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765章 谁都不笨(下)

想是这么想的,但是吴姓男子也很清楚,哪怕对方真的就是普通工人家庭出身,也不是个善碴——只看老耿的反应,他就能猜出一二来。

按说从常理上讲,能力再强的主儿,跟出身好的人比也不占任何的优势,就算眼前这年轻人是得了黄家赏识的,但是如此地年轻,顶天了也就是副厅正处级别的,黄老会为这么个年轻人叫真吗?

这些想法写起来多,其实就是一瞬间的事儿,官场子弟衡量这些利弊,并不需要费太多的脑筋,于是他哼一声,“我是吴卫东,我老爸是吴近之。”

“吴……近之?”陈太忠眉头皱一皱,这个名字他真的是似乎听说过,但也仅仅是似乎。

“开国的中将,这么孤陋寡闻?”有个跟班不屑地发话了。

老爸是开国的中将,这主儿有多牛逼,那就真不用说了,吴卫东看相貌怎么都不到三十,事实上他也确实是吴中将的老生子儿,有点骄纵那真的太难免了。

真要说起来,中将这衔儿在北京,也就是那么回事,但是人家七十年代都能生出孩子来,证明人也不算太老——事实确实如此,吴近之去世也不过才四年。

问题的关键在于,一个孤零零没有组织的军人,是很难成为中将的,也就是说老吴也是归属于某个山头的,而吴卫东在这些将军的后人里面,年纪虽轻,辈分却是不低,而且需要指出的是,吴卫东的生母还健在。

陈太忠没想那么多,这些都是他后来才知道的,所以他微微点头,“哦,比老爸的话,我确实不如你。”

啧,听到这个满不在乎的回答,吴卫东也有点头疼,不过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也由不得他了——他在圈子里混,还要个面子呢,“我不知道小荆是你女朋友,早知道的话,让给你无所谓……不过呢,大家都知道我在追她了。”

“你给我打住,”陈太忠手一竖,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她本来就是我的女朋友,还需要你让给我?你这是……刚才溜冰了吧?”

这溜冰不是滑冰,就是黑话的吸食冰毒,脑子里会有莫名的亢奋感,时常也能出现一些幻像,陈某人表示出自己的态度了:我不稀罕你把我的女朋友让给我!

“反正我追她了,不能就这么灰溜溜地撤了,”吴卫东无所谓地耸一耸肩膀,又前后左右晃一晃脖子,脖颈处发出轻微的嘎巴嘎巴的声音,正是香港的武打片中,大打出手之前的预兆,“跟我这俩兄弟打一场,你要是赢了,就证明你有保护荆紫菱的能力……我追求的人到不了自己手里,也希望她有一个好的归宿,你说对不对?”

“跟我扯这个犊子,有意思吗?”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随便搁给一个男人,会觉得这个条件不算很过分,尤其是自身武力值超群的主儿,这点小事算个啥?

但是陈某人不一样,他是个爱叫真的,武力值是一方面,情理是另一方面,“打得赢打不赢是一回事儿,我只知道,你骚扰了我的女朋友,这就是不给我面子。”

“打得赢的话,你再说面子吧,”吴卫东不跟他叫真,反正是要开打了,说太多也是白扯,而且他对自己这两个跟班,那是相当地有信心。

他本是军人世家出身,身手比一般人就要强很多,这俩保镖是特种部队退役的军人里精选出来的,看着不如他悍勇,真要动起手来,一个人能打他两个……或者还不止。

他的话音未落,只觉得眼前人影一晃,根本还没来得及看到发生了什么,就看到自己身侧的两个保镖横着就飞出去了,紧接着就是“嗵嗵”的两声大响,由于这响声过于接近,听起来像是一声。

“耶,残影哎,”一旁有女声尖叫,这里不算冷清,搞了这么一出来,周边的围观者也是越来越多,有人好事,拿了DV在这里拍摄,看到陈太忠大发神威,禁不住就要倒回来重看一下,结果发现,数码相机也没拍清楚,“这人速度太快了。”

“我好像打赢了,”陈太忠微微一笑,“不满意的话,咱们再来一次?”

“你偷袭,”一个保镖站了起来,很不忿地指责他,不过另一个保镖一个鲤鱼打挺,更早地站起来,他耷拉着眼皮,沉寂了一阵才发话,“吴少,这个人手下留情了,咱们……打不过。”

“那咱走,”吴卫东不愧是军人家庭出身,真真的是果决干脆,转身就要离开,不成想身后传来一声,“我说吴少,麻烦你等一等……我的面子咋办呢?”

吴卫东也没辄了,说不得一转身,指着耿姓男子苦笑一声,直接实话实说了,“你也知道,这是耿树从中挑拨,对不对……丫挺的就盼着咱俩掐呢。”

“那是他的事儿,回头我跟他没完,”陈太忠才不会让任何人占自己的便宜,他冷哼一声,“现在是你骚扰我女朋友,这账怎么算?”

“不知者不怪,”吴卫东听他这么说,心里的邪火儿也上来了,“我也没强迫她,我未婚她未嫁……我认识她这么久了,就没见过你,你他妈的这是个男朋友的样儿吗?”

“你少跟我逼逼那么多,”陈太忠听得也火了,“你倒是想强迫她呢,我就不怕问你一句……你敢吗?”

“两个保镖打一场,就要决定一个女人的归宿,”他一边说,一边冷笑,今天这吴卫东真是碰到他了,要不然强抢民女的事儿,发生也就发生了。

“别把自己说得跟个情圣似的,其实你也就是一个仗势欺人的王老虎……你知道我俩的感情基础吗?就自以为是地对我俩的交往指指点点,还觉得给我面子了,我呸,你算个什么玩意儿?”

陈太忠这话,真是句句诛心,吴卫东一直是抱着上位者的心态,来跟他争抢荆紫菱的,就算不敌走人,都要指出是他这个男朋友不称职,才导致了别人的误会。

他这话对不对?倒也不能说不对,陈某人最近一段时间,确实是疏忽了对小紫菱的关心,但是这个话荆俊伟说得,荆涛说得,独独这个拿荆紫菱做赌注的吴少,说不得。

你要真的尊重她,会拿她做赌注吗?陈太忠自问,这种事他是做不出来的,尤其可笑的是,这厮已经知道,姓耿的没安好心,还要强行出头,那不是为了爱情,而是为了面子。

陈某人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但是他对自己的女人,也是绝对珍惜,滥情是他不好,但是他不会为了什么面子,去争取一颗不愿意归属自己的心,感情这东西,要讲个你情我愿,更别说这厮口吻里那种浓浓的上位者口气,让他非常地不爽。

“嘿,”吴卫东气得笑了起来,他长这么大,何曾被人这么指责过?一时间真是气儿不打一处来,因为他觉得自己没错,“嘴挺利索啊……老何,拿家伙过来。”

老何就是那身手略差一点的保镖,闻言转身就向外跑,陈太忠也不阻拦,只是站在那里微笑,“还有别的招儿没有?不怕告诉你,赵晨见了我都得绕道儿。”

“那没妈的孩子跟我比,你问问他敢吗?”吴卫东还他一个冷笑,疯狗赵晨在北京这些干部子弟家,算个有名的了,但也不是没吃过亏,吴某人就是让其吃亏的一号人物。

有人管和没人管,就是不一样,吴少同样是部队大院儿里出来的,他背后有人,捉住赵晨痛打一顿真的不需要太多技巧,不过话说回来,赵疯子谁也头疼,他占了上风之后就不为己甚了,但是眼下拿来说一说,并不要紧。

“被朋友卖了,还能牛逼成你这样,也不容易啊,”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这家伙说话,专门往人痛处戳,他已经感觉到了,这个吴卫东的心里,也挺痛恨耿树的出卖。

“我的事儿,用不着你操心,”吴卫东真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了,他冷笑一声,拿过了保镖递来的皮包,手就伸了进去,却也不见如何动作,“道个歉……我给你面子。”

“撩拨我女朋友,你倒有道理了,还放我一马?”陈太忠笑一笑,转头向外走,他觉得当着这么多人玩嘴皮子官司,真的有耍猴戏的嫌疑了,“有胆子就跟过来,刚才给你那两下,是轻的。”

他这话有意撩拨人,果不其然,吴卫东后脚就跟了上来,堂堂的吴少哪里吃过这样的亏?不但他跟过来了,他一个跟班还挟持上了耿树,“耿老板别走啊,收拾完这个人,大家还有话说。”

这帮人跟着陈太忠走到停车场一处僻静的角落,才拐过一个弯,一个白色的拳头迎面而来,保镖之一飞身而上,硬生生帮老板挡了这一拳。

吴卫东的反应也不慢,顺手就摸出了手枪,“砰”地一声枪响,却是冲着地板击发的,“小子,有本事你快过子弹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