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768章 认女(上)

黄汉祥看起来喝了不少,有点东倒西歪了,偏偏地脑筋还很清楚,“张馨给我上酒,我没多,太忠再陪我喝点。”

陈太忠自是不怕他发酒疯,再大的领导来了,一个昏憩术过去,也只有呼呼大睡的份儿,于是坐在那里,陪着黄总聊天。

黄汉祥今天是真的喝了不少,但是确实没多,听陈太忠说今天跟吴卫东掐起来了,他身子一挺,“小毛孩子,干挺他就是了,没吃了眼前亏,我就给你兜着……什么,耿树在场?”

听陈太忠说完,他沉吟一阵,终于是苦笑一声,“不对,不是这个说法,他们的目标,还是在天南,争风吃醋这是障眼法。”

“障眼法?”陈太忠隐隐能理解这个意思,却是不能接受这个解释,于是出声发问,“您的意思是……耿树不是单单地想巴结吴卫东?”

“吴卫东那算个鸟毛,吴近之也不过一个中将,什么玩意儿嘛,比我大哥大不了两岁,拉两个老帅出来,那才叫有本事,”黄家老二口气大得惊人,不过下一刻他话题一转,神情也变得肃穆了起来,“我觉得他们这么搞,目的是让你分心。”

“让我分心?”陈太忠下意识地咀嚼一句,觉得自己似乎是触探到了什么东西。

“哎呀,可是不好,”阴京华微微一咂嘴巴,最能跟上黄汉祥思路的,就是他了,“太忠跟他们碰得太早了,时机不对。”

“早就早点呗,都跳出来,也就方便了,”黄汉祥不屑地哼一声,又伸手去拿啤酒,“就是耿树这小子,实在太让我失望了。”

陈太忠正琢磨这些话的味道呢,猛地听到这个名字,说不得笑一笑,“这个家伙我是不会放过的,居然敢撺掇人挖我墙角。”

“你的墙角也太多了一点,”黄汉祥不满意地看他一眼,不过大抵也是告诫他不要太乱的意思,接着沉吟一下,“适当教训他一下就行了,我估计他在吴近之的小子那儿也要倒霉。”

要不说人情社会就是这样,耿树先是投靠了蓝家,现在又设计陈太忠的女友,可是以黄老二这样的性子,还下不去狠手,当然,他也有自己的理由,“这混蛋做不了大坏事,也就是小打小闹,我说……你在没在听?”

“哦,我琢磨你俩刚才说的话呢,”陈太忠不情不愿地回答一句,他可是不想就这么放过耿树,但是黄二伯发话了,又隐隐有背书之意,这就让他不太甘心,“你们说我碰见吴卫东……早了?”

“对啊,应该是在天南发力,涉及你的时候,北京这边再有这档子事儿,年轻人你你我我的是事儿,黄总也不好插手,你还得亲自过来,然后……你就忙不过来了,”阴京华解释得非常到位,“你要再一冲动,发生点什么事儿,就更热闹了。”

就这么个操蛋玩意儿,老黄你说他做不了大坏事?陈太忠又有点恼火,可是下一刻,他的眼角不小心扫到了张馨,发现她耷拉着眼皮,鹅蛋一般圆润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他心里就微微地抽动一下。

小紫菱是他心中的正室,这是他所有的女人都知道的,不过在这些女人面前,他要是太过强调地看重小紫菱,似乎对她们……也不是很尊重。

念及此处,他终于丢开了心中的那份纠结,然后就有兴趣顺着阴京华的思路想下去了,“那我早一点发现,到时候不会忙不过来,怎么就又不好了呢?”

“也没啥不好的,就是这么一搞……对方的意图就过于明显了,”黄汉祥听得笑了起来,“咱就不好意思继续假装不知道了。”

“这个无所谓,您就当不知道这事儿了,”陈太忠一听,也笑了起来,让杜毅先出面顶着,是大家的既定策略,为这点争风吃醋的小事,搞得黄老二出面,这怎么可能?

“你的事情倒是小事,”黄汉祥的脸色,慢慢地凝重了起来,“关键是能源这一块,真的很要命,我有个预感……石油一定会疯涨,然后就是,煤炭要跟着水涨船高,这次要是把某些人吓回去,张州接下来的几年里也不会太平。”

“嗯,现在已经有省外的民间资金盯上张州了,”陈太忠点点头,他接触这样的人也不是一个两个了,“大家都看好煤炭的前景。”

“哦?”黄汉祥饶有兴致地发问了,“那以你的看法,该怎么面对这些资金?”

“我跟他们表过态,可以建焦厂、洗煤厂,矿山不能买卖,”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自从跟董飞燕辩论过铁路系统的发展之后,他对这个问题的认识更清楚了,“能源类的原始资源,必须掌握在国家手里,这关系到了民生。”

“嗯,”黄汉祥笑着点点头,“你这小子有时候混得很,但是大是大非上倒明白,怪不得你把粮食系统也折腾了一顿……那玩意儿更关系到了民生,人可以不用电,但总不能不吃饭。”

“连这个您也知道?”陈太忠听得有些汗颜。

“我还知道你放过了那个厅长呢,”黄汉祥不满意地看他一眼,又冷哼一声,他的不满意是有原因的,“这不符合你的性格……别是蒙艺跟你打的招呼吧?”

“不是他说的,”陈太忠越发地汗颜了,老黄你的脑袋瓜,能不能不要这么好使?不过这也说明,在官场上脚踏两只船,确实是犯忌的事儿,以黄汉祥的豁达,都要对此念念不忘。

当然,他也不会因为对方的不满,就放弃自己的原则,哪怕对方是黄汉祥,于是他讪讪地笑一笑,“不过蒙书记对我确实不薄。”

“那个厅长……应该弄下来,”黄汉祥极不满意地嘀咕一句,“涉及粮食安全的大事,他蒙艺不是号称铁面无私吗?这种事情上也会放水?”

真的不是蒙艺打的招呼啊,也就是尚彩霞打了一个电话嘛,陈太忠苦笑一声,“郑飞的大儿媳妇找到我了,而且……侯国范答应把缺口补起来,我想的是换个厅长的话,没准这窟窿又得扯皮。”

“啧,郑飞~”黄汉祥一听这个名字,也没了脾气,好半天才哼一声,“回头中纪委找你谈话的话,你别乱折腾,规规矩矩地把自己摘出去就行了,听到没有?”

“中纪委……肯定会找我吗?”陈太忠也只有苦笑了,“蓝家做事,不应该这么不靠谱吧?”

“那一家子人……嘿,”黄汉祥不以为然地哼一声,大致就是不屑不耻之类的情绪,接着他侧头看一眼,“不过,搁给我调查,也要找你问,毕竟你接过死者的电话。”

“那是人家相信我,证明我有广泛的群众基础,”陈太忠真是有点哭笑不得,“调查无所谓嘛,但是以这个为突破口,那就太扯淡了。”

“反正下去的人,对你不会抱有善意,你先忍一忍,”黄汉祥唯恐他年少气盛,就要细细叮嘱一下,接着他话题一转,“对了,他们丢的那个硬盘是不是你拿了?”

你这联想还真丰富,陈太忠刚想否认,沉吟一下之后,最终还是点点头,“嗯……在我手里。”

“啪”地一声轻响,黄汉祥就将手里的啤酒放到了桌上,他淡淡地看着这个年轻人,却是一言不发——给我个解释吧。

“他给我打了两个匿名电话,我就查出来他是谁了,不过一时没有时间管,后来知道他车祸了,就让人去他家取走了硬盘,”陈太忠既然做出了选择,那么肯定就有了相应的说辞,并且他强调一点,“刘勇车祸之后,我才拿走的硬盘。”

黄汉祥的脸依旧是阴着的,这个随口问出的问题,得到了一个让他不太好接受的答案——天公地道,他真的只是随口问一问,因为他确定小陈有这样的能力。

“这个倒是,那女人也这么说,硬盘是她在去了医院之后丢失的,洗澡之前还在玩电脑,”阴京华见气氛不对,忙不迭地插嘴,因为他太了解黄总了。

别看黄汉祥平日里嘻嘻哈哈没个正形,但是事实上,黄家三兄弟里,就数老二的正义感最强——这份正义感在京城的太子党里都是数得着的,这倒不是说洪洞县里没好人,实在是正义感这玩意儿太昂贵了,一般人想玩也得考虑买单的能力。

所以阴总知道,黄总这是真的生出点怀疑的心思来,那么他不得不插话,为陈太忠开脱,“我说太忠,一开始你也不是太忙,而是不想管这件事,对吧?”

要不说这人老成精,真是这么回事,刘勇跟陈太忠的对话,已经被江莹向各色媒体说了不止一次,阴京华仅从媒体的报道中,也品出了小陈的无奈。

“我现在都不想管,我只是想逼着可能的真凶跳出来,谁想到这女人就跑到北京来了?”陈太忠冷哼一声,黄二伯这个态度有点让他恼火,老黄你有正义感这是没错的,但是你这么不相信我,还真是让我寒心,“我只是文明办的主任,又不是纪检委书记。”

“硬盘呢?”黄汉祥终于发话了,语气生硬无比。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