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749章 美人关(下)

陈太忠是这么想的,怎奈赵明博真的挺迷恋这女人,他笑着发话,“小宛这也是可惜了,在文字上挺有才气的,家里没啥办法,陈主任,您一定得帮一帮。”

陈太忠这下真的头疼了,莽汉痴迷上才女,其危险性真的不啻于老年入花丛,赵明博也就是警专毕业,这一下泡上个正牌211毕业的才女,还是挺漂亮的这种,不克自持那也是能理解的。

你俩真的注定没啥好结果的,他已经想到这话了,但是死活说不出口,老话说得好,劝赌不劝嫖,好半天他才咂一下嘴,“张馨……给她安排不了?”

“移动现在的行情,比半年前俏多了,”赵明博只能苦笑了,他不过是一个区区的派出所所长,说起社区里的具体事情,他的能量确实大,但是在官场层面,那真的……不值得一提。

在移动公司里,有张馨的配合,赵所长给黄宛蓉谋求个位子,不是特别难,但是也要讲个机缘,毕竟移动已经不是一年前的行情了,多少人打破头抢着进呢——不是专业的不要,有专业没硬关系的,照样不要。

“你这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啊,”陈太忠笑一笑,遇上这种着了相的主儿,他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进非公企业行不行?”

“她还就是被非公企业坑了,”赵明博苦笑一声,原来这黄宛蓉毕业之后,也是找了两个公司去上班——没有谁天生喜欢堕落。

但是这年头的文科生,真的是伤不起,一家公司的老板半路就消失了,另一家公司做得倒是不小,但是把她当打字员用,工资低任务重,她觉得体现不了自身价值,于是……现在就出现在陈主任眼前了。

“那去教育系统吧,”陈太忠觉得,这就算给赵明博一个交待了——自己人嘛,开一次口不给个话也不合适,尤其是这教育系统他不但有熟人,而且跟宣教部比较远,他容易撇清,“不敢保证,我试一试。”

“最好是能去重点中学,带毕业班,”赵明博又扔出个炸弹来。

“你还想啥呢?”陈太忠毫不客气地瞪他一眼,普通中学和重点中学,毕业班和普通班,这待遇大不相同,带地理的老师和带语文的老师,那收入差老鼻子了。

“那我总不能看着她还在台上领舞吧?”赵所长的眉头紧皱,事实上这话有点夸张,以他一个派出所所长的财力,养一个小蜜没有任何的问题,但是想投其所好地讨女人欢心,那还是有点吃力,“陈主任,小宛是真的有才。”

有才?你让她把史记给我完整地默写一遍,那我算她有才!陈太忠心里冷笑,“好了,论挣钱的话,小宁那儿最近售楼呢,她去做文案,行不行?”

这话就说明白了,他都不想把这个女人引入教育系统,缺钱的话我给你,大家都不是外人,就别进体制里掺乎了。

“找小宁的话,我就不用麻烦你了,”赵明博干笑一声,张馨是他的干妹子,张馨周围的刘望男、丁小宁、雷蕾之类的,他也都惯熟,“小宛你觉得呢?”

“都看赵哥您的意思,”这叫做黄宛蓉的女人倒是识得轻重,冲赵所长微微一笑,嗲声嗲气地回答。

“你也算个聪明人,”陈太忠扫她一眼,随口点评一句,丝毫不考虑对方的顾忌,旋即面对赵明博,“不说这个了,听说你们王庄最近不是特别和谐?”

“城乡结合部,什么时候能和谐得了?”赵明博听得就是一声苦笑,“村民素质本来就不高,流动人口又多。这十二月过了半个月,光入室盗窃案,我就受理了六十多起。”

“不是吧,合着一天五起?”陈太忠听得吓一跳,你就是一个小小的派出所啊,治安形势啥时候变得这么严峻了?“这还是入室的,不入室的,估计还有不少吧?”

“他撬地下室,也是入室,”赵明博无奈地笑一笑,然后一摊手,“外面丢辆汽车是个案子,地下室丢个婴儿学步车,也是个案子,年根儿了,小偷也要过年啊。”

“这附近住着什么领导吧?”陈太忠不太能理解这种逻辑,“我听说覃华兵不在市委大院住,就住在你们这一片儿。”

覃华兵是素波市政府的常务副,按说这市委常委的级别,该住在市委里,不过人家不想住进去,那也是正常了。

“你的消息倒是灵通,他老婆住这儿,他不常住,”赵明博笑着点点头,他是正经的地头蛇,对辖区里这点事儿比较了解。

然而他的心思,更多的还是在那个女人身上,所以就又将嘴巴凑过来,轻声地嘀咕,“太忠,多少给随便安排一下,搞文字工作就行,你给点面子啦。”

“总得有个机会吧,你要我变,现在也变不出来啊,”陈太忠郁闷地叹口气,“老赵,我觉得你的心态有点不对了,这个女人……嘴巴紧吗?”

“嘴巴……这个没问题,”赵明博身上的草莽气息极重,但是脑袋瓜也是够用的,犹豫一下他发话,“要不……就弄到教委去算了。”

“这就对了嘛,”陈太忠看他一眼,拿起手机拨个号,“宝玉市长,你好你好,忙呢?嗯嗯,回头坐一坐,一定一定……这样,我同事有个朋友……”

挂了电话之后,他摸出一支笔,刘大堂知情识趣,见他东张西望的,马上递过来一张纸,却是什么化妆品的宣传单。

陈太忠也不讲究这些,这年头他已经越来越地习惯给别人写条子了,说不得就在花花绿绿的纸上写一行字,递给了赵明博,“这是祖宝玉的秘书师正杰的电话,找他就行了……”

说完之后,他看一眼黄宛蓉,沉吟一下又皱着眉头补充一句,“去办事的时候,注意一下着装打扮。”

这也就是赵明博,赵所长不但护着张馨,更是毫无怨言地跟着他跑前跑后,要换个别人,他才懒得管——就冲你这装扮,根本就是给我丢人。

他这事儿办得不情不愿的,黄宛蓉可是心里感慨不已,赵哥这就是厉害啊,认识的领导都是随手在广告纸上写一行字,就能解决了我的编制。

当着陈太忠,她不敢乱说话,不过酒席散去的时候,她坐在赵明博新购置的桑塔纳上,懒洋洋地将头靠上他的肩头,“赵哥,宛蓉今天……真的太感动了。”

“嗐,那就是我兄弟,我说句话他不能不听,”赵所长洋洋得意地回答,接着他咳嗽一声,“不过我得跟你打个预防针,他的事儿你少嚼谷。”

“知道啦,你给人家打针还少了?”黄婉秋眼波流转,笑吟吟地回答。

“咳咳,说正经的呢,必须记住啊,”赵明博心说,这小妖精还真缠人,不过两人整整厮混了一个下午,他现在的欲望倒也不甚强烈,“奇怪,那个姜丽质我怎么没见过?”

酒桌上张馨三人是一起的,陈太忠和赵明博、黄宛蓉是一起的,很显然,那三个女人都看烟视媚行的小黄不太顺眼,于是就自顾自地说话——事实上,张馨身为赵所长的妹子,都不跟那女人怎么说话,刘大堂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至于姜丽质嘛……她就是随大流了。

所以,张馨和刘望男对姜丽质了解得就比较清楚,知道这女孩儿是海角省卫生厅的,此次来素波,是交流疫病防治经验和应对方法来的,现在交流已经结束,明天大家就要回海角了。

那太忠你得抓紧了,刘大堂的眼睛何其地毒?自是看得出两人应该没有深入交流过,甚至估计都没什么实质性接触,于是她就给他创造条件,“时间不早了,大家散了吧,小姜跟我们谈得挺投机,陈主任您得负责把她招呼好了。”

可是我不忍心祸害她啊,陈太忠也不接话,四个人走出包间来到停车场,刘望男开她的美洲豹,张馨开着帕萨特,两人打一下灯算个招呼,接着就扬长而去。

陈主任自然是要把姜丽质送到卫生厅招待所的,他也没指望跟她发生什么,不成想车还没驶出停车场,姜丽质就幽幽地叹口气,“陈主任,张总和刘总,跟你的关系……很亲密啊。”

“嗯,我们处得不错,”陈太忠点点头,也不隐瞒这个事实,无欲则刚嘛。

“上次坐你车里的那个凯瑟琳,好像跟你关系也很好?”姜丽质侧一下头,用清澈得可以见到底的眼睛看着他,“是这样吧?”

“没错,我……”陈太忠点点头,他也不想隐瞒她什么,哥们儿就不是好人,可是下半句话卡在喉咙里,死活说不出来,好半天他才心一横,“我这人喜欢女人,喜欢美色,特别花心,她们跟我关系都很好……你别跟你师兄说啊。”

“那么……我不漂亮吗?”姜丽质侧着头,大大的眼睛看着他,很认真地发问了,“怎么不见你跟我花心,当初连我的电话都不留?”

“我说……”陈太忠听得吓一跳,手一抖,好悬没把车拐到马路牙子上,“我说你不要这样,跟你在一起,就是整天遇车祸了,你让我安心开车好不好?”

姜丽质默默地坐在那里,对他的话没做出任何的反应,陈太忠也不想说话,默默地开着车,直到车到卫生厅招待所门口,姜同学推开车门要下车的时候,他才叹口气。

“你很漂亮,我也很喜欢你的气质,但是我不想让你重蹈你母亲的覆辙,我太花心了,给不了你结果……我的女人多到你不能想像……嗯,不许跟林超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