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746章 以怨报德(下)

“我真的……真的没几个钱,其实我也挺感谢林大夫的,他是实在人,”男人脸上这个苦楚,是切切实实的,“就是中午有朋友说了,有便宜,那不占白不占。”

“你丫就是个混蛋,”警察气得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他已经想到了事实应该是如此的,但是听到这话从对方嘴里说出来,还是禁不住要骂一句,“老子以后遇到这种事儿,都不帮你们这种人说话了!”

“看看,这精神文明建设,真是不抓不行了,”陈太忠叹口气,眼前这个男人也就是个糊涂蛋,“行了,讹诈他人钱财,劳教你一年,就这么定了!”

一开始,他心里是有点邪火的,诸如说想到姜丽质跟她师兄这这那那的,不过再想一想,自己本也就不愿意祸害这个女人,而且林超的言行举止证明,他也算讲究人。

那么,陈某人的心态就要平和很多了,然而就在同时,他又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林大夫本来是想让对方减少一点损失,是有善心的,遭到这样的反咬,这可不就是……他要抓的精神文明建设吗?

“把他资料给我,”他一边冲警察伸手,一边就开始低头翻手机号码,这不是假装的,是认真的,“到时候你做个证……立平市长,我陈太忠,素波司法局的局长,您那儿有他的电话吗?”

“我这儿就有,”交警从抽屉里摸出一张表来,“您这是……给田书记打电话呢?”

“嗯,”陈太忠点点头,收起手机,冲警察微微一笑,“没事儿,一会儿就有消息了……我说,资料呢?”

“没必要吧?”这警察犹豫一下,叹口气,他还真是个善良的,“让他赔了车钱算了,这点小事,劳教个什么?”

“凭什么呢?”林超听得不干了,其实他也是个好说话的人,但是好说话不代表没脾气,有人撑腰,他强压的火气就上来了,“钱我不在乎,该劳教就劳教,这就是……人渣!”

“你看,我帮你分析这个事儿,就他这么操蛋一下,”陈太忠一指那男人,又指一指警察,“你就决定以后不胡乱使好心了,你是执法人员,会接触到很多类似的事情……”

然后他又一指林超,“林大夫他呢?以后也不会考虑体恤弱势群体了,你们还有家属和朋友,听说这事儿还会影响到他们的价值观,这家伙做的事情……太缺德了。”

“对,就有这么十恶不赦,”林超听得频频点头,然后笑眯眯地一伸大拇指,“陈主任果然不愧是文明办的主任,说话就是有见识!”

“可是……他没造成什么严重影响啊,”这警察真的是同情心泛滥,“这您不是来了吗?”

“我要是不认识陈主任呢?”林超听得就叫了起来,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可能难以理解他的气愤,你撞了我我体谅你没钱,都不要你赔车,自己认全责了,你他妈的倒跟我要五千块?

“影响是不大,但是性质非常恶劣,”陈太忠手一背,冷冷地看一眼男人,“知道我干什么的吗?我就是抓精神文明建设的。”

“您是……陈太忠陈主任!”警察终于反应过来,自己面前这位是谁了,交警们跟陈主任打交道不多,但是听此人左一个文明办,右一个精神文明建设,总算有了点印象,于是笑着站起身,“好像您在我们局里熟人不少。”

“你别是他的熟人就行,”陈太忠冲男人扬一扬下巴,冷冷地一笑。

“绝对不是,我就是做点善事,公门里面好修行,”警察一摆手,冲男人叹口气,“这就算你倒霉了,讹谁不好呢你?照我说,给人家痛痛快快地把车钱赔了。”

“晚了!”陈太忠和林超异口同声地回答,林大夫又来一句,“穷不怕,怕的是你认为自己可以理直气壮地敲诈好心人!”

“可是这……我……”男人也着急了,他也看出来了,这个陈主任恐怕是大有来头的,“这不是我的本意,我咋知道这是你的女人呢?”

“你小子胡说啥呢?”陈太忠气得鼻孔都快冒烟了,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陈主任你好,我是司法局的张辉,田市长说您找我有事?”

“我是想送一个人劳教,想知道该怎么办手续,”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没想到把您都惊动了,不好意思啊,张局长。”

“陈主任你这么说就见外了,”张辉在电话那边爽朗地一笑,“老书记都打电话给我了,我肯定给你办利索了……什么名义劳教?”

“敲诈未遂,”陈太忠笑着回答,“只有人证……当事人和交警,够不够?”

“够了,我派人给你办吧,”张辉问明白地方之后,告诉他你等二十分钟,人就过去了。

张局长是头一次跟陈主任打交道,不过有老书记的面子在那里放着,他必须买账,更别说这文明办的陈太忠前一阵把司法厅都折腾得够呛,这样的主儿找上门,那得赶紧巴结。

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看那警察一眼,“做个证,没问题吧?”

“他那车没修,还有物证呢,”警察苦笑一声,犹豫一下之后,他又好奇地问一句,“是张辉张局长打给您的?”

“他说他叫张辉,我第一次跟他打交道,”陈太忠很随意地笑一笑,“人马上就到,再耽误你二十分钟,没问题吧?”

我能说有问题吗?警察笑着点点头,做为整天跟汽车打交道的交警,他见过不少强势人物,但是强势到在交警队就要把人抓走劳教的,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不过他也不敢再说什么调解了,人应该心存善意,这是没错的,但是陈主任已经怀疑他跟那男人认识了,再调解就连他自己都危险了。

女人不知道劳教需要什么手续,就觉得自己的丈夫危险了——事实上,这还多亏是她不知道,她要是真的知道,正经就成了聪明反被聪明误,文明办陈主任在素波市劳教一个普通人,需要讲手续吗?

所以她就央求姜丽质,请她高抬贵手,放过自己的老公,不过姜丽质也不理她,她也是事件亲历者,自然看不惯有人肆无忌惮地糟践他人的善良。

倒是男人不是很在乎,手里拿着一个破旧手机,还是模拟信号的那种,翻着一个破旧的小本,不住地打着电话,他才不信对方能把自己直接带走,不过叫几个朋友过来,省得吃了眼前亏,那也是正常反应。

不多时,司法局的车还真的到了,一辆小车一辆面包车,从窗户上看着大檐帽们刷刷地往楼里走,男人的腿登时就软了,伸出双手就拽住了林超,“大大大……大哥,我修车,我出双倍钱,您……饶我这一遭吧?”

“我没饶过你吗?”林大夫冷笑着反问,“一开始我就饶过你了,但是……你不肯饶我啊,不是你逼我,我师妹能叫来陈主任?”

师妹……你能叫得再肉麻一点吗?陈太忠心里禁不住又泛一下酸,不过他也知道,自己这飞醋,吃得实在没啥道理,诶,哥们儿的占有欲,真的是强了一点,这个不好。

“但是,我也是被人忽悠的,”这位终于找出了一个重点——虽然我做事市侩了点,但是我曾经纯真过,“大哥,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仇视社会了。”

“你……”林超还待说什么,陈太忠咳嗽一声,“那行,你给修车就行了,谁撺掇你敲诈别人的?你把这个人给我交待出来。”

“他就是……随便说一说,”别说,这男人还挺仗义的,他感觉到了,自己要是把朋友交待出来,朋友肯定就要倒霉了,“他就是跟我提个建议,采纳不采纳还是在我。”

“先是敲诈,然后又试图包庇,”陈太忠冷笑一声,“这就是你的诚意,对吧?”

“陈主任,没必要这么大张旗鼓吧?”姜丽质终于轻声发话了,她的心里只想惩办元凶,别人提个建议,你也要算成教唆,那打击面就太大了。

她的话音刚落,几个大檐帽就进来了,陈太忠笑一笑,“小姜,我跟你说实话,这个男人……其实他的问题不算大,问题大的是他的朋友,社会风气,就是被他朋友这种聪明人败坏的……别人不是想不到,而是脑子里就没那么缺德!”

他确实是这么认为的,就像别人恨官二代恨太子党,但是他最恨的是那些投其所好的帮凶,没有那些帮凶,官二代养不出那么大的脾气做不出那么多坏事,同理——少了那些缺德的聪明人,社会风气坏不到眼下这一步。

“咳咳,”进来的大檐帽里,一个黑脸膛咳嗽一声,“请问哪位是陈主任?我们局长说……您这儿有些事情需要配合?”

“出主意的叫李勇……我知道他住在哪儿!”女人尖叫了起来,她看到男人看向自己,禁不住嚎啕大哭了起来,“这个缺德带冒烟的家伙,你还拿他当朋友,他是在害你啊~”

“早说嘛,”陈太忠不屑地看她一眼,又冲黑脸膛点点头,“我就是陈太忠,现在啊,有这么件事……”


阅读www.yuedu.info