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761章 诡异联系(下)

真要说起来,马勉和田立平,那真的是没打过交道,也就是见面能认出来,一个是潘系人马长期窝在宣教部的,一个是蔡莉的人,从地方上一步一个脚印走上来的。

当然,要说起前景来,马司长的前景要好一点,四十六岁就正厅了,而田市长现在也不过是正厅,再有几年就到点了,但是这个东西不能这么算。

反正大家都是陈太忠的朋友,现在一在地方一在中央,所以随便几句话,就热络得很了,于是马司长表示,找个地方喝点茶,中午随便吃点好了。

“我跟黄二伯联系一下吧,”陈太忠知道这二位的心思,倒也不遮着掩着,摸出手机就给黄汉祥打电话。

这个电话足足打了半个小时,那边才终于不占线了,黄汉祥倒是很给面子,“你还真来了,没那么多客套,晚上去你那儿喝酒,这两天忙不过来。”

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看一看这两位,沉吟一下,心说我这套房子终于是藏不住了,“荆以远的孙子荆俊伟,在附近有套房子,黄二伯说,晚上过来喝酒。”

“哦,荆紫菱的哥哥啊,”马勉笑着点点头,陈太忠才去文明办的时候,就带着荆紫菱晃了一圈,天才美少女的美貌,能让任何一个男人眼睛发直,马主任自然也是记得的。

田立平嘴角抽动一下,摸出一根烟来,快送到嘴边了,才猛地一滞,随手递给马勉,“来,抽烟。”

“太忠不抽烟,咱们在这个车里……”马勉迟疑一下,笑着发话。

“没事儿,”田立平不管不顾地把烟塞给他,又抬头看陈太忠一眼,“太忠没那么多毛病,是吧?”

我知道你听见荆紫菱三个字就不爽,陈太忠笑一笑,心里也颇为无奈,没办法,田甜跟他不清不白的,老田平日里可以伪作不知,但是听到这样的话题,没点反应也不正常,“您二位都是我领导,这么见外干啥?”

他话是这么说的,心里却是郁闷不已,这可是马小雅的车,她最讨厌别人在车里抽烟了……

马勉在北京也没白呆这么久,找了一个不错的地方,优雅而僻静,不过,北京这种地方似乎很多,酒桌上,马司长就絮絮叨叨地说起了最近的不如意,一副异常失落的样子,只差明着说“太忠你要对我负责”了。

你都正厅了,还不平衡什么?陈太忠也是很有点无语,“那个打匿名电话的家伙,现在都没找到,等找到了,我狠狠地帮老主任出口气。”

听到这话,马勉登时就无语了——事实上,嫌疑人已经锁定了,但是无法追究下去,因为那位……是孙朋朋的前夫,一旦闹大,对谁都不好。

吃完饭就是去泡脚,田立平听马勉絮叨得没劲儿,索性睡了一觉,等他醒来的时候,就是下午三点了,陈太忠表示说,要去北京的朋友处转一转。

田市长对此不是很在意,但是马司长兴致盎然,于是陪他去荆俊伟的店子看一看,又去南宫的宾馆转一圈。

马勉早就知道,北京城有南宫毛毛这样的圈子,不过这一次,他算是近距离接触,感触还是很深的,倒是他一个区区的文明办的司长,南宫这些人还真不是特别在意。

不过对南宫这些人而言,从某个角度上来讲,马勉要比田立平更值得结交,毕竟他们是在京城讨生活的。

不管怎么说,一下午就这么轻轻松松地过去了,眼瞅着就五点了,马司长想起来自己没带贺礼,赶忙匆匆离开——开什么玩笑,晚上要见黄汉祥了。

陈太忠呆得也有点没劲儿,说不得开车载了田立平,来到了宾馆,把田市长带来的土特产装了一后备箱,然后又搬运到小区的别墅里。

对于别墅里前后忙乎的张馨,田立平直接无视,到了这一步,他根本没办法计较,然而,更刺激他的事情还在后面,约莫六点半的时候,别墅里又来了三个女人——不但是拿着钥匙直接开门的,而且居然都是外国人。

你小子把裤带勒紧一点会死吗?田市长真的是有点受不了,不过,看着眼前两个美艳不可方物的洋妞,他脑子里居然泛起了一个很奇怪的念头:上次这小子想给我介绍女人来的,被甜儿喝止住了——田市长是老派人,还真没接触过洋妞。

陈太忠也是一时大奇,他可是打算给自己的便宜老丈人留点面子来的,怎么凯瑟琳和伊丽莎白,你俩就直接上门了呢?“你们怎么知道我来了?”

“露丝,去帮张馨收拾一下,”凯瑟琳大喇喇地吩咐一句,才笑着回答他,“小雅说你来了,正好我找你还有点事儿。”

这得乱成啥样啊?田立平的心里,越发地不是滋味了:你的女人们,居然还都认识!

来就来吧,陈太忠也没办法再计较了,于是向田立平介绍普林斯公司的老总和保镖,田市长表示自己有所耳闻,毕竟蒋省长大力引进外国人才以及素波和凤凰拿下了西门子代工项目,这都是天南有名的新闻。

凯瑟琳也跟田立平不见外,坐在那里就叽叽喳喳地跟陈太忠说起了西门子的事儿——西门子卖给高新区的部分设备,在德国卡住了,“……你知道,向中国出口高端设备,审查一向是很严格的。”

“搞点项目怎么就这么难呢?”陈太忠叹口气,“你说的这个需要时间……得需要多久?”

田立平听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交谈,涉及的都是些项目和建设什么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的心情居然轻松了起来——小陈乱归乱,其实人家也是为了办正经事。

不过这个理由,他自己……也未必是那么相信的。

大约七点来钟的时候,阴京华打来了电话,说是黄总今天晚上有重要客人,过不来了,陈太忠直听得欲哭无泪——老田把啥都看去了,老黄你不来了?

这个晚上有点糟糕啊,他赶忙打个电话给马勉,要他不要再过来了,马司长倒是不见外,“我都到了呢……那我去小荆的房子看一看,也算认一认门。”

“还是出去走一走吧,”田立平马上表示反对,小陈的糜烂生活,他见到就可以了,再让马勉看到,又传回天南的话,他田某人真的是不好做人了。

那就出去吧,陈太忠也觉得有点不自在,陪着田立平走出门,车还没开到小区门口,猛地蹿出来一个人伸手拦车。

“你的嘎斯车呢?”陈太忠探出头去,他一眼就看出来了,跑到中间拦车的不是别人,正是苏文馨的妹妹苏素馨,这大冷天的,她虽然身披一件狐皮大衣,可腿上那细长的牛仔裤说明,她穿得非常少。

这又是……一个?田立平觉得自己已经麻木了。

“咦,怎么是你?”苏素馨老大不客气地伸手拉开车门,一股淡淡的酒气扑面而来,“马小雅去哪儿了?”

“你说你去哪儿吧,”陈太忠也懒得再解释了,“要是近的话,我送你过去。”

“就前面不远,”苏素馨明显也是喝了酒的,她含含糊糊地回答,“一个朋友开PARTY,叫我过去……听说你最近有点小麻烦?”

“那怎么是我的麻烦?”陈太忠知道,她是在说刘勇的事情,不过这事儿……怎么也摊不到我头上吧?

“怎么不是你的麻烦?”苏素馨从手包里摸出一根烟,才要点上,犹豫一下又收了起来,“不是冲着你的焦炭配额去的吗?”

陈太忠和田立平听得就是齐齐地一愣,好半天他才发话,“不是吧……我下午才见过你姐姐,没听她说起这件事啊。”

“她有她的渠道,我也有我的渠道啊,”苏素馨不无得意地回答,接着她又叹口气,“不过就算她知道这件事,也不敢掺乎。”

田立平沉默半天,终于出声发问,“你说的焦炭配额,是指凤凰出口英国的焦炭吗?”

按说他已经离开了凤凰,没必要再去关心此事了,但事实上,这件事段卫华办到一半的时候走人了,这个摊子是在他手上搞起来的,里面有些人有些事,他不能不关心。

“肯定啦,”苏素馨的嘴并不像她姐姐那么紧,事实上,她正是轻狂放浪的年纪,所以她说话很大胆,“那个死鬼手里真有点东西,关键是……有人要查这件事,中纪委都动了。”

那这就是蓝家了,陈太忠反应过来了,刘勇的死被蓝家关注上的话,那还真是麻烦,这年头没有几个干部屁股是干净的,还是看有没有人查。

不过就算查了刘勇的那些资料,也不可能对凤凰的煤焦出口造成压力吧?他还是不能将两件事联系起来,“这消息谁跟你说的?”

“这我可就不能告诉你了,”苏素馨撇嘴一笑,她似乎很得意能给他造成这样的惊讶,“听说你跟天津一家公司……还有点小矛盾?”

这打蛇不死,还真是反受其害吖,陈太忠听得相当地无语,他有点相信她说的话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