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760章 诡异联系(上)

撇开好色和脾气暴戾不提之外,陈太忠确实是个比较合格的情人,张馨有意在黄汉祥面前露一露面,他马上表示出了支持,不但亲自驾驶,还给她加个昏憩术,让她睡得香甜一点。

所以等她一觉醒来,就是次日早晨八点了,“呀,居然睡到这时候了,太忠你停一停,我开一阵吧。”

“我现在开到一百八,你敢开这么快吗?”陈太忠随意地笑一笑,“你歇着吧,等会儿找个服务区再换手也不迟。”

“我先跟邓总打个电话请假吧,”张馨这是临时决定来的,昨天太晚了,不合适打电话,今天多少打个招呼的好。

这个时候她请假,邓总肯定猜得出来是什么事儿,连连表示无所谓,“……今年数据部的指标完成得不错,多歇几天好好休息一下,我会跟省公司提请表彰的。”

接下来又是一阵急赶,直到陈太忠觉得,再不歇一歇车都要受不了的时候,才找个服务区歇下来,才停下车,他的手机响了。

来电话的是秦连成,“小陈,怎么没来上班?新华社天南分社的王社长来了,想跟你了解一下刘勇的事情。”

“我都走到半路了,临时决定开车过去,”陈太忠一听这话,就知道老秦对王社长也不感冒,“我就是接了一个匿名电话,没什么可说的。”

“小陈说去北京参加一个老首长的寿诞,”秦主任放下电话之后,冲面前的王社长微微摇头,“现在已经走到半路了……他表示说,刘勇确实给他打过电话,不过是匿名的。”

“可是总社那里挺关……”王社长微微皱着眉头,才待强调一下什么,下一个字猛地就哽在了嗓子眼里,“老首长?”

“你不知道?”秦连成讶然地一扬眉毛,接着就叹一口气,到最后看向对方的时候,眼中居然露出一丝怜悯来,“你还是多了解一下陈主任这个人吧。”

陈太忠接了这个电话之后,真是觉得有点分身乏术,一直以来,他觉得天南的事儿已经忙得他头晕眼花了,可是直到现在他才反应过来,相较其他干部而言,他在某一方面真的很幸运,省去了不少的精力——他不必像其他人一般,蝇营狗苟地去上层钻营。

整天往北京跑的干部,那是海了去啦,指望这种人脚踏实地地做实事,根本不可能,然而偏偏就是这种人,爬得还比别人快——给群众留下深刻好印象的官员,那是傻逼,能给领导留下深刻印象的,才是聪明人。

而他很幸运,不但自身实力强大,更是莫名其妙地就被一些人看好,从而省去了官场最为关键的“跑动”这一环节,甚至他能差一点忘记最强大的后台的百年寿诞。

想到这里,他禁不住挠一挠头:哥们儿真的太幸运了……黄二伯是哪一天生日来的?

一路上,陈太忠都没让张馨开车,只是在几个服务区简单休息一下,就自己再上阵,事实上若不是担心发动机和轮胎受不了,他能一路不停歇地开到北京。

不过素波和北京之间的高速,并没有全程贯通,有些高速的路标也指示不清,他甚至还走了一段岔路,所以等到了北京郊外,足足耗费了他差不多三十个小时。

其时,天已经微微有点发亮了,马小雅开着她的宝马,哈欠连天地在这里等着——陈太忠的奥迪车没有进京证,他也懒得去办,于是要她开车来接。

存了奥迪开上宝马,等到了别墅,差不多就八点了,马主播困得在车里就眯了一小觉,进了屋里更是倒头大睡,倒是张馨一路享受昏憩术,坐了三十多个小时的车,兀自精神抖擞,在房间里四处收拾。

陈太忠也强打精神,给田立平打个电话,说我已经来了北京,田市长你现在在哪儿呢?

田立平是昨天下午的飞机,晚上八点才到,随便找了一个宾馆就住下了,通德在北京也有办事处,不过那办事处老旧得很,条件真的差了一点,而他又是新到通德的,情况没搞清楚之前,不想贸然住进去。

那你去南宫的宾馆住吧,陈太忠刚想这么建议,转念一想,南宫的宾馆,条件其实也一般,关键是那里闲杂人太多,“去临铝招待所吧?”

范如霜的临铝虽然也在天南,但是很少受到天南的政策影响,黄家在那里的存在感并不是很强,陈太忠非常确定这一点。

“住哪儿这都是小事,关键是得把心意表示到,”田立平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意图,事实上做为前蔡莉一系的人马,他跟黄家联系的纽带就是陈太忠,“老首长没空不要紧,我是一心一意地来祝寿了。”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啊,陈太忠听到他这话,就禁不住想起黄老九十九岁寿诞时候的场景,那时是以段卫华为主,田立平不过是个替补而已,但是眼下,连田市长都已经成为了过去式,只是来汇报过去一年的业绩。

“您来了,心意肯定就到了嘛,”陈太忠干笑一声,做为黄系骨干,他倒也能这么说,反正田立平走的是他的线儿,来没来北京表示心意,他有资格说话。

“我在机场,可是碰到殷放了,”田立平苦笑一声,没办法,天南飞北京的航班,就这么几趟,高峰时刻,撞到一起真的太常见了,不过人家是新扎的凤凰市市长,来北京的理由,比他还要强大。

碰到就碰到了,那又怎么样?陈太忠眼里,还真没殷放这么个人,别说是你殷市长了,就是你背后的蒋世方站在我面前,我也不需要太忌惮,“他来就来吧,倒是想不来呢,有那个胆子吗?”

“打了个招呼,没必要搞得那么剑拔弩张的,”田立平干笑一声,“这家伙也算有两下,过去没多久,就搞定了秦小方。”

秦小方在凤凰,可不是个善碴,当年能让段卫华都头疼的主儿,不过话说回来,秦系人马靠的也不过就是三大法宝:蒙艺、蔡莉和本土干部。

蒙艺已经走了,而蔡莉虽然在凤凰工作过,但是从根本上讲,她是正林系的,没有人知道,当初秦书记怎么能把正林系和凤凰本土干部捏合在一起——这是一个未解的谜团。

等田立平到了凤凰的时候,秦小方的势力也不小,不过田市长接收了不少段市长的资源,又有陈太忠这彻彻底底的本土干部的支持,倒是没太把他放在心上,田市长叫板的对象是章书记——而且这个时候,蒙艺已经走了,蔡莉二线了。

可就算是这样,秦小方的势力也不容小看,殷放一过去,就能将秦系人马收到手下,不得不说,殷秘书长还真是有点水平的。

在凤凰混不跟我打招呼,能混得好吗?陈太忠那股子劲儿又发作了——殷放若是上门找他,他会觉得这个人没有厅级干部的气度,但若是不来找他,他心里又会非常地不忿:你一个外地人,知道凤凰是怎么回事吗?

不过,殷市长上任以来,还没有跟他所在的利益团体发生任何的纠葛,他自然也没兴趣去找此人的碴儿,“各人有各人的路,咱不用理他,今天我联系一下黄二伯,您现在……来一下五棵松吧……”

这么一来,他的私宅都暴露在田市长面前了,不过人家的女儿都被他祸害了,这点小秘密,倒也是无所谓了。

田立平也知道,小陈这不是跟自己示威,而是说最近的时间,黄家人的接待任务肯定很忙,两人住得相隔太远的话,汇合要花费时间,难免就错失了什么机会。

所以他退了房,赶到五棵松又定个宾馆,等忙完这些事儿,就到了十一点,陈太忠已经在门外的宝马车里等着了。

田市长出门上车,才发现车里已经坐了一个人,他看着眼熟,说不得又盯着看两眼,这才迟疑地发话,“是马部长?”

“现在是马司长了,”陈太忠笑一笑,他原本没想着联系马勉,可马部长偏偏就在两个小时之前打电话给他,问他来了没有。

马勉在京城呆得并不开心,在这里他的熟人并不多,有两个中央党校的同学,却是那种基本不来往,见了面只是认识的主儿,文明办里的人也知道,他是黄家推上来的人,对他是恭敬有余而热情不足。

尤其令马司长郁闷的是,黄家也不怎么待见他,他求见过黄汉祥几次,想面见黄老,不成想黄老二都没多大精神搭理他——小小的一个正厅,你要是在地方上任个市长厅长啥的,没准大家还能坐一坐,在北京……正厅也是干部?

更别说他还是在文明办这种清凉无比的衙门了。

所以马主任盼星星盼月亮,总算等来了陈太忠,这个机会他就不能错过了,一定要中午请客,听说田立平跟着来了,马上表示——没问题,你朋友就是我朋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