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750章 柔弱和强悍(上)

说出这话的时候,陈太忠的心里有点微微的不自在,不过他安慰自己:哥们儿这就是慧剑斩情丝了,不能随便祸害好人家的姑娘。

不成想这话一说出口,姜丽质反倒是一拉车门,又将门关上了,她饶有兴致地扭头看他,“你真的觉得我漂亮?”

“真的,”陈太忠点点头,沉吟一下,他又补充,“漂亮不漂亮,那倒是次要的,关键是你有一种楚楚可怜的气质,很柔弱的感觉,只要是个男人,就想成为为你遮风避雨的大树,我也很想呵护你,但是……我很花心,也不想伤害你,就现在这样,不是挺好吗?”

“那我不跟你好,以后我有事……你还会这么帮我吗?”姜丽质的眼睛亮闪闪地盯着他。

“会吧,”陈太忠犹豫半天,这么回答一句,然后紧跟着就补充,“别是太过分的要求就行,我不求回报,你也别让我太难做。”

“但是……如果我很想回报你呢?”姜丽质饶有兴致地看着他。

“丫头,别玩火啊,”陈太忠只能苦笑了,小姜你单纯,也不能单纯到这个地步吧?“我这人很霸道的,是我的就容不得别人沾了……唉,我跟你说这么多废话干啥呢?嗯,你很漂亮,我很心动,很想让你成为我的女人,但是,你得早点回去休息了,明天要赶路呢。”

“我也很想休息了,”姜丽质笑吟吟地回答,却是死活看不出有下车的意思,她沉默半晌,才又发话,“不过……我有点怕冷。”

“去我家吧,我家暖和,不过,十好几个女人呢,”陈太忠本想慧剑斩情丝,不成想一剑斩到了蜘蛛丝上,让他的心思登时变得黏缠不清,繁复无比,“她们也能给你取暖,你敢去吗?”

“只说去的话,肯定敢去,”姜丽质冲他微微一笑,“反正我知道,你心里舍不得伤害我……对吧?”

那就去呗,谁怕谁呢?陈太忠才想发动车,心里却不知道怎么,竟然微微地一揪,迟疑地看她一眼,迎接他的,是她清澈透底的眼神。

上杆子找虐,那就别怪哥们儿不客气了,他迟疑一下,探手过去轻搂她的肩头,她竟然动都不动,连眼神都没有什么变化。

一瞬间,陈太忠只觉得一丝暴戾之气涌上心头,只想狠狠地摧残一番这令人怜惜的柔弱,不过到最后,他还是探嘴过去,轻吻那有些苍白的红唇。

在四唇相触的那一刻,她终于闭上了眼睛,这个反应令他有些欣慰——哼,我让你再看!

她的唇很凉,技巧也不是很娴熟,他的舌头撬动了好几下,她才松开了牙关,这一刻,她的身体竟然微微地抖动了起来,幅度不大频率却是极高。

是……第一次?陈太忠判断这些,已经比较老练了,当然,好猎手也未免会遇到狐狸精,不过这已经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了,下一刻,他收回自己的大嘴,轻抚她单薄的肩头,轻笑一声,“你紧张了。”

“有点吧,”姜丽质做人,真的是比较单纯,这一点从她那个没头没脑的电话上,就可见一斑,给陈主任打电话居然不自报家门,她轻叹一口气,“你的女人们……好像关系都不错?”

“是啊,”陈太忠点点头,拥有一个和谐的后宫,这是他很自豪的事情——当然,身为一个曾经的仙人和年轻的正处,搞定一帮女人也不是多值得骄傲的事情,“我用诚心对待她们就行了。”

“没有……争风吃醋吗?”姜丽质的声音逐渐地恢复了正常。

“这个嘛……我没体会到过,”陈太忠一边娴熟地启动汽车,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也许有吧,但是她们跟我在一起的时候,都很快乐。”

“哦,这样啊,”姜丽质低声嘀咕一句,她的音色本来就偏柔和,这句话基本上就是低至不可闻了。

可是陈太忠偏偏就听到了,他侧头瞥她一眼,却是又想起了她那个家庭,心里禁不住嘀咕一句:我只当你是痛恨男人花心呢,敢情……敢情不是这样。

不过,单亲家庭出来的孩子,那是不能以常情忖度的,下一刻他就放弃了琢磨的念头,反倒是假巴意思地感叹一下:唉唉,这是……担子又重了一点吖~

然而不幸的是,他期待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因为就在那栋别墅里,他即将剑及屦及的时候,姜丽质眨巴着大眼睛,轻声地问他一句,“你打算……怎么对我好?”

陈某人登时就定在了那里,似乎是被人施了定身术一般,一动不动……

还是从他俩进入别墅时开始讲起,陈太忠推门而入的时候,屋里一堆女人在叽叽喳喳,听到门响之后,众女齐齐低头向下望去。

“太忠哥你没得手?”李凯琳嘴巴最快,然后话一说完,她就看到了跟在他身后的姜丽质,忙不迭抬手捂住自己的嘴巴,那样子煞是可爱。

刘望男却是老于人情世故,几乎在瞬间就想明了其中关窍,于是站起身笑吟吟地走下楼来,“嘿,小姜来了,欢迎欢迎。”

她跟张馨也是才回来,刚刚来得及脱去外套,别墅里的空调基本上是一天二十四小时开着,温暖如春,她换上了一条短短的网球裙,两条白生生地腿就那么露着——反正在这个封闭的空间里,大家随意惯了,网球裙的下摆很开……嗯嗯,就是图个方便了。

刘大堂、张馨和李凯琳陪着小姜同学参观家居,雷蕾也合上电脑笔记本,轻声感慨一句,“太忠,你这是又祸害了一个小姑娘啊。”

“没有祸害啊,”陈太忠很无辜地一摊手,“我都告诉她,你们都在了,她还要跟过来嘛。”

“这种情况,人家小姑娘都能跟过来,这还不叫祸害?”田甜从楼梯拐角处走了过来,脸上敷着白色的面膜,下面那个小洞微微地抖动着,声音有点含混,“不过奇怪啊,她应该见不得男人花心吧?”

大家都是去绕云玩过的,对这个半路搭车的女孩儿自然有印象,张爱国还受她的株连,被K得满头包,大多数人连她的身世都比较清楚,更别说刚才刘大堂还通风报信,说太忠可能晚回来甚至不回来了。

倒是雷蕾不太清楚这个,问了两句之后,才怪怪地看陈太忠一眼,“这样也行啊,太忠你不是用什么手段了吧?坏了……我家宝宝大了以后,性格会不会也这么特立独行?”

她是反应过来了,姜丽质这种古怪脾气——好吧,这种特立独行的性格,应该是单亲家庭的产物,她就禁不住要为自己的孩子担心一下。

“太忠哥的特殊手段,不会用在女人身上,”丁小宁的声音从楼下传来,接着她就拎着两扎啤酒走了上来,往常这是张馨做的事情,不过现在张总在陪客人,她就客串一下,“而且那个姜丽质,我看着她都有点保护她的冲动,太忠哥才不会这么扫兴。”

还是小宁有眼光,陈太忠禁不住暗暗点头,不成想田甜听得就是一声笑,“小宁你这丫头,别跟蒙晓艳学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甜儿你欠揍吧?”丁小宁放下手里的酒,开始撸胳膊挽袖子,她当然知道,蒙晓艳和任娇瞎玩过,而她坚决不允许别人怀疑她的性取向,就以动手相要挟,反正在这一屋子女人里,她的武力值相当靠前,能稳胜她的只有李凯琳。

这么闹腾着,气氛很快地就再次融洽了起来,没有多久,刘望男等陪着姜丽质回来的时候,二楼的小客厅,大家已经各自端着啤酒,喝得不亦乐乎了,连田甜都不例外,通过面膜上的小洞,美不滋滋地一小口一小口地抿着。

姜丽质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可是这神经不知道是什么打造的,竟然是强悍异常,她跟着那三位走过之后,居然能笑着点点头,“好像……你们都去过绕云,是吧?”

她的问题很直接很独特,在座的诸多女人哪里容得了她一个新人玩性格?一时间竟然就没一个人回答她,好半天之后,丁小宁才懒洋洋地回答她一句,“去过绕云的,还不止我们这些呢,都是太忠哥的女人……嗯,除了那个男的。”

“小宁你这是个什么态度?”刘望男看不过了,站出来斥责她,她最是明白人情世故,知道那小丫头春心已动,而太忠也是碍着一张面皮不好下手,所以就要帮着撮合,“人家大晚上的过来,是觉得咱们可以交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