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766章 花言(上)

陈太忠有忌讳,他不能当着那么多人表现得太怪异,而吴卫东也有忌讳,他手里有枪也不怕开枪,但是再嚣张也不合适当着那么多领导干部乱来——这里可是北京。

不成想,吴少才一枪击发出去,眼前的人影一闪,就不见了踪迹,下一刻只觉得眼前白影一闪,整个人就飞了出去,而他最在意的右手一轻,枪已经没了。

紧接着噼里啪啦一阵乱响,等他头晕眼花地站起来的时候,地上已经躺倒了五个人——其中有俩是老耿的跟班,刚才没进去,才跟过来就被打翻了。

陈太忠不知道什么时候,手上多了一双白手套,那支手枪在他的手上一抛一抛,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吴卫东,“吴老板,吴少……还有些什么玩意儿,都拿出来看看?”

“要是换个地方,十个你这样的,我也弄残废了,”吴卫东又晃一晃脖子,似乎是要从刚才的打击中清醒过来,他不屑地冷笑一声,“今天算你狠,回头哪儿遇上哪儿算!”

“何必呢?何苦呢?”陈太忠很悲天悯人地叹口气,手上微微一抖,那手枪就变成了各种零件,噼里啪啦地掉了一地。

他抬脚出去,重重一踩,啪地一声轻响,不知道什么零件被他踩断了,然后他走过去,笑眯眯地上下打量对方两眼,“你确定跟我没完……是这样吧,蠢货?”

这一刻,他心里真的泛起了杀机,他倒是不怕这厮为难自己,但是这年头卑鄙无耻的人实在太多了,万一这厮动了小紫菱一丝一毫,那可是后悔都晚了。

他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但是一边一个保镖还是感受了不妙的气机,说不得走上前将吴卫东挡在身后,另一个保镖则是走到拐角,驱赶试图靠近看热闹的个别人——看来这种事儿吴卫东也没少干过,轻车熟路得很。

吴卫东被这一声“蠢货”叫得心头冒火,他一向以悍勇著称,要说赵疯子是以敢下手著称的话,他可是以身手高明享誉圈子的,他喜欢别人夸奖自己这个,但是同时,他并不认为自己是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主儿,恰恰相反,他认为自己的智商,也比一般人高。

所以他不能容忍耿树拿自己当枪使,陈太忠一句接着一句的“蠢货”,更是令他无法容忍,就在他正要横下一条心发狠的时候,他敏锐地发现——王贵怎么挡到前面来了?

吴少既然自诩脑子不慢,那脑子真的是慢不到哪儿去,王贵对各种危险迹象,据说有本能的直觉——操,这厮不会生出杀心来了吧?为了……为了帮荆紫菱一绝后患?

“好了,我蠢我认了,你也聪明不到哪儿去,”他生出了退缩之心,而且事实上,有个家伙比陈太忠更可恨,“你光知道跟我叫板了,谁的责任最大……你想过没有?”

“我本来就是冲着他去的,你多的什么事儿?”陈太忠不满意地瞪他一眼——小子你怎么不嘴硬了?拜托……给我一个干掉你的理由好不好?

“那好,这件事就这么算了,晚上坐一坐吧,”吴卫东也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主儿,事实上,知道眼前的年轻人跟黄老有关之后,他就知道事情没办法搞大,最多不过是让对方吃点眼前亏罢了——连夸口他也只敢说是把人整残废,而眼下……显然吃眼前亏的人不是对方。

这坐一坐的邀请,固然是化解前愆的意思,同时也还是有点忌惮另一个跟黄老有关的主儿,他冲耿树扬一扬下巴,“顺便帮这家伙长一长记性。”

这个建议,真有点相逢一笑泯恩仇的江湖豪气,但是陈太忠才不会给他这个机会,“你骚扰我女人,打不过了,才说跟我坐一坐?切,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没空儿。”

一边说,他一边昂首向外面走去,转过弯之后,又是一句话飘过来,“姓耿的,我不怕告诉你,这事儿没完……”

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工人的孩子在爷跟前耀武扬威了?吴卫东觉得自己都折节下交了,对方居然还不肯买账,一时间好悬没把肝儿气炸了——有些人的优越感是与生俱来的,碰再大的钉子都抹杀不了。

不过这么狂妄的反应,说明人家是真的有底气,下一刻,他很悲哀地意识到了这个现实,于是扭头看一眼王贵。

“非常危险的一个人,教官也没有他可怕,”王贵知道老板想问自己什么,于是很简洁地回答。

你的教官,那可是杀过不止一个人的!吴卫东猛地反应过来,自己似乎还算走运,说不得扭头冷冷地看耿树一眼,发现这厮正面色苍白地看着自己,于是点点头,皮笑肉不笑地哼一声,“老耿,我觉得咱们现在该找个地方坐一坐……”

陈太忠离开之后,总是有点怀疑自己这么轻轻放过吴卫东,是不是有点不负责任?红二代做事一旦突破底线,难免会发生什么令人发指的事情。

说不得他抬手给孙姐打个电话——两家都是部队上的,年纪也差不多,就算不熟,多少也会有一点了解吧?

“卫东啊,我跟他还算熟,”果不其然,她还真知道吴卫东,不但知道还认识,“那家伙有点二杆子劲儿,穷横穷横的……怎么,你招惹上他了?我给你们摆一桌,我的面子他还是得给的。”

“他……好像才是个中将的儿子吧?”陈太忠听得还真有点匪夷所思,你可是大将之后,怎么听起来还挺忌惮他的?

结果这孙姐就将此人的来历说一遍,而且她强调指出,他不但是吴近之的老生子儿,还是独子,吕中将可是在两位老帅手底下干过——而且论起辈分,吴卫东比她还高那么小半辈。

这个人办事也不讲理,但是比赵晨讲理,而且做事非常光棍,很有点江湖豪气,输就是输赢就是赢,这一点很得老辈人的赏识,对他的评价是有血性还不糊涂。

“嗯,没事,是我收拾了他一顿,就是想看一看他是个什么人,”陈太忠一听这人评价挺不错,心里就放下来了,然后他又想起一个问题,“你说他穷横?那么多老帅罩着,能穷了吗?”

“还有混得不如他的呢,”孙姐这么强悍的女人,说到这个话题都禁不住叹口气,然后解释两句,大致意思就是说,开国将军的后人……需要忌讳的东西也很多,进部队吧,容易被人戒备,进体制也一样,总之是上进不会慢了,想大用真的就不容易了。

国家最欢迎的,就是他们去搞个国企啦或者民企什么的,起码这么一搞,部队上就稳了——哪怕打个擦边球什么的,那也都无所谓。

像孙姐家,好歹是大将出身,搞个批文赚点钱,这日子过得不错,可吴卫东不过是个中将的儿子,人脉是有,但是不能化为财富——开国中将可是有一百七十七个呢。

他的性子原本就不合适在体制里呆着,小打小闹了不短时间,身家也不过才几千万,跟普通人比是挺厉害了,可是同样的将军后代中,好多看起来不如他的主儿,也比他有钱或者有权,这让他觉得有点没面子,所以做事就不是特别讲理。

陈太忠听到这里,就算彻底明白了,心说既然是这么个人,倒也不枉我放他一马,那么接下来要考虑的,就是怎么收拾这个耿树了。

这么想着,他随便感受一下,却发现自己留在耿树和吴卫东身上的神识,眼下还在一起,一时间就生出点好奇来:姓吴的也不知道能把姓耿的收拾成什么样?要知道,耿树身后不但有黄家,还有蓝家呢。

于是他捏个万里闲庭再加隐身,就穿墙进了那栋三层楼的房子,然后就发现耿树被打得鼻青脸肿,双手被背铐着,赤裸着下身跪在地毯上。

北京是有暖气的,赤着下身倒是也不会冷到什么地方去,然而问题的关键是——地毯上还铺着一层玻璃渣子,而耿树的脖颈上,还挂着俩哑铃。

要不说这吴卫东做事手也狠,一点都没错,在黄蓝两家左右逢源的主儿,他都敢这么折腾,而且隔壁还隐约传来惨呼,陈太忠打开天眼一看,得,那边四五个人正蹂躏耿树的跟班呢。

“老耿,渴了吧?”吴少手里端着一杯啤酒,笑吟吟走到耿树身边,手腕一翻,一大杯啤酒就从耿树的头上缓缓浇了下去,他却是跪在那里,动都不敢动一下。

房间里暖气充足,但是这大冷天一杯啤酒浇下来,一般人也得哆嗦,更别说他双膝处早就鲜血淋漓了,啤酒顺着他赤裸的双腿淌到了地毯上,一时间酒血混杂,只疼得他咝咝地倒吸凉气。

“这就对了嘛,早就不让你动了,你非不听,”吴卫东心满意足地走回沙发坐下,拿起一根烟来点上,慢吞吞吐了几个烟圈,“非要跟我说什么黄家蓝家的,我真没兴趣听,只要我没弄死你,谁都不会为你出头……不知道你信不信?”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