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756章 气场太强(上)

“货运和客运没啥关系,可是领导是可以调整的,”董飞燕回答得有板有眼,“他所在的派系跟林海潮关系近,被捎带上了。”

“好了,来人了,”陈太忠一边跟她聊,一边注意着外面的场景,毕竟是被打劫过一次了,记吃不记打可不是好习惯,“赶紧收拾一下。”

来的人撑着伞从路边匆匆而过,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八九岁的女孩,应该是父女俩,等他俩过去的时候,车里的一对男女已经整理好了衣衫,衣冠楚楚的样子。

“到河堤上走一走?”陈太忠提出了建议,他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下雨了,而不是下雪,“后备箱里有大阳伞。”

“这样的天气,我只想窝在温暖的屋子里,什么也不做,”董飞燕充分地展示出她小市民的一面,她简直是太不懂浪漫了,“能跟你光溜溜地躺在被子里抱在一起,那就是最大的幸福了……我很怕冷的。”

那你还穿一条丝袜就出来!陈太忠很是为她的精神所感动,于是他正式考虑,接纳这个女人进自己的后宫,而不是做为临时的炮友,不过,这需要考验。

“好了,不说那么多了,”他摸出了准备好的袋子,里面装着手机,还有几张一百面值的充值卡,移动的充值卡基本上就等同于人民币了,是硬通货,但是家里有个张馨,这也就不算稀罕物儿,“喏,给你个手机。”

“嗯?”董飞燕狐疑地看他一眼,脸色就慢慢地阴沉了下来,“我说……你这啥意思,觉得我像出来卖的?”

“啧,你这小脑瓜不知道想啥呢,”陈太忠笑着伸手去捏她的脸蛋,“我是联系你不方便,就给你个手机,刚才在院子里……你也看到了。”

“哦,我有个手机,不怎么开机,整天在火车上,电话费老贵了,”董飞燕听他这么说,脸色才好了起来,她笑眯眯地伸手去拿那几张充值卡,“有这个就行了。”

“给你你就拿上,也就是我用过几天,”陈太忠不容分说地把袋子往她脚下一搁,顺手又摸一摸她的小腿,“嗯,手感就是不错,你要出来卖,咋还不得值辆汽车?”

“那你给我买一辆吧?”董飞燕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买就买,现在就去,”陈太忠直起身子,手就放到了档上,不成想她一伸手就按住了他的手,笑着发话,“好了,你买了我也养不起,我还不会开车呢……你这泡妞,倒是舍得花钱,不愧是处级干部。”

“提起裤子就走的人,多着呢,”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他可不认为自己这么大的手笔,是个普通处级干部能做到的,“不过,你既然是我的人了,就别跟其他人搞七捻三的。”

“包养的话,一辆车倒也正常了,”董飞燕还是用那种暧昧的笑容看着他,好半天之后,见他没什么反应,这才轻叹一声,“不过,你得常来看我,感觉认识你之前这二十来年……真的是白活了。”

“刚才你好像是差点死了,”陈太忠听得就笑,男人总是贪图新鲜的动物,今天推倒了一个不算新鲜的新人,他的心情就好了不少,尤其是被董飞燕那双结实的长腿箍着的时候,带给他一些不同的感觉。

一时间,他都忽略了自己打算晚上回凤凰的计划——往后推一推好了,“既然你嫌车震不舒服,那换个地方?”

“换就换,谁怕谁?”董飞燕不服输地哼一声,然后她的眼睛就扫过了仪表盘,登时吓了一大跳,“五点了?你还真能折腾……我得回去给我老娘做晚饭去,她刚做了白内障手术。”

“那就算了,”陈太忠叹口气,启动了汽车,人家做女儿的一片孝心,他总是不能计较,“我回凤凰了。”

“你不是已经调到素波了吗?”董飞燕对这一套还真不清楚,待听他说只是在素波挂职,一年期满之后还要回去,这失落就明明白白地表现在脸上了,“不是吧,那一年以后,我想找你还得去凤凰?”

我想来素波工作,也就是一句话的事儿,陈太忠很想说这么一句,不过却又想看一看她的表现,于是笑一笑,“当了干部,都是身不由己的,我是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将来的事儿,谁说得准呢?”

“那……我跟你一起去凤凰,晚上我姐姐就过来了,”董飞燕沉吟一下,做出了决定,“我是周一下午的班,到时候咱们能回来吧?”

你倒是真胆大,也不怕我把你卖了!陈太忠再一次体会到了她可与丁小宁比肩的悍勇之气,说不得笑一笑,“我在凤凰也有好几个女人呢,我回去的时候,大家都在一起玩,你……习惯得了?”

“啧,”董飞燕一听,就咂巴一下嘴巴,果不其然,良家妇女终究是良家妇女,明显地抵触多飞这种场面,“我估计会不习惯。”

“那随便你吧,”陈太忠耸一耸肩膀,也不是很在意,他不能指望每个女人都像姜丽质那么奇葩,董飞燕的反应,才是正常的表现,现在肯同他一起大被同眠的女人们,多数也都是经过了一个适应期的,“先送你回家。”

送了董飞燕回家之后,他又一一通知自己的女人们,说我晚上要回凤凰办事——事实上,现在就算他不在湖滨小区住,田甜和张馨等人也会在那里休息,那里的条件真的不错,住惯了舒服地方,谁又愿意住到别处?

不过,就在他打算驱车动身的时候,董飞燕又打来了电话,“太忠,我想好了,跟你一起去凤凰。”

“我说,我回凤凰是会情人去了,”陈太忠又跟她强调一遍,“大家要在一起玩的,你没做好这个心理准备,觉悟跟不上就不要勉强了。”

“这也叫觉悟,嘿,你们这些国家干部啊,官腔也打得太顺溜了吧?”董飞燕不屑地哼一声,“没什么,我只是想通了。”

“想一想,就通了?”陈太忠倒是没介意她的不以为然,说实话他确实是套话说得太溜了,不怪别人这么评价,“我一点没有勉强你的意思,真的。”

“哼,能勉强我的人,还没生出来呢,”董飞燕真是够粗犷,敢当着罗天上仙这么说话,果然是无知者无畏,不过她的解释,倒也有几分道理,“可是想一想,既然连母子一起搞的领导都有,你这也就是小儿科了。”

“母子?”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心说这没文化还真可怕,“我说,那叫母女双飞,你稍微讲究一下措辞行不行?”

“我没说错,是母子,先搞了儿子,又搞他妈,”董飞燕真真不愧是……跑车的,各种怪谈居然都能入耳,“如果都是女人的话……来我家接我吧。”

她挂了电话,陈太忠却是被震得好半天没缓过劲儿来,琢磨半天之后,他认为这是污蔑,绝绝对对的以讹传讹,这么搞的话,口味也太重了吧?男领导喜欢男人,那么……这下属怎么也得像许纯良那么漂亮才行。

可是想到此处,他就不敢再想下去了,如果许纯良只是个普通科员,许绍辉只是个小科长的话,那么这个情况……也真的就难讲了。

如果再加上许苒泠……我呸,麻痹的哥们儿这是想什么呢?

精神文明建设,真的是到了非抓不可的地步了啊,陈太忠心里暗暗感慨,连这种传言,我居然都有相信的意向了,这擅于人云亦云的广大人民群众,岂不是会传得更离谱?

说白了,就是当今社会的种种不合理现象,种种光怪陆离实在太多了,也太挑衅道德和良知的底线了——抓这个精神文明建设,哥们儿责无旁贷啊。

回头就加大力度!他做出了决定,于是他笑一下,“肯定都是女人,不过到时候,大家可是一起玩的,从别人那儿出来,直接进你那儿了,根本不带洗的啊。”

“切,不洗就不洗了,”很显然,董飞燕同学已经是做了充足的思想准备,都打算去群飞了,觉悟自然有所提高,不过她的要求,还是有点小市民气,“那从我这儿出来,进别人那儿也不许洗,我看着呢。”

“到时候你就不行了,还看?”陈太忠嘿嘿一笑,挂了电话,然后才反应过来,丁小宁她们……好像要跟自己一起回呢。

丁小宁的事业重心现在转移到素波了,不过归根结底还是凤凰人,刘大堂虽然不是凤凰人,事业却是在凤凰,李凯琳那就不用说了,事业和根子都在凤凰,听说他要回去,这三人自然就要跟着走。

陈太忠不怕董飞燕在凤凰掀起什么风浪,他经营那里不是一天两天了,就算被人抓了现行,他都确定自己能在短时间摆平,官场里喜欢强调大本营什么的,这个说法是有相当道理的。

不过,他多少有点顾忌这三人的观感,不成想这次不是刘望男,而是丁小宁直接表态了,“姜丽质没留下来,那换个人也行,无非是多个人而已。”

所以在接了董飞燕之后,一行人直奔凤凰而去,虽然天雨路滑,还是在不到九点的时候,就抵达了凤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