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763章 忍无可忍(下)

今天已经是易网公司开第五期这样的会了,这次来的领导就不是很大了,基本上是以信产部的人为主,不过对开会的人来说,这也够了——拓展眼界交际之余,还能拿点小礼物回去,也挺不错。

说来说去,还是易网公司的前三板斧太够劲儿了,拥有如此雄厚的政治背景,谁愿意去招惹呢?尤其这公司还很上路,不做那种恃强不讲理的事儿。

更别说,这公司的老板,还是文化名人荆以远的孙女儿,而且这女孩儿长得简直……鹤立鸡群一般的耀眼,只冲着能现场看一看美女老总,大家也愿意来一趟。

荆紫菱在会场,一向不怎么多说话,她推广的是她的搜索引擎,若是说得太多,难免有跑题的嫌疑,不过,就算她静静地坐在那里,那份惊心动魄的美丽,也是会场中最靓丽的风景。

“这女人真不知道是怎么长的,”会场的角落里,有人由衷地感叹,他是一家内容服务商的与会代表,争取这次交流机会还费了点劲儿——最少都有司局级领导参加的会议,那真不是一般人能进得来的。

而与此同时,能进来的内容服务商,在千百度的搜索排名上,可以有比较大的提升空间——这是易网公司对他们积极参与的回报。

所以此人感慨不已,“人漂亮,公司又玩得这么大,还是名流后代,要是能跟她睡一觉,首页上我挂她两年的广告。”

“睡一觉……我帮她挂十年,”旁边一个男人不屑地哼一声,低声笑话他,“就是怕你睡一觉以后,活不过十天,网站是怎么烧钱的你不知道?纳斯达克的互联网泡沫都破了,她现在还这么生龙活虎……人家上面有人!”

“我就是想做她上面的那个人,把她压在身子下面,”这位幽幽地感叹一声,“好白菜都让猪拱了啊……呀,老李你看,她冲我笑了。”

“扯淡不是?”那唤作老李的后者,不屑地哼一声,方始抬头,“咦,还真是这样?不对……她是冲我笑的,ALEXA的排名,我在你前面。”

“二位,消停一下吧,那是我女朋友,”两人身边,传来了一个声音,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角落里又来了一位,那是一个高大的年轻人,他满面笑容,“她是冲我笑的。”

“荆总的男朋友多了去啦,不差多你一个,”老李看他一眼,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年轻人,嘴上痛快一下就行了,别让……算了,你看到了吧?”

小荆总就是这么微微地一笑,很有几个人扭头回望,想看一看是何方神圣,能引得天才美少女如此开心喜悦。

众目睽睽之下,陈太忠大喇喇地抬手摆一摆,那边荆紫菱笑着微微点头,他身边那二位登时就傻眼了——这……这还是真的?

“你两年,你十年,首页广告啊,”陈主任笑眯眯地一指这二位,“想睡我女朋友,还当着我的面儿说,这太不给我面子了。”

这二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谁都不敢说话了,荆紫菱的一飞冲天,在京城有无数的说法,虽然大家都认定,她是自身底版好,又有一个大师级的祖父,但是毫无疑问,这女人背后,一定还有其他的强大势力。

眼下似乎是遇到正主了,那么之前那些调侃的话,无疑都变成了挑衅,不过那老李脑瓜还算好用,心说搁给一般的太子党,我这么说话真是不死也得残废,于是忙不迭地点头,“两年……好说,不过她得认你是她男朋友,等你俩结婚,我还上一份大礼。”

他说的是睡一觉挂十年广告,陈太忠认为此人还算比较尊重人,所以要他挂两年,那位睡一觉挂两年广告的,陈某人认为此人对小紫菱太过不敬,该挂十年广告。

还是那句话,陈太忠并不介意别人对自己女友的觊觎心思——只要不付诸于行动就行,你们越眼红,就越证明哥们儿有魅力,不招人妒是庸才啊。

身为曾经的罗天上仙,他有这个不怕人妒的底气,人不会跟蝼蚁叫真,只是这俩说话太难听,他觉得有必要收回点成本。

“那就……十年吧,只要你真是她男朋友,”先前发话的这位也软了,不过这人还真有意思,居然又紧跟着补充一句,“但是不可能一直弹窗,我就是开个玩笑。”

“那就弹一年吧,”陈太忠真没叫真的心思,原本他也就是过来捧场的,捧场捧到惹出一地仇家,也没多大意思。

接下来就是两人的眉来眼去了,遗憾的是在场的人虽然不多,却都是各省份、地市有头有脸的主儿,台下的不好上去,台上的也不便下来。

这个交流会是上午开始的,下午就没有开多长时间,接下来是各地运营商就互联网技术和前景方面的一些探讨,不想参加的就可以离场了。

这个气氛是易网公司有意造成的,毕竟它只是一个民办企业,交流会搞得太正规,就有点蹬鼻子上脸了,体制中人的优越感那是根深蒂固的,就算大家碍于压力一时不说,但是心里不舒坦,那就有失这个会的本意了。

荆紫菱也缺少跟人打交道的经验,但是女人该有的细心,她并不缺乏,方方面面起码都考虑得比较周到。

陈太忠坐了一个多小时,发现荆紫菱忙得不可开交,心里就有点不耐烦,好死不死地,他发现外事司的王司长居然笑眯眯地走过来,说不得站起身子就想走人——哥们儿我不愿意跟你打交道,你放过我吧。

“陈主任,”王司长哪里容得了他溜号?这有关部门的人攀扯别人下水的能力,那是一等一的强,“来了还不多坐一会儿?”

那俩内容服务商见主席台上都有人下来,跟这年轻人打招呼,心里越发地忐忑了——这位虽然敬陪末座,但起码也得是个厅级干部。

“我是来看女朋友的,”陈太忠见到荆紫菱也从人群中望了过来,说不得笑着一摊手,“她挺忙的,我就不添乱了。”

“马上就完了,等一等吧,”王司长笑着摇摇头,顺手拍一拍他的肩头,“你和小荆……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良配啊。”

他放完这把火转身就走了,知道他另一个身份的主儿,自然是要对某人多出一点关注来,说得再多也就没啥意思了,倒是一边两个服务商愕然地张大了嘴巴。

“起码一年的弹窗,”陈太忠看一看这俩,淡淡地敲定一下,索性又坐下来,继续看他们开会,那两位忙不迭地点头,却是连话都不敢说了。

好不容易交流也结束了,接下来又宣布晚餐,明天去游玩的事宜——还是那句话,想去的就去,不想去的不勉强。

就在一片喧闹中,荆紫菱笑吟吟走过来,冲陈太忠点点头,“你就会捡我忙的时候来,一会儿还要安排晚餐呢,等晚上了,电话联系吧。”

说完之后,又有人喊她,乱糟糟的一片,反正企业交流会大抵也就是如此,只不过这次没有重量级的领导,分外地乱一点就是了。

小荆总走了,那李姓内容服务商眼睛眨巴半天,才苦笑一声,“原来还真是……现在追小荆的人挺多的,有不少人还挺有来头呢。”

他这意思,无非是强调自己是无心的冒犯,陈太忠一听,却是有点不满意了,这有来头的主儿,应该都知道小紫菱是黄老罩着的,我是她男朋友,谁敢公然挖哥们儿的墙角?于是他眉头一皱,“有来头的……都有些谁?”

老李一听这问题,就有点挠头,总算还好,下一刻他眼睛一亮,一指门口,“你看才进来那几个,中间那个……他就追荆总追得挺紧。”

陈太忠扭头一看,发现门口进来四个人,一马当先的是个寸头的男子,身高接近一米八,虽然不算很魁梧,但是给人一种龙精虎猛的感觉,看起来约莫二十七八岁,身后两个明显是跟班的主儿,看起来还没他悍勇。

这三个倒还无所谓,第四个人让陈某人眼睛一眯——原来是你小子在捣鬼。

这位不是别人,正是他在黄老家撞见过的耿姓黑脸男子,当时黄汉祥就说过,就是这家伙在惦记张州那一块,不过这家伙跟黄蓝两家都有交情——这也是京城上层圈子里的生态状况,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非常复杂,跟疯狗赵晨差不多。

如果来的是别人,陈太忠倒是能忍一忍,回头再问小紫菱详细状况也不迟,毕竟现场这么多各地来的老总、副总、总工什么的。

可来的是这家伙,就让他忍无可忍了,你小子可是还能跟黄汉祥打招呼的主儿,居然带人来泡我女朋友……这事儿哥们儿跟你没完。

“姓耿的,你给我过来,”一时间他也顾不得想那么多,抬手一招,“看什么看,叫你呢!”

他这一嗓子,声音奇大,会场中众人纷纷扭头观望:这是发生什么事儿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