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762章 忍无可忍(上)

送了苏文馨到她指定的地方,那是一座KTV歌城,她还想邀请陈太忠和田立平一起上去玩,却是被这两位婉拒了。

在赶向马勉所说的茶社的时候,两人都没有什么心情说话,好半天之后,田立平才叹口气,“是蓝家人吧?”

“嗯,”陈太忠点点头,田市长在此事上投入了极大的精力,知道凤凰煤焦潜在的对手,实在是不足为奇,“前一阵儿,有个莫名其妙的家伙给我打电话……”

“这事儿,我听甜儿说了,”田立平听完之后点点头,他只是不清楚小陈跟刘勇打交道的情况,其他的还真的都知道,他叹一口气,“想做点事儿,真的很难啊,没想到你这么不容易……对了,这个事儿,你要跟黄总说吗?”

“嗯……暂时没这个必要,”陈太忠略一沉吟就做出了决定,只要没有人有证据,说是他害死了刘勇,那就没什么可担心的,而且黄二伯也很关注此事,若是出现什么变故,想必不会无动于衷。

这一刻,他真的明白自己第一次不想复制下那些资料,是多么正确的心态了,有些东西真是沾上了就可能走霉运,不过,他也不会为后来拿走硬盘而后悔,“先让杜老大顶着吧。”

杜老大先顶着……倒是以不变应万变的手段,田立平缓缓点头,他当然品得出其中的味道,甚至他知道,凤凰的煤焦和张州的煤焦,都是蓝家的目标。

但是他也有自己的小九九,杜毅这边万一出现什么变数,导致臧华在张州被动的话,那李继白退了以后,我这儿难免又要起波折啊——他非常清楚里面的因果和关窍。

不过这也是田市长关心则乱,下一刻,他就将这个不和谐的念头抛到了脑后,眼下我不能干扰了小陈的思路,只要小陈能稳得住,其他的……还有什么不能商量?

马勉找的这个茶社挺清净的,不过听说了这样的事儿,这二位也提不起什么兴致来说别的事情,就是静静地听着演歌台上的古筝、扬琴和钢琴的弹奏了。

相较这晚上的不顺利,第二天的事情就顺利多了,先是阴京华一大早打电话给陈太忠,说黄总上午会在办公室呆着,过去排队就行了。

这三位相互联系一下,也没带礼物空着手就过去了,办公场所,带上瓶瓶罐罐的什么太难看,赶过去的时候也没等多久,黄总接见了他们。

对于田市长想向黄老汇报凤凰发展的意愿,黄汉祥直接拒绝了,他笑着摇摇头,“老爷子这是一天不如一天了,听到家乡的事儿容易激动,你能来,这就是心尽到了。”

“还带了点家乡的土特产,”田立平话刚出口,发现黄总脸色一变,忙不迭跟着解释,“……是给医护和警卫人员准备的,他们为首长服务也很辛苦,东西不算稀罕,不过在北京也不容易买到。”

“啧,劳师动众,真是的……”黄汉祥叹口气,又看一眼陈太忠,“放你那儿吧,我有需要了过去拿。”

这宠信那就真是没得说了,不过,坐在正处两边的两位正厅,连嫉妒的心思都生不出来,马司长马上表示说,我们文明办也没别的心思,恭祝老首长寿比南山,准备了一幅荆老的早期字画,他二位不是关系好吗?我这就借花献佛了……

总之,这个会面虽然短暂,却是非常融洽的,黄汉祥在陈太忠面前出言无忌,不过面对其他两位,却是表现出了适度的矜持和沉稳——熟和不熟就差这么多。

对于这几位想要面见黄老的要求,他微笑着拒绝,“你们来了,这就够了,太忠你也一样……有事的话给小周打电话,见面就免了。”

有这么一句话,田立平就知足了,在离开黄总办公室的时候,他甚至有就此离开的打算,“太忠你还要在这儿待几天?”

你只是凤凰的前市长,所以你来一趟就行了,我可是不一样啊,陈太忠听得微微一笑,“我撑过黄老的生日再走吧,没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呢。”

“嗯,也是这个理儿,”田市长点点头,“你要是不说,我还真没想到,那我也呆两天吧,万一老首长想了解一下凤凰的情况,我也比较清楚。”

装,你就装吧,马勉看得心里想笑,大家都是厅级干部,他自然看得出来,田立平要走只是个姿态,关键是……老田你需要一个留下来的借口啊。

到了北京,陈太忠也不缺请客的主儿,中午的时候,韦明河请他吃饭,令他惊讶的是,劳动部的常务副朱立升居然也在,朱部长可是分管政策法规司的。

对于天南文明办在大力强调劳动法的必要性,朱部长做出了高度的肯定,并且表示他愿意在必要的时候下去走一走看一看,而且他不忘记跟马司长示意——这个事情,你们中央文明办也该重视一下。

至于田市长,基本上就不怎么说话,官场里的人交往,侧重点不同,在朱立升眼里,田市长真的不值得重视。

午饭过后,大家就各奔前程了,来北京办事就是这样,不管在下面地市省份多么牛逼,来了京城就老老实实地趴着,等待上面的意思——想走不是不行,领导要见你的时候你不在,那后果……自己掂量吧。

陈太忠也想回自己的小窝呼呼一阵,不成想被韦明河拽住了,“走什么啊,找个地方捏捏脚,正经跟你说点事儿呢。”

“我昨天捏过了,”陈太忠觉得这种休闲方式实在太单纯了,“昨天是赶路了,捏捏脚挺好,今天恢复了,还捏什么?”

“啧,这么说吧,有个朋友做买卖,资金链要断了,有一两个亿就补救得回来,”韦明河终于实话实说,“太忠你给支援点儿。”

“你以为我是印假钱的?”陈太忠知道这家伙就是这样,倒也没怎么在意,“你这连劳动部副部长都认识……还差这一点儿?”

“那你跟黄和祥说句话也行,”韦明河的目的,果然不是那么单纯的,“我那朋友接武警总部活儿的,磐石这两年,一直饿着武警总队,日子不好过啊。”

“这事儿我哪管得了?”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声苦笑,“要是你的事儿,咱哥们儿没话,这点钱真不算什么,但是别人的话……凭什么?”

“武警本来就是双重管理的嘛,”韦明河低声嘀咕一句。

不过陈太忠就当没听到这话了,他对自己的定位非常准确,他算是黄系人马,但绝对不是黄和祥那一支的,而且种种迹象显示,黄老二对自家老三都相当忌惮,由此可以确定,那个年轻的省委书记并不好打交道,所以他再强调一遍,“要是你的事儿,那没问题。”

“要是我的事儿你都不管,那我就搬到你家住去,”韦明河听得就笑了起来,倒也没有多失落的意思,“那不捏脚了,找个地方蒸一蒸……睡一觉。”

“我陪不起你,下去还要去易网公司看一看,”陈太忠笑着摇头,“你说的事儿,有机会了我能问一下,不过,没机会的可能性更大。”

今天易网公司有个行业内的交流会,其实就是把各省的运营商请过来,还有一些内容服务商,交流一下当前互联网的现况,顺便就塞点千百度搜索引擎的先进性啦什么的私货,不对外的。

这种会,易网公司每个季度都要搞一次,其实就是邀请各地的运营商前来白吃白拿,临走还要打包。

有这种手笔的网络公司不是很多,哪怕那些国内知名的门户网站,也没有意识到运营商在网络通畅中的重要性——事实上他们的认识并没有错,一般很少有基础运营商针对单个的内容服务商做出屏蔽什么的。

但是荆紫菱搞的这个搜索引擎,眼下急需的是拓展和稳固阵地,她甚至在不少省份争取到了行政推广,那么在运营商里保持一个良好的形象,就非常重要了。

当然,要是换个网络公司搞这种交流,运营商们也未必愿意买账——白吃白喝有礼品?咱还真不差那俩。

不过荆紫菱在开第一期内部交流会的时候,在邀请函上就注明了井泓副部长会出席,这就显示出了她身后的强大背景,第二次,信产部倒是没有部级领导出面,但是科技部来了副部长安国超,安部长表示……嗯嗯,这个千百度的技术,很先进也很成熟,值得推广吖~

第三次的时候,易网公司请来了分管文化的副总理——唐总理跟蒙艺是一个圈子,不过这次他来,却是荆老的面子,他很随意地表示,我就是听说有这么会,过来看一看,文化教育方面的高新产业的动向,我是要关注的……

三个会下来,易网公司就算打出名气了,以后的会议,各地的运营商就愿意积极地参与了,起码来个副总总工啥的,这年头,能不招惹的人就不要招惹,而且各地既然一致重视,来的人之间,也可以相互交际一下,万一能跟部里什么大佬联系上,就是意外之喜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