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767章 花言(下)

“吴少,我真没吓唬您的意思,”身在矮檐下,哪敢不低头?耿树这是明白了,报谁的旗号都不好使了,眼前亏他是吃定了,至于说找后账——谁能找了吴近之独苗的后账?“咱俩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是那种人吗?”

“是啊,咱俩认识这么久了,”吴卫东颇有感触地叹口气,身子往后一靠,又抽一口烟,对着天花板缓缓地吐出,看也不看面前这位一眼,“我这人念旧啊,没把哑铃挂到你的老二上,你说对不对?”

耿树听到这话,登时就闭嘴了,他非常担心自己再辩解两句的话,那哑铃就真的挂到老二上了,有些人性子上来,那真是不考虑后果的。

而且,人家吴少真这么做,也不会有什么后果,他非常清楚这一点,就算自己因此丧失了生育能力,蓝家人也不会有任何的反应——部队本来就是他家的短板,在开国将军的圈子里,蓝家没有说话的份儿。

黄家倒是能说句话,但了不得也就是黄汉祥拎着高尔夫球杆砸吴卫东两杆,这就是全部了——而且黄老二都不会砸得太狠。

“我愿意念旧,但是……你看你都做了些什么呢?”吴卫东摸一摸自己的右眼眶,被陈太忠击中的地方鼓胀胀的高度充血,虽然上了冷敷,但一个黑眼圈是免不了的。

想到憋屈处,他禁不住冷冷一笑,“你把陈太忠的女朋友介绍给我,我操,你大牛啊……现在,你还坚持说,你不认识陈太忠,对吧?”

“那就是个小工人的后代,跟吴少您没法比啊,”耿树已经深切地体会到,什么叫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了,所以他只能投其所好,务求先过了眼前这一关再说,“我要说认识他,传出去了……汉祥叔没准要不高兴。”

“你少他妈的拿这个那个来威胁我!”吴卫东听得一时大怒,狠狠地一拍面前的茶几,“黄汉祥就怎么了?爷现在就把你的蛋拽下来,看明天他能不能找人给你接上!”

发火是发火,他也知道,黄老二那老牌太子党,不是他能抗衡的,说不得他拧熄手中抽了没两口的烟,一点都不在意那白色的烟盒上打着的,是红色的“军需特供”四个字。

接着,他伸手又拽出一根再次点上,深吸一口之后,方始缓缓发话,“我这人呐,心软,对朋友愿意讲情面,现在你告诉我,为什么要挑动着我俩掐?”

对嘛,这问题你早该问了,你小子问半天都问不到点儿上,陈太忠听得暗暗点头,我也想知道姓耿的你藏着什么后手!

“我一点儿挑动的意思都没有,”耿树的脸皱做了一团,那样子真是要多可怜有多可怜,他身子微微一挺,似乎是想换个姿势,不成想触动了膝下的玻璃渣,只疼得呲牙咧嘴,没命地倒吸凉气,“最开始迷上荆紫菱的,是你自己……我能不帮朋友吗?”

“我只是看她不错,不错的女人,多了去啦,”吴卫东又猛猛地吸一口烟,大口地吐着,一边隐身的某人一边强忍着浓烟的熏陶,一边愤愤不平:你就吹吧,你见过几个能赶上小紫菱的女人?

不过,吴少的话重点不在这里,他要深挖根源,“是你主动跟我说的,她是黄家罩着的,牵线儿也是你张罗的,我没记错吧?那么……我就想问你四个字,目的何在?”

“吴少您这么说……那我也只能实话实说了,”耿树一咬牙,脸上露出了一丝决绝之色,“冒犯的地方,您担待了。”

“啪啪”,吴卫东伸出手来,轻拍两下,脸上是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好,痛快,我就喜欢痛快人,我交朋友不怕冒犯,就怕不诚心……你说!”

吴卫东这家伙,倒是能交往一下,陈太忠暗暗做出点评,此人够狠也够大气,脑子也不缺弦儿,不过……这家伙自我感觉实在太好了,啧,有点遗憾呐。

“您不止跟我说过一次了,发展得不是很好,”耿树勉力抬起脖子,直勾勾地看着对方,看得出来,他为了脱困,这也是最后一搏了,“说什么牵线儿的,那就没意思了,我当初就问了您一句,‘是不是想人财两得’,这话你不能否认吧?”

我操……你这厮忒不是玩意儿了,陈太忠这才明白,怪不得吴卫东对小紫菱如此地上心,敢情,你小子还惦记着易网公司的那份家当呢。

意识到这一点,他真的想现身出来,暴打这货一顿,我这堂堂的罗天上仙,也是只求能得到小紫菱这个人,你居然想人财两得……我说,你何德何能啊?

而且,小紫菱的公司能撑到现在,全靠我的输血,你这不是吃女人的软饭,你这是在琢磨吃我的软饭呐,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荆紫菱的易网公司,支出是天文数字,广告收入啥的,真的可以忽略不计,就算大荆总投资的碧涛煤焦油深加工集团,利润虽然大,但大多都用在二期工程上了,能反哺易网的资金,真的是九牛一毛。

而且那是荆俊伟的企业,荆紫菱只是帮着代管,她用得多了,也说不过去,大小荆总只是兄妹关系,又不是父女关系,别说是同父异母,就是同父同母,那都不算直系亲属的。

“嘿,”吴卫东登时语塞,孙姐评价的没错,他一直觉得自己的手头紧张,也觉得身家也配不上自己的身份,但是同时,他还忌讳别人这么评价,耿树直接这么说出来,倒也有几分破釜沉舟的诚意在里面。

陈太忠却是一阵失望,唉,小吴啊小吴,我只当你算是个人物呢,自己不能赚钱给心爱的女人花,也就算了,居然惦记着泡女人来赚钱,还牛逼哄哄的……太让我小看你们的节操了。

听到吴卫东一脸的赧然,却是不做反驳,他真的懒得再听下去了,而且这也就六点了,说不得捏个法诀走人了。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走了之后,房间里的故事依然没有中止,吴卫东沉默好半天,才嘿然一笑,“我想起来了,互联网是个很烧钱的地方,这易网公司也是个烧钱的公司,告诉我荆紫菱实力雄厚的……好像也是你吧?”

“荆以远写四个字儿,起码二十万,荆俊伟除了玩古董,在天南还有实业,我只是实话实说,”耿树似乎忘了自己还赤着下身跪在地毯上,他嘴角噙着一丝冷笑,缓缓地发话,“而且我说的这些,吴少您也确认了的……”

陈太忠离开之后,就去赶晚上的饭局,这次是高胜利请客,相较其他来拜寿的干部,高省长成功地见到了黄老,真的是很有面子,所以就暂时决定推迟两天回去。

他请客的对象,不止是陈太忠,还有交通部他的老上级李部长,李部长已经是二线了,而且他当年介绍的公司,曾经试图破解凤凰科委的无线应急呼叫系统。

但是老部长就是老部长,高省长认这个领导,而且需要指出的是,还是这个高速公路无线应急呼叫系统,老部长在推广的过程中,也是不遗余力——看问题,要辩证地看。

而陈太忠做为这个推广的受益者,不得不来,虽然他目前已经不在凤凰科委,虽然通过代理这个项目的而受益的人,远远不止凤凰科委……没错,这就是现实。

所幸的是,李老部长对这一套也门儿清,由于他已经不再在一线,所以有些话倒也说得明白,“这东西确实是高科技,小陈为人也厚道,那就咱们自己消化吧……反正也是不大的一块儿,谁敢惦记,也得过了我这张老脸。”

凭良心说,老部长这辈子也没赚到什么东西,他的子女大约还赶不上吴卫东,临到老了开窍了,却是也晚了,那就抓到什么项目算什么项目了——尤其这个项目的门槛还比较高,不是随便一个人就玩得转的。

说句良心话,陈太忠就是这么感觉的。

不过老部长辛苦这么一辈子,也没往自家划拉什么东西,他心里还是比较敬重的,就是那句话,东西卖给谁不是卖?赚多赚少看各人的本事,跟凤凰科委关系不大。

于是他就点头,“这个东西我替纯良做主了,不过老部长,我要先强调一下……我这边没问题,你的付款也别让我难做,万一别人以为我在中间捣鬼,那就没意思了,我还年轻,以后的路还长。”

“嗯,这个我知道,”老部长都是二线的主儿了,这点轻重还能不明白?于是他笑着点头,“你想犯错误,我都不答应,以后我那不成才的儿女,还指望着你照顾呢。”

“能帮忙,我当然要帮忙,都不是外人嘛,”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他不说照顾而是说帮忙,自然就少了一分狂妄和责任,这点小技巧,他已经很娴熟了,“老部长您放心好了。”

这顿饭实在没什么可说的,等他回了别墅之后,正细细品味跟吴卫东的冲突过程,琢磨里面的味道时候,黄汉祥带着阴京华来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