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752章 模糊车祸(上)

刘勇就是那个给陈太忠打举报电话的人,他是搞电脑维修的,在刻意的收集下,他的手里掌握了不少政府官员的材料。

陈太忠在他身上下的,本来是普通神识,但是这厮居然惦记着搞陈主任的黑材料以作威胁,他就不得不加重处理一下——对方的话应该是随口说说的,可他不会掉以轻心。

加了料的神识,能保证他在近距离主动发现对方,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个神识一旦消失,他能收到极为强烈的警示信号:你的神识或者是被更加强大的仙人破解了,或者……是那个刘勇已经死了。

陈太忠相信,这个地球上不会再有第二个修行者——陈风笑写的本来也就不是仙侠,神识被破解只是无稽之谈,那么就只剩下第二个可能,刘勇死了!

陈太忠知道,刘勇掌握了不少人的黑材料,他一度距离这黑材料非常地近,近到唾手可得,但还是那句话,有些东西,不知道比知道好。

不知道的话,他还可以坦然面对某些人,还可以大力地去推动一些工作的进程,但是一旦知道了,轻者会导致他在工作时思前想后缩手缩脚,重者直接会导致他失去做事的动力——连XX都OO了,这个社会,没有希望了!

可是眼下刘勇居然出了问题,这就由不得他坐视了,说不得匆匆出门,心说这厮别是……真的被丈母娘所逼,对某些大人物打起了不该打的脑筋,从而悲剧了吧?

诸女听说他要去“拯救地球”,齐齐就是一愣,不过看他匆忙的神情不是伪装的,自然也不会拦着,张馨一直比较清醒,等他离开之后才轻声嘀咕一句,“唉,这是又发生大事了?”

刘勇在消失之前,位于城乡结合部某个地方,不过陈太忠哪里记得住那么准确的位置?说不得就在那一片细细搜索一番,不多时,他就发现某处聚集了不少人。

这就是现场了吧?陈太忠将自己的面貌变幻一下,才显出身形,慢慢地凑了过去,果不其然,在围观的人群中央,直挺挺地爬着一个人,身下好大一滩血,一辆小木兰摩托被撞得七零八落,散落了一地的零件。

“这是车祸?”某人做出一副很八卦的样子,信手摸出一盒红塔山,敬给一个中年人一根,自己又叼一根,那位也挺客气,摸出火来给他点上,才丢掉手中的烟头,信手又点着刚接过来的红塔山,点点头,“啧,被卡车撞的……”

眼下是十二月中旬了,夜里寒气逼人,现在已经接近十点了,这个地方又不是闹市,马路上人车都比较稀少,有些跑长途的大车,是开得很快的。

叼烟的这位,就认为是一起普通的交通肇事逃逸案,“牌照?怎么可能看得清牌照,这些路过的大车,车上都是泥巴和浮土,这大晚上,谁还能看清?”

是真正的意外呢,还是伪装的车祸?陈太忠觉得自己的脑瓜也不太够用了,杀人灭口这种事儿,他是听说过的,但是总觉得……这种事情过于离奇,在现实中真的很少能碰到。

而且这个刘勇做事,还是比较有章法也比较注意分寸的,被人这么弄死……这个这个,唉,可能吗?

就在这个时候,警笛的声音由远而近地传来,不旋踵一辆警车就出现在大家面前,车上跳下两个便装警察,“来,让一让……”

“人已经死了,”叼烟的中年人哼一声,一边说话一边侧过头来,“这警察们……咦,人呢?”

陈太忠早掐灭烟头走了,他既然不能判断,刘勇到底是死于意外还是他杀,那么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去找刘勇藏在电脑里的资料。

所幸的是,刘勇租住在哪里,他还大致有印象,说不得穿墙而去,进屋之后,才发现女孩儿在卫生间里洗澡,外间的电视开着,空无一人。

直接把硬盘拿走吧,陈太忠多少懂点电脑技术,虽然他对自己复制物品的能力很有信心,但是复制硬盘,这东西的要求实在有点高。

尤其是,他想着万一刘勇的车祸是人为的,那么一定会有人来查这个硬盘资料,那么他把硬盘拿走,估计会激得某些人不得不主动跳出来。

说白了陈太忠是觉得,刘勇若真的是非正常死亡,他就不该也不能坐视,撇开正义感什么的不说,他没再跟此人联系,才导致这一起事故发生,他多少会觉得,自己有点责任。

可眼下他并不能确定这一点,所以就懒得下大功夫去挖掘真相,既然是这样,那索性不如让真相自己跳出来算了。

卸掉硬盘之后,他本待离开了,可是又一想,索性穿墙进了卫生间,给那女孩儿也打上一道神识,加了料的那种,若是她也非正常死亡的,那事实的真相,也就不用再说了。

这一番行动,并没有用了他多少时间,回到别墅的时候,雷蕾就冲着他笑,“这才……不到一刻钟,你就拯救了地球?”

“嗯,干掉了两个外星人,其实挺简单的,”陈太忠信口胡说八道,不成想众女听得齐齐就是一愣,然后当啷一声,雷蕾手里的遥控器就掉到了地上,一脸的惊骇,“真的?”

哎呀,这才是……陈太忠此时才想起,众女中不少人是见识过他的怪异的,雷记者更是在警察查房时亲身体会过他的隐身术,说不得讪讪地笑一笑,“咳咳,开个玩笑嘛。”

“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丁小宁尖叫了起来,她可是等着太忠哥再给她做个神奇的戒指呢,“这玩笑别人能开,你开不行!”

“好吧,没有外星人,我只是击碎了一颗飞往地球的小行星,”见激起了公愤,陈太忠苦笑着举起双手,“这个解释总可以了吧?娘子们,大家歇息了吧……”

第二天一大早,姜丽质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衣衫完整地躺在卧室里,一时间心里大奇,推开门一开,却发现已经有人醒来了,正在客厅里忙碌着,她印象中,这个体态修长匀称的女人,好像是移动的副总来的,“张姐起得这么早啊?”

“太忠比我还早呢,他出去买早点了,”张馨冲她微微一笑,“其他的懒鬼们,都还在睡觉呢,我习惯早起了。”

“他还管帮你们,嗯……帮咱们买早点?”姜丽质讶然发问,同时不忘摆正态度,强调自己已经入群。

“嘿,有空就买,”张馨冲她和善地笑一笑,接着又促狭地挤一下眼睛,她原本不喜欢捉弄人,但是调戏新人的胆子,还是有的,“晚上我们都睡一间屋子的,你又不是。”

“你们都睡……一间屋子?”果不其然,小姜同学的脸上充满了惊奇,显然是被打击到了,但是下一刻张总才知道,被打击到的是自己,只见忧郁女孩儿眉毛一扬,接着就眯着眼睛笑了起来,“果然是……很亲密,我能去看看吗?”

“随便你吧,”张馨觉得自己被打败了,于是冲一个方向努一努嘴,“就是那一间了。”

姜丽质说起话来是一套一套,真的到了这一步,她也是难免踯躅一下,才走上前推开房门,果不其然,映入眼帘的是满屋的肉色……嗯,秀色,横七竖八玉体杂陈!

“原来……真是这样,”她的眼睛眨巴眨巴,只觉得有点什么不同的感觉冲进她的神经,一时间她竟然觉得有点口渴。

“真倒霉,外面下雨了,”就在此时,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她就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兔子一样,迅速伸手关上了门,又低头紧走几步,才若无其事地侧头向下望去。

陈太忠提着一个大大的保温桶走了进来,大约有五磅的暖瓶那么大,另一只手拎着一盒子牛奶,“要降温了……咦,小姜起来啦?吃点东西,我送你到招待所。”

“我……要跟这些姐姐玩两天才走,”姜丽质犹豫一下,毅然发话,“今天周五了,你要是嫌麻烦……星期天把我送到海角省,进了海角就不用你管了。”

“进了海角,你就随便搭车了,我知道,”陈太忠没好气地哼一声,你老爸是高管局的副局长,不过,“以后不许你随便搭别人的车,这年头坏人很多的。”

“只要记住车号,还怕他们不出高速吗?”姜丽质还真不怕这个,高速路原本就是全封闭的,就算有车主心存不轨,她一句话就能吓得对方收回所有绮念。

“不许就是不许,吃了眼前亏咋办?”陈太忠不客气地哼一声,“天气不好,早点走,想我的话,下礼拜周末坐车来看我。”

他说得霸道,姜丽质听得却是说不出的受用,原来你真的很在意我,“这礼拜的周末还没过完呢,你就撵我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