢,真不知道该怎么灭,”阴京华哈哈大笑了起来。

“谁说的?荆紫菱……那是我干孙女,”黄汉祥若无其事地回答。

“她最多做您干女儿啊,”陈太忠一听,可就不干了,无端端我又矮一辈儿?“黄老和荆老可是同辈,荆紫菱是荆老的孙女。”

“干女儿就干女儿,”黄汉祥也没在意,不过下一刻,他一眼扫过了张馨,犹豫一下发话了,“小张也不错……你也做我干女儿吧?”

张馨只觉得晴空一个霹雳,好悬没被震得晕过去,黄汉祥的干女儿,那可就是黄老的干孙女了,她只觉得耳朵里嗡嗡乱响,眼前金星乱转,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入耳却是黄汉祥调侃的声音,“不乐意你直说嘛,我最喜欢强人所难了。”

“我……乐意,先敬干爹一杯,”张馨哪里还敢矫情,马上就顺着杆子爬了上来,她性格内向接触人不多,但是基本的做人常识还是懂的,一边说,她一边就打开两罐啤酒,递给黄汉祥一罐,自己拿起一罐,咕咚咕咚一口气灌了下去,唯恐喝得太慢。

喝完之后,她才抹一抹嘴角流下来的啤酒——她喝得太快了,张嘴才待说什么,嗓子眼里发出一阵咕噜声,然后她紧闭双嘴,站起身就向卫生间奔去。

“嘿,”阴京华摇摇头,却是没有出声,这种场景他见得太多了,有些小姐为了提成,一瓶XO也能一口闷下去,然后就往厕所跑——当然,这个类比未必恰当。

反正黄汉祥就不这么认为,他更看重的是张馨以前遇到什么事儿都不敢发话,现在却是有胆子出声,“唉,小陈,要不是你的女朋友是小紫菱,她还真的挺合适……将来不要亏了她。”

所谓的紧跟领导,好处就是在这里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许是一件事,也许是一句话,领导不小心心血来潮一下,腾飞就不是梦想——眼下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这是不是还得举办个仪式?”陈太忠嘴巴扯动一下,勉强算是个笑容,“不过我在天南,才收拾了她前夫一顿……那家伙刚从监狱里放出来,不会有什么麻烦吧?”

说实话,他还真不稀罕黄汉祥对张馨的赏识,有他在,谁欺负得了她?他并不喜欢别人介入自己的私生活,别说是老黄你了,就算是黄老叫过来……你们厉害是真的厉害,那么,麻烦先隐个身给我看看?

“那又怎么样?”黄汉祥不介意地摇摇头,他并不清楚张馨的老公是谁,但是下面人了解过这个女人,既然没有异常情况报上来,那就证明不值得关注——她前夫了不得也就是个正处,“我都说了,最喜欢强人所难了……不过这个仪式就免了,我说话还顶不过个仪式?”

这一晚上收获最大的,应该就是张馨了,居然莫名其妙地成了黄汉祥的干女儿,陈太忠收获的,却是一系列的警告,比如说——“你在北京多呆两天吧,在这儿的话,中纪委找你问话,也要掂量一下份量。”

由于黄汉祥来的时候就喝了不少,离开的时候就早了一点,堪堪不到九点,他刚走,凯瑟琳和伊丽莎白就应酬完回来了,还好双方没有照面,省去了可能的尴尬。

聊了这么半晚上,陈太忠原本琢磨着,是不是该到那叫江莹的女孩儿处走一遭,看看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处境,不过张馨却是兴奋得很,坐在他身边叽叽喳喳地说话,虽然说的也都是点小事,可明显地跟以往的沉默寡言不同,她甚至有点语无伦次了。

人家老黄就是那么信口一说,连个仪式都没有!陈太忠很明白那些大人物的心态,不过见她如此亢奋,也不忍心打击她,只好笑着陪她聊天。

这一聊就聊到了十点多,没过多久马小雅也来了,陈某人自是又开始了他的荒唐的夜生活,至于那个女孩儿嘛……反正老黄他们都算计好了,也用不着哥们儿多心。

一觉醒来之后,陈太忠只觉得满屋的白色,心说这是大家都没盖被子?揉一揉眼睛才发现亮光从窗外透射进来的,合着是下雪了,一夜之间,整个城市变得银装素裹。

天南的冬天是很少见雪的,张馨就先开心了起来,眼下又下得纷纷洒洒,连凯瑟琳都见景生情,大家索性相伴着四处赏雪了,一整天时间都花费在了这上面。

“以后雪天开车,可得小心了,”从八达岭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陈太忠心有余悸地叹口气,一路上见的车祸真的是太多了。

他正感慨呢,就接到了一个来自天南的电话,号码和声音都很陌生,“是陈主任吧,刘勇的案子已经是省纪检委关注下的省厅督办……江莹的口风也变了,保重。”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