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764章 谁都不笨(上)

陈太忠一嗓子,自然也引起了进来的四个人的关注。

黑脸膛男子扭头一看,发现是他,眼中就闪过一丝不引人注目的慌乱,不过他掩饰得很好,若不是陈某人个子高,又是死死地盯着对方,也不可能发现这细微的异常。

有了这个小动作,陈太忠越发地肯定,这厮是知道自己跟荆紫菱的关系的。

眨眼间,耿姓男子眼中就泛起了浓浓的茫然之色,他“不可置信”地指一指对方,又收回手指一指自己的鼻子,“你……是在叫我?”

“你说呢?”陈太忠慢悠悠地走过来,双手向身后一背,满面笑容地发话了,“你不过来那我过来,耿小子,你出息了啊。”

“我好像不认识你吧?”黑脸膛厌恶地皱一皱眉头,接着又不屑地哼一声,“很多人都知道我姓耿,我不可能把他们都记住……你冲我呲牙咧嘴的,什么事儿?”

“老耿你还真是好脾气,”那悍勇年轻人看不过眼了,在旁边冷冷地插话,“搁给我,直接把他拽到外面说话。”

“我说,目前还没说到你的事儿,你最好闭嘴,”陈太忠看他一眼,笑着摇摇头,接着又去看那黑脸膛男子,“我就问你一句话,你现在过来……是干什么来了?”

“你管得着吗?”耿姓男子不乐意了,“我去哪儿,用得着跟你请示吗?你算那棵葱?”

“行,”陈太忠扫一眼会场的人,发现大家都在兴致勃勃地围观,荆紫菱正在急急忙忙往这边走,就笑得越发地灿烂了,“算你牛逼,敢跟我出来谈谈吗?”

现场的各色人等真的太多了,他就算不顾忌自己的身份,也要考虑易网公司在运营商眼中的形象,所以他决定把对方叫出去说话,此等行径,真的跟街上打群架的小混混们一般无二,但是……他有更好的选择吗?

“我根本认都不认识你,跟你有什么好谈的?”耿姓男子却是一口咬定,他根本不认识陈太忠——这个账他确实不能认。

“不出来是吧?”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向对方迈出一步,就在这个时候,荆紫菱已经赶了过来,一把就拽住了他的衣襟,“太忠哥,给我个面子,别在这里搞事。”

那悍勇年轻人耳听到她管这个男人叫哥,脸色登时就是一变,眼中也闪过一丝狠辣,接着就是腿一伸,重重地前踏一步,“老耿是跟我来的,我来……是请荆总共进晚餐的,怎么,你有意见?”

“嘿,”陈太忠冷笑着看他一眼,不屑地吐出两个字,“蠢货!”

“有种你再说一遍?”男人的双脚缓缓地打开,冷厉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两臂微微外张,双手自然下垂,看起来还是练过两天的。

“蠢货,蠢货!”陈太忠说一遍不够,喜眉笑眼地又说一遍,双手依旧在后面背着,还挺一挺胸脯,一副很欠揍的样子——主动出手的话,有点替小紫菱抹黑,但是……还击总是没错的吧?

“嘿,”男人冷厉的双眼一眯,却是出人意料地没有出手,他身后的两个伴当齐齐向前踏上一步,看样子是要动粗了,他冷笑着一扬手,止住了身后人的动作,“老耿,我觉得……大家确实有必要出去谈一谈。”

“那好吧……”老耿无奈地扬一扬眉毛,转身先向外面走去,他知道事情要不妙了,不过心里也没多害怕,我死活不认的话,你能把我怎么样?

他一转身,这三位也跟着走了出去,陈太忠冲荆紫菱笑着点点头,小紫菱见状,主动地松开了他的衣襟。

其实她拽得本来就不紧——千万别把天才美少女当作乖乖女,她可是很会变通的,要不然当初在郭玉兰的饭店,她也不会惦记着溜单,制止双方争执是她的初衷,但是拽得太紧的话,那不是里外不分,帮对方拉偏架吗?

见陈太忠昂然跟着走出去,那李姓服务商走了过来,眼中满是迷茫,“荆总,你就这么……放心陈主任出去?”

“啊,”荆紫菱点点头,心说别说这几个人,就是再来十倍,也不够太忠哥收拾的,“你既然认识他,还不知道?”

“我们也是才认识的,还发生了点……小误会,不过,都过去了,”老李干笑一声,又摊一下手,“他还让我给易网挂一年的弹窗,我也答应了。”

“哦,那可谢谢了,”荆紫菱微笑着点点头,伸手同对方蜻蜓点水般一握,转身离开。

什么叫气度,这就叫气度,高高在上的易网美女老板,纡尊降贵地同刚冒犯自己朋友的小老板握个手,她要是不做理会,别人不会说什么,握得久一点,又没那份应有的矜持了。

旁边那位羡慕地看着李老板,李老板却是脸色刷白,“好险,刚才咱俩要是说话稍微冲一点的话,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他说话做事要圆滑一些,自是体会到了荆总不是硬充大头,而是真的不担心自己的男朋友,虽然他非常确定,自己指出的那几个男人,也绝对不是善碴。

京城最不缺的,就是各种各样的权贵,“不到深圳不知道钱少,不到北京不知道官小”这话真不是白说的,而那陈主任居然就敢跳着脚大骂,丝毫不考虑对方背景。

就这么一个嚣张的主儿,却是轻轻地就放过了己方二人,搁给别人,或者要考虑这厮是不是会在背后阴人,但是李老板非常确定,人家根本连阴人的兴趣都没有——档次差得太多!

陈太忠确实没考虑那个汉子的背景,走出门之后,五个人做出了一个共同的选择,门口拐个弯——拐弯之后也不是个冷清的场地,不过这就无所谓了,都是嚣张的主儿,给开会的那帮人一个面子就足够了,其他人的印象,还真不重要。

他拐弯过去的时候,那四位已经转过头来,面色不善地看着他,不过他根本不在乎,而是笑吟吟地看着那姓耿的男子,“你现在还确定……不认识我?”

“你这种人,我一天见好几百个,”黑脸男子硬着头皮回答,这个时候他不能不撑下去,否则的话,不但陈太忠放不过自己,身边的小吴,那可也不是什么好鸟。

陈太忠的事迹,他最近了解了不少,知道这家伙能打能杀,也是个暴躁脾气——但是你既然在黄家见过我,想动手也要掂量一下吧?

“我这样的人,我保证,这辈子你就见过一个,”陈太忠笑眯眯地走上前,抬腿就是一脚,真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将此人踹出了五米开外,“黄老没告诉过你……我这人从来不讲理的吗?”

“小子,你找死……”旁边这位悍勇汉子不干了,麻痹的二话不说你动手打人?不过他的话才说到一半,登时就倒吸一口凉气,“黄老……哪个黄老?”

“你认识几个黄老?他又认识几个黄老?”陈太忠笑着一指倒在地上的耿姓汉子,“反正我只认识一个黄老……我俩在黄老家见过面。”

“哦,”悍勇汉子一听,这位也是常登黄老家门的,就不敢贸然冒犯,说不得铁青着脸发问,“然后呢?”

“然后?呵呵……”陈太忠笑得越发地灿烂了,“荆紫菱是我女朋友,黄老都知道,你说他知道不知道呢?所以我说,你是个蠢货……看看,我又说了一遍!”

“你是谁家的?”悍勇汉子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别跟我扯你认识谁,那没意思,说吧……你是谁家的小子!”

“我就是工人后代,什么谁家小子?”陈太忠冷笑一声,这时候他就算愤怒稍息,表情和心态逐渐地同步了,“不过你是谁家小子,我也不在乎……想说你说,不想说就别说。”

这吴姓男子看着悍勇,脾气也暴躁,但是怎么说呢,这些家庭出来的,就没有一个不会掂量轻重的,话说到这个地步,他自然反应过来了,老耿明明知道荆紫菱有这么一个强势的男友,还要撺掇我追她,那就是拿我当枪使呢。

至于说老耿不认识这男人,那才是哄鬼,且不说这位一口就叫出了“姓耿的”,更是点出老耿跟黄家的渊源,而且,老耿平日里也不是个好性子,被人这么折腾,却是难得地体现出一丝容忍——怪不得你要撺掇着我上,合着你惹不起啊。

吴姓男子刚才就想到这个可能了,所以才强压着火气,眼下猜测被人证实,真的是有点出离愤怒了,但凡是这种家庭出来的孩子,最是恨被人算计和忽悠,充当那些冲锋陷阵的二杆子的角色——老子生而高贵,哪里能被你这种烂货消遣?

不过,生气归生气,收拾姓耿的,那是回头的事儿了,眼下这个场面,他还是要绷住的,被朋友骗了,就已经很丢人了,那就更不能输给外人了,否则就是双重的笑话了。

而且他平日里也确实是个不讲理的主儿,先把外面的面子争回来,回头的里子,慢慢地收拾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