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748章 美人关(上)

“我这也是为他好,”李勇一听女人这话,登时就不干了,声音也变得大了起来。

“我建议他跟车主多弄两个,可挣下的是他的,又不是我敲诈车主,要他帮忙……你年纪不小了,就分不清个好赖人?”

“你……”女人正哑口无言之际,冷不丁一个声音响起,“嘿,你偷换概念,换得挺爽啊。”

说话的正是陈太忠,他都想走了,不过听到李勇鲜廉寡耻的解释的,他就禁不住要出声呵斥对方,“你怎么不建议你朋友去抢银行呢?那你也是为他好。”

“抢银行是犯罪,”李勇正色回答,他警惕地看一眼不远处的年轻人,“我只会给朋友提好建议,不会做这种事。”

“敲诈好心人,这就是好建议?”陈太忠冷笑一声,论嘴皮子功夫,他一向是不输人的,“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敲诈是犯法的。”

这点事儿搞成这样……有意思吗?李勇心里更不以为然了,不过这个场合,他可不敢表现出来不满,只能干笑一声,“我就是这么一说,听不听的,还不是在他吗?”

“那你为什么脑子里就要存着抢银行的念头呢?”陈太忠虎视眈眈地盯着他,同样用偷换概念的技巧挤兑对方。

“我没让他抢银行,”李勇低声下气地解释,他看出来了,老赵这次是撞正大板,惹到惹不起的人了,“我只是说能跟开车的要点的话,那就要一点出来,也没说要不出来就起诉啥的,反正他经济也紧张不是?”

这话听起来好像不无道理,但是女人一听就不干了,李勇越撇清,她老公的责任也就越大,“还不是你笑话我老公胆小?中午出了主意,还让老赵请你吃饭……你敢说没有?”

“谁让你说话了?”黑脸膛毫不犹豫地中止了她,又扭头看一眼陈太忠。

“嗯,到现在还冥顽不灵,必须好好反省,”陈太忠点点头,他还有道理讲,不过这个时候再跟此人掰扯,那纯粹是闲得蛋疼浪费时间,反正他强势,“把他带回去办手续吧?”

“什么手续?”李勇一听,脸色就是刷地一变,这个场合,办手续可不是好词儿。

“什么手续,跟我们走不就知道了?”黑脸膛根本不希的理他,接着又走到交警那边,“你留个电话给我,必要的时候,你得过去帮着做个笔录。”

“那小意思了,”交警笑一笑,顺手拿起一支笔刷刷地写起来。

陈太忠见这黑脸膛办事还算上路,他又打算离开了,说不得招呼一声,“你也留个电话给我……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这做领导的,果然是做领导的啊,黑脸膛心里暗暗感慨,忙了这半天才想起问我的名字来,于是微微一笑,“我是办公室石金龙,号码……我给您手机拨一下吧。”

这就算是齐活儿了,陈太忠正打算离开,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又走进个女人来,肤色白皙雍容富态,她快步走到林超面前,“老林,还没办完事儿?”

“师姐,”姜丽质苦笑一声,“人家等判定全责以后,打算讹人呢。”

“我就不知道你脑子里装的什么!”女人狠狠地瞪林超一眼,“整天可怜这个可怜那个……现在好了,被人讹上了吧?”

“唉,”陈太忠见状,摇摇头转身走了,这女人的话就是对他狠抓此事最好的注解,人情淡漠道德缺失的社会,普通老百姓有这么个自保的心态,真的太正常了。

堂堂的一个正处级干部,抓这点小事真的太夸张了,他一边下楼,一边无奈地想着,然而,赤裸裸的现实也就摆在这里,处长懒得抓,科长更不想得罪人……然后,社会风气就这样继续坏下去了。

他越想,心情就越是烦躁,只觉得这个社会的人都不能理解自己,而他虽然是曾经的仙人,巅峰时能强大到移山倒海,但是对扭转社会风气,还真是力不从心。

就算哥们儿将来能混到国家主席那个位置,多方掣肘之下,恐怕还是未必有力改变这个局面,不过话说回来,也只有体制的影响力,有可能扭转这股风气了,仅凭仙力可是不够看的。

“算了,能做多少做多少吧,”他轻声嘀咕着,叹一口气打着了车,刚要启动,冷不丁车门又开了,姜丽质钻了进来。

“咦?”陈太忠奇怪地看她一眼,不过不管怎么说,她身上那一件碍眼的男式羽绒服不见了,露出了宽松的白色运动服——这衣服后面还带个帽子,委实休闲得紧,却也符合她的气质,“你怎么不跟你师兄一起呆着?”

“一个电话把你叫过来了,怎么能让你就这么走了?”姜丽质冲他微微一笑,“嫂子已经过来了,林师兄有人陪着了。”

“唉,你不用这么客气,”陈太忠听到这话,烦躁的心情就轻快了起来,嘴上却是还在假巴意思,“正经是他们可能还需要你作证……今天这事儿,正好就是我分内的工作,这么客气真没必要。”

“师姐在那儿发脾气,我还是不呆着了,”姜丽质悻悻地撇一撇嘴,“在学校的时候,林师兄就很怕她,我跟着起什么哄?”

“哦,”陈太忠点点头,心说原来都是一个学校出来的,怪不得这么熟呢,“都是天医大毕业的吗?”

“是天医大,不过不是天南医科大,是天津医科大,”姜丽质听得就笑,“毕了业自然就各回各家了,林师兄高我两届。”

“你们交流在哪儿住?”陈太忠记得她是来省卫生厅交流的,一边问,他一边探头看一眼时间,“呀,五点四十了……先送你回去,还是找个地方先吃点?”

“找个地方吧,我请客,”姜丽质搓一搓手,又哈一口气,今天陈主任挺给她撑腰的,她自然要好好地谢人家一番,“不许跟我抢啊。”

“不跟你抢,这怎么可能呢?”陈太忠微微一笑,缓缓发动汽车,“来天南了,我还能让你出钱?”

他心里是愿意跟她单独地吃一顿饭,不过想到这么一来,多少有点暧昧,心里又纠结了起来,正在这个时候,赵明博打过来电话,说是有点事情要麻烦陈主任,晚上一起坐一坐吧。

那就是韩忠的港湾吧,陈太忠做出了决定,他和姜丽质先到,不多时,赵明博也进来了,他不但身边跟着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身后还有刘望男和张馨,一男三女,女人美貌娇艳,男人却是满脸横肉,正经现实版的美女与野兽,煞是引人注目。

走进包间,赵所长却是没想到,屋里还坐着一个美女,他才一愣神,刘望男先笑了起来,“原来是你?”

“你认识我?”姜丽质却是非常地惊讶,好半天之后,她才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国庆你也去绕云了,是吧?”

“没错,”刘大堂笑着点点头,她对姜丽质的印象挺深的,尤其是这女孩儿看着柔柔弱弱的,可身后都不是一般人,能直接把惹了她的车堵在高速路的收费口。

“没认出来您,真的不好意思,”姜丽质站起身,歉意地跟她握一握手,小姜同学待人接物相对单纯,但是该有的礼数都有,说明她有良好的家教。

相较她的单纯,刘望男可就老练得多了,刘大堂可是立志要成为交际花的主儿,所以随随便便几句话,两人就谈得不错了。

张馨对姜丽质,就多少有点抵触,不过这个情绪主要来自于她的性格,骨子里她不是一个擅长交际的女人,现在又是市移动的副总,谨言慎行是很有必要的。

陈太忠则是和赵明博坐在一起,赵所长一指他身边的女人,面带红光地介绍,“陈主任,我马子,黄宛蓉,天大中文系毕业的,您在宣教口儿上……”

中文系啊,我以为你艺术系毕业的呢,陈太忠看着那浓妆艳抹的女孩儿,总觉得她身上的风尘气太浓了,于是沉吟一下发问,“应届的?”

“去年的,也一直没啥好干的不是?”赵明博赔着笑脸回答,看得出来,他是被这个女孩儿迷住了,“现在就想进个公家单位,过一过安生日子。”

你要说是今年的,我就要埋怨你为啥不早打招呼了——一看就是临时勾搭上的,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为难地咂一下嘴巴,“啧,要是应届的还好办一点。”

他对这样的女人,真的不感冒,好歹是大学毕业的,辛苦一点找个饭碗不难吧?本来是天之骄女,非要把自己搞成天上人间的娇女,这未免有点太自暴自弃。

陈某人在宣教口上工作,安排个把中文系毕业的学生,真不算多大的事儿,但是赵明博很宝贝这女人,他反倒不能这么做了,老赵可是知道他不少事儿的,被这女人传出去实在划不来——有这冒险精神,我不如推倒李云彤算了。

所以,他打心眼里就不想帮忙。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